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章 逆火来袭
章节列表
第七章 逆火来袭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武功失而复得,阿刃正在体会着这种久违的快乐,耳中忽然响起一个温柔语声。

“你醒了?”

阿刃脸上露出了兴奋的表情,韩饮冰便注意到了。

“毛巾和牙刷在包里,你去洗漱一下,然后回来吃早餐。”

韩饮冰的口气温柔,有一种很自然的亲昵感觉。

阿刃承受着这份温柔,却没有感觉到不自在,仿佛两个人之间已有了不言而明的默契。

“昨天晚上?我们?”

阿刃张开眼睛后,第一时间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他记得,那个时候他感觉韩饮冰很美,美得让人发狂,之后他便朝她走去,似乎还撕烂了她的衣服,之后……之后不会又做了一些更过份的事吧!

“嗯。”

韩饮冰点着头,脸色有点羞红,但也不避讳,似乎她与阿刃间已经亲密到不需要再忌讳什么的地步。

阿刃听了,却是脸色大变,他愣了片刻,「叭」一掌击在自己头上,心道自己都干了什么啊,怎么对一个初见没两天的女孩子干出这种事情,自己太过份了,这让人家女孩子怎么办?自己又何颜面对皇甫歌,何颜面对林紫宁!

“那个……。”

阿刃犹豫着,考虑着是应该说对不起,还是应该说点别的什么。

“如果你觉得麻烦的话,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你不必在乎。”

韩饮冰的语气还是那么平静,那么温柔。

“不。”

阿刃急忙摇头,不管怎么样,做过的事情就是做过的,否认没用,即便韩饮冰真的不在乎,他也过不了自己良心这一关。

“我会对你负责的。”

这句话,阿刃曾经说过,是对皇甫歌,现在却又对另外一个人开了口,不知他心里是何滋味。

“那我们结婚吧。”

韩饮冰眼睛里露出几分欣喜。

“结婚?”阿刃一愣,脑子里浮现出皇甫歌的影子,他犹豫着,“可是,我们还没有相互了解,认识的时间也不长……。”

“这些都不是问题。”韩饮冰摇头,“只要你愿意,我们就结婚。”

“……好吧。”

负责到底,这是阿刃的想法,既然已经和人家女孩子发生了关系,如果韩饮冰要结婚的话,他也没办法拒绝,至于皇甫歌……。

“嘻嘻。”

听见阿刃答应,韩饮冰高兴的像是一个小孩子,她跳过来,坐在阿刃身边,抱起阿刃的手臂,幸福的靠在阿刃肩上。

阿刃有点不习惯,不过,他还是试着习惯,于是他也展开手臂,把韩饮冰搂在怀里。

“韩饮冰……。”

“叫我阿冰。”

“阿冰,我有许多问题要问你,你知道……。”

“不用问,我会全部告诉你的。”

靠在阿刃怀里,韩饮冰毫不隐瞒的说出了自己的身份与目的,第一句话,就让阿刃大惊。

“我是「四方杂家」的嫡系弟子。”

五流,是济世、天命、药门、四方、鬼神,「四方杂家」是其中势力最庞杂的一家,据说其名为四方,是因为族内有四系,每系都精通不同的本领,均是不凡。

而让阿刃惊讶的是,这四方杂家,就是毁灭药门令药王负伤二十载的最大元凶,韩饮冰竟是四方家的人?那她帮自己躲过天命济世两家的追捕,又是为什么?

“阿刃,你别惊讶,我虽是四方世家的人,但我也是药王的孙女。”

这话说得阿刃又是一愣,她的身份好复杂,竟与隐世药门又有牵连?

“这件事说起来很复杂,要从二十年前说起,阿刃,抚养你长大的人,是何问竹先生吧?”

阿刃点头。

“他有没有跟你提过二十年前药门与四方家的纷争。”

“有提过。”

“那你一定知道当时药门的三个顶尖好手「松竹梅」为一个女子而反目的故事,我,就是她的女儿,我的父亲是韩仰松,松竹梅中的松。”

啊?

