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章 古怪母女(二)
章节列表
第五章 古怪母女(二)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韩饮冰母女,却是为了其他的原因留在药王身边。

药门的内乱中,韩饮冰的母亲可称罪魁祸首,药王却没有杀她,在大乱中也把她保护下来。

她生下韩饮冰后,药王任她自行决定去留,她便留了下来,也许是为了报恩吧,总之,这二十年下来,她是一直守护在药王身边。

原来,这二十年里,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故事。

阿刃心中一叹,不由得有几分意兴阑珊,本来他以为自己来到此处,能见到英雄盖世的药王,能见识药门这个与医家并称的传奇世家的神秘身姿,而如今,药王遗忘了一切,隐世药门也彻底消失无踪。

这样的情景,确实令人有点失落。

在心情失落的同时,阿刃又觉得有点不对劲。

什么地方给他这种感觉呢?

仔细想了想,却又不知道这感觉来自何处,也许,是现实与心中理想的差异太过巨大造成的吧。

阿刃摇摇头,把那种莫名的不协调感抛出脑外。

韩饮冰与阿刃并肩而行,延着山路向上攀爬了一会儿,来到了依着哲蚌寺而建的一处宅院旁。

这宅院并没有过多装饰,给人种简扑厚重的感觉,被风雨淋至暗青色的砖墙更显示了它的悠长历史。

韩饮冰上前推开朱红色的宅院大门,走入宅院内,阿刃随后跟上。

刚一进院,他便看见了药王正躺在院中的一张竹椅上,微瞌双目,似乎是在享受秋日午后那温醇的日光。

“爷爷。”

韩饮冰轻唤一声,药王张开眼,看了看二人,脸上现出慈祥的笑意。

“小朋友,你来了。”

这话是对阿刃说的,语气中,有几分长者面对自己后辈的亲近味道,让阿刃心头一暖。

“你是故人之子,我却不是以前的药王了,我本名皇甫涤寰,学生们都叫我寰老,你也可以这样称呼我。”

“……寰老。”

这样的称呼,又拉远了二人距离。

“寰老,我替你把把脉吧。”

阿刃整理心情,冷静了下来,既然来此为的只是药王的病,也不必想得太多。

“我的病啊,陈年痼疾而已,没什么大问题,都是阿冰多心,千里迢迢的去请你回来,太麻烦了。”

哦?

眼前这老人连自己的伤势如何都不知道了?

阿刃看了一眼韩饮冰。

“心理暗示,否则,挺不到现在。”

韩饮冰在阿刃耳边轻轻吐出几个词,阿刃点头,表示明白。

身为一个医者,他明白心理健康对于一个患者的有着巨大的积极作用,这种作用在现代医学上还没有明确的解释,不过,在中医的领域中,早把它视为一种理所应当的事,具体来说,人的思想化出的精气之力,在人体五行气血中占有极其重要的地步,甚至可以主导身体的健康程度,在古时,这种认知甚至发展到了以思想之力可以让人超脱生死的极端境界,也就是修仙问道的路。

“人家这么远的赶来了,还是看看吧。”

韩饮冰上前劝着老人,老人虽然不大愿意,但是拗不过孙女的执着,埋怨了几句后,便答应了。

阿刃上前一步,坐在躺椅旁的小凳上,手指搭上老人的腕。

一丝内气探入老人体内。

普通的把脉问诊、观相断病之术,阿刃是不会的,他所谓的把脉,是借用身体的接触,将内息送入患者体内,气息经过之处,气血是否充沛、经脉是否通畅、五行是否失调,都历历在目,这种方法,是「针守妙决」的入门功夫,比之普通的把脉之术,却是高明多了。

瞬间功夫,这缕气息已在老人百脉中游走一遍。

收手后,阿刃神情里掠过一丝迷惑。

“怎么样?”

药王问着。

“没事,像寰老说得那样,是陈年痼疾,行一回针,吃几贴药便会好了。”

阿刃笑着回了老人的话。

不过,韩饮冰却知道,不是这么简单的。

“那就麻烦你了,小朋友。”

药王微笑着,显示并不认为自己的病有多重。

“爷爷,我带着阿刃去看看妈妈,跟她议定一下什么时候开始治疗。”

“嗯,你去吧。”

药王挥挥手,闭上眼睛,躺椅轻轻摇晃起来。

韩饮冰拉着阿刃,向宅院东侧的一间大屋走去。

“爷爷的病,怎么样?”

一边走,韩饮冰一边问道。

“和我想的着不多。”

阿刃答道,的确,除了一点疑惑之外,其他都和阿刃爷爷临终前的伤势差不多,是临危之像。

“有什么不对劲的?”

韩饮冰敏锐的查觉到了阿刃话中的犹疑。

阿刃想了想,还是问了出来。

“药王的伤势,似乎是新伤。”

这就是疑惑之处,陈年旧患和新受之伤,在人体内的表现完全不同,刚才经过阿刃的气息探测,药王的伤势,分明是新伤,不超过一年。

“新伤?不可能吧?”

韩饮冰停下的脚步,回过头,疑惑的看着阿刃:“从我有记忆起,爷爷就一直是被这个伤势困扰着,你说是新伤……,会不会看错了?”

“不会。”

阿刃摇头,这种东西他绝不会看错的。

“这样啊……。”

韩饮冰凝神细想,半响后,想到什么似的问道:“你说是新伤,能感觉出来是多久之前的事么?”

“大约一年左右吧。”

这个数字,应该是准确的。

“一年。”

韩饮冰有些了解似的表情,同时还有些困扰,口中喃喃自语着。

“一年前,恰好是妈妈替爷爷治病的日子,会不会……。”

“会不会什么?”

阿刃好奇的问道。

“去问妈妈吧,问了就知道了。”

说完这句,韩饮冰拉着阿刃,快步走进大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