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八章 细说源头(一)
章节列表
第二十八章 细说源头(一)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三日后。

无边草原上,阳光普照,秋日里的最后一点温暖日光将整个草原笼罩在自己身下,这样的天气,不冷不热,气候怡人,应该是很舒服的。

阿刃的牙齿却在打颤。

好冷好冷好冷好冷……。

他此刻正盘膝坐在草原上的一块大石上,这石头呈圆形,上面刻着阴阳鱼的图形,这是块天生奇石,据说聚集着某种自远古流传下来的灵气,可以让他好受一点。

当然,更暖和的东西还在他的怀里,那个白玉小鼎如同暖炉一样被他抱在怀里,小鼎里传递出的丝丝暖意护住了他的心脉,助他渡过了最难熬的夜晚,如果没有这小鼎的话,阿刃觉得自己早该冻死了。

真冷啊……。

一阵衣襟磨擦草叶的声音传来,脚步声沉重,不像是身怀武功,阿刃知道,是药王来了。

“药、药王爷爷……。”

阿刃的舌头直打结,勉强转过头去,瞅着药王,打了个招呼。

“阿刃,觉得怎么样?”

药王走到阿刃身前,关切的眼神让阿刃心头一暖。

“不、不好,我就要被冻死了……。”

阿刃忍不住哀号起来。

“放心,你不会死的。”

药王语气笃定。

“我、我刚才给自己断过脉,身体一切正常,为什么我会这么冷、冷呢?那、那个鬼的究竟是什么东西?她真是阿冰的母、母亲?”

阿刃昨天才醒来,醒来时自己就在这块石头上,那时候的寒意比现在还严重,冷得他根本就听不清别人在说些什么,直到今天才好受一点,初一恢复意志,他就急切的想知道自己那天究竟遭遇了什么。

“嗯……。”

药王现出思索的神情,似乎在想如何跟阿刃解释,片刻后,他看着阿刃,慢慢道出了事情的原委。

这整个故事,都围绕着一个人和一个东西展开。

这个人,便是二十年前的魅族圣女,也就是今天的恶毒女鬼,偃无双。

当年的事情药王没有细说,只是说偃无双在害了韩仰松后,终日郁郁寡欢,药门大劫时,药王本想放她自生自灭,但这女人却怀有韩仰松的骨血,药王为了孩子,只得把她一起带走,在生下韩饮冰的时候,偃无双血崩而死,如果她就此死了的话,也算是了却了一切恩怨。

可她却没死,借着她身边的那件宝贝,也就是「四方杂家」的镇族之宝——「四方生死鉴」,她成了如今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

“四方生死鉴?”

阿刃听过这个名字,四方世家的宝贝,传说中有勾通生死两界的能力。

阿就是在天命林家的记载中晓得这个东西的,林家的资料中,对这东西用的形容词非常不一般,阿刃当时颇感奇怪,为此,还特意多看了几眼。

“好、好像林家对这东西的印象不算太好?”

“没错,四方家的宝贝「四方生死鉴」可说是天命林家的死穴,也不天命林家为何如此忌惮这个东西。”

药王点头,并没有细说四方家因这东西而与天命林家产生的恩怨,而是又言道,说五流各有一样宝贝,俱是上古传下的,医家的「七道天心」,林家的「九九圆命盘」,四方家的「四方生死鉴」,还有药门的「阳极炉」。

“就是你怀里的那一只。”药王对阿刃言道。

这几样宝贝各有功用,也许在远古时候,它们都是仙人掌中可以惊天动地的法宝,可到了现在,五流世家的人们只能倚仗着祖先流传下的一点窃门,略微运用一下它们。

那段经文还有曾经在鼎身上出现的图案,就是药门对于「阳极炉」认识的全部,只知道它能够驱邪除妖,知其然,却不知其所以然。

至于四方生死鉴,偃无双对它的认识却是深入多了,借着它成为非人非鬼的存在后。死后的前几年,她藏在四方生死鉴中,这四方生死鉴是四方家的宝贝,偃无双死后,就落在药王手里,东西虽是珍贵,药王却没有看在眼里,就给了韩饮冰做玩具,讲到这,药王叹息一声,极为后悔的模样。

韩饮冰长至十岁时,偃无双突然出现,一出现便用傀儡术控制了韩饮冰,并想要韩饮冰刺杀药王,这次刺杀突如其来,她差一点就成功了。

药王当是又是愤怒又是疑惑,怒的是偃无双竟然用无解的傀儡术来对付她的女儿,疑惑的却是为什么偃无双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当年,偃无双虽然挑拨了三杰中「松」与「梅」之间的争斗,导致二人先后横死,但药王知道她的本性不坏,一切行为都是她的父亲、也就是当年的四方杂家家主所逼迫,否则药王也不会在事情败露后放过偃无双。

而变成怪物后的偃无双,却是如此的怨毒与疯狂,药王看得出来,如果可能的话,她甚至想要毁灭一切。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转变,药王估计有两种可能,一是四方生死鉴本身的阴极属性感染了她,二是有人在不断的传递着仇恨信息,让她变成了这样一个怪物。

韩饮冰刺杀药王失败后,便控制着韩饮冰与她一起逃跑,至于去向么,应该是重回了四方杂家。

这几年时,药王一直在寻找着韩饮冰的下落,却是没有结果,毕竟在药门大劫后,药王不但武功尽失,而且门下实力锐减,这种全世界范围内的搜索,还涉及到五流中的另一个世家,自然是困难重重,一直没有进展。

直到一个月前,四方杂家的人突然大量的出现在了拉萨。

他们虽是小心翼翼,但拉萨是药门这二十年来的根据地,药门在这里陪养了大量的门人子弟,想要不被药门发现,是不可能的事情。

四方家潜入拉萨的人也明白这一点,于是他们试探了几次,透露信息给药王,说韩饮冰在他们手里后,看到药王的确不敢太为难他们之后,他们便开始了动作。

他们布置了很多东西来迷惑药王,而他们真正的目的,却是阿刃。

一切伪装都是为了阿刃的来到,药王虽然知道他们另有目的,却是被蒙蔽了,四方世家的「暗香」一脉成功的掩饰了阿刃的存在,药王并不知道这个身怀神奇针术的少年是为了给他治病才来到拉萨的,阿刃也不知道那个药王其实是四方世家的杰作。

偃无双跟阿刃说的,一切都是她自己做出的计划,这是假的。

实际上是四方世家下了大力气才布下的局。

这个局,却因为昆达与阿刃的一次偶遇、以及偃无双的疯狂而被破坏了。

那次偶遇中,四方杀手不是为了杀阿刃,而是为了让阿刃觉得外面危险,乖乖呆在家里,这计策却被昆达给搅和了。至于在火车上阿刃碰到的杀手,那么狠的手法,也不像是伪装,药王推测,极有可能是四方家分裂出的另一个族系下的手,那个才是四方逆火杀手的最精锐力量,四方家分裂成几系,各系之间相互仇视,消息不通,自行其事。

昆达入门尚晚,他不认识韩饮冰,韩饮冰却根据被灌入脑中的信息而认出了昆达,所以她那么害怕,而后来与药王的见面,药王虽然不知道事情的真像,他却凭着直觉便明白了事情的关键在阿刃身上,所以赠了他研究多年、可以克制「四方生死鉴」的「阳极炉」给阿刃。

这举动很冒险,也得到了回报。

之后,偃无双的失控,彻底揭开了事情的真像,也让四方家精巧的计划化为泡影,接下来便是暴力的对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