原来韩饮冰是她的女儿。

这个女孩身上,一定有很多故事,这些故事关系着五流的隐秘,关系着阿刃目前最惦记的人,他都想一一问个明白。

而他现在最想知道的问题,却是这个。

“你是四方魅族的嫡系传人?”

四方魅族,是四方杂家中最为神秘的一支,这一族代代相传只有一人,皆是女性,她们有天生的、可以颠倒众生的惊人魅力,再加上她们修炼的一种奇异功法,这奇异功法名为「诸天化身」,意指她们的姿态气质可以随心所欲的变化,一颦一笑间,直指人心最软弱处,任何人都无法拒绝她们的魅力,史上亦有无数英雄豪杰拜倒在她们的石榴裙下。

四方杂家的第一族系都是从人类最古老的职业中演化而来,而这魅族,她们的渊源来自于人类世界最古老的职业之一,**。

这些资料都是在天命林家收集的,阿刃在林家时,曾经用心研读过,特别是其中关于隐世药门与四方杂家的典故,因此知之甚详,可惜的是,天命林家的所有资料仅止于济世天命隐世四方四流,而对于其中最神秘的鬼神一流,却没有丝毫记载。

资料中亦有推测,说当年离间药门三个顶尖好手的女子,极有可能是当代的魅族嫡系,可能度高达百分之八十。

所以阿刃会这么问,而且,他此刻神智清醒,以往两天里的经历也浮上脑海,对于自己种种异乎寻常的举动,阿刃自然会想到是眼前这女孩搞得鬼。

“……是。”

韩饮冰乖乖点头,柔顺老实的姿态,像是犯了错的小学生。

阿刃心中涌起一股怜意,随即他急忙摇头,语气微怒:“阿冰,不要再用你的异术对付我。”

“我没有啊!”

韩饮冰忙抬头,眼神很是委屈,“阿刃,我不会再用异术对你的,这、这是规矩。”

“规矩?什么规矩?”阿刃奇怪。

“爷爷说,魅族祸乱世间,要加以限制,他不反对我用异术,却让我答应他,不可以用异术控制我喜欢的人。”

“你,喜欢我?”

这个答案让阿刃有点惊讶,他和她才相识不到两天,一见钟情也没这么快吧?

“我们都有了肌肤之亲,而且快要结婚了,我当然喜欢你了。”

这种说法有点怪异。

阿刃觉得有一点那么不对劲。

在这个资讯发达的开放年代,还有那种有了肌肤之亲就要嫁给对方的女孩子么?

阿刃现在已经不是从垃圾堆走出的那个纯真少年,对于男女之间的事情,他也略知一二,他认识的女孩子中,皇甫歌、林紫宁、凤凰,恐怕都不是这样保守的女孩子。

眼前这个出身魅族的韩饮冰,反倒是了?

这可有点奇怪。

“既然你是药王他老人家的孙女,当时为什么不和我说,还要用这种方法把我弄到这里来?”

阿刃的语气,有点不满,对于韩饮冰用异术迷惑他的事,虽然是善意,但他的感觉还是不大好。

韩饮冰敏锐的感觉到了阿刃的不快,她露出无奈的表情。

“如果一见面时,我就说我是药王的孙女,我是来帮你的,你会信么?”

唔。

“有可能信吧。”

的确,阿刃那时无路可走,就算是一根救命的稻草,他也会紧紧抓住的。

“可是如果我想帮你逃出来,必须借助四方家的力量,方姨是我在四方家最大的帮手,她却跟你有仇,如果我不用异术迷惑你,为了让你离开我,她早晚都会让你知道我是四方家的人,到那时,你还会相信我么?”

一个自称药王孙女的人,突然变成了药王对头的族人,阿刃可以想像自己那时的惊讶和反应。

这么说,韩饮冰确实是用心良苦。

而自己却伤害这个善良的女孩?

