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章 奇妙的身份转变
章节列表
第四章 奇妙的身份转变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早上七点整,阿刃正在火车站附近的一家小吃铺里吃早饭,他准备吃过早饭就去买火车票,目标是南方某地。

爷爷曾在他留下的信中提醒阿刃一定要记住如何前去某个地方,虽没有明言那就是隐世药门,但阿刃相信,那里一定就是隐世药门的避世之所。

几分钟后,将发生一个意外,一个令阿刃惊讶的意外。

皇甫立人曾对阿刃说,要他准备应付五流的手段。

阿刃也一直在小心防备着,如果此时突然冒出几个蒙面人拎着刀要砍阿刃,阿刃绝不会意外。

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足以让自觉做好准备的阿刃大惊失色。

现在,阿刃正在这家小吃铺吃着包子,这家店铺生意很不错,老板是个挺胖的女人,此刻这女人正招呼着店里的服务员给客人送包子,服务员是两个小姑娘,大约十五六岁的模样,看她们对老板的称呼来看,她们和胖女人老板应该是亲戚。

店里有台电视,正挂着阿刃这桌的上方,电视正播放着某部清宫戏,那两个小服务员眼神儿一直盯着电视机,想来是很喜欢这部电视剧,以至于走了神儿,端着包子经过阿刃身边的时候,眼睛不是看着路,而是看着电视。

于是,下一刻,她就拌在了阿刃吃饭这桌的桌子腿上,一屉包子,一只不落,全部扣在阿刃身上,这包子,要是普通包子还好,可惜这家包子铺卖的是灌汤包。

几只包子撞在阿刃身上,破开了,撒出热油,烫得阿刃闷哼一声。

啊!

阿刃还没说什么,那小姑娘倒是惊叫起来。

她一边慌张的道着歉,一边随手拿过一条毛巾来给阿刃擦拭身上的油迹。

“没事没事。”

阿刃摆手,刚才他已经看到了这小姑娘将要跌倒,身体却反应不过来。

“你干什么!不好好干活!就知道看电视!啊!”

那胖女人一见服务员惹了祸,顿时高声叫了起来,胖人的嗓门都大,女老板这一喊,顿时让店中的顾客们有掩耳的冲动。

胖女人一边喊,一边冲过去,看这气势,阿刃还以为她是来揍这小女孩的,正要阻拦,却发现那胖女人只是把怒气发泄在了电视机上,她恶狠狠的按在电视上,口中还叫着,我叫你看,我叫你看!

估计她是想关上电视,可是气愤之下,手指按错了地方,按到了选台键上。

电视被转换到了早间新闻的栏目上。

“看看电视怎么了!我就喜欢看!你把台给我换回去!”

小女孩倒是颇为凶悍,敢和老板对着骂。

胖女人和小女孩就这么吵了起来,胖女人一个劲的责骂闯祸的小服务员,小女孩也不示弱,言道你不让我看电视我就不干了!

阿刃夹在两女之间,很是无奈。

就在这时,突然听到有人一声惊叫,叫声刺耳,带着惊恐之意,仿佛看到了怪物。

哦?

一时间,胖女人和小女孩也不吵架了,连带着店内许多看热闹的顾客,都把目光转向了发出惊叫的这个人,店里的另一个小服务员。

“怎么了?”

胖女人皱着眉头,问道。

“你、你、你们看……。”

那女孩颤抖着手,指着电视。

众人疑惑,全都转头望向电视,整个店铺立时安静下来,只余电视里那个新闻主持人的声音在铺内回荡。

「……这名罪犯极度危险,并且很可能拥有枪械,为了保证广大市民的安全,请大家在遇到此人后立即回避,并尽快报警,以免造成无辜的伤亡。」

同时,电视屏幕上,有一张偌大的人头像。

什么?

阿刃也听到了这个通缉令。

他心道哪个匪徒这么凶悍,只是一个通缉令,就把这店里的人吓成这样。

电视在阿刃头顶,阿刃看不到,于是他费力的转过头,想看看那画影形图的怎样一副凶神恶煞的面目。

于是,他看到了自己。

毫无疑问。

电视里那张很黑的、留着短发、嘴角挂着一丝笑意的脸,就是阿刃自己的。

这里,有面镜子?

