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章 捅破天
章节列表
第八章 捅破天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四方杂家,在二十年前隐世药门一役中,虽将药王逼得避居世外,但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四方杂家也是元气大伤,族内四系元老人物几乎尽数死于此战。以后二十年里,族群实力虽凭着千年来积累的庞大家底在逐渐恢复,但可以整合族内四系的领袖式人物却是没有出现过。至到今日,四方四系实力虽强,却是处于各自为政的分散崩离之态,在天命济世这样集权的强大世家之前,四方杂家完全没有实力能与之抗衡,所以四方杂家才渐渐沉寂于五流之中。

暗香一脉,是四方四系之一,这一族是最古老的风媒,最早的情报贩子,在四方四系处于一个强力的领袖手下时,他们可以为其提供这块大陆上最精确最齐全的情报信息,可一旦这个领袖消失了,这个名为暗香的情报体系便处于半瘫痪状态,暗香各部都认为自己有坐在上位的资格与实力,因此这个遍布世界的情报系统不但失去了整合情报的能力,还一度处于纷乱的敌对状态,近年来这种情况虽有好转,但各部私底下仍是小动作不断,只不过没将敌意**裸的摆在台面上而已。

方姨是暗香各部中,最大实力的拥有者之一,为了统合各部,她想要借助天命林家的力量,于是她开始接近林方正,林家下代家主的候选人。

之后,就有了一个拥有权势的男人和一个美丽无比的女人之间的故事。

或许他们是真心,或许只是为了各自的利益,总之他们相爱了,并且有了一个孩子,就是方祈。

哦。

听到这里,阿刃豁然开悟,怪不得他总觉曾见过方姨,原来是她和她的儿子方祈长得非常相似,方祈那张异常漂亮的面孔,的确是遗传自方姨这个绝美的女人。

“你不但杀了方姨的儿子和丈夫,还夺走了她即将到手的权势,要知道如果此刻天命林家的在位者是林方正,那方姨统合暗香一系的愿望便极有可能成真。”

“她怎么可能不恨你。”

终于知道了方姨为什么如此恨他,阿刃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莫名其妙的惹上了这么一个敌人,这么一个与他有杀子杀夫刻骨仇恨的女人,他的心境,岂是郁闷两个字能够形容。

“算了,别想了,我们走吧。”

两人谈话间,韩饮冰已经收拾好了东西,这个包厢被三个逆火杀手搞成这样,很明显是不能再住了。还有,既然逆火已经盯上了他们,为了接下来一定会来到的袭击,他们有必要改变行程。

至于怎么改变,二人心里完全没有概念,或者,到了下一站便下车,换乘别的交通工具?

可是阿刃和韩饮冰这两人都对这次旅程线路都不太熟悉,二人交换了无奈的眼神后,决定去人多的地方询问一下。

列车上人最多的地方自然是餐车。

阿刃与韩饮冰商议了一下,便向位于列车头部的餐车走去。

如果二人晚一点离开的话,他们便会很吃惊的看到,一个他们绝不愿意看见的人物出现在这个包厢附近。

那个曾经出现在火车站的中年人,林成一贴身护卫团的成员之一。

他此刻正站在这个包厢门口,用若有所思的目光打量着被逆火杀手割裂击碎的包厢门,看了一会儿之后,他走进包厢,看到了钉满木刺的包厢壁,地上还有一小滩鲜血,那是阿刃硬挡四散木屑时受伤时流下的,他俯下身子,捻起几滴血,感觉了一下,还有余温……。

于是,他的面上浮现出一丝笑意。

接着,他转身出门,大步离开,走的却是和阿刃二人截然相反的方向。

阿刃和韩饮冰来到餐车后,询问了一下餐车的服务员,得到的消息却让他们有点失望。

原来火车停靠的下一站,城市里没有任何可以直达西藏的交通线路,火车汽车飞机都没有,若是他们想要去西藏的话,必须再乘车返回这次列车的始发站,就是阿刃千辛万苦才逃出的那个城市。

这可有点难办了。

难道还要绕回去?如果真这样做的话,耽误时间不说,安全方面也没法保障,毕竟阿刃现在的身份还是在逃通缉犯,那个城市还有天命济世两家布下的天罗地网在等着他。

或者,继续乘坐这趟列车,等到其他的停靠站再下车?

这样的话,又有逆火杀手的威胁……。

他奶奶的!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

阿刃心头猛得涌起一股无名业火,怎么自从走出了林家之后,自己就成了只可怜巴巴的过街老鼠,总是被不同的人不同的势力连连追打。

这帮家伙追得是挺痛快吧,也不想想老子有多窝囊!

干脆不躲了!

