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章 又见凤凰
章节列表
第二章 又见凤凰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阿刃把一封信轻轻的放在病床上,再次环顾了一下这个自己住了将近四个月的病房之后,转身,打开房门,正欲离开。

这时,他的眉头轻轻的皱了一下。

因为他听到了一个脚步声从百米外走来,脚步声很熟悉,是林紫宁,她又来看他了,而在这种时刻,阿刃却不想见到林紫宁。

他退回到房里,打开窗户,翻身跳了出去。

这里只是一楼,阿刃在落地时,却骤觉腿上一软,阵阵酥麻感觉直灌全身,他几乎跌倒,连走数步才稳定住身形……。

昔日里可以踢碎青石的脚,现在却承担不了自己的身体。

阿刃心中泛起一种苦涩的味道,接着,他疾步离开,绕过这幢全都是特等病房的大楼,向医院大门走去。

片刻后,林紫宁推开了阿刃病房的门。

咦?

没有人?

她怀疑的打量着四周,只看到了床上的信,却没见到阿刃的人影,她开始轻声叫着阿刃的名字,然后再四处寻找,卫生间、浴室、小客厅,哪里都没有。

一种莫名的恐惧涌上她的心头。

她轻轻的拾起床上的信,脸色虽然平静如常,眼神里却有了几分慌乱。

展开信。

一字一句的读下去,每个字都在撕扯着她的心,阿刃在信中没说什么,可那淡淡的语气,却是在向自己的一份感情道别,将曾经的美好回忆挥手送走,读着这一切,几滴泪,静静的从她脸上划落。

是后悔么?

后悔自己当初的欺骗与蒙蔽,后悔自己相信了父亲的话……。

可是,一切都无法挽回了。

林紫宁将信拥在胸口,跪倒在地,伏在病床上,无声的,痛哭着。

阿刃这时已经走出了这家医院,站在医院大门口,他有些为难的左右看着。

这间医院,或许应该说是疗养院,这里有着整个大陆最好的医疗设施最好的主治医院最好的住院环境,但它却不是很有名,地点也很偏僻。不出名是因为它不对普通人开放,每个可以住进这里的人都是非富即贵,这些富贵人家自然会通过某种渠道知道这个地方。地点偏僻是因为每个住在这里的每个人都有私家车,离城市远一些,还可以远离喧嚣,享受大自然的美妙。

所以,最近的一路公郊车,是在五公里以外。

阿刃为难的就是这一点,为了赶在体内的「七道天心」灵气消失之前去救治药王,他刚刚能够走路便溜出病房站在了这里,现在身体还是异常的虚弱,五公里的路程对普通人来说只是小事,而对于现在的阿刃来说,却是一个非常艰苦的旅程,即便能够坚持下来也肯定会累得半死。

除了公郊车,倒是还有几辆出租车在门口停靠着,不过很明显,他们的生意清淡的要死,此刻几个出租车司机正穷极无聊的在那里围圈打牌,其实,把出租车停在这里揽活儿真不是一个明智之举,这里进进出出的,都是一些拥有私家车的主儿,哪有打车的?

此刻见阿刃站在疗养院门口,出租车司机们立即把期待的目光投向他。

阿刃略带歉意的摇摇头,他不是不想坐出租车,而是他没钱坐。

以前林成一说是留给他零花的几张银行卡,都被他留在了病房里,那些卡里的数字虽然是普通人这辈子都花不玩的,但阿刃认为那些钱不是他的,他不能要。只有现在身上仅余的这张银行卡,卡里存着这些年他在工地上班时的一些积蓄,一千多块,这就是他现在的全部身家。

