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五章 怨灵退散(一)
章节列表
第二十五章 怨灵退散(一)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总算哄走了那只女鬼,大屋中,只余阿刃和木偶一样的韩饮冰,阿刃心头虽是有千万个疑惑与愤怒,但却也无人可说,双手攥拳积攒了一些怒气值之后,却也知道这样无济于事,长叹一声,颓然坐地。

然后,抬眼,瞧瞧仍然木立在那的韩饮冰,满腔的话语不知道对谁说,和她聊聊?

“坐啊。”

韩饮冰走到阿刃身边,很乖巧的坐下,真是个听话的木偶。

“这里很黑……,是吧。”

“是。”

“那个,你妈妈是鬼?”

“是。”

“真奇怪,我还没见过鬼呢,特别是一只疯掉的鬼,她是疯的吧?”

“是。”

“哦,你的态度很诚恳这没错,可是,你只会说「是」么?”

“不是。”

“好了好了,我了解了。”

阿刃非常郁闷的用拳头敲着自己的脑袋,跟木偶一样的韩饮冰是商量不出什么好办法的,应该怎么办呢。

他现在仍然身在那间黑雾笼罩的大屋里,也就是韩饮冰母亲的「能力范围」之内,阿刃觉得「能力范围」这个词很贴切,根据以往的种种迹像表明,只有在这间屋子里,那个女鬼才有能力控制他,出了这间屋子的话,只有韩饮冰受她控制,或者说,是那个恶毒的母亲在韩饮冰的精神里下了诅咒,只要一离开这里,她就会丧失一切活动能力,甚至呼吸。

那个女鬼暂时离开了,但她说午夜十二点会回来,到时候就会要求阿刃帮她完成复活大业。

「要求」这个词柔和了一点,应该说,如果阿刃不帮她的话,阿刃会死,韩饮冰也会死,这是威胁是强迫。

阿刃没办法反抗,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他身体也有一些不可思议的东西,七道天心的灵气,能起死复生的金色血迹,这些东西却都是被动的,他无法知道如果他用激烈的手段来反抗那只女鬼的强迫,这些东西能不能帮到他。

如果只有他自己的话,拼了也就拼了,大不了一死。可他不能拿韩饮冰的性命来开玩笑,反抗失败的话,那个歇斯底里的女鬼说不定真会杀了韩饮冰,或者,更悲惨的结局,比如让韩饮冰变成一个**的**……。

阿刃知道,那只鬼能干得出来。

从她离开的时候,对韩饮冰下的命令便能看出来,她说,要韩饮冰完全服从阿刃,陪阿刃消磨消磨时间。

「什么要求都可以哟。」

女鬼那暧昧的语气还留在阿刃记忆中。

恶毒的母亲,没有灵魂的女儿,假的药王,想要起死回生的鬼魂(说实在的,阿刃一点也不相信她能活过来),这些东西在阿刃脑子里搅乱一团乱麻,颠覆常识的经历太多,反而让他有点麻木了。

随便了……。

阿刃伸伸脚抻抻腰,靠在墙上,搂着韩饮冰,准备非常消极的睡上一觉,并且很希望这一切都是个梦,一觉醒来后自己依然在垃圾堆的那个小破房子里。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阿刃突然感觉到什么东西亮了一下。

是种微微的白光,如果是在光亮处,这点光明肯定会被忽略,可是如此之暗的屋子里,那一闪而过的光芒,就如同阴天里太阳忽然露了个脸,没道理注意不到。

什么东西?

阿刃一愣,左看右看,直到微光再闪,这才注意到,那发光的东西竟然就在自己怀里。

咦?

阿刃从怀里将那东西掏出,是那个白玉小鼎,就是昆达的师傅送给阿刃的那一只。

这东西此刻不住的闪着光,间隔忽长忽短,阿刃没时间研究这东西为什么会亮,只是在想,如果不是它里面藏着一只坏掉的灯炮的话,它肯定是在传递着某种信息。

阿刃皱着眉着盯了它一会儿,不明白它是什么意思,这东西想告诉他什么呢?

直到片刻后,白光忽然持续的亮了两秒,接着急速闪动三下。

阿刃骤然想起一件事来,不由得精神大振,几乎脱口惊呼出声。

这是「浮标」!

「浮标」是药门一种绝秘的传信方式,是药王发明的,这是一个天才的发明,它奇特之处在于只要熟悉了规则,不止是声音,甚至可以一切可以变化的东西来传递信息。

阿刃的爷爷曾经教过他,并让他牢牢记住,自从知道药门覆灭的消息以后,阿刃以为自己没机会见到了。

如今那光的闪烁方式,那两秒钟的停顿和三下瞬间的明灭,在「浮标」中的意义就等于提示符,意思是它即将传达一个重要的讯息过来。

阿刃紧张的盯着小鼎上白光的闪烁……。

十分钟以后,他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看着自己掌上用血画出来的一个圆环模样的图案,表情有点困惑。

信息传递到最后,小鼎上出现了这个图案,信中说这是一个可以帮他脱困的东西,真是那样么?

而「浮标」传信的出现,则代表着一个非常有趣非常令人高兴的事情,那就是药王还在,药门也还在,以前阿刃得到的讯息都是伪造的,而且,昆达的师傅,很有可能就是药王。

这结论十有**与事实相符。

哈哈。

阿刃忍不住笑出声来,心中半是兴奋半是埋怨,兴奋的是药王终于出现了,好像还掌握着这里发生的一切,自己的安全算是有了一点保障,埋怨的是药王干嘛跟他弄这些玄虚,见面的时候直接跟自己说出身份就好了,还玩什么「浮标」传讯。

小鼎上的光还在一遍一遍的闪烁着,看来那边不确定阿刃是否接到了讯息,只好一遍一遍的重复着。

阿刃不知道怎么回讯,便用衣服厚厚实实的将这小鼎裹住,免得女鬼来到露了马脚。

其实阿刃多虑了,这小鼎似乎能探测那女鬼是否在临近,一个小时后,阿刃还没注意到女鬼来到,那小鼎便感觉到了,停止了表面的光芒闪动。

“哟,小伙子,怎么那么老实呀,你不会真的什么都没干吧?”

“……没有。”

鬼未到,声音先到了,阿刃这时正靠在墙上闭眼休息,一听这声音,睁开眼,回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