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九章 逆火不散(三)
章节列表
第九章 逆火不散(三)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兄弟们,新书《符箓惊神》上传,保证有趣,快点快点收藏吧,有花的给朵鲜花,没花的赠个点击,兄弟在此拜谢了

新书地址:http://www.17k.com/html/bookabout.htm?bid=19855

-------------------



唔,的确是夸张了一点。

事实是,这杀手的确被阿刃一拳打得横飞出去,不过没飞得了十多米那么远,而是飞了一开外后,便「碰」一声撞在墙上,再扎手扎脚的跌在地上,不动了。

至于脸歪没歪,牙齿掉没掉,阿刃倒没注意到。

他只知道,这一拳,打得爽。

“爽!”

刚才那一拳挥出时,内息急速运行,打人虽是痛快,阿刃身体经脉内的痛楚也是剧烈无比,可他没有呼痛,而是高高兴兴的叫了一个「爽」字。

的确是爽,被这群杀手追了这么久,这次是打得最高兴的一次。

从手持的匕首和武功路数上,阿刃已经认出眼前这二位正是逆火杀手。

除了伏击偷袭,你们的功夫也不怎么样啊!

阿刃嘲笑似的看着另一个杀手,一步步的向他逼去。

这逆火杀手脸色沉静,永远保持稳定的心理素质,这是杀手的基本准则之下,而另外一个准则就是,一击不中,远扬千里,眼看袭击已经失败,留在这里,没有任何意义。

他疾退一步,转身便要开溜。

想跑?

阿刃正要追击,而就在这时,一个意外发生了。

发生在逆火身上的意外呢,是逆火杀手跑了几步,突然感觉自己竟然仍然留在原地,没跑走的原因是因为他双脚腾空,双脚没办法接触到地面,不能提供磨擦力给身体,身体自然跑不动。

阿刃这边的意外却是,他看到一幕极可笑的情景。

一个身形高大的康巴族汉子,伸手拎起了一个矮小的逆火杀手,那汉子的动作异常简单直接,就是伸出手去,抓住了杀手的衣领,再把他拎起来,这一系列动作,简单直接而又迅捷无比,阿刃只感觉到自己眼一花,逆火杀手已被康巴族汉子拎了起来。

那个杀手在突然之间,还没注意自己位置的变化,一双腿仍在空中蹬了几下,像是在跑步一样。

哈哈。

有意思的一幕。

这时,杀手已经注意到了有人拎起了自己,他毫不犹豫的将手中匕首向汉子捅去。

这一刀,扎得正是汉子胁下,那汉子身处这样的姿势中,是极难防御的。

“小心……。”

阿刃见状,失声叫道。

不过,接下来的场景让他知道自己没必要担心。

只见那汉子蒲扇大的右手随意的一挡,仿佛是在驱赶苍蝇,那逆火杀手便是一声惨呼,手中匕首不知道被这一下打到了哪去,左手护着右手腕,似乎连手腕骨似乎也被打折了。

“四方逆火?”

那汉子像拎小鸡一样把逆火杀手拎到眼前,口中说得是异常纯正的普通话:“你们的记性都被狗吃了,记不记得这里不是你们待的地方?”

“哼!”

那杀手一声冷哼,左手向怀里摸去,似乎仍要弄出一些危险招数来。

“还不老实……。”

汉子无奈摇头,左手用劲,随随便便的将杀手向地上一掷,动作之轻松,仿佛他拎得不是一个百多斤的大活人,而是一只没长大的小动物,阿刃看着他的动作,不禁叫了一声好,而这个杀手被掷在地上时,也许是汉子用了巧劲吧,恰好是头先碰地,这家伙便闷哼一声,不再动弹,想是被撞晕了。

处理完这个杀手后,康巴族汉子朝阿刃爽朗一笑。

“我早就注意到了这两个家伙,一路跟过来,本以为他们是路过,没想到是来袭击小兄弟你的,怎么样,你没事吧?”

汉子爽朗如清晨阳光的笑容让阿刃顿生亲切之意。

“我没事……。”

正要再说些什么,阿刃突然感觉到韩饮冰拉拉他的衣袖。

怎么了?

阿刃回身用疑惑的眼光看着韩饮冰。

“我们快走……。”

韩饮冰低声道,眼神里带着恐惧的光。

这时,那康巴族汉子又开口说话了。

“小兄弟你是医家门人吧?那手拳法漂亮的很,我是昆达,你叫什么名字?”

哦?

阿刃听了汉子的话,顿时来了兴趣。

自己刚刚用的是「傲世四决」中的拳决,这汉子竟然能看出来,他还知道济世医家,这可有趣了。

“我叫何刃,昆达老兄,你是哪一派的?”

“我呀,哈哈,不能说,我师父不让我说,小兄弟这么好的功夫,我师父见了一定喜欢,不如你跟我去看看他吧。”

昆达的确性子豪迈爽朗好客,几句话的功夫儿,已经在邀请阿刃了。

“这个么……。”

阿刃正欲答应,却觉得韩饮冰正在摇着他的手臂,回头看去时,这女孩眼里已经尽是哀求的神色了。

她为什么这么怕这个昆达?

不过,无论如何,阿刃还是不愿意让韩饮冰这个样子的。

“不好意思,昆达老兄,我还有事……。”

“那就算了!”

昆达挥手,也不在乎,“小兄弟你去八角街,就说找昆达,就能见着我了。”

“好!”

阿刃的确是对眼前这个爽快的汉子心有好感,若不是韩饮冰在一边,他一定会和这汉子同去的。

说完这句,韩饮冰就拉着阿刃,急步走开,似乎这昆达是个会吃人的怪兽,必须离他远一点。

而且,离开的方向不是拉萨,而是向着哲蚌寺那边走去。

“喂喂,我们不是要去拉萨转转么?”

“不能去了!”

韩饮冰出乎意料的坚决,惊慌的神色在她眼中蔓延,仿佛一只受了惊的小鸟,口中低声嚷着,“太危险!逆火怎么知道你到拉萨了?不行,你不能出门了,这五天就待在家里好不好?我、我怕你出事。”

这……。

自己又不是小孩子,她这么担心干嘛。

阿刃心中涌起一股反感,不过,看着韩饮冰心惊胆颤的可怜模样,他又有点心软,也没开口反对,而是提起了另一件事。

“对了,那个昆达,你认识他?”

说起这个名字,韩饮冰又是一阵慌乱,她急忙道:“不、不,我不认识。”

不认识?

不认识才怪。

阿刃心中怀疑,好奇心顿生,暗道非探个究竟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