阿刃觉得有几分自责,正要说些什么。

而就在这时,传来「砰砰」数声门响。

有人在响这个包厢的门。

阿刃起身正欲去开门,韩饮冰却一把拉住了他。

“小心,有点不大对劲。”

“怎么?”

听见韩饮冰的警示,阿刃忙用心神探察包厢外,可是无论是耳中聆听,还是心神探测,都告诉他外面是列车员和两个男子,没什么危险。

“是四方逆火。”

韩饮冰悄声道,她双眉紧锁,显得忧心忡忡。

四方逆火?

阿刃知道,四方逆火是四方四族中行走在世界最阴暗处的一个族系,如果说魅族最远古的祖先是**,那么这逆火一族的祖先就是小偷和杀手。

资料上说,逆火一族是世界上最狡猾的小偷、最危险的杀手。

“你怎么知道是逆火?你不是四方家的人么,逆火怎么会找上来?”

“四方四族在行事时,都有固定的暗号,是在警告族内之人要回避,你听听他们的敲门声……。”

阿刃细细聆听,果然,先是急促的四下轻的,节奏很快,接着过了一秒,才有重重的最后一下。

“一定是方姨。”

韩饮冰眼露不满之色。

“方姨?”

阿刃想起那个绝美女人对他的怨恨眼神,那么,逆火是方姨找来杀他的?他与方姨之间,究竟有什么仇恨?值得方姨如此恨他。

不过,此刻不是询问这些的时候。

门外几人见没人给他们开门,敲门声逐渐停了,不过人却是没走,阿刃可以感觉到他们正在低声议论着什么,说话的内容很普通,不过如果他们是逆火的话,这寻常之中,就隐藏着危险。

阿刃急忙拉着韩饮冰退到车窗附近,随后急忙打量四周,这窄小车厢,没有任何出路,难道只有硬拼一途?

不知道体内这股新生的内息,管不管用。

阿刃握紧拳头,让内息在腕间经脉运转,那凌厉气息像是带着利刃的小刀片,在经脉中运行时,带给阿刃犹如刮骨般的痛楚。

阿刃强忍着这份痛苦,把内息催发至极限,而就在这时,他惊讶的看到,自己的拳头竟然隐隐发出了金光。

一种如同雾气的金色光芒。

这光芒好生熟悉,阿刃突然明白,原来他体内新生的凛冽内息,竟是由「七道天心」的灵气化来。

「七道天心」的灵气,与他融为一体了?

阿刃还没来得及惊讶,包厢外三人已经有了动作。

三个细长锋利某种利刃之尖,极其迅速在包厢门上划过,上上下下,三把利刃各循其道,短短几秒之间,便将两米高一米宽的木制包厢门彻底割裂,割成了无数小片,由于三人的动作极快,这些散碎木屑仍然堆在一起,仍然是一个门的形状。

不过在下一刻,这门便不再是门了,而是化为了无数夹杂着凌厉风声的微小暗器,铺天盖地的射向阿刃与韩饮冰。

逆火出手,果然不同凡响,顷刻间已经形成了绝杀之势,如果窄小的空间里,面对着这样的攻击,如何躲避?

几个攻击无法达到的死角,都在数米之外,阿刃虽然凭着身法快捷能够躲过,但身无武功的韩饮冰,是无论如何也躲不过的。

阿刃心念电转,已经有了计较。

只见他猛得转身,用最快速度把韩饮冰拥在怀里,不闪不避,任由这些夹杂着强烈杀气的木屑钉在身上。

骤觉一阵痛楚,至少有百枚木屑打在他背上,虽然他已将内息散布至后背做为防御,不过这些木屑,竟然都能穿过他的防御,入肉最深的一枚,足有寸许。

能将轻若无物的木屑打出这种力道,门外三人,无疑都是高手。

而碎门袭敌这一招,才不过是一系列伏击的起手式。

抵挡过漫天木屑后,阿刃竟然感觉不到任何声息,没有脚步声,没有利刃划破空气声,没有喘息声,似乎这三人是平空消失了。

不好!

