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章 逆火杀手VS林家长老
章节列表
第十章 逆火杀手VS林家长老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逆火杀手VS林家长老。

这样的场面阿刃不是没有设计过,在三个逆火杀手离开列车时,阿刃就问过韩饮冰他们什么时候会醒,那时,他脑中就隐有设计挑拨两个势力火拼,自己从中得利的念头。

不过,拼合两个势力的来袭时间,这难度着实太高,阿刃手中又根本没有任何可以利用的资源,于是,这样念头只是一闪即过,没有可供实行的参考意义。

而如今,这个场面化为了现实,阿刃才发现其中的危险性也不是普通的高。

逆火杀手全部持着一柄长约二十厘米、圆柄、刃口弯曲若蛇、刃面簿若蝉翼的匕首,匕首的长度和形状说明了它扎在人体的任何位置时,都能给人留下难以愈合的伤口,轻簿如纸的厚度,更是让人知道了它的锋利程度,阿刃刚才就亲眼看到了小臂粗的铁管被这样的匕首一割即断,而匕首没有丝毫损伤,仿佛那铁管是纸做的一样。

逆火杀手的武功,也与他们手中所持匕首的诡异外形相呼应,一招一式之间,都带着浓浓的奇诡之气。

当他们一刀刺向对手的时候,并非只有刀锋才是他们的武器,他们的动作形为眼神表情,每时每刻都在不住的变化,或喜或悲,或是仿佛是看见了奇怪的东西,或是一副有事要透露给对手的神秘面容,当对手被这些乱糟糟的动作吸引了注意力,便是逆火杀手便趁虚而入,一击致命的时候。

与阿刃接触过的金子来相比,眼前这些四方逆火族人,无疑要危险的多,武功方面他们超过金子来,在杀人与自身安全的对比判断中,他们也拥有优于金子来的素质,他们虽然不会全然不顾自己的以命相搏,但假如遇上能占到便宜的交换,比如割掉你的脑袋,他自己断一条胳膊,这样的境况之下,他们会毫不犹豫的做出决断。

这是拥有判断力的人肉炸弹,更可怕。

阿刃感叹着,他现在正位于车厢尾部,

这场参与成员超过三十的血腥战斗,战斗区域早已超过了整个车厢,甚至有人打破车窗,翻到车厢顶部进行博斗。

鲜血四溅,凄厉的喝声不绝于耳。

仿佛就像是一场与死神进行的短跑比赛,谁跑得慢一点,死神那冷冰冰的死亡镰刀便会割到他的喉咙上。

就在阿刃观察着逆火杀手的武功招式时,这短短几分钟的时间里,双方已经有了不同程度的减员。

在人数上,逆火杀手无疑拥有更大的优势,不过,似乎一个寿长老就足以弥补这个差距。

两方主将的战斗中,那个面目平常的中年人,根本就无法抵挡寿长老猛烈的拳脚攻势,守多攻少,一路败退,但凭着如游鱼般滑溜的身法,似乎一时半刻也败不下阵来。寿长老更是游刃有余,在与中年人搏斗的过程中,还有闲暇出招帮助身边处于劣势的林家弟子。

阿刃在两方战斗之外,看着双方惨烈的战状,一时有点拿不定主意。

是就此溜走,还是上前帮忙?

想了片刻,阿刃暗自摇头。

还是先溜吧。

这样的时机千载难寻,若是等两方闲下手来,任何一边自己都应付不了。

如此想着,阿刃的眼神透过激斗中的人群,去寻找韩饮冰的身影,走之前,先要把这女孩安顿好才成,毕竟这样混乱的局势中,一个不懂武功的女孩没有任何生存能力,刀锋稍稍一动,便能剥夺了她在世上生存的权利。

阿刃被林家的人保护在战局这边,韩饮冰的情况与之相同,应该是被逆火保护在另一边。

眼神搜索了一会儿,阿刃看到了被挤在角落里的韩饮冰,她身前,是几个逆火杀手,似乎魅族圣女对于四方逆火来说,是一个不得不保护的人物,在这样激烈的战斗中,还要余出人手来护卫她。

阿刃看过去,恰好碰上韩饮冰的眼神。

一种不带任何感情,漠视生死的荒凉眼神。

在这一刻,阿刃突然觉得自己有点不认识这个曾经与自己有过***缘的女孩了。

不过,转瞬之后,韩饮冰那冷漠的眼神便消失不见,仿佛那片刻的冰冷,只是阿刃的错觉。

是错觉么?