而他的目的地,也就是药王所在的地方,却在距离这里千里之遥的某地,这些钱也不知能不能坚持到那里,他又怎么敢把钱浪费在出租车上。

好吧。

既然这样,阿刃便举步前行,延着柏油马路一直向前走,同时在心中告诉自己,也不是没走过,怕什么。

以前往济世医家徒步行走时,比这累多了,还不是挺过来了。

可是阿刃还是高估了自己的身体状况,也低估了林紫宁的执着,因此,这五公里路,他走的异常艰难。

路远阿刃倒是不在乎,他从小吃苦吃惯了,再恶劣的条件下他也挺得住。可最大的问题是,一路上,林紫宁的座车不断的、来来回回的出现,看样子是在寻找阿刃,从日上中天到暮色四合,阿刃为了躲避林紫宁的寻找,也不知道究竟藏了多少次,到了后来,被林紫宁弄来寻他的人越来越多,阿刃被逼得不敢在大路上行走,只好掩身在路边的树林荒草中,在杂草丛中费力的悄悄前行着。

而在这一边,林紫宁晓得阿刃异常糟糕的身体状况,她认定阿刃走不远,而疗养院去到市里也只有一条路,再问过门口的出租车司机,知道有个阿刃模样的年轻小伙子刚刚离开。从那时起,她就以女性特有的毅力与决心,在这段路上寻找起阿刃来,后来,因为没有发现,她甚至从林家调派来许多人手,帮着她找寻阿刃,于是这一路上,端得是热闹非凡,可怜阿刃左躲右藏,仗着耳目聪敏超乎常人想像,才堪堪不被寻人的林家子弟发现。

这场躲藏与寻找的游戏,持续了将近一下午,到了天色渐黑的时候,林紫宁终于无耐放弃,她不知道阿刃的五觉灵敏到能听出附近车辆人迹,近而先一步躲避,她认为以阿刃现在那虚弱的身体,绝没有可能躲过这样的地毯式搜索,阿刃,应该是从别的途径离开了。

如此想着,林紫宁面上的失落更重。

浅浅暮色下,她静静的立在路边,望着远方,也不知在想些什么,此时的林紫宁,更像是一朵开在无人处的落寞幽兰,眉目间有淡淡的愁容,眼神里有许多的无耐,让人一望之下,顿生怜意。

“小姐,天色太晚了,家主很担心你,我们回去吧。”

一个林家弟子上前,立在林紫宁身后,恭敬的说着。

“好吧。”

林紫宁静静一叹,低着头,回身上了车。

眼见车队离开,阿刃也叹了一口气,刚才林紫宁下车时,他就在路边的树林里,远远的,凭着异乎寻常的视力,他可以看到林紫宁的落寞,也可以看到转身时,她偷偷的从眼角拭去的那滴泪水。

看着这一切,阿刃心里一疼。

对于林紫宁,他现在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感觉,毫无疑问,她是骗过他,林成一和金子来联手的事情林紫宁应该是知道的,可是,她没有告诉阿刃,反而在事情发展的过程中,轻轻的推了一把。

在父亲与阿刃之间,她选择了她的父亲。

被欺骗的感觉是怎么样的,被自己最亲近的人欺骗又该是怎么样的感觉?

阿刃愤怒过,可是这愤怒又被时间磨去棱角,磨成了一种无耐与悲哀。

他是喜欢过林紫宁的,喜欢这个初见时有些任性林大小姐,曾经大声指责他问他谁该道歉的善良女孩子,喜欢这个姐姐,喜欢这个为他煮面的温柔女子。

而如今,他却不知道那究竟是不是真的林紫宁,她做的那一切,是真是假?他有些怕,怕再相处下去,还会从她身上发现一些别的、另他吃惊的东西。

所以他必须要离开,必须要离开这一切,离开林家林成一林紫宁,趁着自己心底还对他们有一些好感的时候离开。

可当他看到林紫宁眼角划落的那滴泪时,心中的疼痛告诉他。

直到现在,他还是喜欢着她的。

这个结论让他很疑惑,他喜欢皇甫歌,这毫无疑问,可是他同时还喜欢着林紫宁,这似乎也是真的。

一个人可以同时爱上两个人么?

