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九章 细说源头(二)
章节列表
第二十九章 细说源头(二)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阳极炉」的确能克制「四方生死鉴」,可是当偃无双以魂飞魄散的代价来驱动「四方生死鉴」时,事情便不受控制了。

那时偃无双是想把自己的怨毒与仇恨借着「四方生死鉴」过寄给韩饮冰,阴错阳差的,这「四方生死鉴」却击在了阿刃的身上。

四方生死偃本就是阴极属性,再加上二十年里偃无双日日都用怨念来温养它,它几乎成了天底下最阴毒的东西,韩饮冰由于与偃无双血脉相联,她可以继承四方生死鉴,如果是普通人接触到样阴毒的东西,非死不可!

阿刃却是体质特别。

很特别。

药王强调了一句,那次见面以后,药王便注意起了阿刃,并且借着各种渠道,甚至是从医家取得的信息,了解到了阿刃身上发生的一切。

从七道天心的附体,到黄金血脉的两次复活,到天命林家时用七道天心灵气救活皇甫歌。

阿刃几乎是一个迷一样的存在,药王不知道阿刃究竟是什么,但他推断出,四方生死鉴不会对阿刃构成威胁。

这推断得到了证实,被四方生死鉴击中后,阿刃的身体竟然把这宝贝收进了体内,结果呢,只是感觉到了一点寒意。

“不、不是一点,是非常非常非常冷。”

阿刃还在打哆嗦。

“你不觉得比初时好了一点么?你的身体正在逐渐适应「四方生死鉴」的阴极气,一段时间以后,就会恢复如常了。”

药王很相信这一点。

“要、要多久?”

“也许一个月,也许一年,我也不知道。”

药王的确不知道,阿刃的身体状况已经不再正常的知识范畴之内了,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只有老天爷才晓得。

“难道、难道要我一直坐在这里?”

药王点头。

“这石头有调合阴阳的能力,你怀中有「阳极炉」,两样加在一起,理应可以更快的中和「四方生死签」的阴极气,而且,这也是一个机缘,这世上还没有哪个人能同时拥有三件五流宝贝的垂青,医家七道天心的灵气、四方生死鉴的阴极气、阳极炉的阳气,这三样在不断的磨练你的身体,待日后功成时,你的成就不可限量。”

“那将是超乎普通武者想像的成就。”

药王所言不虚,自古以来,练武之人最大的成就也不过就是强身健体益寿延年,而阿刃现在所拥有的机缘,却足以改造他的身体,让他达到普通练武之人无法想像的境界。

他会踏上通神之路。

阿刃却没心情关心自己日后有多大的成就,他最担心的,是另外一个人。

“药王爷爷,阿、阿冰她怎么样了?”

这问题问出,却没得到回答,只见药王的眼神透过阿刃,望向远方,神情很是萧索。

“她出事了?”

阿刃心知情况不妙,不由得叫出声来,那日韩饮冰被女鬼控制后,发狂一样的攻击他,他不得已才把韩饮冰打晕,心中却一直担心会不会出什么问题,如今看药王的表情,的确是出问题了,这让他心急如焚,想问个究竟。

“你冷静点。”

药王看着阿刃的眼睛,眼前老人的眼神是如此的沉静,让阿刃暴燥的情绪逐渐稳定下来。

“冷我是很冷,可我安静不了。”阿刃苦笑着,“阿冰究竟怎么样了,没事的,您告诉我,我能受得了。”

“她现在……。”药王顿了一顿,神情黯然,“她现在疯了。”

“疯了!”

阿刃大叫,脸上是难以置信的表情,“怎么可能?这不可能!”

“你应该记得,偃无双给她下的最后一个命令是什么。”

“是、是杀了我?”

阿刃犹豫了一下,想了起来,然后他猛得抬头,“难道……?”

“没错。”

药王点头,“她现在唯一记得的,就是要杀了你,她疯了……。”

“不会的不会的……。”阿刃轻声低语,片刻后又冲着药王叫道:“一定有办法治她的!对不对!一定有办法的,您是药王,您一定有办法的!”

唉。

药王长叹一声。

“孩子,这几年来我一直在研究如何克制四方魅族的木傀儡,也有一些心得,我会尽力的,你不要担心。”

药王的承诺,让阿刃悬着的心稍微安稳了一点,在他心里,药王是个无所不能的神奇人物,这样的人是什么事情都能做到的。

“我怎么能不担心。”

阿刃摇着头,情绪还是有点焦燥,接着,他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说道:“对了,药王爷爷,我曾经看过魅族的「诸天化身」秘籍,那里面的字句我还能背得下来,会有一点帮助么?”

“唔?”

药王略微有些吃惊,阿刃话中透露出的信息让他感到诧异。

“你看过「诸天化身」的秘籍?还能背出来?”

“是。”

阿刃点头,韩饮冰曾经给他看过那本秘籍,他看了将近两天,阿刃的记忆力很惊人,是长时间锻炼的结果,虽不能说是过目不忘,但看过几遍后,基本上也能背得出来。

“会有用的。”

药王的神情中也有一点兴奋,解铃还需系铃人,如果要找解救韩饮冰的办法,还需要从魅族秘术入手,阿刃可是帮了大忙了。

“呵呵,药王爷爷,阿冰的病一定能治好吧。”

“一定能。”

“一定能,好冷好冷……。”

此刻已是夕阳西下,阳光将老人和少年的影子拉得很长,夜晚即将来临,对阿刃对韩饮冰对药王来说,这都将是一个难熬的夜晚,但黑暗毕竟总会过去,明天的太阳将如今天一样温暖。

斗转星移。

已是三年过去。

这一年多个日日夜夜里,世界有了怎样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