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章 逆火不散(一)
章节列表
第七章 逆火不散(一)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兄弟们,新书《符箓惊神》上传,保证有趣,快点快点收藏吧,有花的给朵鲜花,没花的赠个点击,兄弟在此拜谢了,自今天起神针一日三更,新书一日两更,努力更新,回报大家!

新书地址:http://www.17k.com/html/bookabout.htm?bid=19855

---------------------------------------



韩饮冰走进内室,不过片刻功夫儿,再出来时,人已恢复如常。

依旧是如水温柔,依旧是脉脉含情。

可是经历了刚才的奇怪事情,阿刃心中难免有诧异之感,韩饮冰那毫无生气、宛若一张白张的眼神还留在他心中,他看着韩饮冰来像往常一样来挽他的胳膊,不由得畏缩了一下,同时口中问着。

“你、你怎么了?”

“我怎么了?我没怎么啊。”

韩饮冰看着阿刃的闪躲,也是有些奇怪,还觉得有点伤心,她两手抱在胸前,可怜巴巴的看着眼前的人,像一只被人遗弃的小猫。

黑暗中,阿刃也能看清韩饮冰的神情,心头一软。

“你刚才的样子有点奇怪……。”

“人家被吓坏了呀。”

韩饮冰嗔道,“你才奇怪呢,突然间做出那副快要死了的表情,吓了人家一跳。”

哦。

总之似乎咱们都不太正常就对了,阿刃脑子里冒出这样的念头,不是么?一个是魅族圣女,拥有比催眠术高明上千八百倍的迷惑人心的异术,一个是体内留着上古神针的灵气影子,这灵气还变成了能够运用的内气,一用就痛得跟把骨头活生生的从体内抽出去似的。

这样的两个人,谁能说谁奇怪呢?

按照世俗的眼光来看,恐怕都应该是被消灭的不合理存在吧。

谁更奇怪,这问题恐怕讨论不出个究竟来,阿刃立即转换话题。

“你刚才进去,你妈妈跟你说什么了?”

“妈妈的身体有点不舒服,她跟我说了爷爷的病情,她说呀,要过一段时间才开始治疗……。”

既然韩饮冰的母亲身体不舒服,二人也就再没理由继续打扰下去,于是他们一边向外走,韩饮冰一边转述着她母亲说过的话。

原来,根据韩饮冰的说法,药王的病之所以看起来像是新伤,是因为在一年前,她用最高段的心理暗示之法为药王续命,这心理暗示之法,用在病人身上,让病人的潜意识里认为自己是健康的,当然,这种效果普通的催眠术也可以达到,但魅族异术最神奇的一点是,它可以催眠人的身体,虽然不能让受伤躯体完全恢复,但可以让身体认为这伤势是刚刚才来的,因此寿命也可以大幅度延长。

这、这也太扯了吧!

阿刃听在耳里,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却是千百个不相信。

催眠身体?

如果这样都行的话,还要医生做什么,直接让催眠所有的病人,告诉他,他自己没病,之后不用吃药不用开刀不用行针,病人就可以痊愈出院了。

“你不信?”

如同往常一样,韩饮冰完全能查觉到阿刃的态度。

“我是医生,不可能信这种事的,再说了,如果这种东西真的存在的话,你母亲一直催眠药王就好了,干嘛要我来?”

“如果病人生命力已经枯竭了,就算再高明的术法,也只可能暂时欺骗他的身体,不可能平空的变出生命精气来,爷爷现在就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刻……。”

韩饮冰语气悲哀。

“这么说,那种催眠人身体的术法确实存在?”

“没错。”

韩饮冰点头,此时他们已经走出了这幢没有窗子的奇怪大屋,秋日的阳光重新撒在他们身上。

“魅族「诸天化身」异术中,最高明的两种,一是「太上忘情」,二是「枯木逢春」。”

院子里的摇椅上,药王依旧在安安静静的躺着。

阿刃看着他,这个被催眠了精神同时催眠了身体才活到现在的英雄,心中涌起一种难言的悲哀。

他再次想到,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如果是自己的话,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死亡。

强忍住怜悯的目光,阿刃转过头不去看药王,问道:“什么时候开始治疗?”

“妈妈说,要五天之后。”

“五天之后?”

“是的,妈妈的身体有点不舒服,她说等五天吧,那时候你为药王治病的时候,她还可以帮你,精神和肉体双管齐下,能有事半功倍的效果。”

这样啊。

阿刃点点头。

他也想见识一下控制人类身体的异术究竟是什么模样。

“现在呢?现在我们干什么?”

“妈妈说,你喜欢去哪,让我陪你……。”

“等等。”

阿刃转过头,看着低头温顺如同小猫般的韩饮冰,笑着:“你怎么总是妈妈说妈妈说的,你呢,你有没有什么意见啊?”

“我?”

韩饮冰抬头,眼神掠过一丝迷惑,不过,她又立即轻笑起来,唇边现出一个可爱的小酒窝。

“我也想去玩啊。”

“好啊,我们出去玩。”

二人先向药王道别,药王微微点头,表示知道了。

韩饮冰便拉着阿刃,走出门去。

下山时,韩饮冰把着阿刃的手臂,问他想去哪。

拉萨应该有很多地方可去吧,布达拉宫,大昭寺,身边的哲蚌寺,还有很多很多出名的寺庙,不过,似乎也只有寺庙而已,好像一千多年来,这里的人们只顾着修建佛寺了。

“嗯,你说呢?”阿刃反问韩饮冰。

“哪里我都去过呢,你说你想去哪,我当导游。”韩饮冰挺胸抬头,一副很懂行的样子。

“那么,去布达拉宫吧。”

布达拉宫,位于拉萨市的南端,从哲蚌寺驱车到布达拉宫,不到大约需要一个半小的车程。

二人在哲蚌寺山下叫了一辆出租车,便直奔布达拉宫而去。

一路上,韩饮冰不断的介绍着布达拉宫的历史与名胜,似乎真是了若指掌般的熟悉。

“你从小就生活在拉萨?”

阿刃问她。

嗯。

韩饮冰点头。

“这个城市,很干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