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章 改头换面
章节列表
第五章 改头换面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汽车把阿刃和女孩韩饮冰载到了一家宾馆,这家宾馆就在火车站附近,也就在阿刃得知自已是通缉犯的小饭馆附近,阿刃心道怪不得自己能逮到韩饮冰,原来她就在住在这里啊。

下了车,阿刃虽戴着墨镜,但走在人前的时候,他还是有点畏缩,不住的左右查看,看上去有点可笑。

其实,不能怪阿刃胆小,只能说他心理素质不过硬,从小就是良民,长大后也一直遵纪守法,现在却成了万众瞩目的穷凶极恶的通缉犯,成了社会的敌对份子,人民群众的对立面,这样的身份转变太过突兀,有点不习惯是很自然的事。

刚才汽车一路行来的时候,阿刃看不到不少警察正在街上盘查过往车辆,不用想都知道他们正在寻找阿刃,看着警察们如临大敌的模样,阿刃觉得很恼火。

这招够狠,也够绝。

阿刃真没想到自己会面临这样的处境,他竟然在不知不觉间,摇身一变化为了人人喊打的通缉犯!

这是谁的手段呢?

天命林家,还是济世医家?

这些世家可真是手眼通天啊!

阿刃感叹着,从他离开医院到现在,才不过半天的功夫儿,他们已经轻而易举的把他逼到了绝境,若不是韩饮冰及时出现,他现在很可能已经身在他们为他准备的牢房里。

韩饮冰,阿刃注意着这个走在自己身侧的女孩,她呢,也就十**岁吧,高挑的身材,瘦瘦弱弱的,身形有些单簿。初看之下,这女孩也只算是眉目清秀,但与之相处久了,才能发现这女孩的眉眼间自有一种独特的韵味,她的眼神举止动作言语,都在向身边的人表明着一种别人无法模仿的个性,那种专注于自己的世界中、不在乎别人想法的个性,拥有这样个性的人,理应是张扬外向的,而韩饮冰的气质却是出乎寻常的沉静,这份沉静,似乎缘于她的自信,不假外物自已自足的自信,这样外露张扬而又内向沉静的矛盾气质,是如此的出众,与之相处久了,会不由自主的生出仰慕之感,让人渴望进入她的世界,却又怕打忧了她的自在。

胸有诗书气自华。

阿刃在肚子里搜肠刮肚的找了半天,才寻出这么一个可以形容眼前这个女孩的句子。

“为什么一直看着我?”

阿刃的无礼而又专注的目光,沉着如韩饮冰也难以抵受,她转过头来,看着阿刃,责怪的问道。

呵呵。

阿刃笑笑。

“你很漂亮,我看得有点入迷。”

这样有点挑逗性质的话语,在阿刃口中说出来,却显得那么诚实,因为他本来就是实话实说。

韩饮冰却是小脸一红,任何一个女孩子,在面对这样的赞誉,都难免作出如此反应,她也不例外。

脸红过之后,韩饮冰便不再理睬阿刃,任阿刃千般机巧使尽,也套不出她的一句话来,阿刃却仍然兴致勃勃的跟她说着话。

不知道怎么的,韩饮冰如此安静的性子,却偏偏能引起阿刃的兴趣,对着她,要逗她说话的时候,阿刃完全忘了自己眼下的困境。

可直到韩饮冰领着阿刃走到她的房间,她也没和阿刃再说过话。

进了房间后,阿刃见到了另外一个人。

这人正站在窗前,双手抱胸,向窗外望着。

听到阿刃韩饮冰二人进来的声音,她回转身,阿刃看着她的脸,不禁有惊艳的感觉。

一个看不出她真实年龄的女人,这女人面目姣好犹如二八少女,但眉目间流露出的成熟风韵,却又像是四十开外历尽世间风尘的妇人。

这女人是极美的,美丽也是让人猜不透她年龄的障碍之一。

阿刃看着这个女人,却总觉得有点熟悉,那眉毛、那眼睛,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

奇怪了。

阿刃在心底嘀咕一句,也没多想。

“方姨。”

韩饮冰虽称呼那女子为方姨,语气亲近,方姨见了韩饮冰,也是面露慈祥之意,两人似乎关系极好。

不过,当方姨转头看到随韩饮冰一同回来的阿刃时,脸色忽然一变,眼神骤然冷了下来,甚至还透露出丝丝的恨意,像是阿刃与她有什么彻骨的深仇大恨一样。

阿刃被方姨恶狠狠的目光看得一愣,心头更是疑惑,在印象里,自己似乎不认识这么漂亮的老女人啊。

“小姐,你怎么把他带回来了。”

方姨问韩饮冰的话,更让阿刃奇怪了。

小姐?

