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七章 神秘势力(二)
章节列表
第十七章 神秘势力(二)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昆达。”

那老人转过身向昆达微微示意,眼神一转,看到了阿刃。

阿刃看到了一双异常沉静的眼睛。

看到阿刃,老人的眼中掠过一丝暖意,仿佛是看到了一个极为亲近的人,这感觉一闪而过,阿刃再想从老人的眼中找些什么时候,已经什么都看不到了,有的只是如海一般的沉静。

在这样一双沉静的眼睛面前,胆子再大的人都会失掉勇气。

“这是你的朋友?”

老人问昆达,唇边有一丝笑意。

“是的。”

昆达恭声道,“前日里他被四方逆火的人袭击,碰巧我正跟着那两个杀手,帮了点小忙,我们就认识了,这小兄弟功夫很不错的,酒量也好,我们那天拼了半宿的酒,不分胜负……。”

说着说着,昆达已经有些失态,言词中刻意的恭敬早已消失,语意豪爽,神态飞扬,说到最后,他才查觉自己的态度不大对,不禁住了嘴,乐呵呵的看着他的师傅。

“不学无术,整日里贪杯好酒,成得了什么大事!”

老人表面上是在训斥昆达,不过眼中的那抹笑意却是表明了他很喜欢这个徒弟。

“我本来就不是成大事的材料啊,那个叫什么来,烂泥扶不上墙,呵呵,师傅您看,今天是师弟们出师的大日子,我本来想弄得庄重一点,结果说着说着就走了形,唉……。”

昆达摇头晃摇的叹气不已,怒自己的不争。

“好了,别耍贫嘴了,还不介绍介绍你的这位小兄弟。”

老人语气中很是无奈,他虽然英雄一世,却对自己这个懒散的徒弟没办法。

“我叫何刃,前辈您好,您可以叫我阿刃。”

阿刃不待昆达介绍,便开口道。

“阿刃……。”

老人在嘴里念着这个名字,声音中,透着几分玩味之意。

“这位小兄弟,是医家子弟……。”昆达正在介绍着,却猛得想起自己还没与阿刃确认过他的来历,便转头朝阿刃笑道:“是吧?”

医家子弟?

阿刃摇头,道:“我不是医家的人,学会医家的武技也只是机缘巧合,其实我……。”

自己算是五流中哪一派的门下呢,学的是济世医家武技,义父是天命林家家主,抚养他长大的人又是药门弟子,阿刃想来想去,都觉得有点乱。

“我也不知道自己算是哪一家的人。”阿刃无奈笑道,“如果非要问个出身的话,我宁愿自己是药门弟子。”

“哦?”

老人眼中的玩味之意更重了。

“那个已经在五流中没落的隐世药门?做它的门人弟子,有什么好处呢?”

好处自然是没有的,药门已经凋零,那么,为什么这么选择呢?

老人的问题,让阿刃一阵恍惚,不过片刻后他就有了答案,济世医家、天命林家曾全力招揽他,许下的条件,可以说已经到了极处,权势富贵金钱甚至美女,只要他略一点头,便可以拥有世人渴望的一切,他却没有答应。

因为在他心目中,一直有一个家一样的地方存在着,爷爷出身的药门,就是那个家。

这份浓浓的眷恋之感,恐怕是从爷爷那里继承下来的吧,在爷爷的十年教导中,神奇的医术、超人的武技等等阿刃拥有的一切,都和这份眷恋融在一起,深深的渗入了阿刃的血液之中,根本没办法剥离。

可是这一切,如何对眼前的老人讲呢,虽然这老人给阿刃的感觉是如此亲近,他甚至想把自己的一切都告诉他,可是,他没办法说。

只能淡淡的说上一句。

“我觉得,药门应该是我的家。”

“你的家?”老人微微一愣,这才摇头叹道,“可惜药门已经风流云散了,昔日里的英雄人物,全都化做了坟头的青烟。”

听着老人的话,阿刃微微一震,犹豫着问道:“药门……,真的消失了?”

以前韩饮冰告诉他这个消息的时候,阿刃虽是表面上没有反驳,但他真的不相信。

千载世家,那是多么悠远的历史,怎么可能说断便断,这代药王的不幸,未必没在其他某代的药王身上出现过,千年的风风雨雨,理应是什么样的挫折都经历过了,二十年前的危难再大,又怎么可能击倒这样一个的巨人呢?

“散了,真的散了,某个人的一意孤行,毁了它。”

某个人,指的是药王吧。

“您认识药王?”

阿刃有些兴奋,想想也对,拥有这么多门人弟子的一个势力,理应与药门有所交集,或者,眼前这老人就是药王的朋友、知已,或是其他关系,毕竟眼前这老人是那样的卓然不群,在拉萨这么小的地方,两个同样超卓的人物,一定是相识的。

“算是认识吧。”

老人语气淡然,像是对药王这个人很不以为然。

“那么……。”

阿刃想问什么,他想问问药门是怎么没落的,他想问药王是怎样一个英雄,话语刚到喉头,却又被他咽了回去,这话,问了又有什么意义。

活生生的药王就在那座半山的宅院里,那个遗忘了感情只为换得余生、让人感叹的末路英雄,这样的药王在那里,如果他再询问他的英雄事迹,问他是如何振兴药门的,岂不是一个很大很大的讽刺。

见阿刃欲言又止,老人眼神里闪过一丝了然。

半响无话。

阿刃是不知道该说什么,老人却是陷入了某种莫名的沉思之中。

最后,是昆达出声,打破了这份沉默,他已经很感兴趣的打量了眼前这么多默然而立的师弟们好一会儿,也实在是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不得不开口问道:“师傅,您今年给师弟们出的是什么题目,罚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