见阿刃在望着她,女孩脸上现出焦急的神色。

快走。

她的嘴唇开合,虽没有声音发出,但阿刃知道她说得是这两个字。

你呢?

阿刃无声的问着,没确定韩饮冰一定安全之前,他不想走。

韩饮冰指指身旁的逆火杀手,再指指自己,做了个安心的手势,她确定逆火杀手会不顾一切的保护她?

……好吧,你多保重。

阿刃点头,眼神里传达着这样的信息。

不过,他身边还有几个麻烦存在。

像是四方逆火分出人手来保护韩饮冰一样,阿刃身边,也有寿长老吩咐下来的几个人在守卫着。

可阿刃不像韩饮冰,他可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想走的话,有无数的办法可供选择,他选的是最简单直接的那一条。

就是不理身边守着的几个人,转身拔腿就跑。

阿刃身周的几个林家弟子,虽名义上是在看守着阿刃,但他们的心神大都集中在眼前激烈的战斗上,若不是碍于寿长老严厉的命令,恐怕早就冲上去与敌人拼个你死我活了。

此刻阿刃突然袭击,一点先兆都没有的拔腿就跑,不禁让他们愕然,阿刃跑出了十几米远,他们才一边向寿长老示警,一边向阿刃追去。

所有的人,无论是四方逆火,还是寿长老,或者是暗处没有出手的隐藏角色,他们来这趟列车上的目的,毫无疑问都是为了阿刃。

此刻阿刃一跑,顿时带动了整个局势。

寿长老大喝一声,拳脚之势顿时又快了几分,逼开那中年人,转身追去,族人被杀之仇虽然要报,但此刻最重要的,却是不能让阿刃这小子跑了。

其实不用寿长老出招,那中年人见阿刃跑走,已经有退出战斗的意思,他们来的目的可不是与林家人玩生死战的,他们是来杀阿刃的,阻止这拥有神奇针术的小子去给药王治病是他们的最主要目的。

刚才的战斗,起因实际上是四方逆火想杀阿刃,寿长老却在阻止,现在阿刃跑了,战斗的重心立即转移。

阿刃跑在前头,听得身后脚步声纷乱混杂,心中诧异,转头一望之后,顿时大惊。

他看见所有的人都跟在他身后。

……。

刚才看这些人打得热闹,阿刃都有点忘了事件的主角是自已了,此刻心中重新浮出这个认知,他不禁有点为难。

最坏的一种情形发生了。

怎么办呢?