这是哪门子的称呼,这又不是在旧社会,难道这个叫方姨的女人,是服待韩饮冰的下人?

而且,方姨口是「他」,毫无疑问就是阿刃自己,似乎韩饮冰与方姨,早就知道了阿刃的存在,并且还有什么事牵扯到他身上,在方姨眼里,他是个不受欢迎的家伙,因而对于韩饮冰把他带回来,方姨很不满。

如果韩饮冰早就认识他的话,那她与他的相遇,是不是巧合呢?

阿刃有一颗七窃灵珑心,方姨的一句话,他就可以跟着推测出这么多的东西来,可谓聪明绝顶,而更难得的,是他面上丝毫声色不动,把自己怀疑的情绪隐藏的很好。

“方姨,他有麻烦了,没办法,我只好带他回来。”

韩饮冰轻声道,语气中带着歉意。

“什么麻烦?他能有什么麻烦?”方姨嘲笑似的看着阿刃,看得阿刃心头一阵火起,心道我怎么惹你了,不过接下来方姨的话,却让他吃了一惊。

“有堂堂「天命」之家做靠山,有什么麻烦是解决不了的。”

天命之家?

这女人怎么知道这个名字,难道、难道她也是五流中人?

“我也不清楚。”韩饮冰轻轻的皱了下眉头,“他现在是通缉犯了,我不知道其中的原由。”

“哦?”

方姨讽刺的笑着,“这样啊,大概是被林成一扫地出门了吧,林成一是出名的六亲不认,可怜呀,白白辛苦一场,换来的却是如此也结果,你应该后悔吧!”

「后悔」这两个字,是方姨咬着牙根吐出来的,此刻这女人眼中恨意尽露,凶狠之意令人惊骇,阿刃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也不禁有点胆寒。

“方姨!”

韩饮冰急忙叫了一声。

方姨听了韩饮冰的叫声,脸色渐渐平静下来,她转过头,冲着韩饮冰叹了口气。

“你要我怎么做?”

“方姨,你替他化一下妆,再伪造一个身份证,要离开这里的话,没有这些东西不行。”

韩饮冰说出她需要的东西。

“好吧,你们在这里等我。”

说完,方姨拎起包,走出房间,这个过程中,她甚至没有再看一眼阿刃,似乎是怕再看到他,就会忍不住动起手来。

而在她走出房间之后,阿刃惊讶的看到,房门上被她握过的门把手,竟然被捏扁了!

这女人,武功好高!

阿刃吃了好大一惊,门把手是簿簿的白钢制成,捏扁它倒不是一件困难的事,阿刃武功未失前,也可以轻易做到,而让阿刃震惊是,他竟然感觉不到这名为方姨的女人身上的武者气息。

练武之人,不同于常人,他的坐立行走之态,以及身上不经意间散发出的强悍气息,这些都是无法掩饰的,普通人无法查觉到这一切,但同是习武之人,却可以感觉得到,并能凭之确定对手武功的高低。

阿刃现在武功虽失,但五觉灵敏至极,甚至比拥有武功时更加敏锐。

这样的阿刃,都感觉不到方姨身上的武者味道,可以看出,这个方姨,武功甚至高于全盛期的阿刃,并且高出不是那么一星半点,因为隐藏气息这种本领,是高出对手一级的强者才能做到的。

就如同林成一、林方正、皇甫立人这些世家高手与阿刃面对面时,阿刃就很难查觉到他们身上的气息。

方姨是那一级数的高手么?

那与方姨有关的韩饮冰,阿刃也探知不到她身上有练武的迹象,她也是武功高手么?

她们,又究竟是什么身份?

看着阿刃愕然盯着门上被捏扁的把手,韩饮冰轻轻皱了皱眉,她知道阿刃开始怀疑自己的身份了,不禁有些懊恼,应该在回来之前给方姨打个电话的,好让她有些准备,可是手机在遇到阿刃的时候掉了,之后情势很危急,也就给忘了。

唉。

韩饮冰叹了口气,自己处事还是不够老练啊。

听以韩饮冰的叹气声,阿刃转过头,眼神里是很坚持的疑问。

这事蹊跷太多,不问明一切,让他如何安心。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

韩饮冰在阿刃说话之前,抢先开口,语气平静。

“可是我不能说,而且,我也不想骗你,所以你还是不要问了,好不好?”

