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五章 虚无神针
章节列表
第二十五章 虚无神针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皇甫歌哭了!

阿刃从来没想到,流泪这种事,竟然也会出现在皇甫歌身上,皇甫歌只会让别人哭的,她什么时候哭过。

看着皇甫歌的眼泪,阿刃彻底慌了。

“丫头丫头,你哭什么、你哭什么啊。”

“我哭了?”

皇甫歌也有点疑惑,她用手擦擦眼睛,抹下几滴泪水在手心里,看着这些泪水,皇甫歌有些茫然。

“妈妈说过,女孩子一生只流一次泪,流了泪,心就碎了,再也拼不回来。”

皇甫歌用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悲伤语气说着这些话。

“这、这不可能吧,女孩子很爱哭的,她们总哭,皇甫嫣然在骗你,这世界上哪有那种事,你的心没碎、没碎。”

阿刃心头的不详感觉越来越重,他胡言乱语的安慰着皇甫歌。

“可是我这里很疼,真像是什么东西破了。”

皇甫歌用手捂着胸口,眼神没有焦点。

“究竟什么事?”

阿刃还在问着,可是他心里,已经渐渐明白了,皇甫歌定是知道他袭杀了方祈,她的悲伤与愤怒,是为了方祈?

皇甫歌笑了,笑容惨淡。

“我是不爱动脑子,可我不是蠢,方祈没回来,我就知道怎么回事了,是你干的,阿刃,是你杀了方祈。”

皇甫歌看着阿刃,语声很平静。

可她眼中的那份悲哀,却是无论如何也掩饰不住的。

皇甫歌的哀伤,是为了方祈!

这个认识出现在阿刃心里,他突然愤怒起来。

“是我干的,是我干的又怎么样,你为什么那么向着他,那小子不就脸蛋长的漂亮么,死就死了,有什么可惜的!你为他流泪!啊?你的泪是为他流的?”

阿刃的愤怒,又惹起了皇甫歌的笑容。

“这些泪,不是为了方祈,而是为了你,何刃。”

皇甫歌望向阿刃,缓缓说道,阿刃知道,皇甫歌说的是真的,她从来不说假话,于是,几分兴奋自心底涌起。

原来,与方祈相比,皇甫歌更喜欢自己。

“你记不得我跟你说过一句话……。”

皇甫歌的笑容灿烂起来,她笑着,向阿刃张开双臂。

阿刃被皇甫歌弄得有点迷惑,可是,面对着皇甫歌的笑容,他还是拥住了她。

皇甫歌的手臂在阿刃背后,阿刃没看到,皇甫歌的手一动,她的袖中,滑出一把刀来。

阿刃耳中传来皇甫歌话语,声音轻轻的,像是情人之间的呢喃,而内容,却让阿刃吃惊。

“你要是骗我,我就杀了你,我说过的。”

接着,阿刃就感觉到一阵剧痛从背心处传来。

“你!”

阿刃想推开皇甫歌,却猛得感觉全身气力消失无踪,背心处的痛,好像一个无底之洞,吸走了他全身的气力,与生命。

“可是,杀了你,我活的也没什么意思。”

皇甫歌持刀的手用力往前一送,她的身体,也紧紧贴在阿刃身体上,于是这把刀在穿过了阿刃的心脏之后,又穿过了她的。

刀长三十厘米,穿过两个身体后,一个滴着血的刀尖出现在皇甫歌背后。

阿刃和皇甫歌,像是最亲密的情侣一样拥抱着,他们从来没有如此接近过,甚至他们的血,都以这把刀为桥梁,融进了对方的身体。

刀在阿刃体内的划动,让阿刃知道,在杀了自己之后,皇甫歌也用这把刀穿过了她的心脏。

之前的愤怒,消失了。

一种莫名的怜爱涌上心头。

“傻丫头,你太傻了……。”

生命在渐渐流失,阿刃却很平静,他用尽最后力气,将皇甫歌紧紧拥住。

一个女孩,杀了你,同时也为你而死。

这事情看起来荒唐。

但这荒唐的事,却拨动阿刃心底最深处的那根弦。

他想说些什么,却发现世上所有的言语,在现在都显得那么无力。

神志渐渐模糊起来,阿刃的心头涌动着一种感觉,这种感觉是温和的、是平静的、却又那样的意味深长、那样的动人心魄。

这份感觉,可以化为四个字。

“我喜欢你。”

“喜欢……?”

皇甫歌的眼神已经迷离起来,她的一只脚,已经踏进了另一个世界,便她还是重复着这四个字,接着,她笑了,是一种满足的笑。

“我,原谅你了……。”

说完这句话,皇甫歌闭上了眼。

这个任性的无法无天的女孩,这个从没流过眼泪的女孩,这个希望周围世界与她一样干净、并且用生命来维护这份干净的女孩,消失了?

阿刃感觉到一种撕心裂肺的痛。

同时,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在他体内涌起。

就像是植物在感觉着自己的生长,阿刃也真的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某一部分在生长,在缝补伤口,在把伤口中的异物挤出去。

他看着皇甫歌背后的刀尖在一点点消失。

他感觉到,在自己的体内,刀刃在被肌肉夹裹着,挤出身体,他甚至可以感觉到刀刃在体内的划动,可是,没有痛。

就仿佛这个身体不是他的一样,没有痛的感觉。

他低头,愕然看到,一点刀尖从他胸口没入,然后逐渐从他身体中退出,他也看到了自己的血。

金色的。

血是金色的。

「啪嗒」一声。

那柄刀跌落在地上。

而阿刃身上的伤口,也复原如初,光滑的皮肤,没有任何伤痕。

自己没有死?