这种危急时刻,似乎也没什么办法可想,阿刃心中的念头转了转,脚步却是未停,眼见前方已经到了车厢尽头,他立即改变方向,寻了个开着的车窗,纵身跳下。

时速在一百公里以上的高速列车,若是普通人从这样的东西上面跳下来,恐怕是非死即伤,然而这个动作对于阿刃来说却是轻而易举。

对阿刃背后的人来说,也是如此。

这趟列车的下一个停靠站,是一个人口酬密的大城市,此刻虽然距那个城市还有一个多小时的路程,但列车所经的地方,已经是一个又一个毗连的小城镇。

阿刃跳车的地点,正是某个城镇的火车站附近。

于是,这个小火车站的工作人员,就看到了一幕让他们终生难忘的画面。

一个又一个矫健的身影,用常人难以企及的敏捷步伐,从高速行驶中的列车上跳下,动作之流畅轻松,就像是武侠故事里的武功高手。

这样的画面极具冲击性,看得他们目瞪口呆。

阿刃可没有心情去理这些人,他跳车后,左右打量一下,这是一个老旧的小站台,一个由几根水泥柱支撑的屋顶就是它的全部内容,正前方是小小的候车室,站台四边都是围墙。

隔着候车室的玻璃可以看到,在候车室外是个小小的广场,有几辆出租和不少小型客车在停靠着。

这正是他需要的东西。

阿刃毫不迟疑,向前疾冲几步,再飞身而起,一头撞在候车室的玻璃上。

宽大玻璃的碎裂声中,阿刃纵身跳进了候车室中,接着,他又以同样的动作,撞开了另一侧的玻璃窗。

他身后的逆火杀手林家众人紧追不舍。

唔……。

要感叹一下这些家伙们的惊人破坏力,阿刃冲出的通道太过窄小,容不下这些人的出出进进,于是他们便自顾自的辟出自己的路来,老实一点的穿窗而来,暴力一点的,连墙都不放过。

等这一群身后能跑出浓浓烟尘的高手们经过后,这个可怜的候车室,也永远的消失在世界上。

小车站的几个工作人员,他们张大了嘴,呆呆的看着一众人马将小候车室的墙壁尽数撞毁,片刻后,已经有五十年历史的古董级候车室缓缓倒塌,现出一条宽平大路来。

某个工作人员,脑中浮现出这样一句话来。

「这世上本就没有路,只不过是走的人多了,便走出路来。」

阿刃自然不知道他无意中毁了一间候车室,其实,不止是一间小小的候车室,若是他有心的话,只要在这小镇上逛上一圈,他和他背后的追踪者们,绝对会给这小镇子的大部分建筑物和居民的心灵造成长时间无法愈合的伤害。

阿刃如果知道这一切的话,他会很抱歉的说声对不起。

不过,不是现在。

他穿窗而出后,立即上了一辆出租车,对那个询问他要去哪的出租车司机说了一句,“快开车,越快越好!”

你不说去哪我怎么好走呢……。

出租车司机正想慢悠悠的跟身后的性急乘客辨解,一个冷冰冰的东西让他改变了主意。

“快走!”

阿刃吐出两个字。

出租车司机立即猛踩油门,动作之大,恨不得把出租车当成飞机来开。

这玩意果然好使……。

阿刃摆弄着手里的枪,对于它的威慑性很满意。

“挑人多的地方走。”

阿刃又下了这样的指令,司机立刻照办。

在这辆被手枪刺激的疯跑起来的出租车背后,有四辆出租车,一辆小型客车紧紧跟着,车站广场上所有车辆,都被他们搬空了。

阿刃转头看了一眼,心道这些家伙缠得真紧。

怎么办呢?

此刻,阿刃所乘的这辆出租车已经驶进了这个小城镇最繁华的商业区,说是最繁华,也只不过是由两条商业街和十几个商铺构成的小市集,这里街路狭窄,拐弯还多,车速不禁慢了下来。

眼看后面的车辆越来越近,阿刃心头不禁有些焦急,他猛得看见前面有个弯道,便立即叫道:“从那里拐进去,拐过去之后,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一直走,听到没有!”

一边威胁着司机,阿刃一边扯下出租车的营运执照,那上面有司机的照片和姓名。

“我知道你的长像和姓名。”

阿刃淡淡的说了一句,此刻,出租车已经一个急转拐进了弯道,趁着这个时机,阿刃迅速推开车门,跳下车去,顺手关上车门,再一闪身躲进了角落里。

他相信,那个司机不敢玩什么花样的。

果然,出租车仍然继续向前驶去,在出租车之后,几辆出租车和一辆小客车紧追不舍。

阿刃伏在角落里,等着这一溜热闹的车队驶过之后,起身,迅速跑至大街上。

这条街上,正在闲逛的人们被刚才的车辆追逐吓得有些失措,在几辆车消失之后,仍有不少人盯着出租车消失的街口在议论纷纷。

阿刃没理他们,而是走到街边,伸手招了一辆出租车后,坐进去,正要说出自己的目的地,一阵异响让他不由自主的转过头去。

他竟然看到林家人和逆火杀手所乘的数辆车,从那条街道转了出来,看那车开的方向,明显是他所在这辆出租车。

不可能吧……。

怎么这么快!?