这个问题,很乱啊。

阿刃摇摇头,不再想了,儿女私情先放一边,爷爷的遗愿才是最重要的,他迈开步,继续自己未完的旅程。

现在阿刃距离公车站并不远,如果不是一下午的追追躲躲,他早就到了。

半个小时后,在天色全黑之前,他终于到了公车站。

看着一辆公车停在站台,阿刃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总算赶得及,记得跟医院护士打听到的,说这路公车最晚是在八点,幸好自己走得快。

迈着疲惫的双腿,阿刃上了车,车上除了一个瘦长脸的男售票员和驾驶座的司机之外,一个人都没有。

“喂!买票!”

见阿刃上了车就自顾自的找座位坐下,那长脸的售票员见状不满意了,撇着嘴哼道。

这个城市久处天子脚下,所有市民都带着一股比别人高明瞅别人不顺眼的傲气,一个小小的售票员,虽然他每个月只赚二千大元,虽然家里八口人挤在不满六十平的楼房里,虽然他在外面受领导的气在家里挨媳妇的骂,但是看着阿刃,用皇城根下的那种直觉料定阿刃是个外乡人之后,即使是没什么恶意,他还是觉得自己要高出阿刃一等。

应是看着阿刃身上的衣服很华贵吧,他才没有说出一句「乡巴佬」,一个「喂」字,表示他还挺看得起阿刃的。

“买票?”

听着这两个字,阿刃一惊,下意识的摸摸身上的口袋,这才发现,所有钱都在储蓄卡里,自己身上竟是分文皆无。

阿刃从垃圾堆走出,虽然不到一年,但经历的一切却是普通人一辈子都无法想像的,阿刃自己也习惯了这种衣食无忧高高在上从来不为金钱烦恼的日子,毕竟无论是医家还是林家,金钱对于他们来说,连个符号都不是,皇甫歌甚至能轻轻松松的甩出十几亿美金来诱惑阿刃。

经历了这样的生活,阿刃再做回普通人,他就忘了很多东西,比如,坐公车是需要买票的。

“到二环十九块六。”

售票员伸出手,也没想到阿刃可能是没钱买票。

“这个……。”阿刃摸着鼻子一脸尴尬,“你看我现在身上没钱,能不能到了地方我再给你?”

“哦?”

看着尴尬的阿刃,售票员来了兴致,瞧见有人坐不起,还是这么个衣着显贵的家伙,他有点高兴,用带着兴奋的刻簿语气数落着阿刃。

“怎么着?现在没钱到了地方就有钱了?瞧你穿着漂漂亮亮的,竟是个没钱的主儿,还想糊弄我坐白车,你当我是这么好蒙的……?”

这个城市人说话时带着一种圆溜溜的尾音,侃大山时能把人侃晕,调侃起人来也能把人弄得火冒三丈。

阿刃听了这顿数落,不禁心头火冒,他从小就是个不安份的家伙,这段时间虽然一直心情低落,但是也容不得别人这么欺负他。

“你这孙子穷装什么!老子没钱坐车怎么了?老子不坐了!滚你妈的蛋!”

“唉哟哟,你丫的还跟老子玩横的!”

