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六章 怨灵退散(二)
章节列表
第二十六章 怨灵退散(二)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嘻嘻,你不会太害怕了所以干不了吧……。”

听了这话,阿刃一阵郁闷,这女鬼的想法怎么总是直指下三路呢。

“你看我像害怕的样子么?”

阿刃的眼神清明,的确不像是害怕的样子。

“不害怕就好,时间马上就到了,你可要准备好,如果弄不好的话,你可就死定了哟。”

女鬼的声音还是那么温柔,阿刃却知道她说的是真的。

“那个,趁着现在还有空,我可以向您请教几个问题么?”

阿刃开口道,语气中把「你」换成了「您」,开始灌眼前女鬼的迷汤。

“问吧,随便问。”

女鬼的态度很和蔼,阿刃却知道自己要小心,眼前这鬼可是只疯鬼,一不小心说错一个字她都会歇斯底里的。

“是这样的,我从来都不知道这世界上有真的「鬼」,可是您说您是「鬼」,「鬼」究竟是一种怎么样的存在呢?是人死了都会变成「鬼」么?”

阿刃突然一本正经的讨论起了学术上的问题,在这种状况下说这个,未免有点不着调,更奇怪的是,那女鬼竟然回答,答得还很详细。

“人死了呢,魂就没了,去了另外一个世界,别问我那是哪里,它要我去,我没去,我之所以能留在这里变成这个样子,是因为一件宝贝。”

“什么宝贝?”

阿刃忙问。

“那就是……,嘻嘻,不告诉你。”

女鬼的口风很严,阿刃再灌迷汤恐怕也没效果。

“呵,这样啊,那我们换个问题,我以前听说,「魅族」的秘技「诸天化身」能让人忘掉所有感情和身上的病痛,这是「诸天化身」的最高境界,是真的么?”

“谁告诉你的?是冰冰吧,呵呵,她骗你呢,她最会骗人了,她从来都不说真话的。”

阿刃听了不禁在心里暗叫了一声「疯子」,韩饮冰没有感情,她说的话都是你教的,还说她会骗人,你在骗人才对。

“那么……,那个药王呢?”

“那个老家伙不是药王呀,他身上的伤是我一点点弄出来的,他的记忆是我一点点灌进他脑子里的,他是个大学教授,怎么样,我厉害吧?”

女鬼的语气得意洋洋。

“厉害。”

阿刃毫不犹豫的答道,应该说,他早就注意到了这一点,记得有一次吃饭时,他跟那个假药王提到医家之主皇甫超尘身材瘦小之事,假药王答道那是天生的,真像不是这样,是医谷地下的七道天心把皇甫超尘害成这个样子,如果这个药王是真的皇甫涤寰,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那个时候阿刃就开始怀疑,并想要质问韩饮冰,却被韩饮冰的眼泪攻势挡了回去。

“嘻嘻。”女鬼突然笑了起来,“你问我「诸天化身」的最高境界?我告诉你,就在你眼前。”

说着,女鬼道了一声「过来」。

坐在地上的韩饮冰和原本躺在角落里的假药王,立即如言走到女鬼面前,动作如常,神情却是木然。

“他们就是呀,这个原来叫「木傀儡」的,在我手里呢,就应该叫「鬼傀儡」了。”

“厉害厉害。”

阿刃再次感叹着,这样的低姿态,不能不让人怀疑他背后有某种图谋。

“哟,你也太温顺了吧,你是不是有什么阴谋呀?”

女鬼眼波流转,斜看着阿刃,只看脸,这是一个很诱人的动作,但如果加上她脖子以下的黑色躯体,就显出了让人心里发毛的诡异了。

“您真是太厉害了,一眼就看出我有诡计。”

阿刃承认的也真快。

“哼,什么诡计我都不怕,你最好小心点,出事了我就弄死你,快过来,时辰到了。”

说着,女鬼命假药王躺在地上。

“用「换日」之法清除他体内的生气。”

女鬼命令阿刃。

“没问题。”

阿刃手一晃,一根带着淡淡雾气的金针出现在他手上,这针的色彩有些晦暗不明,阿刃看了,不禁一惊,这是他这许多天里第一次让七道天心的灵气现形,没想到是这个样子,难道是灵气即将耗尽,或者说,在七道天心融入了他的身体之后,这针就即将消失?

这?

阿刃脑子里浮现出那个疑似药王的老人那副病重的躯体。

按照计划,他是应该在「换日」之法用到半途,再祭出法宝对付这女鬼的,可是,阿刃没办法保证残余的七道天心灵气能用两次「换日」之法,这次用了,真药王的病该怎么办?

“快来!”

女鬼的厉喝声,惊醒了阿刃的犹豫,在这一瞬间,阿刃已经有了决定。

“好。”

阿刃应声,走到药王身边,蹲下身去。

看阿刃准备动手,女鬼也现出了奇怪的变化,只见组成她身体的黑色雾气,逐渐凝练成形,一点点的融成了一个四四方方、只有拳头大小的黑盒子,这方块像是用最纯净的黑水晶制成,周身萦绕着氤氲黑气,它的色彩,黑到了极处,仿佛是一个可以吸尽世间一切光明的黑洞,视线接触上它,就让人有灵魂被卷入吸走的错觉。

就是这样的一个小黑方块上面,游动着一张白色的面孔。

这一幕,很诡异,有点恶心,冲击力很强。

阿刃看了不禁一愣。

“开始。”

那张脸浮动着,把小黑方块拉到了假药王的脸上,正对着他的天灵盖。

阿刃做势欲将手中金针扎入药王的身体,在这之前,他突然不经意的问了一句。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你怎么那么罗嗦,快问!”

女鬼嚎叫着,急不可耐。

“你是怎么害死韩仰松的?”

“……。”

“你是怎么害死韩仰松的?”

阿刃抬头,笑着看向女鬼,笑容中,尽是冷凛的寒意,如果刚才接到的信息没错,那么眼前这鬼的反应会很有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