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章 是友是敌
章节列表
第三章 是友是敌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夜风呼啸,阿刃和凤凰开车驶在公路上,此刻跑车已经驶进了这个城市最热闹繁华的街段,虽是深夜,但延路毗连着明亮的路灯,街道两边尽是一些通宵营业的商铺,寻欢作乐的人们才刚刚开始他们的夜生活。这个城市,在白天的时候是忙乱而又朝气蓬勃的,像一个充满活力的雄壮男子,夜色来临时,它却摇身一变化为身段玲珑的美艳女郎,浑身上下,处处皆是美妙与神秘,诱惑,无处不在。

然而无论是白天或者黑夜,无论它像什么,都是这样的迷人。

看着车外掠过的热闹,阿刃突然有种冲动,他想要混迹到人群中去,用一晚的快乐来换掉所有记忆,让生命只停留在这种无忧无虑的热烈之中。

“很喜欢这个城市?”

凤凰很是善解人意的将车速放缓,让阿刃尽情浏览这个城市的风情。

“还行。”

阿刃不喜欢被人看透自己的想法,凤凰这一句,却恰恰问在他的心里最真实的地方,这让他有点不高兴。

凤凰摇头笑笑,不再说话。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

阿刃才开口,说得却是另外一件事。

“我有点奇怪,你为什么能找到我?为什么你总是在最不该出现的时候出现呢?你知道不,这样很招人烦的。”

阿刃皱着眉头无礼的责问着。

“最不该出现的时候?”

凤凰一愣,随即笑了起来,“今天我出现的不是时候?如果我不出现的话,何帅哥你恐怕就要露宿荒郊野外,啃草根树皮过活了,你不感激也就算了,怎么还要责怪我,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对了,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哼哼。

阿刃冷哼。

“别跟我玩这套,你就说你怎么找到我的。”

“这个世界上,有种东西叫间谍卫星,你知道吧?”凤凰斜眼瞅了一下阿刃。

“哦?”

阿刃一惊,那种代表着最先进科技的东西他当然知道,可是,这样高尖端的超级设备,不是国家才能拥有的么?

“你是说,你们是用间谍卫星找到我的?”

阿刃小心翼翼的问着,这个结果有点太过匪夷所思,凤凰女和金子来即使再有钱,也不可能拥有一颗间谍卫星吧。

“没错。”

凤凰干干脆脆的答着,再看看阿刃脸上的震惊,她笑了。

“你这么惊讶,证明你还没有真正接触到五流的实力,如果有一天你真正的了解了那五个庞然大物有多么巨大,你就不会为金子来拥有间谍卫星这种小事惊讶了。”

听了这话,阿刃心中一动,的确,自己虽然接触过济世医家与天命林家,也曾看过医家的最大秘密和亲身参与了林家的夺嫡之战,但对于五流,这个名词究竟代表着什么,他还没有仔细想过。

五流,五个传承千载的世家门派,上千年的时间,是多么的漫长,人类历史上更替了多少朝代,多少盖世豪杰创下的基业泯灭于尘土中。这五个世家,又是凭着什么东西才能躲过一次次覆灭危机呢。也许,是他们拥有一些超乎想像的神奇之处,才保证了这些世家能够千载不衰的屹立于尘世间?比如医谷之下的神秘阵法,是不是代表着一直有仙人在庇佑济世医家?林家的天命之说,那烈焰凤凰一样不断转世重生的奇历史,是不是又有世人无法理解的神秘因素在其中起作用?

这一切,阿刃只能猜测。

“到了。”

凤凰的声音将阿刃从思绪中惊醒,他左右一看,只见自己身处一个住宅小区之中,天色虽暗,仍能看到这小区中尽是一些两三层的小楼,而且每幢小楼都带着自己的小花园。

在这个城市最繁华的地段,竟然能有这样奢侈的住宅区存在,其中住的,恐怕不是普通人吧。

凤凰的车停在其间一幢二层小楼前,阿刃随着凤凰下了车,走进这幢小楼。

“究竟是谁要见我?”

