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章 古怪母女(三)
章节列表
第六章 古怪母女(三)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说是大屋,这屋子绝对是够大的,初进时还能感觉到屋外的阳光撒入的光亮,向内走了一进之后,屋内暗了下来,阿刃略感阴翳,不禁打量起四周来,一看之下,便有种这屋子似乎缺了点什么东西的感觉。

韩饮冰轻车熟路的向内走着,一进,两进,足足穿过了四进厅堂,她这才停下脚步。

这里屋内已经完全阴暗下来,虽不到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但一眼望去,这屋内的摆设,尽在一团灰色的笼罩之中,阿刃是习武之人,眼力远超常人,在暗夜里依然能如常视物,但身在此处仍是视线模糊,可以想像若是常人到此,恐怕是张大双目也看不到任何东西。

待在这里,难有日夜之分,比如此刻,就绝对想不到屋外是天高气爽的晴朗秋日。

“你母亲在这里?”

得到肯定答复之后,阿刃再看四周,猛得想起这屋子缺了什么东西。

没有窗子。

这五进房屋连成的大屋,竟然没有窗子!

所以屋内才会如斯黑暗。

不止如此,这屋内连一盏灯都没有,阿刃一路走来,就没看到任何可以照明的东西,不论是电灯还是油灯,任何灯都没有。

“阿冰,你母亲她,是不是……?”

是不是有病,是不是讨厌光,是不是有什么其他的诡异原因,才会选择这样奇怪的屋子来居住。

这样的屋子的确奇怪,不但奇怪,而且诡异,阿刃虽是大胆,走进这里仍觉有些阴森,若是胆小的家伙误闯此地,恐怕会吓得不能动弹吧。

“我也不太知道。”

韩饮冰知道阿刃在问什么,同样的问题,她也问过,也没得到答案。

这样啊。

阿刃正在奇怪着,这时,一个声音传进了他的耳朵里。

一开始,阿刃根本没听清这声音在说些什么,他只是觉得天地间似乎奏响了最美妙的音乐,那音乐清幽婉扬,听在耳里,软绵绵的滑下去,滑到心坎里,再化为一根柔柔软软的羽毛,一拨一挑之间,就勾起了心底最让人口干舌燥的渴望。

销魂入骨。

阿刃愣了半响,这才回过神儿来,干吞了一口吐沫之后,他不禁在心里咋舌。

什么叫天籁之音,什么叫绕梁三日,什么叫三月不知肉味,这声音简直就是这些名词的化身,古人一定是亲耳听过这样美妙的嗓音,才能想出如此贴切的语言来形容它。

正在恍惚间,阿刃突然觉得韩饮冰在一边碰了碰他,接着,女孩在他耳边轻声道:“妈妈问你呢。”

“啊?什么?”

阿刃刚才真得没听清这声音在说些什么,面对如此美妙的声音,换做是任何一个人,都没办法听清吧。

“咳!”

韩饮冰觉得有点尴尬,干咳一声,又悄声道:“妈妈说她马上就出来,让你等等。”

“呵、呵呵。”

阿刃笑笑,有些不自在。

这时,从正前方的内室里,转出一个身影来。

一个曼妙的女人身影。

只看得出这是个女人,却看不清她长什么样,即使阿刃运足目力,也瞧不到,仿佛有一层淡淡的雾气在笼罩着她,让人没办法看清。

然后,阿刃体内的某种东西动了一动。

就像是神经系统在突然之间抽颤一下,身体便不由自主的做出动作一样。

阿刃感觉到体内的内息在突然间加速动转起来,从静静流淌到奔腾如潮,这中间的间隔,竟然只有一瞬。

前面提过,阿刃此刻体内运转的内息,是在与韩饮冰有了肌肤之亲后,突然间出现的,阿刃猜测,极有可能是「七道天心」的灵气化为内息,注入了他的四肢百脉中。

这内气由于不是阿刃自小养成的,与阿刃体内属性不合,再加上它本身带的冰寒如刀的凛冽性质,每当阿刃运转它时,便会带来剧烈的疼痛。

使用的份量越多、动转的速度越快,就是越痛。

正是因为这样,所以阿刃从来没有测试过这内气究竟有多么强大,他只是隐约的感觉到,这东西远远强于他体内曾经有过的「怀抱天下」之气。

他不敢试,他的极限,就是将这深不见底的气息运用到「怀抱天下」内息曾经达到的强度,那时就已经是如刮骨般的疼痛,若是再增强下去,阿刃真怕自己的经脉气穴会崩溃掉。

而在此刻,这内息骤然猛烈起来,猛烈的程度,一瞬间就超过了阿刃的极限。

就像是一条小溪,突然间被山洪注满,再向外溢出,溢成了一条奔腾向前的河流。

那种痛楚,仿佛是在一瞬间把阿刃整整齐齐的切成三万六千块,再把每一块碾碎化粉,做这一切的时候,阿刃还是清醒的,他不得不清醒的受着这份痛苦。

他痛得双手紧握成拳,痛得像面色涨红,痛得弯腰弓地,可是偏偏发不出任何声音来,这无比剧烈的痛楚,似乎化为了一块无形的障碍,阻在了阿刃的喉咙之间。

“你怎么……,啊!”

韩饮冰见阿刃突然如此表情,不禁愕然,她伸出手去,想扶住阿刃,却在手指触到阿刃身体之时,见到阿刃的身体猛得爆出一阵金光来。

没错,是金色的光芒。

仿佛阿刃藏了一个小太阳在身上,此刻才拿出来,向四周迸出的金光,映花了韩饮冰的眼。

也映到了犹如被雾气笼罩的女人身上,她愕然失声,声音中夹杂着痛意,然后她急忙回转脚步,回到内室去。

金光只有一瞬,阿刃体内的痛楚也只有一瞬,在下一刻,这剧烈无比的痛意便消失无踪,仿佛刚刚那身体被切裂的痛苦,只是一个错觉。

可阿刃清楚的知道,这不是错觉。

他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这才知道到平日里的健康感觉有多么美好。

接着,他四处打量。

却发现这屋子似乎有点不同了。

似乎,不是那么黑了,虽然昏暗如常,但以前那种被黑纱蒙罩、看不清楚一切的模糊感觉不见了。

再看看身边的韩饮冰,阿刃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

这个女孩,她呆呆的站在那里,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甚至连眼神都是空白的,她就像是一张白纸,一个没上发条的洋娃娃,没有任何生气的摆在那里,不会动,自然也不会说话。

难道是刚才被自己吓晕了?

阿刃有点慌,正想去碰碰她。

突然内室里传来一个声音,说的是:“阿冰,你过来。”

这声音阿刃听过,就是刚才那个让他神迷的动听嗓音。

随着这个声音,韩饮冰迈出脚步,一步步的走进内室里,阿刃想拉住她,伸出手去,却又缩了回来。

他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出什么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