瘦长脸售票员口上虽凶,但手底下却没敢动,倒是前座那个司机回过头来,用懒洋洋的口气劝着他,说什么马上天就黑了,该收车了,别跟一个外乡人计较。

阿刃看着这两个拿他不当一回事的家伙,心头火起,接着眼珠一转,计上心来。

于是他嘿嘿一笑,也没答话,而是乖乖的下了车,那长脸售票员可能是觉得阿刃怕了他,便又在后面嚷了几句。

哼哼。

阿刃冷笑。

他下车走到这辆客车的尾部,心神运转,模拟出那种特别的精神状态,一根微微发光的金色针影便出现在他的手心里,然后,轻轻的,扎进车胎里。

这「七道天心」留在阿刃体内的针影,锋利的很,寸许厚的青石,一扎即透,对付一个区区的橡胶轮胎,还不是针到擒来。

可是奇异的是,这样锋利的针芒,在碰上人体肌肤时,却是变钝了,拿着它们施针时,针尖碰上皮肤,一点点的,把针刺进去时,手感是异乎寻常的好,似乎它的锋利程度是跟接触到的东西有关,这时一件很神奇的事,不过对这么多神奇的、无法用科学解释的事,阿刃已经习以为常了,他相信,现在即使有个骑着云彩的神仙突然落在他面前要带他去天上学道,他也不会太吃惊的。

「碰」!

一声爆响,车上坐着的售票员和司机骤觉车身一歪,不禁心头狐疑,面面相觑。

待他们下车看到爆掉的后车胎,脸上的表情就不是那么好看了。

嘿嘿。

阿刃在一边抱着肩膀冷眼瞧着。

我走不了,自己挺寂寞的,你们留下来陪我吧。

的确,有了这二人相陪,倒真是不寂寞,轮胎爆了,他们没办法走,只好一个电话一个电话的求别人来救,一直忙到午夜,才有另一辆小客车过来,下来几个人,帮着他们换着轮胎。

又忙了足有半个小时,才把新轮胎换上。这时阿刃仍在旁边看着,心中寻思着是不是再给新换的轮胎扎上一下。

阿刃现在郁闷的很,天太黑他没办法走路,恐怕要等明天早上才能起行。肚子也开始饿了,晚上是没的吃了,不知道明天能不能找到一家银行,提点钱弄点东西吃。不过想来这荒郊野外是找不到银行的,就要等到走到市里才能有钱了,那就意味着他还要饿上至少半天,想他一个身怀神奇针术绝世武功并且还兼着英俊帅气的棒小伙儿,竟然沦落到这种想去啃草根树皮的境地,怎么不叫人心生怨恨。

于是,看着刚才给了自己闲气受的那个家伙,阿刃心头愤愤不平,再听他叫着什么请大伙吃顿好的感谢感谢,口中分泌出的唾液更是如同火上浇油,他不禁抬步向那边走去,只待给这两辆车,八只轮胎,每只都来一下,看他们怎么去吃大餐。

然而,就在这时。

一阵急促的车声传进了他的耳朵。

咦?

阿刃回身望去,眼见两个车灯以飞快的速度向他靠近,几百米的距离一闪即过,眨眼功夫儿,这辆红色宝马已经「吱嗄」一声横在他身边。

“帅哥,要搭顺风车么?”

车上的凤凰,笑颜如花,娇柔美艳不可方物。

唔。

阿刃有点惊讶,不过对于凤凰的出现,他没感觉到太意外,这个神出鬼没的凤凰女,似乎总在最该出现的时候出现,他也已经习惯了。

可是,对于凤凰的邀请,是应,还是不应呢?

上次凤凰邀他去聊天,一聊就把他绕了进去,绕得他晕头转向,自以为聪明其实步步都在人家的算计里,这次又来?恐怕不是好事吧?

对于凤凰,阿刃理应是没什么好感觉的,毕竟她算计了他,还差点杀了他,可是说实在的,阿刃也没感觉到仇恨。他觉得,这就像是两个棋手在下棋,你想赢,她也想赢,彼此都出尽机谋不择手段,你不能因为输了就心生怨恨,要恨也只能恨自己笨过对方。

那凤凰这次对他又能有什么图谋呢?

什么都不可能有。

以阿刃现在的身体状况,凤凰要害他,尽可以明着来,阿刃根本没办法抵抗,何必玩什么阴谋诡计。

想到这一点,阿刃笑了笑,欣然应声,上了车。

那边几个正在修车的家伙,看到突然驶过这么一部跑车,跑车上还有个漂亮过电影明星的大美女,大美女还跟那个没钱买车票的家伙很熟的样子,没钱买车票的家伙还上了大美女的车,两人说说笑笑,亲亲密密的就开车走了。

看着这一切,那个长脸的售票员不禁有点傻眼,这是电影里才会出现的情景吧,自己竟然亲眼见到了?