阿刃心头暗叫,这三人不可能退走,感觉不到三人的气息,肯定是他们用了某种奇异功法。

自己此刻背对着他们,极为危险!

念及此处,阿刃猛得催鼓全身劲气,「七道天心」所化凶猛内气瞬间流转背部经脉,劲气之盛,甚至溢出体外,让阿刃的衣襟无风自动。

喝!

阿刃低喝,下一刻,钉在他身上的百枚木屑,已经强烈的内息激得离体而飞,夹杂着点点鲜血与猛烈内息,向来处飞去。

随后,阿刃兀然转身,立即看到了三个人,这三人已经掩至阿刃背后,若不是激飞的木屑挡了一挡,恐怕此刻他们手中那奇形的蛇状利刃已经刺到了阿刃身上。

他们手中弯弯曲曲的匕首上下翻飞,瞬间挑飞了刺向他们要害的木屑,而其他一些刺向无关紧要位置的,他们理都不理,而是一振手中匕首,揉身一冲,三人分三个方向,封堵住了阿刃所有可能的退路。

阿刃回身之际,正看他们冲来。

若不是亲眼看见,阿刃根本无法确认他们的存在,这几个人,能把气息行踪掩饰到这么骇人的地步,他们练的是什么功夫?

再一打量他们的来势,阿刃立即查觉到了这阵形的可怕之处,三把匕首,虽然方位不同,但绝对会同一时间刺到阿刃身上,如此协调一致的攻击节奏,让阿刃顿生无可抵挡之感。

只有后退。

后退一步待三人气势衰竭,寻着了破绽再一击破敌。

可阿刃背后就是韩饮冰,他又往哪里退?

既然这样……,拼了!

阿刃知道自己退无可退,索性就不退了。

只见他猛得冲前一步,趁三人合击之势未成之际,伸掌作「逆水行舟」之势,掌上内气激纵,隐现金色气芒。

如此一掌,带着以强凌弱的嚣张气势,直劈正中面对着他的那人。

阿刃冲前,这三人的阵势便随之一动,正中这人举起匕首应对阿刃的掌势,而其他二人,一个直刺阿刃胁下,一个割向阿刃喉咙,可以保证当阿刃的掌势与正中那人相接之时,这两把匕首定会刺中阿刃。

可就在这一瞬间。

阿刃竟然站定了身形。

仿佛他那一往无前的掌势,只是个噱头,只是个虚势,他没用任何力量,因而可以想停就停。

这一停,就让三人的围攻落了空,三把匕首,尽皆划在空处,距阿刃也就半臂之远。

仅仅是丝毫之差。

阿刃似是虚势的一掌就破了三人的伏击。

这三个伏击阿刃的人,却不认为阿刃刚才的掌势是虚势,那么强烈的四溢气劲,绝不是作伪能作得出来的。

那么,只剩一个解释。

“浮云落?”

正中那个穿着列车员服饰的青年人叫道。

“你是暗香族人?”

阿刃一愣,随即略微点头,眼中现出不悦之色,也不说话,只是站在那里,像是在责问眼前几人,为什么要袭击自家族人。

其实他是没办法说话,刚才为破三人合击,他强制体内的气息猛转,随后立即停滞,才有了进退如意的惊人效果,这样的武技,正是四方杂家中暗香一族的绝技「浮云落」。

可是如此神奇的武技,一定要有暗香一族的独家内息相配合才使得出来,阿刃刚才的一动一停,实际上是以强制的方式命令体内真气做出如此反应,内气激荡之间,已让肺腑受创,此刻正有一口鲜血哽在喉头,他不说话,是因为他怕一张口,这口鲜血便会忍不住喷出来。

他只是在养病期间,查阅四流的资料时,才偶然得知四方杂家中暗香一族有这样的绝技,因为林方正和方祈父子,都曾经用过种身法,阿刃才对这种武技特别留心,特意从林家的武技资料中翻出了这一种,详细揣摩过,明白了它的作用原理。

说起来,林方正父子之所以会这种身法,是不是因为他们与四方杂家的暗香一族有什么关系呢?