阿刃的头有点晕,他怀疑的向前摸了一把,右手摸到的感觉告诉他,那是电视,不是镜子,这没有丝毫疑问。

于是,一个个不合情理的认知冲进他的脑子里。

是我?

被通缉的人是我?

那个拥有枪械、极度危险,并且面目可憎的家伙就是我?

开什么玩笑……。

阿刃转过头,看着一张张被吓得有点扭曲的面孔,茫然笑笑。

并且他还想解释解释。

于是他指着电视笑道:“可能我有个孪生兄弟。”

说出这话,是因为阿刃突然想起了皇甫立言和皇甫立人这一对双胞胎兄弟,他便冒出一个奇怪的念头,认为自己可能有一个穷凶极恶的罪犯兄弟。

很明显,这解释是很无力的。

店中诸人根本不会接受。

面对着一个极度危险的罪犯,并且可能有枪。

大家都被吓得有点蒙,待反应过来,有胆小的,唯一的动作就是拔腿就跑,一边跑,还一边大呼小叫,叫声那个凄惨啊,好像是阿刃真的开始动手宰杀他了。

一人跑,大家就都开始跑。

那个胖女人,两个小服务员,店里的一众顾客,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只余一只盘子在地上滴溜溜的转着。

呃!

看着自己造成的骚乱,阿刃彻底晕了。

半响他才反应过来,心道好你个皇甫立人,好你个济世医家,真他妈的是好手段!

不声不响的就把老子弄成了通缉犯。

这下可糟了,本来阿刃就有伤在身,此刻又变成了社会不容的犯罪份子,雪上加霜这个词足以形容阿刃眼下的处境。

怎么办?

阿刃心中慌乱,突然一阵凌厉的警笛传进他的耳朵里,阿刃这才想起,现在最要紧的,是跑路啊!

被惊走的那些人肯定报了警,要是被警察逮着了,那自己真就什么都别想干了,等着把牢底坐穿吧。

想到这,阿刃急忙跑出了这家包子铺,出门一看,他不禁心中叫苦。

这个地方的人有看热闹的习惯,此刻又正是上班的高峰期,眼看着一个包子铺里逃命似的冲出许多人,路上行人都纷纷住足,惊讶的盯着这里看,逃出的那些人见街上人多,胆子稍微壮了些,便停步不再逃走,有口齿伶俐的,立即向身边的行人讲起店内有个通缉犯,并且是多么多么的穷凶极恶,他又是如何如何才从那家伙的刀口下逃生。

有通缉犯?

所有听到这个消息的人,都很是兴奋,通缉犯呀!除了在电视上看到过,谁能亲眼看见?这可是比大熊猫还珍贵的东西,自己上前盯了一眼,以后也好跟别人侃侃,说某某罪犯是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被逮捕的。

阿刃出门时,看到的就是上百道异常兴奋的目光,这些人远远的,把包子铺围了起来,而且人数还有不断增加的趋势。

我操!

有什么好看的!

就不怕看热闹把小命看进去!

要是老子真是罪犯真有枪,一顿扫射,还不知道要死多少个这样的笨蛋!

阿刃心中愤怒,同时,他也听到了警笛声在不断的向这里靠近。

“滚开!”

阿刃选了一个方向,冲过去,对着拦路的人们一声怒喊。

顿时,就如同恶狼扑进了羊群里,那处的人群,立即散开,几个人连滚带爬的飞速跑走,到了紧要关头,热闹也不好看了,最重要的还是自己的小命。

冲出人群,阿刃跑了一会儿,突然发现这么跑一点效率都没有,因为他身后有许多好事的家伙,这些穷极无聊的家伙们正在远远跟着他,阿刃身体虚弱,也跑不快,更没法甩脱他们的跟踪。现在别说是警察了,就算是一个小孩子,也能轻易发现阿刃的踪迹。

阿刃心里郁闷至极,他现在真想手里有把枪,把这些无聊人士的腿打折,叫他们知道热闹不是好看的!