这小子!

他感叹一声,继续修车,电影般的情节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他的世界只有一个月两千大元太少、家里的房子太小、上学的儿子太笨、身边的老婆太吵……。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活和烦恼。

阿刃也是。

他现在的烦恼就是肚子太饿。

“美女,请帅哥吃顿好的吧。”阿刃嘻笑着,同时,上上下下,肆无忌惮的打量着凤凰,这么漂亮的女人,少看一眼都觉得吃亏。

凤凰把跑车开的飞快,呼呼的夜风自她耳边吹过,掀起了她满头的长发,仿佛是黑夜里飘散的一张巨大的网,从阿刃这一侧看,凤凰的侧脸,轮廓虽然清晰,眉目却又隐藏在黑暗里,明与暗的对比之下,就像是一朵很危险很漂亮的黑罂粟,有种触目惊心的美。

“想吃什么啊,帅哥?”

凤凰懒洋洋的看了一眼阿刃,用很随便的口气回答着。

“大块肉、大碗面就行,千万别吃那些只给几根青菜的西餐。”阿刃的要求不高,也很实际。

半小时后,红色跑车停在了一家卖面卖得很出名的连锁店门前,这样的门面,这样的名字,在全国各地都有,阿刃以前在工地干活时,发工资了有时便会到这里来吃一顿,就算是他那时的大餐。

此刻身处异地,见到同样的亲切的名字,阿刃不禁心头感叹,当然,是因为饿的。

之后的半小时里,凤凰坐在阿刃对面,拄着下巴,用欣赏的目光看着阿刃连吞三碗大份牛肉面。

阿刃向来是很能吃的,特别是在饿了两顿之后。

酒足饭饱之后,阿刃拍着肚皮,打了一个长长的饱嗝,满足的叹息着。

“饱了饱了。”

“多久没吃饭了?”凤凰微笑的看着他。

“十几个小时而已,不过,最近身体比较虚,都说药补不如食补,多吃一点,对身体有好处。”

阿刃一边说着不咸不淡的话,一边用牙签剔着牙,仿佛是正在自家饭桌上吃完晚饭,悠悠闲闲的和家人聊着天,一点危机感都没有。

“都说吃人家的嘴软……。”凤凰用玩味的目光瞅着阿刃,“你吃了我的,是不是就该听我的?”

要进正题了?

阿刃心底感叹着,凤凰找他果然是没好事。

“那要看是什么事了。”阿刃眼睛很无礼的从凤凰高耸的胸口上掠过,“如果是陪凤凰女在床上干点什么之类的,我绝对没问题。”

噢?

凤凰眼波流转,媚态尽露,一双眼里,娇滴滴像是能挤出水来。

“真的?”

红唇吐出两个字,字字春意,句句缠绵,眉目之间尽是诱惑,阿刃看着,骤觉一种火热直贯心底,浑身都燥热起来,好家伙!阿刃心底大叫吃不消,只是一个眼神加两个字就这么诱惑,莫非眼前这千娇百媚的绝世尤物练过武侠小说里的某某勾魂大法?

“当、当然是真的。”

阿刃在强撑,可是从他的眼神已经不敢接触凤凰的眼睛来看,这一阵,阿刃完败。

“呵呵。”

凤凰掩嘴轻笑。

“你找我究竟什么事!”

阿刃忍不住的叫着,他有点郁闷,和凤凰女打嘴仗,他从来没赢过,这女人真是难缠。

“走吧,我们路上谈,有个人想见你。”

凤凰起身,向店外走去。

阿刃随后跟上,心中有点疑惑。

谁要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