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四章 权利之巅
章节列表
第二十四章 权利之巅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阿刃吼着,上前,想去抓住老人。

一只手拦住了他。

是一身灰袍的言盟。

“他已经死了,让他安静一点吧。”

“你是圆命师?你知道一切?”阿刃看着言盟,心中升起一个念头,他急切的问着。

言盟没有回答,而是弯下腰,从老人手指上取下一枚戒指来,那戒指黑黝黝的,造型古朴。

“你告诉我,我义父究竟是不是在骗我?”

阿刃上前一步,欲揪住言盟的衣服,言盟想躲,可他的动作很笨拙,好像不会武功,阿刃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领,这番动作中,言盟的罩帽被揭掉。

罩帽下,是一张很年轻的、清秀的脸。

言盟竟然还是个少年!

被阿刃抓住,言盟的表情还是淡淡的,没有丝毫慌乱,他深深的看了阿刃一眼,清澈的目光似乎能看透阿刃的心底。

“你真想知道?”

你真想知道?

阿刃被言盟的话弄得一愣,林成一是否在欺骗他,他真的想知道么?一切已成定局,之前的东西还要深究么?如果义父是在骗他,他又该如何面对林成一,如何面对林紫宁?

老人死前的这些话,在阿刃心中搅起了滔天的波澜,他实在不明白,这个老人,为什么要跟他说这一切,而且他也永远不会知道其中的原因了。

老人死了,他带着所有答案去了另一个世界,却把问题留给了仍在这个世界的人。

是嫉妒么?

是对生者的嫉妒?

言盟挣脱阿刃的手,整整衣服,把罩帽重新扣到头上,然后他走出门外,看到林成一正等在那里,言盟把从老人指上拿下的戒指交给林成一。

林成一接过戒指,神色很平静。

“你是一切的主人了。”言盟道。

“包括你?”林成一望着言盟。

“不。”言盟低头。

“你会替我圆命么?”林成一眼中露出几分渴望。

“这是圆命师答应过林家的事。”

然后。

新的皇帝登基了。

林氏家族有了新的主人。

林成一就是那个皇帝,在天命林家这个庞大的家族中,他掌握着生杀大权,林家任何一个子弟的荣辱祸福,全在他的一念间。

天命林家上上下下都在忙碌,人人都是脚步匆匆,他们把所有地方都装饰的金碧辉煌,可是这洋洋的喜气,却掩不住他们内心的恐惧,在这种改朝换代的时刻,谁是那个异已、谁曾经投造过林方正、谁曾经对林成一不敬,人人都在自己记忆里盘点着自己的每一个错误,然后,加倍补偿回来,以向新主子表明自己的忠心。

阿刃冷眼看着这一切,突然觉得有点孤单。

望着在站在无人可及之处的林成一,望着众人簇拥着、如同公主一般林紫宁,一种很冷的感觉涌上心头。

虽然是他一手将林成一扶上家主之位的,虽然他答应林紫宁的承诺已经做到,可是,这一切真是他做的么?林成一在整幕戏剧中,扮演着一个怎样的角色?林紫宁的哭泣与无助,又是不是某种手段?

这世界上,还有真的东西么?

快意恩仇这四个字的确痛快,但在这之前,也要分得清什么是恩、什么是仇才好,若是快意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快意之后,又该如何自处?

阿刃叹着气,他突然觉得很没意思,整个天命林家都没意思透了,眼前一幕幕的浮华背后,是失败者的鲜血,是欺骗,是无情的决断。

天命林家这样的夺嫡规则之下,决胜出来站在高处的那个主宰者,必定是无情的、是能穷极一切手段、是可以舍弃世间一切的,那个林成一,又怎么会是阿刃心目中的林成一?

他摇摇头,正欲离开。

转过身,他看见了一个人。

看见这个人,阿刃心中一暖,如果说这世界上,还有一个人是永远干净剔透的,那么这个人无疑就是皇甫歌。

皇甫歌胡闹、玩劣、无所顾忌、车技超烂,但是,她永远是真的,跟她在一起,阿刃可以感觉到一种很舒心的干净感觉。

“丫头。”

阿刃笑着向皇甫歌打招呼。

皇甫歌没有回应阿刃的招呼,她面无表情,一步步的向阿刃走来,走得很慢,她看着阿刃,用一种看着陌生人的目光。

“怎么了?丫头,又玩深沉呢?”

这种表情很少出现在皇甫歌身上,要是出现了,那就是代表着皇甫歌正进行着一种名为「思考」的伟大脑力活动,想到这,阿刃不禁笑了。

皇甫歌走到阿刃面前,阿刃注意到,她的手,握成了拳头,握的是那样的用力,以至于手指变成了白色,接着,阿刃惊讶的看到,皇甫歌手中攥着一抹红色,那是血,是指甲嵌进手掌中流出的血。

“丫头你怎么了!”

阿刃急声问道,就要伸手去抓皇甫歌的手。

于是,皇甫歌把手给他,速度很快,力量很大,位置很准,是在脸上。

皇甫歌突然一拳打在阿刃脸上,阿刃措不及防,被这一拳打得眼冒金星,他不禁痛得叫出声来。

“丫头你疯了!”

“我疯了?!哈哈,你才疯了!”

皇甫歌高声叫着,一边叫,一边对阿刃拳打脚踢,拳拳到肉,招招不留后手,一时间把阿刃打得惨叫声连连。

阿刃虽怒,但他不明白怎么回事,也没敢还手。

周围有几个林家弟子,看到阿刃突然遭到皇甫歌的袭击,他们急忙围上来,七手八脚的想将皇甫歌架开,皇甫歌却不理这一套,谁靠近她她就揍谁,一拳拳豁尽全力,刹那间,已经把这几个林家弟子全部放倒。

这边打斗声激烈,引来了更多的林家弟子,见到皇甫歌正在痛殴林家的人,他们立即冲了过来。

皇甫歌虽然拳脚凌厉,但面对着这么多人,还是难以抵挡,而且,她的情绪极其激烈,拳脚之中甚至已经没了招式,只是在发泻着。

“住手!”

阿刃见皇甫歌被人围在其中,急忙叫着。

围着皇甫歌的林家弟子一听阿刃的话,立即散开,现在林家上下谁都知道阿刃是林成一的义子,是保林成一登上家主之位的大功臣,是现在林家的第二号人物,阿刃的话,谁敢不听?

没人与皇甫歌交手,皇甫歌也不再攻击别人,她慢慢的蹲下身子,抱着膝,把脑袋埋在双腿之间,很无助的样子。

阿刃看着皇甫歌的无助,心里一阵绞痛。

“你们走开,守住这里,不要让任何人过来!”

阿刃吩咐着,十几个林家弟子依言退开,守在几十米外。

见人已退开,阿刃走到皇甫歌身边,蹲下,想用手碰碰皇甫歌的头,又是不敢。

“丫头,告诉我,究竟出什么事了?打完我,出了气没有?不行再打几拳,这边眼睛一定黑了,再把这边打黑,我就成熊猫了,呵呵。”

阿刃陪着笑,温言宽慰皇甫歌,他从来没见过皇甫歌如此生气,而且,他还有种很害怕的感觉,好像……,他就要失去她了。

听了阿刃的话,皇甫歌慢慢抬头,阿刃惊讶的看到,她竟是满脸泪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