阿刃跟在凤凰身后,左右望着,心中疑惑,忍不住问道。

“你马上就可以见到他了。”

凤凰还是故作神秘,阿刃冷哼一声,不再问了。

两人进了小楼,走过前厅,踏入了一个面积很大的厅室之中,这厅室四壁皆是雪白墙壁,壁上挂着一卷卷的山水古画,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一幅画着悠远青山的古卷之前,仔细端详,他虽是背对着阿刃的,阿刃看着他,却感觉到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他一定见过这个人。

“人给你带来了。”

凤凰开口叫着,语气不算太恭敬,也带着几分不情愿。

“哦。”

那人回转身,阿刃一见这人的面目,顿时一惊。

竟是皇甫立言?

那个曾在阻击林方正的时候出现、威逼凤凰改变主意、独斗林方正的皇甫立言,他是那次伏击中的主要角色,阿刃自问,如果没有他出现的话,凭着自己加上凤凰加上金子来诸杀手,恐怕还不够林方正一个人收拾的,阿刃与林方正的短短交手,已经见识了这个人的可怕之处,没有皇甫立言,阻击根本不可能成功,甚至还有可能搭进自己的小命。

是他要见自己?

阿刃先是疑惑他的出现,随即一想,便又释然,那时他帮了自己,此刻是来索取回报的吧,可是,他帮的是自己么?金子来不是早就和林成一有了协定,皇甫立言的出现,应该也是早在计划中吧,又关自己什么事?

“皇甫立言?你找我?”

阿刃问着。

“不。”

皇甫立言却笑了,“我不是皇甫立言。”

嗯?

阿刃一愣,皇甫立言说他不是皇甫立言,这是什么意思?

“我是皇甫立人,皇甫立言的双胞胎兄弟。”

“我们兄弟两长的很像,你会认错也很正常,不过,你确定你见过大哥么?”

自称皇甫立人的中年人朝阿刃笑笑,还略有些顽皮的挤挤眼睛,看来,这是个很有趣的人。

“那天晚上……。”

阿刃仔细端详眼前这个皇甫立人,见他穿着随意,神态轻松,一脸无拘无束的笑意,与伏击林方正时那个武功高强气势夺人的皇甫立言确实很不一样。

“那天晚上我见过的人是你?”

阿刃还是觉得不对劲,眼前这家伙虽然气势上完全不一样,但阿刃总感觉自己见过他。

“当然是我。”

皇甫立人面色一整,神态猛得肃然起来,一股凌厉如刀的逼人气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轻松自在的皇甫立人转瞬消失,此刻站在这里的,似乎就是那个心狠手辣的皇甫立言,这个家伙,双目中精光乍现,紧紧盯着阿刃。

阿刃被他唬得一愣。

愣过之后,阿刃心头泛起一种想笑的冲动,这……是不是传说中的「翻脸比翻书还快」?

看样子那天晚上的皇甫立言还真是眼前这家伙扮的,林方正似乎是皇甫立言的老朋友,都被他给骗了,这么好的演技,不去做个AV影星着实可惜。

“厉害厉害。”

阿刃冲皇甫立人竖起大拇指。

“你不做电影明星实在是浪费了……。”

“过奖过奖。”

皇甫立人冲阿刃抱拳,又是一脸的轻松愉快。

“我说……。”

阿刃左右瞧瞧,见这么一个偌大的厅室,连把椅子都没有,空荡荡的除了画就是画,他只好放弃坐下休息休息的念头,转脸对皇甫立人继续道。

“你找我到这来,不是让我看你玩变脸吧。”

“当然不是。”

皇甫立人摆摆手,“找你来是跟你谈件事。”

“谈什么?”

阿刃随口问着,他感觉双腿乏力,也许是白天太累了吧,唉,这副身体真让人郁闷,他叹口气,索性就近找了个墙角,一P股坐了下去,舒舒服服的伸展双腿,再抬眼望着皇甫立人。

“又想从我这搞走什么东西?”

