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一章 打擂台
章节列表
第十一章 打擂台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皇甫歌趴在阿刃身边,兴奋的提议。

还去玩?

昨天四人出去玩,几乎引起了林家内部两系的大冲突,相信如果阿刃和方祈两人随便哪个出事,对方都会以为是另一方下的手,一场大战在所难免。而就算是没出事,两边也都会认为是对方的「胜负师」来探自己这一边的底,同样不会有好脸色给对方,没打起来,顾忌的是宗主发下的禁武令。

至于是不是在探底,阿刃确定自己没这想法。方祈么?这小子扮猪扮得太像,阿刃分不清真假。

而禁武令一下,代表宗主宣布自己死亡在即,七天内,就会出示夺嫡双方「胜负师」比试的题目。

发下禁武令后,等于宗主宣布禁止一切敌对行为,若是两边有所伤亡,宗主将会为死伤者讨回公道,伤人者罚,杀人者死。

所以林成一要骂阿刃,不是因为阿刃偷溜出去,是因为他是与方祈一同出去的,林成一怕阿刃被方祈摸透了底牌。

“你找方祈那小子去吧。”阿刃坏心眼的提醒皇甫歌,因为昨天的事,方祈定是和他同样遭遇,叫皇甫歌烦他去。

“已经找来了!”

哦?

阿刃一愣,抬头四顾,这才看到漂亮小子方祈正静静的站在门边,见他看过来,方祈冲他笑笑。

皇甫歌真是厉害,昨天刚出了事,今天还能把这小子拉过来,这小子是不是喜欢上皇甫歌了?昨天皇甫歌那么欺负他,他不是受虐狂吧?

而且,这小子还真是没什么存在感呀,阿刃在心中叹道,自己怎么还是没感觉到他来,是他的武功太高了?还是练了什么稀奇功夫?

想起方祈的武功,阿刃脑子里浮现出昨天看的资料上对他们的评价来,方祈B级,阿刃C级?

不如……。

嘿嘿。

阿刃笑了起来。

“丫头,我们玩个更好玩的吧。”阿刃诱惑着皇甫歌。

“什么?”皇甫歌来了兴趣。

“打、擂、台。”

阿刃一字一句的说道。

何为打擂台呢?就是打架,阿刃这么解释着,你和我打,我和方祈打,你和方祈打,看谁厉害。

“赢了怎么样?输了怎么样?”皇甫歌好奇的问道。

“赢了么。”阿刃想想,他只是想和方祈较量较量,还真没想过赌什么,便随口说了个条件,“可以要求输家做一件事。”

“做一件事情呀。”

皇甫歌眼睛里冒着光。

“好!”

皇甫歌一声高呼,“我们打擂去。”

“这、这个。”站在门边的方祈有些犹豫,“能不能不打?我不喜欢打架。”

“小祈子?”皇甫歌眯着眼睛,用慈禧太后的架式逼问方祈。

“好、好吧。”

方祈乖乖的点头。

阿刃看看皇甫歌,再看看方祈,脑子里有一种不妙的感觉,他们之间不会真的有什么吧。

之后,三人在林氏大厦里寻了一处比较宽敞的所在。

阿刃和皇甫歌动手,将这间大屋里的所有家什都拆了出去,几个林家弟子经过,看到这两个破坏狂,也没敢吱声,又看到方祈也在,不禁露出了惊讶的眼神,接着,便脚步匆匆的走了。

“谁先来?”

收拾完场地后,皇甫歌站在屋子正中央,挽袖子,眼神兴奋。

“他。”

阿刃和方祈同时指着对方,异口同声的说道。

咦?

阿刃惊讶的看向方祈,这小子嫁祸嫁得挺快啊。

方祈脸色微红,冲阿刃不好意思的笑笑。

“干什么干什么?你们都怕了我了?还好意思说自己是什么「胜负师」呢,太没胆子吧,你们一起上吧!”

皇甫歌指点江山,豪气干云。

被指点的二人却不为所动,阿刃是懒得和这丫头动手,赢了也不光彩,方祈呢,估计是不敢,被皇甫歌吓到了。

“你!”皇甫歌只好点名,她指着方祈说道:“小祈子,你先来,我和臭小子打过架,和你没打过。”

嘿嘿。

阿刃心中奸笑,退后几步,找个舒服的地方靠着,准备看戏。

可是他没想到的是,这战斗结束的如此之快。

只见那方祈上前几步,摆出一副怯懦的架式,皇甫歌刚刚一拳打来,他便「唉唷」一声,捂着眼睛倒下了。

“你干什么!”

皇甫歌气得直跺脚,“我还没打到你呢!”

“我、我害怕。”

方祈知道自己演砸了,只好老实的爬起来,眼泪汪汪、可怜巴巴的瞅着皇甫歌。

皇甫歌以手抚额,仰天长叹一声。

“你,下去,换臭小子来。”

方祈过关。

阿刃看得眼珠子都快掉了下来,这也行?!奶奶的这小子太奸诈了,不说他是什么B级高手,就说是一个练武几天的家伙,也不可能败得这么快啊,装得太离谱了吧!

可是不管怎么说,方祈已经退到一边了,皇甫歌现在正指着阿刃,点名叫嚣。

阿刃曾和皇甫歌交过手,那次他被皇甫歌偷袭在先,算是输了。而这几个月里,阿刃的一次医谷之行让他武功大进,他自信皇甫歌不是他的对手,可是,这次阿刃的目标不是皇甫歌而是方祈,怎么能和皇甫歌真打。

于是,阿刃也上前摆出方祈摆过的姿势,皇甫歌一拳打来时,也是「唉唷」一声倒地,等他再想学方祈的眼泪攻势时,骤觉眼前一黑,皇甫歌已经一拳印在了他的眼眶上。

一阵晕眩和疼痛,阿刃大叫不公平,凭什么方祈这样就行,他却换来了一拳头?

而皇甫歌却没理他,只是大叫一声:“你们两个气死我了!”

叫过一声后转身便走,看样子是真的被二人的敷衍弄生气了。

这样也好。

看着皇甫歌气冲冲的背影,阿刃心道正好可以和方祈这小子单独亲近亲近。

于是,他朝着方祈笑笑,笑容可称之为阴险。

“方兄弟,来,到咱们了。”

“你……。”方祈被阿刃笑得一阵胆寒,再看看他的黑眼圈,担心的问道:“你不疼么?还是别打架了,处理一下脸上的伤吧。”

“不疼!”

阿刃强忍着眼睛处传来的钻心疼痛,心道皇甫歌这丫头下起手来真是没轻没重。

这点疼痛算什么,试试方祈的深浅才是正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