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六章 诡局多变
章节列表
第十六章 诡局多变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天色刚刚破晓,世界还沉浸在灰色的寂静中。

环城公路上,两道明亮的车灯划破了这份寂静,接着,疯狂的马达声由远而近,循声望去,可以看到一辆悍马车歪歪斜斜的在公路上横冲直撞。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车技超烂的人,但是,能把悍马开车疯马的人非皇甫歌莫属。

公路前方有一个收费站,可是这匹疯马丝毫没有减速,皇甫歌也许忘了刹车在哪,毕竟,这是常有的事。

眼看悍马车就要撞上收费站的横杆,那横杆急忙一抬,放了悍马车过去。

“哈哈,不好意思。”

风中传来皇甫歌的大叫声,跟着飘来的,还有几张钞票。

收费站再往前一里处,有一个人用担心的目光注视着这匹疯马。

在他身边,响起一声轻笑。

“啧啧,十五丫头车开的好帅。”

“帅什么……。”

阿刃还是在用担忧的目光追逐着皇甫歌的车,直到悍马车消失在公路转弯处。

直到这时,他才想起刚才凤凰的话,一阵惊疑从心中升起。

“你怎么知道那是丫头的车?”

“世界上,除了皇甫歌,谁会把车开成这样,而且,我还知道接下来要经过的是谁?”

凤凰笑着,轻轻点燃了手中的一枝烟,姿势优雅,意态悠闲,仿佛她现在不是身处荒郊野外,而是在最典雅高尚的餐厅中。

嗯?

阿刃看着凤凰那了然于胸的样子,不禁有几分心虚,自己是不是小瞧金子来了?

知道皇甫歌约了方祈去看日出后,他便通知凤凰,要凤凰准备人手在路上埋伏,凤凰没问他要伏击的是谁,他也没说,现在看来,莫非凤凰早就知道了他的企图?

“你小子胆子真大,大的没边了,竟然想在「生死局」之前杀了方祈,这可是犯了天命林家的大忌,你知道么?”

凤凰的话证实了阿刃的猜测,金子来果然知道了他的目标是方祈,即然这样,为什么自己要求凤凰准备人手时,凤凰答应的没有任何犹豫?

事情看起来不太对劲,阿刃的脑子飞速转动,眨眼间,几个距事实最近的猜测浮现在脑海。

一,金子来想送林成一一份大礼,杀了方祈,等于捧林成一上位,他们会得到无法想像的回报,这可能性小。毕竟自己没给过金子来任何承诺,即使是承诺了,自己的话也不等于林成一的话,金子来未必看得起自己。没有肯定能得到什么之前,金子来不可能冒着如此的危险来杀方祈。

二,金子来根本就没有反叛林方正,所谓想投靠林成一,不过是一个圈套,目的就是为了引自己出来,杀了自己,也等于将林方正推上家主之位,这个可能性……大!

想到这,阿刃不禁额角有几滴冷汗划落,身体紧绷,目光凛然,瞧瞧周围的黑衣人,足有十几个金子来围着他和凤凰,本来阿刃以为这些都是伏击方祈的人手,现在看来,伏击的是谁还不一定呢!

阿刃转过头,盯着凤凰,准备一旦她有异动就先发致人。

“想到了?”

凤凰用一种嘲笑似的目光瞅着阿刃。

“你胆子够大,心也够狠,可惜玩阴谋的经验太少了。林方正比你老道太多,你知道么,接下来的那辆车里,林方正会和方祈一起出现,甚至他还布置了人手在这条路上,若是有人想借着这个机会来袭击他的话,这些人手,将会把敌人一击而溃。皇甫歌约方祈出去,这是杀方祈的一个机会,林方正的布置却把这个机会变成了一个图套。”

“而他的目标,八成就是你,你想杀方祈,林方正也想杀了你呢,谁不想在赌局之前就有十成十的胜算呢。”

凤凰的这些话,听在阿刃耳中,让他的心一点点凉透,自己真是太天真了,意图杀方祈,却让自己身陷险境,林方正布置下的人手,一定是金子来……,不过,还有一丝机会,那就是金子来的态度有些奇怪,凤凰本可以趁自己不备杀了自己,为什么要跟自己讲这么多?

“你们,究竟站在哪一边?”

这是一个最关键的问题,阿刃的一次选择,却让金子来这个杀手组织的站位,成了决定林家下代宗主之位归属的最关键力量。

“哪一边?”

凤凰低声重复着这三个字,唇边绽开一丝笑容,艳丽中带着几分肃杀之气。

阿刃眼见情势不妙,手握成拳,蓄势待发。

就在这紧张时刻,却听到有人干咳一声。

发出咳声的,是距二人最近的一个黑衣人,他的装束虽然与其他金子来相同,但阿刃早就注意到,凤凰对他的态度很不一般,甚至有几分恭敬的意思。

那黑衣人迈前一步,那黑衣人本就身形高大,这一步迈出,更是虎跃龙形,气势夺人,阿刃骤觉一股压力,奇怪的是,这股压力并不是针对阿刃,而是大部分都集中在凤凰身上。

凤凰的笑容凝结在嘴边,仿佛是盛开的鲜花突然遭遇了酷寒严冬。

她慢慢的转过头,与那黑衣人对视一会儿,黑衣人目光中没有任何情绪,凤凰却畏缩了,她看向阿刃,说出了让阿刃心头一松的话。

“我站在你这一边。”

凤凰这句话出话,阿刃身上的压力突然消失。

这黑衣人武功好高!

阿刃心头惊讶,能将气息控制的如此收放自如,在阿刃印象里,似乎只有爷爷与皇甫超尘能与之媲美,甚至连义父林成一都做不到这一点。

“依我的意思,就应该现在把你一刀做掉,扶林方正上位,才是最小投入换来最大回报,可是,有人要我帮你,只好做一次亏本买卖了,唉,真不划算。”

凤凰用可惜的语气叹道。

“你要记住,你欠他一个人情。”

“他是谁?是他?”

阿刃心头涌起被蒙骗的愤怒,他指着那个黑衣人。

“也是,也不是。”

凤凰语焉不详。

阿刃正待细问,然而就在这时,公路尽头出现了一溜车灯,细细看去,足四五辆轿车,在慢慢的朝那个收费站驶去。

“来了。”凤凰低声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