“不是拿走,是交换。

皇甫立人悠闲的望着阿刃,眼神中是一种笃定,似乎他提出的条件阿刃一定会接受。

“你精通医术,应该知道自己伤得不轻,医家可以帮你治伤,并且传授将你体内「怀抱天下」心决归入正途之法。”

这条件可真不错。

阿刃在心头掂量着,他通医术,自然知道自己的伤势状况,不是不轻,而是非常严重,重到什么程度?这么说吧,阿刃如果想恢复到普通人的健康身体状况,要半年甚至一年之久,这还要在阿刃不断为自己施针医治的前题之下,如果他体内「怀抱天下」之气还在,借用内气施出「针守妙决」,这过程将会大大缩短,可惜的是,他现在内气几乎算是被废了。

自从为救皇甫歌将阿刃体内「怀抱天下」之下完全消耗以后,阿刃的内气,就全然不见恢复的征兆,仿佛是平空消失了。

按理说,被奉为医家至高武学的「怀抱天下」心决,不可能这么垃圾,不可能像是一次性用品一样,用光了就没有了,阿刃想想以前皇甫超尘跟他说过的,什么心决练差了,也不知是福是祸。

肯定是祸,而且就发生在眼前。

现在皇甫立人不但要为他治伤,还要帮他将走入岔道的「怀抱天下」心决归入正途,好诱人的条件啊,那以,他要自己拿什么来交换呢?

看着阿刃询问的眼神,皇甫立人一笑。

“我不要求你做任何事,你只要安安静静的呆着,哪里都不要去,也不要妄想去救什么人。”

听了这话,阿刃一惊。

不要妄想去救人?

那个人,指的是药王?

皇甫立人也知道他将要动身去救药王了?

奶奶的,老子想干什么,怎么全世界都能知道!

阿刃心头泛起一种很郁闷的感觉,被林成一猜到他的意图还在意料内,凭什么皇甫世家也知道了,难道是……,哦,肯定是皇甫歌那方面出的问题。

皇甫歌负伤回医家,医家自然会为她治伤,自己用神奇无比的「换日」之法将皇甫歌体内生气完全更换,这样奇特的身体状况,也肯定是瞒不住精通医道的医家诸人,皇甫超尘那老狐狸一定猜到自己已经能施展「换日」之法了,而自己继承爷爷的遗愿去救药王这事,也必定在他的预料之中。

药王不是那只老狐狸的兄弟么?

皇甫老狐狸为什么要阻止自己呢?

是五流间的纷争,药王会对医家造成威胁?

听了皇甫立人这话,阿刃心中念头百转,可是面上还是平静如常,他已经学会了把情绪藏在心里。

“条件是不错,可是我听不明白,我要去救谁?我谁也不想去救啊?”

阿刃装糊涂,同时在心里算计着,能不能假意答应皇甫立人,待伤势痊愈后再去救药王,可是想了想,还是不行,一是他没有违背誓言的习惯,对任何人都是。二是救药王的是事刻不容缓,因为他也不知道「七道天心」的灵气还能在体内停留多久,只知道这灵气在一天一天的衰弱着。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皇甫立人朝阿刃笑笑,笑容有些嘲弄,嘲笑着阿刃的言不由衷。

“好吧好吧。”

阿刃闭起眼睛,将头向后仰去,靠在墙上,用很平静的语气说着。

“我不答应,我一定要去救药王。”

“一定要去?”

皇甫立人声音沉了下来,其中带着隐隐的威胁。

别说阿刃现在是身无武功,即使是他武功全复,也不是皇甫立人的对手,对着皇甫立人的威胁,如果说阿刃不怕,那是骗人的。

可是,阿刃还是没任何犹豫的点点头,表明了他的决心。

“你觉得,我会把你怎么样?”

皇甫立人走近阿刃,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眼中闪着森寒的光。

“呵呵。”

阿刃看着皇甫立人的眼睛,突然笑了。

“你不能把我怎么样,如果你有那样的意图,还用得着跟我谈什么条件,把我抓起来或者一刀砍了多省事,其实,我真是非常非常的奇怪,你们济世医家究竟看上了我哪一点,这么容忍我,这么帮我,是我长的太帅了?”

这一番话说出来,皇甫立人一愣,随即,笑意浮上面孔。

“可能吧。”

皇甫立人没说出济世医家一直站在阿刃这边的原由,而是开始温言规劝阿刃。

“阿刃,你要知道,现在不但是济世医家和天命林家都知道你的意图,还有其他势力也在盯着你,林成一是你义父,他不会太为难你,济世医家和你有渊源,也不会把你怎么样,可是其他人绝不会对你客气,只要你踏上通往隐世药门的路,就等于走上了一条死路,你何必这么傻呢?药王他老人家年老体衰,还有重伤在身,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是否还在人世都是个未知数,你还是放弃吧。”

硬的不行,就来软的了?

