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九章 残酷搏杀
章节列表
第十九章 残酷搏杀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说出这些略带憎恶的话后,林方正完全冷静下来,他看向阿刃,用一种夹杂惋惜与憎恨的眼神。

“这次伏击是你指使的吧,利用小祈对皇甫歌的感情引他出来,再策反金子来,甚至还能请到济世医家的大管事皇甫立言,你可真是了不得、了不得。”

“可惜的是,你让小祈走了,等待你和你义父的,将是济世医家的家规。”

“知道家规是什么么?”

“杀人者死!”

“杀了我,等于杀了林方正,也等于杀了你自己,接下来,将是方祈坐上家主的位置,你这个傻小子,没想到吧!哈哈!”

林方正笑了起来,笑得很是开怀。

而凤凰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他的笑声嗄然而止。

“你说的小祈,是不是那边那位,他又回来了。”

听了这话,林方正转过头,接着,他脸上便浮现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因为他看到了方祈,本该是已经逃走的方祈。

方祈漂亮的脸上,带着歉意,他慢慢的走回到林方正身边,没人拦他。

“父亲,对不起,我没办法扔下你不管。”

看着本该已经逃走的方祈又回到自己身边,林方正震惊过后,脸上现出几分欣慰。

“好儿子!”

林方正重重的拍了方祈的肩。

“今天咱们父子并肩作战,看看这群无耻小人能将咱们怎么样!”

林方正环顾四周,眼光凌厉,豪气干云,似乎他不是身临绝境,而是手握必胜之兵,下一刻就能打得敌人大败而归。

“别硬撑了,老朋友。”

那高大黑衣人叹息一声,取下自己的面罩,现出一张中年人的脸来,浓眉虎目,与皇甫平泽有几分相像,阿刃看着他,心道他就是济世医家在外主理一切的大管事皇甫立言?

皇甫平泽与皇甫立言是济世医家这一代最杰出的两个弟子,皇甫超尘年迈,已经多年不主理医家世务,庞大的济世医家,可说是掌握在两个人手里。

阿刃不认为自己能请得动此人,那么,这个位高权重的济世医家大管事,为什么会亲自出现在这里?又为什么会帮着他对付林方正呢?

“看在多年老友的份上,你自已了断吧,免得让小辈们看了笑话。”

皇甫立言劝着林方正,此刻黑衣人已将林方正父子团团围住,阿刃与凤凰分别站在不同的方位,现在就算方祈再想逃走,也是没可能了。

“哼!皇甫立言,在你眼中还有情义二字?当日举掌盟誓说过的的话,你想必早就忘了吧。”林方正嘲笑似的看着皇甫立言。

“我怎么会忘。”

皇甫立言长叹一声。

“可是你身为世家子弟,也应该明白我的难处。”

“哦?”

林方正想了想,面露凝重之色,道:“莫非,是医家之主要你对付我?我林方正何处得罪他老人家了?”

“这个么,我也不太明白,可能是为了那小子。”

皇甫立言指指阿刃,语气中也有几分疑惑。

说完这句话,皇甫立言突然笑了笑,他对着林方正温言道:“林兄,你也不必拖延时间了,这附近十里,我都布置了电子信号屏蔽装置,你车内的紧急求救信号,根本就发不出去,不信的话,你可以问问方祈侄子,他刚才是不是打电话求援了?”

此言入耳,林方正脸色骤然一变。

“他说的是真的,父亲。”

方祈低声道,他的眉目间,亦有着几分决然。

哈哈。

林方正笑了起来,笑声苍凉。

“好一个老朋友,好,真是好!”

笑声中,林方正猛得一纵,向皇甫立言扑来,动作中再没有以前的从容不迫,更像样一只受伤的野兽,神色狰狞,气势夺人!

几枚子弹立即从狙击步枪中射出,直逼身在空中的林方正。

这时,林方正的身子突然一坠,这一坠来得突然至极,也不合情理至极,却恰恰避过了那射向他的几枚子弹,阿刃看得心里一惊,他想不通一个人跃到半空的时候,怎么可能说落地就落地,而且是落在原处,就仿佛是将电影中的跳跃动作回放出来,这、这也太神奇了吧。

“好!好一式「浮云落」!”

皇甫立言的赞叹声中,林方正已经冲到他身前,其势疾快,几个持枪的金子来甚至来不及瞄准。

林方正厉喝一声,拳脚并用,快得如同一阵飓风,将皇甫立言卷在其中,皇甫立言长笑一声,也是起拳相接,两人俱是以快打快,身影交错,瞬间战成一团,眼力不济的,只能看到两条不同颜色的影子缠在一起,更别提瞄准其中的林方正了。

厉害!

阿刃心头暗道,林方正这一招以快打快,完全让金子来的狙击步枪没了用武之地。

这种级别的战斗,阿刃知道自己根本插不上手,于是他把注意力转移到另一个敌人身上。

方祈。

这个漂亮少年望着战斗中的林方正,像是在发呆,几个金子来,趁着他走神儿的机会,从他身后围上,拎着刀,就要砍下。

方祈眼中厉光一闪,猛得退步,手肘击在一个黑衣人身上,「喀嚓」一声,胸骨迸裂,那黑衣人一声闷哼,萎靡倒地。接着,方祈抬手,奇准无比的叼住了一个金子来持刀的手腕,轻轻一扭,便将这人的腕骨拧碎,金子来手中长刀落下,方祈一把抄起,顺势一划,便在这个金子来喉头划出一道血痕,这金子来一手捂着颈子,一手在空中虚抓几下,倒地而亡。

这几下干脆利落的动作便杀了两个人,方祈的神色仍是淡淡的,仿佛自己杀得不过是鸡鸭猪狗。

而在阿刃望向他的时候,他也向阿刃望来。

方祈与阿刃的眼神在虚空中相接。

阿刃感觉到方祈的眼神一变,一种非常强烈的怨毒之色自他眼中浮起。

那眼神仿佛是被逼入陷井的恶狼在凝视着猎人,刻骨的恨意在其中凝结,令人望之心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