阿刃难以置信的摸着自己胸口,那处本来应该有一个致命的伤口,现在却平滑没有一丝伤痕。

他没死。

他真的没死?

可是,皇甫歌死了。

抱着皇甫歌毫无生气的身体,阿刃突然发出一声怒吼。

为什么我不死,为什么丫头会死!

阿刃的凄厉吼声,引来了周围守卫的林家弟子,他们冲过来一看,顿时被惊呆了。

他们看到,阿刃蹲在皇甫歌身边,浑身是血,而皇甫歌毫无生气的躺在地上,双目紧闭。

“看什么看!”

阿刃突然朝他们怒喝。

“快给我拿针来!”

这句莫句其妙的话,让几个林家子弟面面相觑,针?什么针?他们脑子里冒出一个个巨大问号。

吼过之后,阿刃也知道自己的要求太无理。

皇甫歌现在体内还有余温,可是已离死亡近在咫尺,送到医院什么的地方太晚了,现在只有「针守妙决」的「换日」之法能救皇甫歌!

换日之法是最后一丝希望,虽然用在爷爷身上失败了,但是换日之法是真的,皇甫歌不像爷爷那陈年累积的顽症,她只是刀刃伤了心脏,若是能用换日之法逼出她体内的生机,然后再把她送到医院,也许能保住她的一条命。

可是,针呢?

阿刃的本命针在医谷的「七道天心」阵势中连同衣服一起被毁了,回到林家,便接二连三的遇上许多事,也没来得及重新制造。

「针守妙决」不能用普通的针,七针都是仿着上古神针的模样制作,现在这种危急关头,去哪里找这些东西。

怎么办?

看着皇甫歌一点点死去,阿刃却连一点办法都没,他不禁恨起自己来,甚至有一拳打死自己的冲动。

这时,他突然听到一个林家弟子有些怀疑的说道。

“你、你手里不是有一根针么?”

嗯?

阿刃听了这话,愕然低头,竟然真的看到自己手中有根针。

金色的针,淡淡的,好像一道虚影。

针是平空浮在他的手心上的,阿刃看到自己手上出现了一圆黑色的黑纹,样式繁复,其中还有几点金色字迹。

这东西好熟悉。

阿刃看着手上的这些黑纹,脑中浮现出似曾相识的感觉,而这针,又是从哪来的?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现在的问题是,这针能用么?

阿刃想用自己的手试试,不过,心念一动,还是一针扎在了地上。

这根影子一般的金针,扎入大理石地面上,就像是扎进了一块豆腐里,扎下时不费任何力气,拿出时,却看到大理石上有了一个小洞。

阿刃没心情感叹它的锋利,只是心道,能用就好。

他立即喝退周围的林家弟子,解开皇甫歌的上衣。

第一针「承平」便扎在皇甫歌胸口。

接着,欲施第二针「伏养」时,阿刃骤然发现,手上竟然又出现了另一根针。

这他妈的也太神奇了吧!

阿刃心头一叹,第二针「伏养」落下。

守虚、抱气、续命、回天,七道针决,对应着七根针,而这七根针,又都是平空浮现在阿刃手中的。

阿刃连施六针,到了第七针「回天」,他的心里忐忑至极。

刚才的六针,虽然是下的容易,可皇甫歌体内的反应也微弱至极,若是这一针不起作用,皇甫歌可是真的会死!

咬咬牙。

阿刃一针扎下,「回天」针决所对之针,是七针中最短最粗的一支,这样的形状利于施针者的内气传入病人体内。

而这一针下去,阿刃骤觉一种很庞大的生命气息从针中涌出,这气息不是阿刃发出的,阿刃一阵惊讶,细察其源,才发现竟然是扎在皇甫歌胸口的七道针相互作用,彼此之间交相呼应,七道不同的气息纠缠在一起,汇聚成了这道磅礴的生命之气。

而这道气息在冲入皇甫歌体内后,竟然真的驱散了死一样的沉寂血气,在皇甫歌体内驻扎下来,生生相息,循环不止。

这就是书中记载的「换日」之法的效果?

阿刃一阵狂喜,皇甫歌体内的气血充盈,那元气之足,甚至比新生婴生更加精纯。

阵阵红润,攀上皇甫歌的面孔,这是健康的颜色。

皇甫歌胸口的伤口也是不再流血,虽是仍未愈合,但阿刃知道,她体内被破坏的心腑经脉已经被这股新生的生命气息完全复原,甚至比受伤前更为健康,这余下的,只是外伤而已。

直到这时,阿刃才感觉到疲累。

扑天盖地的疲倦。

他以前也施用过七针合一的「回天」之法,却没尝试过如此之累,而且他现在体内的内息远强于当时,为什么还会感觉到累?

还有,那针究竟是怎么来的?

和医谷下面的阵法有没有关系?

皇甫歌会康复么?

一个个疑问在脑中盘旋,可是阿刃已经没精力去思考,下一刻,他便昏睡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