阿刃心中闪过一个念头,他想了想,在心中确认了这个念头是否可行之后,唇边浮现出一丝笑意。

他转过头,对着有些忧愁的韩饮冰言道:“阿冰,我想到一个办法,你听听,看看怎么样……。”

听过了阿刃的想法,韩饮冰流露出迟疑的神色。

“这样,不太好吧?而且能成功么?”

“有三成左右的机会吧。”

如此之低的概率,让韩饮冰面上的忧愁之色更浓。

“如果结果是那七成,会怎么样?”

“也不能怎么样,大不了我坐几年牢,大概什么时候得到药王死的消息,他们才会什么时候把我放出来。你不会有事的,最大的麻烦就是嫁不成我了,像我这样好的男人虽然难找,你一年里应该还是能碰上十个八个的,你想开点,也别等我了,找个好人家嫁了吧。”

临此危境,阿刃却有了开玩笑的心情,或者是瞧着韩饮冰脸上的忧愁太浓了,想说个笑话缓解一下气氛。

然而这笑话却不太成功,韩饮冰听了之后,莹莹的泪花开始在眼底泛滥。

“喂……,你哭什么啊?我开玩笑的。”

阿刃见韩饮冰要哭,不禁有点慌,女孩子的眼泪这种东西是他无论如何也应付不了的,他也没想到,这魅族圣女平日相处时一副沉静自若的模样,到了危急关头,却和普通女孩子没什么两样,还是说哭就哭,连个前奏都没有。

韩饮冰吸吸鼻子,强把泪水忍了回去,又抽涕几声,这才略微平静下来。

“我很担心你……。”

她垂着头,低声道。

“你如果坐牢了,我就去陪你。”

韩饮冰这话说得很平静,阿刃听了,却是心头一阵暖热。

他心底最柔软的地方被碰触到了,一种莫名的感动,在心中徘徊着。

“一定没问题的,你放心。”

阿刃想搂过韩饮冰,手臂伸到半空,却又放了下来,只是轻声安慰着她。

“那、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这车马上就要到下一站了,你不是叫那几个逆火杀手在这站下车么?等他们下了车,我们就动手。”

“嗯。”

韩饮冰点头。

一个小时后,火车进入了旅程中的第一个停靠车,进站时,一切如常,列车广播中介绍着此地的名胜以及自然景观,旅客们观赏着窗外的景色,估计他们做梦也想不到,这份平静马上便会被某个胆大包天的犯罪份子彻底打碎吧。

阿刃在火车里,看着三个逆火杀手带着一脸茫然之色下了车,突然问道:“他们多久才会清醒?”

“完成了我在他们潜意识里下的命令之后就会醒了。”韩饮冰答道。

“哦。”

阿刃心头一动,事态发展的另一个可能方向在心中升起,他在心中估算着实现的可能性,却因为资讯太少,没办法确定,但毫无疑问的是,这种可能性是一定存在的。

边走边看吧。

然后,他起身,去了列车内的厕所,再出来时,那个秃顶的中年人已经不见,阿刃恢复了他的本来面目。

再次坐回餐桌边,阿刃笑着看向韩饮冰。

“紧张么?”

“不、不紧张。”

“我倒是有点紧张呢,唉,第一次干这种事情。”

阿刃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却是面色平静如常,看不出他哪里紧张了。

“服务员!”

阿刃举手,高声叫着。

一个挺漂亮的年轻女孩走过来,刚才阿刃就是向她询问乘车路线,这个服务员,看阿刃和韩饮冰,眼神中透露一丝惊讶,想来是奇怪为什么韩饮冰身边突然换了男朋友,那个戴眼镜的家伙去哪了?

“你认识我么?”阿刃问她。

“……不认识。女服务员有些奇怪,心道我为什么要认识你啊,你以为你是电影明星啊。

“仔细看看。”

阿刃抬起脸,让她仔细看。

听了这话,女服务员脸色转冷,认为阿刃是个无聊的花花公子,来这里勾引女人了。

“先生,如果你没什么事的话,我就走了。”

“唉,你真不认识我。”

阿刃叹气,心中很是失望。

“有没有今天的报纸,拿一份来给我好么?”

“好。”

女服务员答了一个字,转身离去。

韩饮冰看着这一幕,不禁莞尔。

“我希望没人认识我的时候,所有人都认识我,等到了我希望有人认识我的时候,偏偏她又不认识……,烦啊。”

阿刃抱怨着。

这时,女服务员已经拿了一份报纸回来,几乎是用扔的递给了阿刃后,转身就要走。

“等等。”

“又有什么事!”

漂亮的女服务员秀眉倒竖,很不耐烦。

阿刃拿着报纸翻了翻,翻到其中的某一版,把这版举起来,再把脸凑上去。

“我的照片在上面,你看看。”

咦?

女服务员有些惊奇,心道敢情这家伙还真是个电影明星什么的可以上报纸的人物,可自己怎么从来没见过他?