阿刃心中笑笑,还是毫不犹豫的摇着头。

“药王是否在世这不重要,我要完成的是爷爷的遗愿,药门我是非去不可,你的好意我心领,也不用跟我浪费口水了。”

阿刃这话出口,皇甫立人静静的盯着阿刃,不也说话,眼神里有一些奇怪的东西。

沉默了一会儿。

皇甫立人突然一叹,然后他蹲下身去,坐在地板上,坐在阿刃身边。

嗯?

阿刃奇怪的看着他。

“看着你,我好像看到了二十年前的自己。”

皇甫立人冒出这么一句话,听得阿刃一阵迷糊。

“你知道药王这个名词,对于五流来说意味着什么么?”

皇甫立人的两句话前言不搭后语,他也没指望阿刃的回答,眼神有些迷茫,似乎在回忆什么。

“是破坏、是威胁、是强有力的侵略、是振臂一呼便能颠覆一切的神话。”

“二十年前,这世界上还是五流并存的局面,五流之间虽然摩擦不断,但仍能和平相处。就是因为药王这个人的野心,他不甘寂寞,他想一统五流,和平就结束了。更可怕的是,药王有着令人心甘情愿臣服在他手下、供他驱使九死无悔的魅力,我不知道这种魅力从何而来,可是,如果把五流世家看成一个大舞台,药王这个人,他就是这个舞台上最伟大的演员,他会在最适合的时机、说最适合的话、干最适合的事情,当他振臂一呼时,没人能拒绝他的召唤,不止是隐世药门,甚至其他四流子弟都纷纷背离家族,投奔在他的麾下。那时候,其他四流,都面临着将要同室操戈的危险境地,因为只要药王一声令下说要并吞四流,昔日的兄弟朋友,很可能会把刀砍向你。”

“幸好「四方世家」用计暗算药王成功,否则,五流将会遭受到史无前例的劫难。”

说着「幸好」二字,皇甫立人的表情却是愤愤不平的,眼神中甚至流露着些许恨意,阿刃看得很是奇怪。

查觉到了阿刃的怀疑目光,皇甫立人一笑,低下头去看着自己的手。

“我现在坐在这里,跟你说着药王给五流带来的灾难,跟你说药王是个为权利疯狂的野心家。”

“可是假如我在脑子里寻找自己的回忆,想着如果历史再来一次,我再看到身材高大、穿着西服的药王,看他走到我面前,问我愿不愿意跟他走,我仍会立即抛下我的家、我的亲人,以及其他的一切,去追随他,到他指引的任何地方去……。”

“就像二十年前一样。”

皇甫立人静静说着让阿刃诧异的话。

“你现在应该明白了,为什么我要阻止你去救药王,为什么林成一要阻止你去,因为谁也不知道假如药王真的再回到五流之中,将会掀起多大的波澜。”

“你也应该知道你将要面对的危险,为了阻止药王回来,那些人,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

“你还要去么?”

皇甫立人望着阿刃,眼神很真诚。

“是的。”

阿刃点头,没有丝毫犹豫,他做出的决定,从来没有更改过,但此刻看着皇甫立人,他突然有点亲近的感觉,语气也柔和起来。

“好吧。”

皇甫立人叹了口气。

“你走吧,走出这个门口,你就会见识到五流的手段,希望你不要后悔。”

听了这话,阿刃静静的站起身,走出这间厅室。

刚出了门,他便看到凤凰正在前厅里坐着,抽着烟,很是无聊的样子。

“谈妥了?”

见阿刃出来,凤凰悠然问道。

“谈崩了。”

阿刃无奈的摇摇头,他承认,皇甫立人是好意,但无论怎样,爷爷的遗愿不能改,什么东西都改变不了阿刃的目标。

“哦。”

凤凰应了一声,似乎不觉得意外。

“快走吧,下次见面我可能要砍掉你的头了。”

“也许是我砍掉你的。”

阿刃还了凤凰一句,转身出了门。

这时已是凌晨时分,抬头望去,只见金星在天际闪耀着,映得其他星辰没了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