这句话里,带着轻微的企求之意,此刻韩饮冰略微抬着头,仰视阿刃的眼睛,她的眼神中,带着楚楚可怜的哀怨,这神情是如此的惹人心疼,以至于阿刃开始觉得若是继续追根寻底的问下去,就是他的不对了。

像被魔力催眠一样,阿刃点点头,接受了韩饮冰的说法。

“我是真的想帮你,你知道这一点,不就够了么?”

韩饮冰继续说着,语气表情神态中,都带着蛊惑人心的魅力。

阿刃看着听着,觉得自己不能不答应,所以他继续点头。

而就在这时,他的身体某处,突然奏响了一丝锐利音符,这音符像是带着电流一样,猛得窜遍阿刃全身,也像是一把刺刀一样,狠狠的扎在了阿刃的神经上。

啊!

阿刃一惊,接着便有了大梦初醒的感觉。

他愣愣的看着眼前的韩饮冰,刚才,她跟自己说什么了?自己怎么像是恍惚了一下?

阿刃惊讶,韩饮冰却更是惊讶,她的眼中有惊骇欲绝的神情,不过这眼神只是存在了一瞬,随即,她的眼睛又能恢复了清明。

“你没事吧?”

韩饮冰关心的问着阿刃。

“没、没事。”

阿刃还是觉得有点恍惚,于是找个地方坐了下来,这样呢,他也就忘了追问韩饮冰与方姨身份的事。

之后,阿刃觉得有些疲倦,他想起来,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他还一直没有休息过呢,经历了这么多的事,身体精神早已疲乏不堪,是因为一直有紧急状况刺激着他的神经,才让他一直坚持到现在,此时换了个安稳的处境,无法抵挡的困意顿时袭上脑际。

“好困,给我找个地方,我想睡一觉。”

阿刃对韩饮冰说道,困意上涌,他现在眼皮都有点睁不开了。

嗯。

韩饮冰点头,把阿刃带到了相邻的另一个卧室里,这个房间算是那种总统套房的布局吧,除了主卧室之外,还有三个小卧室,这是其中的一间。

阿刃看到了床,感觉这东西比什么都亲,他哈哈一笑,猛得扑了上去,脸朝下趴在床上,也懒得翻身,转眼间,便有呼呼的鼾声从他的口中发出,竟是睡着了。

睡得还挺香。

韩饮冰看了阿刃的睡像,不禁抿嘴一笑。

像个大孩子。

…………

阿这一觉,睡得天昏地暗,他醒过来,不是因为睡饮了,而是因为肚子饿得受不了,刚才他在梦里已经啃掉了七八只烤鸭,却仍是不解饿,只好醒过来,到现实中寻找食物。

一丝若有若无的香气在鼻头萦绕。

阿刃半睡半醒间,抽动着鼻子,毫无疑问的,这香味是某种食物发出来的,香气从鼻而入,瞬间便勾起了他肚中的馋虫,虽然本人仍未彻底清醒,但凭着本能里对食物的强烈需要,他还是立即站起身来,迎着味道飘来的方向,准备无比的找到了他想要找的东西。

是一种烤鸭。

好香的一只烤鸭。

阿刃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把这只鸭子吃完的,只知道当他完全清醒后,面前已经只余下一堆鸭骨头,和两个看着他的女人。

韩饮冰掩嘴直笑,她刚才看着阿刃迷迷糊糊的闯进来,也不理她与方姨,便抢过一只烤鸭大咬大啃,待啃完之后,这家伙才完全醒过来,醒来后愣愣的盯着手中的鸭骨头,舌头舔舔嘴唇,想来是还没吃饱。

方姨静静的看着这一切,看着阿刃,眼中已经没有了那种刻骨的恨意,只剩下一点平静,似乎是在看着一个不相干的人。

韩饮冰笑过之后,递给阿刃一杯水。

阿刃接过水,咕噜噜灌到肚子里。

“吃饱了?”

