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章 失意英雄(三)
章节列表
第三章 失意英雄(三)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是何问竹抚养我长大的。”

阿刃忍着心中的愤懑,说出这句话。

“哦,你是问竹的孩子啊,问竹怎么样了?”

“爷爷去世了……。”

“啊?”

药王总算是面露诧色,可这惊讶,似乎只停留于乍闻一个熟人去世的层面上。

“可惜了,问竹他刚刚四十多岁吧,我这把老骨头仍然健在,他却走了,真是世事难料啊。”

阿刃的爷爷,何问竹的真实年龄的确是只有四十多岁,若论真实年龄,阿刃其实应该称何问竹为父亲才对,可是在十年前,阿刃初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像个半百老者,爷爷这个称呼便延续了下来。何问竹的面目如此苍老,都是他为了混入医家,自毁面目武功所得来的苦果。

想起爷爷二十年来的辛苦经历,阿刃突然觉得无法忍耐。

“可惜?哈哈,的确是可惜了!爷爷他为了治你的病,受了二十年的苦,只换了一句可惜?!真是可惜啊,可惜他老人家白白受了二十年的苦!”

阿刃的愤怒,缘自药王的陌不关心,他绝不相信药王会不知道自己最心爱弟子的去处,以药家的势力,这二十年里何问竹做了什么,药王不说是了如指掌,也不可能一点也不知道。

药王却用这样冷漠的态度来对待自己的爷爷,这让阿刃如何忍受,怒吼一声之后,阿刃转身便走,也不理身后韩饮冰的呼唤。

脑子纷纷乱乱的,阿刃脚下不停,也不知自己跑向哪里,待停住脚步后,才发现自己已经到了一处崖边,崖下是处深谷,隔着深幽的空谷,便能看到哲蚌寺,那里有处石台,石台旁流淌着一条溪水,数个藏族妇女正在这条潺潺流水边浣洗衣物。

这一切看在阿刃眼里,他却不知道自己看到了什么。

阿刃的心神,从刚才的愤怒中渐渐舒缓过来,一种奇怪的猜测便涌上心头。

这个人,是药王么?

除了韩饮冰的介绍,似乎没有什么别的证据可以证明这一点。

他看起来身体健康,完全不像是爷爷所说的旧疾缠身的模样,他没有武功,对阿刃刻意聚集起的绝强气机没有反应,他态度冷漠,除了认识阿刃的爷爷,连一点点的念旧情绪都没有。

如此想来,除了韩饮冰的指认,阿刃又从哪里确定他就是药王呢?

韩饮冰的言词,就足以证明这一切么?

想着这个曾与他有过肌肤之亲的女孩,阿刃又摇了摇头,韩饮冰的身份应该是不容怀疑的,她知道二十年前的五流秘闻,她是四方杂家的魅族嫡系,她帮着他成功到达拉萨,若是没有韩饮冰,阿刃自己是绝对到不了这里的,她费尽了如此周折才把阿刃带到这里,她为药王治病的意图,是不必怀疑的。

那么,那个老人,真是药王?

“阿刃……。”

正在胡思乱想着,韩饮冰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阿刃转身,看着这女孩气喘嘘嘘的向这边跑着,他快步迎过去,扶住了几乎要软倒在地的韩饮冰后。

韩饮冰的脸色因剧烈运动和焦急而涨得痛红,她喘匀了气,便张口焦急的问着:“阿刃,你跑什么啊,我不是跟你了不要生气等我解释么……。”

这时阿刃在想起在上山前韩饮冰的叮嘱。

不许惊讶,也不要生气,原来指的就是这个意思。

“我怎么可能不生气。”

阿刃叹气。

“药王现在只是个普通老人,真的,对他来说,以前的那些传奇经历,只是一个故事,虽然他知道那些事情是发生在自己身上,但他却是在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待这一切。”

“旁观者的角度?”

阿刃嘲笑似的撇撇嘴,他在旁观什么,一切传奇的主角都在旁观了,让他们这些为了主角而奋斗一生的配角们如何自处?

“是的。”

韩饮冰点头。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药王根本就活不到今天。”

哦?

阿刃怀疑的看着韩饮冰。

“二十年前,药王负伤退隐,他身体上伤处可以用药维持,但心上的伤,却是无药可医。”

“一个曾经叱咤风云的显赫人物,沦落到只能在病床上苟延残喘,这样的判若云泥的身份差距,药王忍受不了,另一方面,他亲手建立的药门基业被毁于一旦,几个最亲近的弟子均死于非命,一想及此事,他更是心痛如绞。”

“这样的心病,加上身体上的重伤,在一段时间里,几乎让药王死在病床上。”

“药王也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他就选择了一种可以医治他心病的方法,他让我的母亲,对他施展了「诸天化身」中最极端的一种术法。”

“「太上忘情」。”

“此法之后,前半生的记忆虽然仍在药王的脑子里,但回忆起来,却是不带丝毫感情,就像是在读着别人的故事。”

“如果不是这样,药王可能早就去世了。”

“如今药王虽然看起来身体健康,但那只不过是一种假象,是为了维持健康而从心理上刻意营造出的暗示环境,实际上他的身体已经糟糕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知道你的存在,就急着去找你的原因。”

一句句的解释,听在阿刃耳中,阿刃明白了,这个药王,原来只是一个空具药王外形的躯壳,真正的药王,该在什么「太上忘情」之下死掉了吧。

而真正让阿刃动摇的问题,却是韩饮冰犹犹豫豫的问出的这句话。

“面对这样的药王,你、你还会帮他医治么?”

这样的药王,还值得阿刃为他医治么?

借用「七道天心」的残余灵气为人治病,是以生命为代价的,阿刃已经经历过一次这样的劫难,差一点要了他的小命,而如今,面对着一个不是药王的药王,阿刃还会施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