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八章 圈套套圈
章节列表
第十八章 圈套套圈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糟了!

阿刃心中暗叫,不用说,林方正这声「走」是叫某人逃跑,而这个人,必是方祈无疑!

若是方祈逃掉,阿刃伏击林方正的事就会暴露,阿刃将面对着林家最严厉的惩罚,决不能让方祈逃走!

这几个念头在心头电转而过,阿刃身形急展,便要掠过车子去追方祈。

凤凰与阿刃一个心思,也是动身欲追。

就在这时,车内猛得窜出一人,这人身形一现,便带着一阵猛烈的拳脚之风,阿刃和凤凰都是骤觉眼前多了一座拳山脚海,来势之猛,几乎令人窒息,逼得他们不得不停下身形来应付。

转眼之间,阿刃已经接了这人三拳四脚,这拳脚之势,既疾且重,每抵挡一次,阿刃都感觉仿佛是被一柄大锤砸了一下,几次之后,阿刃只觉手足酸软,心里叫苦不迭。

而这时,方祈已经冲破了那边几个金子来的包围,向来路逸去。

“别欺负小孩子。”

那高大黑衣人上前一步,代替阿刃与凤凰,接过了林方正的攻势。

阿刃松了一口气,退后一步,同时望向方祈逃走的方向,这瞬息功夫儿,方祈已经逃出了数百米之远,只余下一个模糊的影子,眼看是追不及了。

唉。

阿刃心中一叹,心道杀不了方祈,杀了林方正也是一样,没了对手,义父便能登上家主之位。方祈若是回林家指证自己,自己就把黑锅全背了,然后跑路,至于林家那边会如何反应,自己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虽是如此安慰自己,但阿刃心中还是升起了一种挫折之感。

此刻,高大黑衣人与林方正,却是打得棋逢对手。

林方正拳脚并用,其势疾快。高大黑衣人用得却是一种阿刃很熟悉的招式,那一招一式,宛若凿山开石,势大力沉,每招击出,均是打在林方正要害之处,以慢击快,不落下风。

这黑衣人用的是……「傲世四决」中的掌决!

难道这他是济世医家的人?

阿刃心中讶然,不禁细细观察起这黑衣人的一招一式来。

「逆水行舟」之掌,由「针守妙决」中的「抱气」一针施针手法化出,讲究的就是一个狠字。可这掌决狠则狠矣,却是攻击有余,守势不足,除非是以强凌弱,要不然阿刃很少使出这套掌法。

而这一套凿山之掌,在黑衣人手中用出,却是别有一翻气魄。

只见那一掌击出,狠准之余,竟生出几分柔韧来,一招使到尽处,在回转之时,宛如那奔腾激流突然间缓和下来,静静的拐了一个弯,柔顺温婉水波不惊,任你有千斤之力,击到这样的水中,也是连个涟漪都惊不起来,而柔韧过后,到了下掌击出,则又是一番奔腾之势。

这刚与柔与间的转换,衔接的流畅之极,刚是攻敌必救,柔是防敌于先。

一刚一柔,就如同张开了一张布满倒刺的密实大网,无论敌人如何攻击,都脱不出这张大网,只能在这张网中奋力挣扎,直到死亡。

好强!

阿刃心中叹息着。

看来自己虽然身怀医家绝技「傲世四决」,毕竟也只是粗通皮毛,这四种绝学其中的精要,却是一点未得啊,若是将「逆水行舟」之掌练到眼前黑衣人如此境界,对付方祈,还不是手到擒来?

而眼前黑衣人能将「逆水行舟」这套武技练到此等精深境界,又是何许人物?

面对着黑衣人刚柔并济的掌势,林方渐渐不敌,阿刃看出他守多攻少,落于下风。而就在这时,林方正手中招数一变,原本滔急若疾流的拳脚之势消失不见,一招一式也慢了下来,甚至比黑衣人的掌势还慢,每式攻出,掌势都与身体某部分相对应,前后呼应、左右相合,化做浑圆之击,这一个个圆势,不仅让黑衣人的掌势无处使力,还能借着黑衣人的力量反击回去。

这是无势太极?

阿刃看着林方正的招数,不禁想起林成一曾经跟他提过的林家武技来。

林家武技与术数相合,有两仪三才四象五行六合七星八卦九宫太极之分,其中阿刃曾经见识过林海的「乱八卦」,到了那种境界,拳脚之势便已经快到了极处,而到了最高境界「无势太极」,则完全一改以往的以快取人的意境,招数变得慢了起来,虽然慢,威力却远远胜于前几层境界。

这无势太极,虽与寻常人们为健身练的太极相似,但威力绝然不同,因而又被称为「内太极」,林成一言道自己只是初窥门径。

现在看来,林方正的无势太极似乎已经大成,拳脚之间的威力,已压过了黑衣人的「逆水行舟」之掌。

眼看黑衣人败势渐露,阿刃不禁有些焦急,可是这般级数的高手较量,他根本插不上手。

怎么办?

阿刃正想问问凤凰有没有应对之法,却听见凤凰突然低声道。

“准备。”

准备什么?

阿刃正疑惑着,便听见了子弹划破空气的爆裂之声。

这声音刚响,那边林方正便猛得一闪身,似乎在躲避什么,这一躲之下,他的招数顿乱,被黑衣人一掌击在肩头,林方正闷哼一声,连退几步。

“卑鄙!”

林方正冲着黑衣人怒哼。

黑衣人没有答话,凤凰却笑着开口了。

“啧啧,卑鄙什么呀?我们是要你的命,又不是跟你决斗。来,兄弟们,把那几把狙击枪都架上,看林方正先生哪里痒了,就往哪里来一枪,千万别客气。”

几个拿着枪的金子来应了一声,果然在四周架起了枪。

一个人武功再高,身手再好,面对着这种威力的狙击步枪,还是很多把,再加上一个武功不弱于他的对手,这种情势之下,岂不是必死之局?

林方正的眼中露出几分决然,神色反而平静下来。

“凤凰女。”

林方正认得凤凰,他盯着凤凰,语气鄙夷。

“金子来,果然是一条会反咬主人的恶狗,我当初竟然信了你们。还有,皇甫立言,把你那块遮羞布摘掉吧,真没想到啊,济世医家也撕破面皮明着与金子来合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