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四章 鬼缠身(三)
章节列表
第二十四章 鬼缠身(三)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你瞧瞧,我一疏忽,差点把正经事给忘了。”

女人的声音不再是自阿刃心底响起,而是从大屋深处传过来,这声音软绵绵,悠悠扬扬的,似乎是一个慵懒女子躺在卧塌上,闲闲的聊着家常。

上一刻还如疯似狂,下一刻便镇静如常,这绝对不是正常人的心理状况了,女人的疯病,已经不可救药。

而她想要阿刃做的那件事,也一定非常重要,才足以把她从疯狂中拉回来。

“乖女儿,你过来啊,带着你的小老公,来妈妈这啊。”

女人的声音温柔起来,犹如慈祥的母亲在呼唤着自己最可爱的女儿。

随着这个声音,刚刚软倒在地的韩饮冰,轻轻站了起来,她挽起阿刃的手,回头冲阿刃甜甜的笑了一下,然后,向前走去。

这是魔法,是妖术,是无法抵御的……。

看着这一切,感觉着手里的温软小手,阿刃生出一种极其强烈的挫折感,他怎么可能把韩饮冰从这样的邪恶魔法中拯救出来?

到底要怎么做!

就在此刻,阿刃猛得涌起一种想要强大起来的渴望,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渴望过自身的强大,这种强大,是应该能够催毁一切的!

他想拥有超越一切的力量!

不论是世俗的势力,或者神仙鬼怪,都要在这样的力量下低头认输。

他会不惜任何代价去获得它。

在阿刃生出这种念头的同时,千里之外的某处地下洞穴里,那七根上古神针,猛得金光大炽!

也许在未来,阿刃能拥有这样的力量,可是现在,他只有凭着自己仅有的一点本钱,去与未知的邪恶周旋。

过了一会儿,韩饮冰已经拉着阿刃走到了他曾经来过的大屋最深处。

那个全身都被黑雾包裹,只有一张美丽面孔露在外面的女人,正坐在一张椅子上,静静的等着二人。

见到阿刃和韩饮冰来到,女人笑了,笑容温柔而甜美,一点也瞧不出她刚才差点杀掉自己女儿的恶毒。

“我真是挺惊讶的,你先坏了我女儿的傀儡法,刚才又破了我的傀儡法,你究竟有什么能耐呢,医家那几根破针不就是留了个影子在你身体里么,快告诉我,除了这个,你还有什么秘密?”

“不告诉你。”

阿刃干干脆脆的回答,他心里明白,除了七道天心的灵气之外,他还有老人送的那个白玉小鼎的帮助,才能在早上醒来的时候,冲破女人对自己记忆的封锁。

可这个是绝对不能说的,他已经想清楚了,既然这个小鼎有如此功用,那么,它未必不会在某一刻起决定性的致胜作用,这是他的绝招,当然,他还有一式杀手锏,就是他体内的金色血液,他认为在关键时刻这种血一定会帮上忙的。

“不说?”

女人眼神瞟了过来,威胁似的看着阿刃。

“每个人都有秘密的,比如我也没问你究竟是什么东西,是人是鬼是妖怪之类的,你就干脆点吧,究竟要我干什么?”

阿刃有点不耐烦了,他发现这女人的想法很容易走上岔道,一走上去就很难拐回来,非要纠缠个半天才扯得清。

“我要你干什么?”

女人低头想了想,似乎也忘了自己想要阿刃干什么,半响才恍然道:“对了,我要救活我。”

“救活你?”

阿刃直皱眉头,“难道你现在是死的?”

“你看我像活人么?”

女人笑嘻嘻的,抬起手,抬起脚,想示范给阿刃看,可惜在阿刃看来,那只不过是一团团黑气在晃来晃去。

“你是鬼么?”阿刃问出了这话,问出后自己也觉得有点可笑。

可是女人的答案却是肯定的。

“我是鬼呀,还是厉鬼呢。”

“好吧,就算你是鬼,我怎么救活你,还有,我救活你之后,你会不会放了阿冰。”

“会,一定会的,我保证。”

女人这时的情绪出乎意料的好,还向阿刃保证着。

“说说我怎么救你吧?”

阿刃也不管她是人是鬼了,只要救得回韩饮冰就好。

“今天晚上午夜十二点,是这一年里阴气最盛的时刻,那时,你用回天之法,将一个躯壳的生机唤醒,在他新气未生旧气已散的时候,我会进入他的意识,再把他的肉体转化成我想要的模样,这样他就变成了我,我就活了。”

女人正正经经的把她的计划说给阿刃听,阿刃听得心头直冒寒意。

“你是说,你要杀了一个人,然后用那个人的精神和肉体把你自己塑造出来?”

“聪明的孩子,说得没错。”

女人夸奖阿刃。

“等等,你不会是让我帮你杀人吧?”

“你不愿意么?”

女人问阿刃,“你是想要我女儿的命呢,还是想要那个家伙的命。”

“哪个家伙?”

听女人的意思,似乎她想要躯壳已经就在附近。

“那个。”

女人挥挥手,向一个方向指去,阿刃运足目力向那边一看,不禁大惊,那边有个人躺在地上,生死不知,但从依稀可见的面目和体形来看,竟然是药王!

“你、你想杀药王?”

阿刃大惊。

“他才不是药王呢,说他是药王是为了骗你,在为他治病的时候,我可以在一边动手脚,完成我的计划,现在我不想玩骗人了,太累不说,成功机会还不高,喂,一切都告诉你了,你干不干?”

女人已经不耐烦再继续解释了,她逼问着阿刃。

“他真的不是药王?”

阿刃却在关心着另外一个问题。

“他是我花了一年时间弄出的「舍」,当然不是药王,你还啰嗦什么,答不答应,不答应你就和那个贱丫头一起去死!”

说着,女人又恼怒起来,似乎阿刃已经拒绝了她。

“别,我答应!”

阿刃急忙叫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