如此想着,她便仔细打量着报纸上的那张黑白照片,果然与阿刃极其相似。

接着,她又看到了旁边的字迹。

只见那白纸黑字写的是。

「A级通缉犯何刃」。

此时此刻,这漂亮女孩想把思絮和理智联系在一起的话,恐怕会有一定时间的延迟,或者,她根本就不希望自己能做到这一点,但很可惜的是,她几秒钟之后,还是明白了自己看到的是什么东西。

于是,一声惊叫猛得夺口而出。

啊!

女孩的惊叫,只持续了半声,她便猛得掩住了自己的嘴,眼神恐惧,双腿在发抖,不住的向后退着。

女服务员的异常,惊动了餐车内的所有乘客,数十道视线向这边投来。

什么事?

有热闹可看?

他们的疑问,马上会得到回答,也的确是有热闹可看,值得悲哀的是,这场热闹的主角名额,也会有他们的一份。

“各位好。”

阿刃站起身来,冲好奇的人们挥手示意。

“我是通缉犯何刃,如果你们对我的身份有所怀疑的话,可以问问这位漂亮的服务员小姐,或者参看今天的晨报。”

这几句话,顿时在餐车内人群的精神领域掀起了轩然巨浪,一开始,恐怕谁都会认为这是在开玩笑,可是看看那服务员跌坐在地上、惊恐至极的模样,再怀着将信将疑的心情拿过晨报一看。

那相片照得不错,虽是黑白的,但还是一眼就能看出来,那就是阿刃。

低头瞅瞅报纸。

抬头瞅瞅阿刃。

车厢内百分之八十的人,都在不断重复着这个动作。

待确认这一切不是梦,而是真实的。

有几个妇人,当场就晕过去了。

“很不好意思,吓着大家了。”

阿刃很有礼貌的道着歉,奇怪的是,阿刃越有礼貌,这些人就越害怕。

“再告诉大家一个不幸的消息,我决定劫持这趟列车,没错,就是劫持,希望各位跟我配合一下,乖乖的等在原地不要动……。”

阿刃的话还没说完,车厢内就餐的人群已经作鸟兽散,很难想像那么窄小的车厢连接通道,竟能在短短几分钟里疏散这么多人。

然而不管怎么说,在阿刃说这几句话的功夫儿,车厢里已经再没有任何闲杂人等,只余下阿刃面对着空空如也的餐车,继续着自己的演讲。

啧啧。

阿刃看着这些人的逃跑速度,在心里赞叹着。

“没到效果这么好。”

阿刃回身对韩饮冰笑道。

“走吧。”

“好。”

韩饮冰起身,跟在阿刃身后。

餐车是在列车末端,阿刃和韩饮冰用闲庭漫步似的步伐,向列车头部走去。

一路上,这二人仿佛是带着一种名叫恐惧的瘟疫风暴,所经之处,鸡犬无踪,更别说是人了。

看着一节节凌乱的、仿佛是被飓风刮车的无人车厢,阿刃有些好笑,曾有人给他讲过三人成虎的故事,三人说是虎,那就真有一只虎存在,现在有这么多人替他在前面摇旗呐喊鼓吹声势,不知道在前面车厢里,会把他传成什么样子?

三头六臂青面獠牙应该是不可能的,那是封建迷信。

手端机关枪,见人就扫射?

这倒有可能。

在连续经过了三四节无人车厢后,阿刃终于遇到了第一个活人。

一个持着枪的乘警。

是个挺壮的中年汉子,身高体胖,浓眉虎目,若在平时,应该是个虎虎生风的汉子吧。

现在就有些畏缩了,脸上滚着一滴滴的汗珠,用一种半生不熟的颤抖姿势持着枪,说话的声音也不太对。

“你、你放下枪,别、别动!”

“别紧张,大叔。”

阿刃轻松的笑着。

“首先呢,我没枪,也没办法放下枪,其次呢,你才应该把枪放下,我可不想伤着你。”

身为一名乘警,恐怕眼前这汉子几十年里也没有一次拿枪对着罪犯的经历,此刻面前突然出现一个通缉犯,自然免不了有点惊慌失措,待冷静下来,看到所谓的通缉犯不过就是一个二十左右的少年,心里才逐渐镇静,可是警惕心丝毫未减。

“举起手!靠在墙上!你听到没有?!”

“听到了。”

阿刃不咸不淡的应着,向前走去的脚步可是一点没慢。

“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就开枪了!”