不过此刻不是研究这个问题的时刻,阿刃施出这种身法后,三人中的年青人有些犹豫,见他犹豫,其他二人也没动手,看来青年人是三人中的主事者。四方杂家,由于族内成员过于庞杂,四系之间难免有自家人不认自家人、大水冲了龙王庙的尴尬时刻,因此才制定了一系列的暗号口令,以免误伤自家兄弟。此刻面对一个能施出「浮云落」的暗杀目标,逆火杀手有些迟疑,也是很正常的事。

阿刃见三人不再攻来,不禁暗喜,此刻他的身体状况,实在不适合继续打下去,一式「浮云落」竟有了如此效果,实在是意外之喜,因此他继续正色,横眉冷对三个杀手,责怪之意溢于言表。

“上头有命令,你犹豫什么,是错是对杀了再说!”

左边这个扮成商人模样的中年杀手,经验比那青年人老道,冷酷的话语从他口中吐出,没有丝毫犹豫。

青年人面色转冷。

而就在这时,韩饮冰突然从阿刃背后走出来。

她一走出,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只见她举着手,雪白的腕子上,扣着一串火红晶莹的美丽珠链,那一粒粒火红的珠子,仿佛是将一串小太阳串在了一起,流光溢彩,红得耀眼,一经亮出,虽是白天,车厢四壁仍是顿染绯红光晕,韩饮冰略一抖手,这光晕便流动起来,犹如一汪艳丽至极的潋滟水波在随风荡漾,让人有目眩神迷之感。

“七情六欲链?”

“你是魅族圣女?”

这下三个杀手中,不止是那为首的青年人,甚至看似老成的其他二人都目露惊讶之色。

魅族嫡系,每代只传一人,这一人却常为四方杂家牺牲,利用美色来讨好当权者,或是孤身一人闯进敌营进来化解一场覆灭危机的事情,在千余年里,常有发生。

因而在四方四系之中,魅族一系虽然人丁单簿至难以想像,但所受尊敬程度却是非同寻常。

这七情六欲链,是魅族的独门信物,绝不可能仿造,因此对于韩饮冰的身份,三人亦是没有怀疑。

“你们,为什么要伏击自家族人?”

韩饮冰看着三人,面露责怪之色。

此刻韩饮冰眉头微皱,举止神色眼神,都让三人不得不顿生自责之心。

她又在施展她的异术了。

阿刃一叹,他不喜欢她这样。

“我、我们接到暗香信笺,说这里有一个叫何刃的人,他身怀神奇医术,将要去避世药园救治药王,上头决定杀了他……。”

“暗香传讯?什么级别的?”

“甲级。”

果然。

韩饮冰叹了一口气。

“好了,你们走吧,下一站你们就下车。”

最后几句,是**裸的诱导了,而那三个杀手却没有任何异议,他们的心神,已经完全被韩饮冰迷惑,听到让他们离开之后,他们重重点头,转身走了。

见三人离开,阿刃心神一松,口中所含鲜血立即「扑」一声吐了出来。

啊?

韩饮冰见状大惊,急忙扑过去。

“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

阿刃摇头苦笑,他能有什么事,体内经脉已经坏得不能再坏,而且还在继续坏下去,这点小伤,与体内原来的伤势相比,根本只算个微不足道的零头。

“他们三个是谁派来的?”

阿刃关心的是这件事,知道敌人是谁,他才能知道怎么应付,就算被干掉了,也要是个明白鬼才好。

“是方姨。”

韩饮冰眼露怨恨之色。

“方姨?”这个回答早在阿刃预料之中,“我和她有什么仇?”

这个问题很让阿刃疑惑。

而韩饮冰的回答,却让阿刃大惊一惊。

“方祈,是方姨的儿子。”

早就猜到林方正父子和四方杂家什么联系,没想到,这联系却是这样的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