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四章 酒逢知已(二)
章节列表
第十四章 酒逢知已(二)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http://www.17k.com/html/bookabout.htm?bid=19855,新书《符箓惊神》上传,各位兄弟给个收藏啊,拜谢~

----------------------------



不过,酒多伤身,阿刃身为医者自然明白这一点,就在昆达还要老板送酒时,阿刃摇手制止。

“老哥,我们喝得太多了。”

昆达这才打量了一下二人面前的酒瓶,失笑道:“的确是太多了,师傅总是嘱咐我不要贪酒,我又给忘了,小兄弟,你真是好酒量!”

“还行还行。”

阿刃摇头笑笑,心道该说说正经事了。

“老哥,你师傅是什么人?”

“我师傅啊……。”昆达笑笑,“小兄弟你是不是还想问我是不是五流中人?”

的确。

阿刃点头,不过,朋友相交贵在知心,是什么人倒不重要,阿刃此次来,满足心中的好奇是次,与昆达这汉子交个朋友才是主,所以,他又言道:“老哥,不方便说就算了。”

“倒不是不方便说。”昆达摇头,表情中有点为难,“就是师傅他老人家不许我说,他说,碰到五流的朋友,更是不能说出他的名字。”

这样啊……。

对于能教导出昆达这般高手的人物,阿刃的确是非常想结识一下,不过,既然那位人物不愿意接触五流中人,可能是别有隐情吧,自己也就别为难昆达了。

“不过,我可以带你去见他老人家。”

昆达又道,这话让阿刃眼睛一亮。

“三天后,噢,不对,是两天后……。”

二人在酒桌旁已经逗留了将近三个钟头,此刻时间已过午夜,算是第二天了。

“两天后小兄弟有没有时间?”

“应该没问题。”

阿刃想起韩饮冰的看管,心道总有办法能偷跑出来。

“两天后的中午十二点,我在铺子里等你,你来,我带你去见我师傅,对了,还有很大的热闹可看。”

热闹?

看着昆达眼中的神秘之色,阿刃不由得好奇心顿起,有心问问是什么热闹,不过想来昆达也不会回答,这谜底,就等着两天后再揭晓吧。

现在时间已晚,阿刃看看店内的表,时间已过了凌晨两点,是时候回去了。

想到这,他站起身,笑道:“老哥,我该回去了。”

“好。”

阿刃转身便走。

东方天际露出一抹鱼肚白的时候,阿刃回到了哲蚌寺下,一路摸索上山,从院墙翻入宅中,再寻回自己的房间。

此刻,天色蒙蒙发亮,屋内仍然略显昏暗。

阿刃见韩饮冰侧身躺在床上,似乎仍处于安眠之中,便悄悄走了过去,合衣躺下。

然而,就在这时,他看到了一双明亮的眼睛,正在盯着他。

原来韩饮冰早已醒了,卧在床上,也不知在想些什么,此刻阿刃回来,进了入韩饮冰的视线,便似乎是一只闯入了蛛网的小虫子,想跑是没办法了。

呵呵。

阿刃尴尬笑笑。

心道这新来的内气果然不大好驾御,他离开前送入韩饮冰体内的内气,应该是足以让她睡到日上三竿的,此刻这么早就醒来了,证明自己对这股内气的控制精确,仍在水准线以下啊。

“你醒了?”

阿刃充满关切意味的问道,态度虽然诚恳,可这句话和废话没什么区别,或者,问一句「昨天晚上睡得好不好」,都比这句话更具实际意义。

韩饮冰也不说话,眼睛眨啊眨的,看着阿刃,像是在看一件新奇的玩意儿。

“如果我说我出去晨跑了,你信不信?”

阿刃一本正经的问韩饮冰。

想了一想,韩饮冰静静摇头。

她开口,说了一句,顿让阿刃所有的抵抗土崩瓦解。

“你的口里有酒气。”

呃……。

酒意虽能用内气驱除,但酒气却是没办法弄掉,阿刃忘了这一点了,心细如韩饮冰,却是一闻便知。

阿刃粗心,脸皮也是厚得很,虽被韩饮冰一句话弄得张口结舌,不过眼珠一转,立时计上心头。

“实际上呢,你知道早上外面比较黑的。”

哦?

天黑和喝酒有什么关系呢?韩饮冰颇感兴趣的望着阿刃。

是啊,有什么关系呢?阿刃搅尽脑汁,一边想,一边随口编着。

“我跑步出去,一路跑下山,然后呢,然后呢,就碰上一个好客的老人,这老人呢,非要请我回家吃早餐,然后呢,我就跟着他去了,去了之后呢,就喝酒了。”

这故事的离奇程度暂且不论,就说说它和先头那句引子——「天比较黑」,有什么关连呢?

“那你为什么先说天比较黑呢?”

韩饮冰微皱眉头,像一只被谜题困惑的小猫,非常努力的理顺阿刃故事里的逻辑关系,却是未果,只得出口询问。

“那个,天黑呀,因为天黑啊,本来老人拿出的是甜茶,结果不小心拿出酒来了,于是呢,我就喝了。”

说完这句话,阿刃松了一口气,终于编圆了。

哦。

韩饮冰乖巧的点点头,道:“那老人一定是阿桑爷爷,他最喜欢请别人去家里吃饭,也很爱喝酒。”

听了这话,阿刃怀疑的看着身边的女孩,只见眉目间都是认真,似乎真的信了他编得漏洞四出的慌话,并且把他的慌话解释的更加圆满。

“你相信我?”

“我当然信你了。”

韩饮冰回答的毫无迟疑,语气确凿。

这样一个女孩,真叫人无话可说,阿刃觉得,如果有一天自己对着月亮感叹,「这月亮方得真可爱」,韩饮冰估计也会在一边帮腔,跟着说「看得来的确有点起角呀」。

她不是不知道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但是她不说,她性子聪慧乖巧到知道揭穿了慌话,不会有任何好处,只会引起二人的不快。

这样的伶俐的女孩子,如何能叫人不心疼她。

阿刃看着韩饮冰,心中怜惜之意顿起,他不禁伸过手去,一把将她搂进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