中年乘警的心脏再度开始激烈的跳动,他的手指不安的扣在板机上,随时有可能射出子弹来。

“你最好不要……。”

阿刃的劝告没有结果,话还没说完,他已经看到眼前这位大叔的手指将要扣下去。

唉。

真不听劝。

阿刃手腕一抖,原本握在手里的餐刀就飞了出去,白光一闪而过,下一刻,餐刀撞在了那个乘警的手腕上。

餐刀是刀柄向前,要是刀刃在前的话,这位乘警的右手就废了。

刀柄撞的位置,恰好是乘警腕间「曲尺」穴,「曲尺」穴总领腕间经络,为诸力之源,此刻一经重击,中年乘警顿觉一阵难以扼制的酥麻从手腕猛冲而上,一瞬间,半个身子都不能动弹。

手中的枪也拿捏不稳,掉了下去。

阿刃抢前几步,一把抄起这柄沉惦惦的黑家伙,枪拿在手里,想起一事,心中不禁一乐。

他想的是,传闻中持枪作案无数的年轻悍匪终于真的有枪了。

中年乘警看到手枪被夺,不禁又怒又怕,他身上的酥麻只有片刻,恢复行动自由后,不禁怒吼一声,就要向阿刃扑来。

“别动噢。”

阿刃手腕一转,枪口已经对准了乘警的脑袋。

“一动脑袋就没了。”

中年乘警的身体顿时止在半途,额头冷汗真冒,心中猛得想起刚才查阅过的这个罪犯的资料,说他不但罪行累累,而且杀起人来毫不手软,有曾经将一家五口灭门的恐怖记录,想到这,他不禁眼前一黑,甚至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死了。

「碰」!

阿刃恶作剧式的用嘴模仿了一下子枪出膛的声音。

没想到的是,这一声响过,枪口下的乘警竟然双眼翻白,晕了过去。

呃……?

“没、没事吧。”

看到把人吓晕了,阿刃有点慌,他用试了试这位大叔的心跳和鼻息,确定他没有事情之后,这才放心。

这一幕又让身后的韩饮冰笑出声来。

阿刃耸耸肩,颇为无奈的样子,心道自己算是哪门子罪犯啊。

“走吧走吧。”

阿刃嘟囔一声,匪徒二人组继续前进。

一路上的所有抵抗均被横扫,像阿刃这样的武功高手,在与平常人的战斗时,优势很大,大到单凭数量根本就无法弥补的地步,所以阿刃在想起劫车这个主意时,根本就没考虑过车内乘客和警察的抵挡,他只担心会不会惹来逆火杀手之类的隐藏对手。

不过当他从车尾扫荡至车头,一次像样的抵挡都没碰上时,这种担心被放回了肚子里。

阿刃倒是不担心了,车上的乘客们感觉可是不大好。

十余个车厢的人,被挤在两三个车厢里,幸好大多数车厢是卧铺,车内总的人数不算太多,前面三个硬座车厢还容得下这样数量的旅客,不过很挤就是了。更让人为难是,在车厢门口,有个拿着手枪的匪徒在把守着,这匪徒说,谁敢出来,就崩了谁。

当然是谁也不敢出去,几个乘警胆子大些,逐磨出了一个四面挟击的计划,可是计划再周详再巧妙,在这窄小的火车里也是没有用武之地。

阿刃也不管是谁,只要你迈出前三节车厢一步,他就把人丢回去,手枪当然要留下。

短短半个小时里,阿刃已经由手持一柄枪的匪徒进化成了手持四五柄枪的悍匪。

“来不来一把?”

阿刃拎着一把枪,问韩饮冰。

“我是人质,拿枪不太好吧……。”

韩饮冰犹豫着。

“哦……。”

阿刃只顾兴奋了,忘了原来与韩饮冰议定的剧本,剧本里,他就扮匪徒,韩饮冰扮人质,能威胁就威胁,不能威胁这样的举动也能把韩饮冰的嫌疑撇清,不会把她牵扯进来。

“下面怎么办呢?”

韩饮冰低声道。

“离到下一站还有五六个小时,我吓吓他们,让他们把我在这里的消息传出去,我就不信济世天命四方这几家不来追我,之后呢,就简单多了,我们偷偷溜回去,他们到这里的时候,我们已经回去了,然后我们乘飞机出发,直达目的地,这叫做引蛇出洞加金蝉脱壳,是非常非常非常高明的计策。”

阿刃自信满满的夸口着,不过他心里知道,这计策哪里高明了,简直是漏洞百出,或者说,这根本就是他不甘心自己一直被人追着打,想要搅乱战局,反客为主一把,把世界弄得一塌糊涂他才好混水摸鱼。

事情会这么简单么?

韩饮冰的眼里透着疑惑。

阿刃不知道,在前方某节车厢里,一个中年人正在用手机向天命林家报告着阿刃的一切行动。

而与此同时,火车已经经过的某车站里,三个杀手正被他们的上级骂得狗血喷头。

某处,一个少年正在监听着无线电波,听着里面关于列车被劫的消息,面上露出了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