再看看街上已经现出了警车的踪影,再这么下去,非被逮住不可。

怎么办?

阿刃心中涌起一个念头,即然都说老子是罪犯,老子就犯罪给你们看!

这条街道两边停着许多车,此刻,正有一辆白色轿车停靠在街边,车门开着,有个女孩子正扶着车门站在那里,拿着一个小巧的手机,正在和谁说着话,阿刃气喘吁吁的跑到她身边,不由分说,一把将她塞进车里,女孩一惊,手机掉在了地上,阿刃却没管这些,关上了女孩这边的车门,然后自己打开后门坐了进去。

“开车!”

阿刃恶狠狠的喊着。

啊?

那女孩有点不知所措,转过头来,愣愣的瞧着阿刃。

这女孩长的蛮清秀,文文静静的,带着一些书卷气,长长的头发束在耳后,眼睛黑幽幽的像是一汪深潭,骤然遭此惊变,这双眼睛里也没有惊惧之意,而是有些责怪的盯着阿刃,似乎不明白阿刃为什么要粗暴待她。

“开车啊!老子是通缉犯!再不开车老子就杀了你!”

阿刃确实是急了,警车就在百米外,他可不想进监狱。于是他一边吼着,一边想找点东西证明自己穷凶极恶的罪犯身份,结果发现自己一没刀二没枪,空口白话的,实在没什么威慑力。

找了一会儿,阿刃心头越发焦急,索性右掌一伸,「七道天心」残余灵气现形,再顺势一划,那淡淡金色针影已将前座的真皮座椅划出一道长长的口子。

阿刃情急之下,没注意到女孩看到他手中金色针影时,脸上掠过了一种若有所思的神情。

在这样的威胁下,这女孩表现出这种镇静自若的神情,似乎有点不对劲呢。

不过阿刃没时间注意这些,而是继续扮演着他的悍匪角色。

“快开车!要不然老子杀了你!”

阿刃示威过后,把手中影针抵在女孩的脖子上,语气凶恶而又焦急。

嗯。

女孩顺从的点点头,右脚急踩油门,车子猛得冲了出去。

这车刚刚开走,后面警车就已经到了附近,几个警察下了车,经过群众的指点,警察们知道那个通缉犯胁持了一个女子,两人就在前面的车上。

此时阿刃所乘之车已经开出了好远,警察们立即将信息发布到全市,全市警力都被调动起来,来捉拿这个胆大包天的犯罪份子。

一场罕见的、大多数人只在电视上见过的汽车追逐赛将要开始。

警车呼啸,在大街小巷中围堵这辆白色轿车,而白色轿车却是滑溜得像是一条放生在下水道里的泥鳅,左拐右转得飞快逃窜。

半个小时后,阿刃有两个发现,一是这女孩的车技不错,二是女孩似乎对市城的路况不太熟,或者说她是故意的,眼见她开着车躲过了几次警车的围捕之后,车已经驶进了一条死胡同。

这是一座大楼的后巷,这条后巷很长,没有岔路,而前方呢,却是一堵高高的墙,后面的警车声已经逼近。

“你怎么开的车!”

阿刃吼着,一脚踹开车门,前后左右的打量,发现这里真是没有任何出路,不禁怒火直冲脑际。

“对不起,我不认识路。”

女孩也跟着阿刃下了车,她似乎不怕,也没有跑的意思,面对着阿刃的责问,她的回答带着歉意。

这女孩的表现很不一般,但此刻阿刃没心情注意这些,他抓着头发,双眼痛红。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这样吧。”

女孩好心建议着,“你用刀胁持我,逼警察退开好了。”

“你以为是在看演电影啊!”

阿刃怒道,胁持这招他不是没想过,可是这么蠢的办法他实在是不想用,因为胁持人质就会面临和警察的持久战,时间拖得越久,警察那边就越有利,毕竟他们是兵,阿刃是贼,等到警察布下了天罗地网,阿刃就算要求宇宙飞船逃跑并且真得给他开来了也没有用,一定跑不掉的!

“那该怎么办呢?”

