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二章 九九圆命盘
章节列表
第二十二章 九九圆命盘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你去哪了?”

林成一问阿刃。

“没去哪,早晨起来,运动运动。”

阿刃笑着,掩饰着,他不想告诉林成一真像,这样即使他杀害林方正父子的事情被拆穿,林成一担的责任也会少一点。

“走吧,家主在等咱们。”

林成一也不多话,转身就走,阿刃跟在他身后。

阿刃知道,林成一应该是查觉到了什么,今天凌晨林方正和方祈一起出去,林成一肯定知道,而直到此刻他们都没有回来,以林成一的精明,一定会猜到一点东西,但是他不问,阿刃也不说。

阿刃所做的一切事,虽说都是为了林成一,但他只求自己心安,至于有没有回报,这无所谓。

几分钟后,阿刃随着林成一,来到了他曾经到过的林氏大厦顶层,林氏宗主的住处。

那间有些阴暗的大屋里。

此刻,这屋里弥漫着一种死灰色的气息,是死亡的味道,床上躺着的那个身形高大的老人,现在几乎踏过了生与死的界限,每一秒钟,他都有可能走上奈何桥,但他的眼神,反而明亮起来。

是一种夺人心魄的明亮。

见到林成一与阿刃走进来。

那老人呵呵笑了,他用赞叹的语气说道。

“成一呀,好手段!”

林成一听了这话,没什么反应,倒是阿刃吃了一惊。

「好手段」,这几个字,指的是什么?

是林方正父子的死?难道这老人已经知道了林方正的死讯,这不可能啊!截杀林方正父子只是一个小时之前的事,除非老人是神仙,要不然他不可能这么快的知道一切。

“父亲,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林成一垂首,语气平淡。

“哦,方正死了,他义子也死了,现在你知道了吧?”

林成一骤然一惊,他猛得抬头,凝视着自己的父亲。

“这、这怎么可能!”

看着林成一的惊疑,床上老人的目光更加锐利,他深深的看了看林成一,再看看林成一身边的阿刃,眼中掠过一丝了然。

“呵呵,我懂了,成一你的确是好手段。”

“父亲,这件事不是我做的!”

林成一语气肃然,态度诚恳,让人不得不信。

“我知道……。”

老人长叹一声,不再说话。

屋内沉寂半响。

“言盟,你出来吧。”

老人开口了,可他叫的名字,不是林成一,也不是阿刃,这屋里还有第四个人?

阿刃怀疑的看着四周,突然瞧见从老人床后的墙里,冒出一个人来。

从墙里出来的?

阿刃一阵讶然,他急忙仔细观察,才发现原来床后那面墙,其实不是一面,而是两面,两面前后错开的墙壁,靠前一点的这面墙压着后面的墙,两面墙之间是有空隙的,由于屋内光线太暗,那堵粉的也是灰色,所以当有人从两面墙之间的空隙走出时,给人一种是从墙里冒出来的错觉。

这从墙后走出的人,身披灰布长袍,从头到脚掩得结结实实,一眼望去,不止看不清他的相貌,连他是男是女都分不清。

“这是规矩。”

老人淡淡的说道。

“言盟会证实方正的死是否与你们有关。”

那被老人称为言盟的灰袍人,慢慢走到林成一和阿刃跟前。

然后,他从袍子里掏出一只盘子来。

应该是只盘子。

圆的,直径大约二十厘米,不知是用什么材料制成,呈乳白色,在暗室里也发着盈盈的微光,这盘子里似乎盛着一些东西,一些金黄的小点在其间游动着,就像是养了一堆金色小虫,不断的聚集分散,变幻不停。

咦?

阿刃仔细端详,才发现那盘子里养的不是小虫,而是数不清数目的金色光点在盘子上方约一寸处游动着,是虚空漂浮,仿佛盘中盛满了看不见的水,而这些金色光点,就浮在这层无形的水面上。

这盘子一拿出来,温温玉色与金色光点交相辉映,映得幽暗室内流光溢彩,绚烂无比。

这个东西……有点神奇。

阿刃看着它,有种很奇异的感觉,这东西似乎散发着一种能够包容一切的气息,那气息有些肆无忌惮的在阿刃周围探寻着,阿刃突然想起来了,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便是这种感觉,当时就是它,在窥探着他的一切。

“九九圆命盘。”

林成一低声道,语气中透露着许多欣羡渴望之意。

阿刃从未听过林成一对哪种东西现出这么露骨的渴求,这东西,神奇到可以让林成一失色?

那个叫言盟的灰袍人一手揣着这个叫「九九圆命盘」的东西,另一手从袖中探出,拇指指甲在中指上一划,便划出一道血痕来。

一滴血,轻轻滴落。

落在盘中。

或者说,这滴血停在盘子上方。

渗入了那游动的金色光点中。

仿佛是一滴墨汁滴入了清水中,瞬间,所有的金色光点都被染成暗红色。

言盟持盘的手指在盘上轻轻一敲,暗红色的光点颤抖,有水纹荡漾的感觉。

一阵阵颤抖中,光点的颜色渐渐转灰,现在,就像是一捧灰尘聚集在乳白晶莹的盘子上方,接着,这些灰尘开始游动,聚集,成形。

慢慢的,一个人头模样的东西出现在盘子里。

眼耳口鼻,每样器官都渐渐成形,当这个人头像清楚的出现在阿刃眼中时,阿刃不禁一惊,是林方正!

这盘子究竟是什么东西?

是魔术还是超乎想像的科技!

接下来,林方正的人头渐渐缩小,灰尘们又聚出了他的身体,然后盘子里又出现了方祈,这两个人并排躺在一起,闭着眼睛,仿佛是在睡梦中。

阿刃知道,他们不是睡觉,他们是死了,阿刃亲手把他们埋起来的,这盘子里两个人的姿势,正是阿刃埋下两人时他们的姿势。

想到这,阿刃骤觉一丝战栗自心底升起,一种莫名的寒意冰得他心头冰凉。

难道这个东西真能知道是谁杀了林方正父子?

“滴一滴血。”

言盟做完这一切,开口说道,这声音冷漠得好像无人旷野中吹过的风,不带一丝感情。

林成一点头。

他也如同言盟一般,伸出右手,在拇指上凝聚气劲,划开了中指。

一滴血,滴落。

这滴血同样是飘浮在盘子上方,接着,稀释化开,一点红意便渗进了灰色之中,灰尘凝成的林方正父子瞬间被染成红色,两人的手足微动,似乎是想坐起来,但刹那间,那抹红色又消失无踪,林方正和方祈的人形恢复成灰色,躺在那里,不动了。

“不是你。”

言盟看了看,平静的宣布结果,然后又把那诡异的盘子端到阿刃面前。

“你也一样。”

阿刃迟疑着。

这东西如果真能知道是自己杀了林方正父子,自己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