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三章 欺骗
章节列表
第二十三章 欺骗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一个危机摆在阿刃面前。

九九圆命盘,这个东西,真能证明出是阿刃杀了林方正么?

阿刃原本不相信这些怪力乱神的东西,但看着眼前这个神奇的盘子,和这盘子中映出的,林方正父子的身形,却不由得他不信。

几分惊疑在心中涌起。

阿刃有些慌乱的看向四周。

那老人躺在床上,目光锐利而明亮,此刻正盯着阿刃,眼神中,分明是一丝嘲笑和怜悯。

而林成一,他神色如常的站在阿刃身边,脸色平静,眼神也很平静,似乎这事根本就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看站林成一的平静,阿刃心底冒出一个让他吃惊的想法。

林成一不会不知道林方正父子的死与阿刃有关系,而他此刻的表情,却没有一丝担心,这是为什么?

难道……?

阿刃微微摇头,这不可能,义父是不可能利用他的,也许林成一是真的认为林方正父子的死与阿刃没有任何关系,所以他才这么平静。

“来。”

言盟催促着。

阿刃只好抬起右手,轻轻的在中指上划出一道血痕,滴下一滴血去。

血是鲜血红的。

不知怎么的,阿刃这时突然想起在医谷地下洞穴时的经历来,那时候,皇甫超尘对他说他的血是金色的。

这老头眼花了,自己的血是红的。

这滴血滴落后,同样是渗进了盘上悬浮着的两个灰色人像中。

静静的渗入。

盘上的人像还是灰蒙蒙的,一点变化都没有。

阿刃轻了一口气。

然而就在这时,一抹金芒突然出现在盘子上方,其势疾快,仿佛是一阵金色飓风、一道金色闪电,猛得卷过,把所有一切都渡上了金黄。

那两个灰色小人也是骤然被染成金色,接着,这两个小人同时睁开眼睛,那眼睛是血红的,红得惊人。

这情景只有一瞬。

接着,盘子上凝聚的所有东西都爆裂开来,仿佛是绽开了一朵微型烟花,所有的金色光点猛得向外一挣,像是发生了一次微型爆裂,这些光点挣扎着、努力着,像是要脱离这个盘子的束缚。

可是盘子就像一块磁铁,牢牢的吸住了所有东西,那些光点向外扩散了一下,便被拉了回来,像以前一样,乖乖的吸附在盘子上方。

此刻,九九圆命盘像是有千斤重,压得言盟身子一沉,几乎跌倒。

“你没事吧?”

阿刃想去扶他,言盟却疾退一步,避开了阿刃的手。

“结果呢?”

床上的老人开口了。

“不知道。”

言盟的声音很疲惫,像是经历了一场剧烈的运动。

“不知道?”

老人的声音很惊讶。

“「九九圆命盘」拿在圆命师手里,这世界上没什么东西是看不透的,你竟然说不知道?”

“这世界上有太多东西在未知处,圆命师从来不妄言他能看透一切,你听错了。”

言盟的声音还是那么平静。

哦。

老人哦了一声,很是无所谓的样子,似乎在他看来,阿刃杀了他的儿子也好,没杀也罢,都不在他关心的范围之内,只有天命林家的规律才是必须遵守的,现在既然算不出阿刃和林方正的死有没有关系,那就不用计较了。

“「生死局」的题目怎么办?”

这个问题似乎应该是没有答案的,方祈已死,胜负师缺了一人,根本就没办法比试。

“没有题目。”

言盟答道。

“什么意思?”老人疲倦的问着,今天有太多的为什么,他真的感觉到自己累了,不想去考虑那么多了。

“时辰已到,九九圆命盘没有出题的迹象,就是说,不用经过任何考验,林成一已经是天命林家的宗主,而你,也可以死了。”

言盟宣布着林成一的继位和老人的死讯,语气淡淡的,没有任何感情。

听了这话,林成一眼中露出激动的神色,而他身边的阿刃,突然感觉自己的义父有点不一样了,一种很凌厉的气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是一种很凶的味道,说实在的,阿刃不喜欢这样的味道。

“这样啊。”

老人叹着气,“再给我几分钟好么,我有话要和他说。”

“十分钟。”

言盟回答老人,然后转身退入墙后。

“成一,阿刃,你们过来。”

老人招呼着二人。

林成一和阿刃依言过去。

“什么事,父亲。”

虽然林成一还是很尊敬的称呼着老人,可是阿刃都感觉到了,林成一的口气中已经没了那种唯唯诺诺的小心。

“一步登天啊,成一,难为你苦苦算计这么久。”

老人看着林成一,语气像是挖苦又像是称赞。

林成一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的看着老人。

“你出去吧,我和这孩子说几句话。”

林成一看看阿刃,再看看老人,眼神中有一些犹豫。

“出去。”

老人沉声道。

“是,父亲。”

林成一眼神中露出几分恼怒,但还是出去了。

“孩子。”老人又望向阿刃,“你有没有觉得这一切都像是巧合。”

“什么?”阿刃疑惑。

“从你认识成一,到你成为他那一边的胜负师,再到私底下杀了方正……,不,你不用否认,现在一切已成定局,是与不是都无所谓了,你不觉得这一切都太过理所应当了么?”

“唯一的意外应该是,言盟竟然无法看出你是不是杀害方正的凶手,于是,你还活着,这就是其中唯一一个意外。”

老人的话,如一个闷雷,滚在阿刃心里。

“你、你怎么知道我的事?”

阿刃的一切经历,老人好似了如指掌,这让阿刃极为震惊。

“别太吃惊。”老人笑笑,“我毕竟是林家之长,林家的一切,都有人告诉我,我不知道的东西,还可以让言盟算给我听,圆命师可是很厉害的,这世界上没有他们不知道的事……,哦,当然,你除外。”

老人的解释,阿刃听在耳里,心里想的却是另外一件事,如果老人说的是真的,那不是从一开始,自己就被义父算计在局里,一切的一切,都是义父的诡计,这、这不可能!

对,这不可能。

阿刃摇头:“不对,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这世界上没什么事是不可能的。”老人呵呵笑着。

“你不用说了,我不相信!”阿刃愤怒的叫着。

“随便你信不信。”老人淡淡的说道,“可你应该知道的是,金子来和成一早有约定,而金子来对林宅的袭击,很有可能是一场他自编自演的闹剧。”

“不可能!”

阿刃脑中浮现出当时林宅被袭时,林家弟子的死伤无数的惨状,这怎么可能是一场闹剧!

“你已经开始相信了。”

老人的声音渐渐微弱下来,震惊之中的阿刃,却没有查觉。

他没有看到生命的气息已经渐渐离老人而去,死亡的灰败之色已经爬上了老人的每一寸皮肤,他的眼神不再明亮,而是黯淡的如同将熄之灯,几点最后的生命余焰在其中跳跃着。

“二十年,荣华富贵,权势无双,又怎么样,我还是想要一点点时间啊……。”

老人轻轻感叹着,闭上了眼睛。

他死了。

阿刃看着老人闭上双眼,脑子里还纠缠着他刚才说过的话。

“你不能死!你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你回答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