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章 失意英雄(二)
章节列表
第二章 失意英雄(二)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只见韩饮冰快步走到校门旁的传达室边上,敲敲窗户,传达室里那个正在打瞌睡的老头慢悠悠的转过头来,见是韩饮冰,脸上现出亲切的笑容。

两人交谈了几句,似乎是韩饮冰问了一些什么,并且得到了肯定的答复。

“来啊。”

韩饮冰向阿刃招手,阿刃便向她走过,两人肩并着肩,走进了那个像是寺庙一般的教学楼里。

此刻正是中午,两人才进教学楼,便响起了下课的铃声,立时有一群群除了穿着和普通学生不一样,其他动作都如普通学生的青年人从各个教室涌出来。

两人陷在人流里,不过,韩饮冰似乎是知道要往哪里走,在人流里左右穿行,不一会儿,就把阿刃带以了某间教室之前。

虽然下课铃声已响,不过这间教室里的课程仍在继续着,一个低沉但很清晰的语声在室内回荡。

阿刃有点茫然的站在教室门前,韩饮冰见状,向他笑笑,用指头向室内点了点,并且悄声道。

“那个,就是药王。”

啊?

那个就是药王?

阿刃急忙细细打量,只见一个身形颇高的老人正站在教室前方的讲台上,这老人距阿刃虽远,不过阿刃仍可以清楚的看清他的面容,只见这老人须发皆白,戴着眼镜,五官虽然棱角分明,带着一种慑人之姿,但眼神并不算是明亮,带着常年沉浸在知识中养成的儒雅之气。总体来说,若别人告诉阿刃说眼前这个人是某某大学的资深教授,是一个身无武功的普通老人,阿刃会相信,若说他是曾经挑得五流大乱的盖世豪杰,阿刃绝对难以相信。

看着阿刃难以置信的脸,韩饮冰轻轻一笑。

“不敢相信吧?”

阿刃摇头,语气迟疑。

“药王就这个样子?他不是重伤在床二十年么,怎么可能这么健康?他不可能这个样子的啊……。”

没见到药王之前,药王这个人已经在阿刃心中有了一个形象。

爷爷为他忍辱二十年尚且心甘情愿,消失二十载五流尚且畏他如虎蛇,经历过那次动乱的人虽然恨他却仍称他为盖世豪杰。

这样的人,应该是怎样的?

他应该是个极具魅力的老人,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带着让人心悦诚服的气息,重伤缠身二十载,他的身体应该是极虚弱的,阿刃去见他的时候,他可能卧病在床,知道了阿刃的身份后,他会想起阿刃的爷爷,那个他最喜爱的几乎算是平辈论交的弟子,他非常激动,再听到阿刃爷爷卧薪尝胆二十载只为医他的伤势,甚至把自己的性命也搭了进去,他难过的说不出话来,或者会流泪,英雄流泪的时候,一定是让人心酸的,最后,他会像阿刃爷爷一样对待阿刃,那种发自骨子里的亲近,没有什么可以替代的了。

自从爷爷死后,阿刃在潜意识里,已经把药王的形象附在爷爷身上,爷爷拼了性命去维护的人,理应是一个值得阿刃尊敬,也会爱护阿刃的人。

现在,这个人就在眼前。

阿刃却感觉不太好。

不为别的,他只是觉得,药王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做英雄是很累的。”

韩饮冰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什么?阿刃疑惑。

“药王是非常人,当他选择了放弃英雄这个身份时,他就能完完全全的变成一个普通人,在大学里教教课讲讲经,不是强过整日里无止尽的争权夺势血腥杀戳么?”

药王累了?所以才放弃了一切,甘愿来到大学里做一个平凡的老人?

这样做未尝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可是阿刃却由衷的感觉到了失望。

他透过重重阻挠,放弃了很多东西,千辛万苦来到药王身边,为的可不是见到这样一个甘于平凡的老人,他想要看到的,是那个只手遮天,以一人之力改变五流格局的英雄豪杰。

阿刃在潜意识里,甚至希望药王可以动用他的通天手段,帮自己做一些什么,或者说,可以让在五流中飘泊了这么久、却无根无基犹如水中浮萍的自己有个依靠,改变自己总是任由别人摆弄的命运。

而如今,却只有失望。

看着阿刃面上的失望之意,韩饮冰现出担心的神色。

而就在之时,讲台上的老人讲完了最后一句,说了一句下课后,他开始整理自己东西,此刻可以看出学生对老人的尊敬,直到老人整理好东西走出教室,学生们才跟在老人身后走了出来。

老人出了教室,迎面便碰见了阿刃和韩饮冰。

“爷爷。”

韩饮冰娇声唤着,走过去拉着老人的手臂。

“阿冰,这两天你去哪了?”

老人现出责怪的神色,“爷爷好几天都没见着你了。”

“我去接一个朋友了。”韩饮冰笑着,随即指指阿刃,“他是何刃。”

老人上下打量了阿刃。

在这一瞬间,阿刃刻意让体内气息运转至极限,凛冽的内气,在经脉中运行时,带来犹如刮骨般的痛楚,这痛楚也告知阿刃,他现在的气机盈满至让人吃惊的地步,若眼前老人身怀武功,绝对不会毫无查觉。

可偏偏眼前老人就是没有任何反应,他只是看了看阿刃,和阿刃打了声招呼,接着又与韩饮冰聊天去了。

“你是药王?”

阿刃心中怀疑,索性直接上前问道。

“药王?”老人笑了笑,“我以前是,现在不是。”

“何问竹这个名字,你有没有印象?”

阿刃继续问着。

“松竹梅,岁寒三杰,我怎么会不记得。”

老人说自己记得,表情里却没有任何怀念的神色,仿佛是在说一件不相甘的事情。

看着这样平平淡淡的神色,阿刃心中不由得泛起一种恼怒,爷爷那样的艰辛,只值这一句「怎么会不记得」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