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五章 酒逢知已(三)
章节列表
第十五章 酒逢知已(三)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此刻,二人虽是相拥着,但没有任何情欲的气息,只是一种理解与相知,是心灵的交汇,如果二人真能够结婚的话,这一刻的和谐,就足以让他们亲亲爱爱的生活上十年八载,可惜的是,世事难料,谁能知道最后的结果呢。

二人相拥片刻后,沉沉睡去,再醒来时,已是日上三竿。

是阿纶婶子招呼吃饭的声音把二人惊醒的,醒来后,阿刃长长的伸了个懒腰,感觉神轻气爽,他看着满脸慌乱与紧张,正在整理衣服的韩饮冰,笑道:“阿冰,你紧张什么啊?”

“被爷爷看到就糟了……。”

韩饮冰懊恼的回答,自己怎么睡得那么熟。

片刻后,二人出房,韩饮冰是偷偷溜出去的,幸好没被药王瞧见。

之后的一天,平静无比,阿刃被困在这座大宅里,很是无聊,直到韩饮冰把一样东西给了他。

“什么啊?”

阿刃接过那本旧书,真是本旧书,是本竖版线装书,书页因年代久远而泛黄磨损,韩饮冰的动作小心翼翼,似乎这本书贵重无比,她怕一不小心弄坏了。

接过书,阿刃细细打量,只见扉页上用繁体的毛笔字端端正正的写着。

「诸天化身心决」。

哦?

阿刃讶然,这不是四方杂家魅族的秘法么?

“妈妈说,药王的身体状况很复杂,你看看这个,可以做为给药王治病时的参考,成功的机会更大一些。”

阿刃点点,随手翻开下一页,只见这页上有朱红字迹写着。

「外族人不得翻阅」

这?

阿刃抬头,微笑着指着书页上的字迹。

“没事的,其实我和妈妈现在不算四方杂家的人了,也不受四方家的规矩限制。”

韩饮冰答道。

原来如此,阿刃一页一页翻开这本记载着魅族异术的书,心中很是期待。

能让人记得过去、但是忘了相联的感情,还可以催眠人的身体,这样秘术的全部奥秘,在就阿刃眼前,让他如何不期待。

有事情做的时候,时间过得飞快,当阿刃的心思从书中清醒过来,已经是两天后。

阿刃还记得和昆达的约会,要不然,他会继续沉醉在这本心决的奥秘之中。

用两个字可以形容他对这魅族秘法的印象。

神奇。

实在是太神奇了,原来这个世界上除了武技心法这些东西之后,还有更上一层的奥秘存在。

如果说武技是针对着人类身体的强化与锻炼,然后借助身上的优势征服别人,那这本书,就是在锻炼人的精神,并且可以仗着精神上的优势,像武技一样去压抑敌人。

并且这种压抑,不论敌人的武技强弱,只要敌人没受过相关的精神训练,那么十有**,敌人都会被控制。

怪不得在火车时,对付那两个实力不凡的逆火杀手,韩饮冰初一出现,便夺去了他们的神志。

一个新奇的领域在阿刃面前展开,这是一个他从未涉足、甚至从未听说过的领域,这让他很是兴奋。

不过,这种精神上锻炼是长期而艰苦的,若是想掌握一二,恐怕需要一两年的时间。

阿刃的心神,已经全被这书上的奇技所吸引,他真想放下一切,尽情的沉浸在这未知的领域中。

不过,答应昆达的事情,也不能不做。

阿刃放下书,长身而起。

现在应该考虑的,是如何说服韩饮冰放他出去了。

阿刃走出门,只见那清爽的秋日阳光里,韩饮冰正在为院子里的花莆浇水,她提着喷壶,略微弯身,小心翼翼的把水撒在花丛上,神情专注,仿佛她手底的花,每个都是鲜活的生命一样。

阿刃静静的立在一边,直到韩饮冰注意到了他的到来。

“你终于出来了,书呆子。”

韩饮冰用手捋起落在耳边的散发,笑意盈盈的盯着阿刃,语意中有几分嗔怪。

这两日里,阿刃真是全心全意的把自己埋在未知的玄奥秘技中,韩饮冰与他说话,十句换不回一句,怎么不叫她郁闷。

“书呆子?”阿刃听了这个称呼,不禁有几分新奇,“从小到大,我一直都是小盲流小混混小民工小流氓,可从来都没人叫我过书呆子,阿冰你叫我书呆子,说明你终于发现我的内涵了,你知道,其实我一直都是个心忧天下的读书人啊……。”

阿刃正欲胡吹下去,韩饮冰却悄生生的「呸」了一口。

“你的内涵?你哪来的内涵,我怎么没找到。”

“就在我最隐秘的地方啊,你想看的话,咱们就回房去。”

阿刃果真是个流氓,跟他抬扛,韩饮冰是占不到便宜的,现在一句话出来,韩饮冰就又觉面如火烧,几抹红晕飞上了脸。

“你……。”

她低着头,「你」了半响,也「你」不出个所以然来。

呵呵。

阿刃看了直笑,笑过后,他说出了正经事。

“阿冰,我要出去一下。”

“出去?去哪里?”韩饮冰有点诧然。

“去见个朋友。”阿刃没明说,他看韩饮冰见到昆达的恐惧模样,知道她恐怕是不喜欢自己去见昆达的。

“……非去不可么?”

韩饮冰楚楚可怜的问着,阿刃看着几乎有点心软,不过,出去一下有什么大不了的,值得她如此紧张?这么想着,阿刃便坚持着自己的意见。

“非去不可。”

“那好……,你去吧。”

韩饮冰答应的很痛快,不过她那受委屈般的神色表明了她不想阿刃出去,是怕他遭到凶险吧。

“嗯,那个,你不用担心,我现在武功厉害的很,没事的,还有,我尽量早点回来。”

“你小心点。”

一会后,阿刃下了山,下山时仍能看到韩饮冰在门口,担心的眼神一直追着他。

不就是出个门么,至于这么担心么?

阿刃怀疑着。

这个疑问,将会得到合理的解答的。

可惜那个答案,任何人都不愿意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