“八成饱吧。”

阿刃拍拍肚皮,估量着,像是里面还能再装点东西。

“这里还有,都是为你准备的,你再吃一点吧。”

韩饮冰像一个殷勤好客的女主人,笑着招呼阿刃。

阿刃也不客气,道了声谢后,风卷残云一样消灭了桌上所有能吃的东西,阿刃胃口很好,那句「牙好胃口就好,身体倍棒,吃嘛嘛香」就是在说他,他自己也常常言道,这世界上的东西,四条腿的除了椅子,带毛的除了鸡毛掸子,没有他入不了口的。

韩饮冰看得又是吃惊又是想笑,待阿刃吃光了食物,就要对盘子下口的时候,她不禁有点担心的问着。

“吃这么多……,你没事吧?”

“没事。”

阿刃不在乎摇摇头,又喝了整整一杯水,这才满意的叹了一口气,似乎是饱了。

“你、你还是去休息一下吧。”

韩饮冰可不敢再招呼阿刃接着吃了,阿刃的饭量让她吃了一惊,如果再吃下去,不会吃出事来吧……,她有点担心。

“没事没事。”

阿刃现在感觉好极了,睡得饱吃得好,世界上没有比这再幸福的事了。

“真的没事么?”

韩饮冰怀疑的问着。

“放心吧。”

阿刃笑了,瞧着韩饮冰担心的模样,他觉得好笑。

“没事的话,我们就开始吧。”

“开始?开始什么?”

阿刃疑惑的望着韩饮冰。

“给你做个伪装,让你长得像他一样,不然的话,我们没办法出城。”

说着,韩饮冰递给阿刃一张身份证,阿刃接过一看,只见身份证上的像片是一个文文静静的中年人。

“把我化妆成他?”

阿刃愕然,他知道自己的模样,和照片上不太像……,不对,是完全没有一点相似的地方,那中年人面孔白皙,头发稀疏,小眼睛,从相貌上论,和阿刃简直就是两个极端。

“没错。”

韩饮冰点头,“方姨是这方面的高手,交给她就行了。”

哦?

阿刃怀疑的看着方姨。

方姨面无表情的点点头。

这个女人,似乎对自己有什么成见呢,阿刃一愣,他已经忘记了一开始进入这个房间时,方姨看着他时那充满仇恨的目光。

接下来,方姨拎出一个超大的皮箱,打开之后,阿刃往里面扫了一眼,见到一大堆瓶瓶罐罐和十几把形状各异的小刀,还有其他零零碎碎的,他说不出来是什么的奇怪东西。

“这……。”

韩饮冰让他躺在椅子上的时候,阿刃有点害怕。

“没事了,方姨的手法很高明的,一点都不痛。”

韩饮冰安慰小孩子似的安慰阿刃。

“……好吧。”

阿刃想想,既然人家要帮他,他没道理不接受,虽然有点恐惧,但他还是乖乖的躺在了那张沙发椅上。

他闭起了眼睛。

接下来的时间里,阿刃先是感觉到自己的头发被消灭干净,接着眉毛也惨遭厄运,之后方姨在他眼眶里粘了一点什么东西,再叫他睁开眼睛时,他觉得自己的眼睛睁不大了,鼻子两边也垫了起来,脸上涂了一层又一层的腻滑胶质,接着又在他头上鼓捣起来……。

这个过程持续了一个小时,就如同韩饮冰说的,一点都不痛。

当韩饮冰叫他睁眼看看时,他便睁开眼,看到韩饮冰持着一面镜子在他身前,他向镜中看去,看到的东西,让他吃了一惊。

小眼睛,半秃的脑袋,白皙的皮肤……。

这个人是谁?

阿刃惊讶,他又看到同样吃惊的表情从镜中那人的脸上浮现出来。

是我?

虽然事实就在眼前,阿刃却仍然有点不相信,他怀疑的摸着自己的眼睛鼻子嘴,摸着的感觉,仿佛是摸在了一层软软的壳上面,虽然触手温软,但没有摸到自己皮肤时的感觉。

镜中那人也在摸着自己的脸,阿刃眨眨眼睛,镜中的人也眨眨眼睛。

这才让他相信,镜中那人果然是他。

奇妙至极!

阿刃充满惊奇的看着方姨,眼中充满了敬佩。

短短一个小时,就可以把人改头换面,让这人自己都认不出自己来,这手段,堪称神奇。

方姨却没理会他,而是拍拍手,脱下手上的塑胶手套,去收拾自己的东西了。

“惊讶么?”

韩饮冰立在阿刃身前,静静的笑着。

阿刃此刻正在镜中仔细端详着自己,听着韩饮冰的问话,冒出一句。

“怎么不把我弄得帅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