虽有疑问在心中盘旋,但阿刃也没心情仔细思索,而是口中猛喝:“快开车!”

你去哪啊?

前座的司机还是个慢性子。

阿刃又拎出他那黑沉沉的铁家伙,司机立即把出租车开成了飞机。

出租车飞速行驶,阿刃的脑子也在飞速转动,片刻后,他终于明白了这些人为什么能如此之快的找到自己。

天上肯定有只眼睛在监视着他。

间谍卫星。

这……怎么办?

阿刃开始苦笑了。

看着出租车后面紧紧跟随的追踪者,阿刃知道自己接下来的旅程将是无比的刺激。

可对于我们来说,之后的过程,可以用追逐逃跑追逐逃跑追逐逃跑这样的枯燥字眼来形容。

让我们把视线转到那趟被阿刃搞得鸡飞狗跳的列车上吧。

匪徒跳车离开了,一个小时后,列车安安稳稳的进了站。

为了做到这一点,某个「协助警方打击恐怖势力的特别行动小组的成员」不得不打晕了两个司机,然后平生第一次操纵如此之长的带轱辘的车。

当成功的把列车停住后,他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之后的工作,全部由当地警方来完成。

劫车匪徒已经跳车,他们的工作就是检查车上有没有潜在的危险,和安抚一下受惊的旅客。

等他们检查到某节车厢时,那里的几具尸体让他们吓了一跳,检查这几具尸体的身份后,结果又让他们惊愕不已,竟然不是车上的乘客,难道是匪徒的同伙?不可能吧,不是说这通缉犯是孤身一人么?怎么会弄出团伙犯罪来?这些人的死因又是什么,内部仇杀?

警察们种种疑惑,是注定得不到解答了。

因为在片刻之后,一个级别高于他们的部门接手的整件事情,处理了所有的尸体后,这个部门的几个人员又消灭了所有的痕迹。

于是,整个事件就变成了罪大恶极的通缉犯劫持火车,意欲潜逃国外,结果在我们英勇无比的人民警察的努力下,某某通缉犯被击伤逃逸,希望广大市民注意这个人,他极度危险,手中持有枪械……。

事情就此告一段落。

五个小时后,列车重新起程。

受惊的乘客们纷纷回到车上,其中包括某两个被通缉犯劫来打了几个小时扑克的女孩子,她们由于与通缉犯接触的比较多,先是被警察反复询问,等另一个部门接手此事后,却又把她们扔在一边不闻不问。

“奇怪呀,他们怎么不管我们了?”被劫持过的女餐车服务员林菲有点不满意自己受到冷遇。

韩饮冰没说话。

“不过,你不觉得那个家伙……,就是那个叫何刃的通缉犯啊,他其实不太坏么?也没对我们怎么样……,他玩扑克玩得真烂呢,还有,他劫车究竟想干什么呢?……。”

身边女孩唧唧喳喳的说着话,韩饮冰却一点反应也没有,直到林匪说出这句话。

“诶?那边不是你男朋友么?他去哪了?怎么一直没看到他?”

听了这话,韩饮冰一惊,随即抬头,难以置信的看到一个半秃脑袋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在向她笑着。

“你……?”

韩饮冰眼神里满是疑惑,不过,她还是立即冲上了去,一头扎在中年男子怀里,竟然哭了。

“我好担心你……。”

“没事没事。”

阿刃扮成的中年男子轻轻拍着韩饮冰背,随后小声说道:“我的鼻子弄得不太好,就快掉了,眼睛也很挤,你能不能把我弄弄,好难受……。”

嗯。

韩饮冰破涕为笑,随后,两人亲热的向列车走去。

哼!

