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五章 疑心生鬼
章节列表
第十五章 疑心生鬼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你疯了!”

阿刃冲着皇甫歌一声怒嚎,急忙用脚踩熄了那点火花,这时,引线距炸药只有短短十厘米。

“嘿嘿。”

皇甫歌见自己的炸药果然引出了阿刃,得意的笑着,她走过来,满不在乎的说道:“谁让我敲了一千多次门你都不开,我都说了,你不开门,我就用炸的。”

皇甫歌的确是说到做到啊,阿刃一声长叹,突然心中又有了一个疑问。

“你哪来的炸药?”

皇甫歌做为一个外家人,能在林氏重地随便进进出出已经是托了阿刃和方祈的福了,毕竟这两位「胜负师」都是她的好朋友,可是如果说她还能把炸药弄进林氏大厦里,那就夸张了吧,也太欺林家无人了。

“小祈子给弄的。”

一句话说得阿刃心头一惊,方祈给弄的?难道方祈是想借皇甫歌的手做掉自己?

这个想法真是好没道理,即便方祈真有此意,皇甫歌会那么不知轻重么?皇甫歌虽然爱胡闹,但这胡闹会不会弄出人命她还是分得清的。

可是阿刃刚才满脑子都是阴谋诡计,现在再来看那些正常的东西,也带着几分阴谋的色彩,于是,他真的如此想了,也真的如此认为了。

方祈借着皇甫歌的手来害他。

他忘了自己要绝对相信皇甫歌的信条,或者说,他现在还只是认为皇甫歌受了方祈的欺骗,但是,不管怎么说,皇甫歌在他心中的影子,已经蒙上了一点别的东西,不再像以前那样干净剔透。

“这个。”阿刃不自在的笑笑,“找我什么事?”

“我们去看日出啊!”

皇甫歌又冒出了一个天外飞来般的想法。

看日出?

阿刃足足愣了十秒。

看看外面的天色,现在应该有晚上**点钟,离日出还远着呢吧,再说了,日出不就是太阳冒个头么,有什么好看的?

“这个……。”

阿刃的犹豫,是因为一个想法自他脑子里冒出来,皇甫歌要去看日出,一定会拉上方祈,这,不就是个机会么?

接着,皇甫歌接下来的话证明了他的想法。

“小祈子也去呢,你再找林紫宁,咱们四个,和上次一样好好玩去。”

那次的快乐记忆,还带着甜美气息,停留在皇甫歌脑子里,可是她不知道,物是人非,短短几天功夫儿,原本相处融洽的两人已经成了死敌,她的这次建议,为其中某一人开启了不归的死亡之门。

“好吧,不过我们去哪里看呢?”

阿刃笑着答应了,笑容中的某些东西皇甫歌看不出来,即便看出来了,她也看不懂。

“好哦!”

皇甫歌报出一个地名,接着欢快高呼一声,然后拉起阿刃:“我们去找小祈子打扑克吧,我们两个人不好玩,最好再叫上林紫宁,四个人玩才有意思!”

方祈和皇甫歌一直在一起?

听了皇甫歌兴奋的话,阿刃推测出一个事实,这让他心头又是一阵奇怪滋味。

阿刃被皇甫歌拉着,没走几步,便迎面走来一个林家弟子,是林成一身边的人,阿刃认得。

见到阿刃,那弟子急忙上前几步,说是林成一有要事找阿刃。

要事。

阿刃无奈的朝皇甫歌笑笑,皇甫歌露出不满意的神情,但也没办法,是要事呢,所以她叮嘱完阿刃去方祈的房间找她,便走了。

看着皇甫歌雀跃的背影,阿刃心中突然有点酸酸的感觉。

随后,阿刃随着那林家弟子到了林成一的房间,一进门,就看见林成一正在房间里左右踱步,面色凝重,像是被什么事困扰着。

嗯?

林成一向来是泰山压顶而色不变的,有什么事让他为难成这样?

“义父。”

阿刃疑惑的叫了一声。

“阿刃。”

看到阿刃,林成一的脸色平静了一点。

“宗主马上就要死了。”

林成一说了这句话。

阿刃一惊,林成一的慌乱,是因为他的父亲要死了么?

“明天一早,「生死局」的题目就会出现,阿刃,你准备好了么?”

原来是这样,阿刃明白了,林成一的紧张,不是因为他父亲的死,而是因为明天的「生死局」,的确,在这样的世家里,几乎没有亲情这种东西的存在。

“准备好了。”

阿刃低声道,同时心里掠过一丝担忧,想必方祈也知道了这个消息,那么,皇甫歌找他看日出,他还会去么?

“阿刃。”

林成一看着阿刃,脸上露出关心的神情。

“一定要小心,胜负不重要。”

听了林成一的嘱咐,阿刃心头有几分暖意升起。

“是。”

他低声应道,然后,告辞离去。

看着阿刃的背影,林成一长叹一声,眼中有说不清道不明的一些东西。

阿刃从林成一住处走出后,没有回自己的房间,而是去找林紫宁说了一些事,随后径自出了林氏大厦。

十几分钟后,一辆红色的跑车接走了他。

时间又走了六个小时,凌晨三点左右,阿刃的门被皇甫歌一脚踹开,接着,皇甫歌就看到了空无一人的房间,她探头探脑的四处巡视着,直到确定了阿刃真的不在房间里,不禁又是怀疑又是失望的跺着脚。

而方祈,静静的站在门口,面上的表情,平静如水。

“我们走吧,死小子不知道死哪去了!”

皇甫歌拉着方祈下了楼。

她自己开着悍马,先上路了,因为无论怎么威胁,方祈都不肯再坐她的车。

而方祈呢,看着皇甫歌的悍马开走之后,略一招手,便有一辆黑色轿车驶了过来,他打开车门,低声道道了一句:一切如您所料。

好。

车上的人,回了一句,仔细看去,这人竟是林方正。

黑色轿车上路了,在其之后,还跟着另外几辆车,似乎是护卫。

而在这几辆车走后,楼上一个人放下了望远镜,用有些颤抖的手拨出了一个电话。

是林紫宁,阿刃拜托她监视皇甫歌和方祈动静,她做到了。

她不是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可是她却没办法、也是不想阻止。

激烈的情绪在她心中翻腾着,百味滋味涌上,纠缠不清,也不知是什么感觉,蓦得鼻头一酸,竟是流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