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三章 鬼缠身(二)
章节列表
第二十三章 鬼缠身(二)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啊!

阿刃虽在愤怒中,听了这话仍是一惊,他急忙望向韩饮冰,眼前这女孩虽是依旧茫然如故,但用手指探去,鼻端处竟是没有丝毫气息,这、这他妈的是什么怪事啊,她竟然连呼吸都不会了?!

“你猜再过多久她才会死呢?”

女人开玩笑似的声音再度响起,“五分钟,还是十分钟呢,我觉得就快了哦。”

“疯子……,你是个疯子……。”

阿刃一边在口中念着,一边急忙将韩饮冰推回到院子里去,既然她是出了院子才出现的异常状况,那么,回到院子里就会好了吧。

他是这么想的,可是事实并非如此,即使是回到了院子里,韩饮冰依旧是那副模样,依旧是一个连呼吸都不会的木偶……。

阿刃要疯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在乎这个女孩,他只知道,他绝不能让她死在自己面前。

“你他妈的究竟想要怎样啊!”

阿刃冲着那幢大屋高喊,声嘶力竭中透着刻骨的恨意,他从来没有这样的恨过一个人,恨不得用手把她撕成千片万片,再把她挫骨扬灰烧上一万次,让她永世不得超生!

“哟。”

女人娇滴滴的笑着,“你真的这么喜欢我女儿啊,为了她,什么都肯做么?”

“快点说,你他妈的究竟想要怎么样!”

阿刃怒极气极,女人的声音却仍然优哉游哉的满不在乎。

“我女儿可不是好人家的女孩啊,你看看,她一直在骗你,是我让她去找你的,你以为那是巧遇吧,嘻嘻,怎么可能那么巧呢,我虽然离得这么远,也能看到你被她耍得像是傻瓜一样啊,你现在还对她这么痴情,真是让人感动啊。”

这几句话说得阿刃心头一凉,在知道韩饮冰是个**控的人偶之后,他就意识到了,从初时相识到现在,这个女孩对自己所做的一切,很有可能都是个骗局,从头到尾都是,可是即使是如此,他也无法放弃这个女孩。

女人仍在说着,说她的女儿多么**,多么可恶,多么的让人伤心,这个女人仿佛是沉醉在自己的梦里,明知道韩饮冰所做的一切都是她在操纵的,却仍然把这么多恶毒的诅咒加在女孩身上。

不管她是什么,这女人的精神绝对不大正常。

“你比她还要**还要恶毒一万倍。”

阿刃突然说了一句。

“你说什么!”

女人的声音凄厉起来。

“不是么。”阿刃声音有一种奇妙的平静,“我就知道你曾经和三个男人有关系,而且你还挑拨他们反目成仇,两人死了,一人远循不知踪影,在这之前,你和好几十个甚至上百个男人睡过觉,被你害过的男人,更是数不过来,你是世界上最**最恶毒最无耻的女人,你还有脸说别人,我真觉得恶心!”

说着这些话,阿刃的手心里捏了一把冷汗,他已经查觉到,这个女人是疯子,她似乎极度的仇视自己,因而,她把自己的一部分人格给了韩饮冰,把自己的女儿当做了自己,辱骂殴打自己的女儿,她便能感觉到解脱和快乐。

现在韩饮冰陷入了绝境之中,女人却一直沉浸在梦里,似乎还会一直这样下去直到韩饮冰死亡,阿刃觉得有必要恶狠狠的捅这女人一刀,让她醒过来,也许会得到转机。

即便是不好的转机,也胜过让韩饮冰这样憋死在自己眼前。

果然,听了阿刃的话之后,女人沉寂了一会儿,似乎不相信自己听到的是真的,待反应过来之后,一阵异常尖锐如同用指尖划过黑板的声音猛得在阿刃耳边响起。

阿刃骤觉心头一寒,耳根发麻,几乎听不清女人在喊些什么,只是凭着感觉知道那是满是怨毒的诅咒。

随着女人的发狂,阿刃眼前那幢大屋中的黑暗,似乎是野兽一般的扭动起来,甚至有冲出屋子,向阿刃扑来的意思。

阿刃不禁退了一步。

这究竟是什么啊?

绝对是在常理以外,这一切都是不合常理的,操纵人心如同操纵傀儡一样的恶毒异术,犹如实质一般能凝结成人体的黑色,怪异的女人,这些都是什么东西?

是妖怪么?

自从阿刃见识过了上古神迹「七道天心」,和林家圆命师手中的「九九圆命盘」之后,他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已经不再局限于小小的常识之内,他知道,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存在着任何一种奇迹,别说你不相信,只说你没看过才对。

对于眼前些东西,阿刃没办法知道它是什么,但是,毫无疑问的是,不是好东西,也许是神话里的妖怪,也许是九幽地狱里爬出的恶鬼,但无论它是什么,阿刃一定要把韩饮冰的性命从它手里夺回来!

“恨我么?”

阿刃笑着,“我来了,和你的女儿一起来了,在杀了我之前,别忘了你还要我做一些事,我要提醒你,如果你女儿死了,我是绝对不会帮你的。”

说着,阿刃拉着韩饮冰,一步一步迈进了大屋中。

阿刃的手能感觉到韩饮冰的皮肤在逐渐变凉,生命的气息在一点点的离她远去,窒息而死,这是一种很痛苦的死法,韩饮冰在接近死亡的过程中,却没有丝毫痛楚,她甚至还会木偶一样迈步跟着阿刃,可是她的步伐逐渐无力虚弱,还没走进大屋,她已经软倒在阿刃肩头。

“你听到没有!如果她死了,我什么都不会答应你!”

阿刃忍住心中的愤怒与痛楚,低吼着。

随着这句话,本来要缠上阿刃的黑色猛得缩了一下,与此同时,阿刃感觉到了有微弱的呼吸在韩饮冰鼻端出现。

阿刃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心中的大石落地,即使是还有更大的危险在等着他,现在这一刻,总算是将韩饮冰救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