女孩也在发愁。

阿刃更是愁,警笛声现在已经清晰可闻了,他离监狱,似乎也只有一步之遥。

他走到拦路的墙边,狠狠的踢在墙上。

说是狠力踢去,其实也就是正常人的力度。

可是这一脚,却踢出一条逃生之路来。

阿刃一脚下去,却突然觉得脚下的墙有点松动,咦?他急忙蹲下身子仔细端详,并且用手拨弄了几下,这才发现,原来他脚踢的那处,不是砖墙,而是用泥土糊住的一个洞。

哈!

兴奋之意自阿刃心中涌起,他急忙用力扒下泥土,墙上顿时现出一个半米见方的洞口来。

没有任何迟疑,阿刃身子一矮,就从洞中钻了过去,钻过之后,他正要举步开跑,却听到后面传来某种响动,他怀疑的回头一看。

却见那个女孩正在向这边爬来,手足并用,也不顾身上的白色衣裙沾染了泥土。

“你干什么?”阿刃疑惑。

那女孩也不回答,跑来抓住阿刃的手臂,拉着他飞快跑走,一边跑还一边叫着:“他们追来了,快走。”

搞什么?

阿刃大疑,心道你不就是个人质么,怎么比匪徒还急?

可是现在也没时间计较这些东西,阿刃可以听到,几车警车已经停在了围墙那头,他们不知道阿刃已经逃跑,以为那辆白色轿车内还有人,有个警察正在大声喊着,要阿刃放下手中凶器,从车里走出来。

还是快跑吧。

阿刃知道情况不妙,脚下用力,拼命跑着,那女孩倒也体力不差,没被阿刃落下。

两人携手穿过了树丛,眼前便骤然开阔,映入眼帘的,竟是一片碧波荡漾的湖,湖上漂着几只木船,船上有游人在划船嬉戏。再向左右望去,湖边是青石堤坝,堤坝上有依依垂柳,柳树下尽是一些卿卿我我的恋人在做相依相偎状。

这里,是那个很出名的公园?

阿刃一愣,这才知道原来刚才的那堵墙,竟是这座公园的院墙,而墙上被挖出的洞,想必也是想省下几张门票钱的聪明人挖掘出来的后门了。

现在虽然逃到了这里,可是这湖边,没有任何能遮掩身形的地方,等下警察追来,企不是无处可逃?

怎么办?

焦急之中,阿刃四处张望,见到那一对对正在亲热之中的情侣们,突然灵机一动,一个念头涌上脑际。

他突然回身,把住那个随在他身后那个女孩的肩膀。

“你得帮我!”

啊?

女孩一愣,随即眼中现出疑惑的神情。

“别反抗,反抗我就对你不客气!”

阿刃再现悍匪本色,他拉着女孩,径自走到某颗柳树下面,再一把将女孩抱住……。

女孩一惊,正欲挣扎,阿刃却在她耳边说道:“你别动,也别叫,我要是被警察抓了,一定先杀了你!”

也不知是阿刃的威胁起了作用,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女孩果然不动了,虽说身体有点僵硬,但呼吸平稳,似乎还算冷静。

此刻,阿刃和女孩抱在一起,阿刃背对着他们来时穿过的树丛,以阿刃的灵敏听觉,可以听到纷乱的脚步声从树丛中传来,警察已经知道了阿刃不在车里,他们循着阿刃的足迹,穿过那个洞,来到了公园里。

一、二、三、四……。

阿刃在心里数着,竟然有二十多个脚步声,对自己这个假匪徒,还真是兴师动众啊。

警察们开始仔细的搜索周围,他们相必也看到了这附近正在亲热的情侣们,不知道有没有怀疑。

阿刃心中有点慌,临时想出的这个点子,几乎算得上是掩耳盗铃了,如果警察们挨个检查的话,自己又往哪躲呢?

这么想着,再听着警察的脚步声临近,他心中更急,然而就在这时,他突然一眼看到了女孩裙子上的泥土,不禁在心底暗叫一声糟了。

这泥土是刚才女孩钻过那个洞里沾上的,太过明显的破绽,只要警察走到这边一看,必定会发现。

危机关头,阿刃脑中灵光一闪。

就这么办!