林菲在二人背后冷哼一声,她觉得眼前这男人不但长得难看,还窝囊透了,女朋友被人劫了自己却躲了起来,直到安全才敢出来,和他相比,还是那个叫何刃的通缉犯更有魅力。

通缉犯啊……,恐怕是没机会再见到他了吧。

在列车的卫生间里,韩饮冰帮阿刃补了一下妆,之后阿刃的伪装虽然不像方姨弄得那么完美,但也是勉强能看。

之后,二人问列车员重新要了一间包厢,理由是原来他们住的包厢被通缉犯给毁了。

包厢里,阿刃向韩饮冰讲述着自已四方逆火和天命林家追踪的经历。

那时候上有间谍卫星,下有两拔人马的紧追不舍,阿刃出尽八宝也甩不脱他们,有几次甚至差点被逮到,从一个城镇到另一个城镇,这一追一逃的过程几乎持续了四个小时,若不是某人的帮助,阿刃现在恐怕还在无尽的逃亡中。

“谁帮的你?”

面对韩饮冰这个问题,阿刃却是陷入了迷茫之中,片刻后,他才摇摇头,说了一声:“我不知道。”

这个答案不尽人意,韩饮冰却没注意这些,而是问出了另一个问题。

“这一次,不会有人再追来了吧?”

“不会了。”阿刃开怀一笑,“他们绝对想不到我会再回车上的……。”

就在阿刃自夸之际,「砰砰」的敲门声突然响起。

哦?

阿刃和韩饮冰面面相觑。

阿刃凝神细听,却发现门外那人呼息悠长,很明显是身怀武功之人,而且,似乎是某种他非常熟悉的功法。

不会吧……。

阿刃心里惨号一声,这样都甩不脱他们,是不是要逼死自己再甘心啊。

“是我。”

门外那人似乎知道阿刃的担心,开口说出两个字,这声音很是熟悉,阿刃听着,脑中浮现出一个人的面孔来。

皇甫凌?

他怎么会在这里?

阿刃虽然疑惑,不过他知道,皇甫凌对他应该是没什么恶意的。

于是,他走过去,打开门,果然看到皇甫凌那张冷淡如水的面孔。

“不欢迎我么?”

皇甫凌静静问道。

“欢迎,非常欢迎。”

阿刃有点言不由衷,他心里揣测着,四方杂家,天命林家都已经登场上,只余一个济世医家,现在也来了……。

“算了,我不进去了,来这里只是跟你打个招呼,再顺便告诉你一声,十五妹已经回了医谷,她身体恢复的不错,心情却不太好,你最好去看看她。”

只是打个招呼,没这么简单吧?

阿刃绝对不信济世医家在这幕追捕剧里没起任何作用,可是,反面的角色已经足够强大,似乎没看到医家的身影,那么,医家站在正面的,帮他的那一边?

这样的话……。

“那个伪装成我的人,是医家的人?”

阿刃刚才逃脱林家四方家的追踪时,有人假扮他,引开了两家的注意力,阿刃这才能够成功逃脱,想来那么关键的时机出现的重要棋子,一般人摆不出来,如果是医家的话,就有可能了。

皇甫凌点点头。

“火车也是你停下的?”

皇甫凌再次点头。

“为什么要帮我?”

阿刃很奇怪,他还记得皇甫立人的警告,现在医家却来帮他,不是很让人惊讶的事么。

听了阿刃的问话,皇甫凌现出好笑的神情。

“我为什么要阻止你呢,药王他老人家是家主的兄弟,我正应该帮你才对。”

这……。

难道皇甫立人代表的不是医家?

好乱。

这些世家的内部真是乱糟糟的,不去管了。

“谢谢你了。”

阿刃向皇甫凌笑道。

“公事而已,不必客气,不过,我私人要送你一句话。”

“四方家的魅族圣女,不是那么简单的。”

说完这话,皇甫凌笑笑,转身走了。

阿刃却被他弄得有点困惑,魅族圣女,是韩饮冰,韩饮冰哪里不简单了?

“阿刃,那是谁啊?”

背后传来韩饮冰的问话声。

“一个朋友。”

阿刃简单回答。

这时,列车缓缓启动。

两天后,它将抵达终点站,拉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