他用力搂紧女孩的腰,女孩一愣,刚才虽然阿刃抱着她,可是毕竟是假的,没有真正的接触,此刻感觉阿刃抱紧了自己,不禁有点慌乱。

可阿刃的动作还没完,他抱住女孩之后,顺势一放,就把女孩放在地上,让女孩倚着柳树,然后自己坐女孩身边,上身向女孩伏去,与女孩脸对着脸,两人现在这种姿势,很是暖味。

女孩再冷静,在这种情况下,也是顿觉阵阵羞意涌上面孔,一张脸被烧得红扑扑的。

“对不起。”

阿刃的眼神很安静,没有丝毫欲念。

“情非得已,我不会对你怎么样,但是,你千万别反抗。”

这样的姿势,就可以掩饰住女孩身上的泥土,但听着身后警察的脚步声仍在接近,阿刃心中一紧,接着,他猛得将嘴唇凑在了女孩脸上,嘴唇触及了女孩的软软红唇,阿刃倒是没什么坏念头,再加上此刻心情紧张,也生不什么别的想法来,可那女孩却骤然的身体一僵,接着身体扭动,几乎是在挣扎了,阿刃急忙用力抱住她。现在,两人嘴对着嘴,紧紧的抱在一起,很像是急不可耐的激情男女想要席天幕地的那种感觉。

身后的脚步声终于停住,想来是追捕逃犯的情势紧急,又看阿刃与女孩的表现,很明显是一对亲热的情侣,也不用浪费时间在他们身上。

又过了好一会儿,阿刃和女孩一直保持着这样亲密的姿势,而身后的警察,见这附近找不通缉犯,便急匆匆的往别处去了。

阿刃听着警察的离开,便松开了女孩。

「啪」的一声。

女孩甩了一个巴掌在阿刃脸上,这一巴掌,在阿刃的预料之中。

“谢谢。”

阿刃没有任何不满,低声向女孩表示感谢。

刚才两人伪作情侣欺瞒警察的过程中,女孩有太多次机会可以挫穿阿刃的真面目,而女孩没样做,阿刃不知道女孩为什么要维护自己,但面对着女孩的善意,阿刃非常感谢。

道完谢,阿刃起身就要走。

“等等。”

女孩低声叫着,她站起身来,抖落身上的泥土,脸上虽然还有红晕泛起,但眼神已经恢复了清明。

“你这个样子,走不了多远就会被抓的。”

女孩说得对,阿刃知道,现在偌大的城市里,恐怕再无他的立足之地,只要出现在众人面前,就会引起骚乱和警察的追捕。

而听女孩话中的意思,似乎她有帮助他的想法。

“你要帮我?”

“是的。”

女孩静静的答道。

阿刃看着女孩,再次确认自己从未见过她之后,不禁心头疑云大起。

“为什么要帮我?”

“不能说,这是秘密。”

听着阿刃问话,女孩这样回答,她眨眨眼睛,唇边浮起一丝笑容。

哦?

女孩的态度让阿刃有点莫名其妙,他心道怎么自己总会碰上这样的神神秘秘的家伙,眼前这个女孩,不会又有什么背景来历吧?

要是这样的话,自己的运气还真是非同一般的好啊。

“你的名字呢?不会也是秘密吧?”阿刃问着。

“不是。”

女孩笑了,“我叫韩饮冰。”

“你姓韩?”听着女孩的名字,阿刃脑子里好像有个灵感,却又抓不住它。

嗯。

女孩点头。

阿刃看着女孩,想了一会儿,却又不得要领,只好叹了一口气,说道:“好吧,韩饮冰,我们去吧,既然你要帮你,能安排我离开这个城市吧。”

“应该可以。”

韩饮冰答道。

之后,两个人离开了公园,阿刃寻了一副墨镜,戴在脸上,这样他被认出的可能性就小了点,然后韩饮冰打了一通电话,半个小时后,便有一辆车来到公园门口,接走了阿刃与韩饮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