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章 初探身世
章节列表
第一章 初探身世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这里是整个城市唯一的孤儿院,爱心福利院。

由于近年来热心于公益事业的人士逐渐增多,福利院也得到了大笔的公益奖金,这些资金的大部分用来改善孤儿们的生活环境,眼前这几幢楼房就是证明,十年前,这里可没有这么漂亮的楼。

一辆出租车停在孤儿院前,车上走下一男一女,二人均是二十多岁的年龄,男的一头短发,身形笔挺,面目轮廓分明,往那里一站,给人一种很精神的清爽感觉,女孩依偎在他身边,若是只论相貌,这女孩只能算是那种随处可见的美丽,但她眉眼间带着的那丝温柔,以及不时流露出的柔顺神情,让她整个人看上去就如同是水做的一般,有着这样温柔性情的女孩,在现在这个女孩子们都崇尚个性的时代已经很少见了。

“就是这了。”

青年的眼神恍惚了一下,似乎回忆起了某些藏在记忆深处的往事。

“爱心福、利院。”

女孩好奇的左右望了一下,然后念出了牌子上的字,念得很奇怪。

“不对。”

青年摇头,“爱心是一个词,福利院是另一个词。”

“爱心、福利院?”

女孩咬着手指头,试探的眼神望向青年。

“这次对了。”

青年鼓励似的拍着手,面露笑容。

“嘻嘻。”

女孩笑得很开心,仿佛是完成了一件很伟大的工作。

“阿冰真厉害,我们进去吧。”

“好,阿冰听阿刃的。”

这两人正是阿刃与韩饮冰。

听到韩饮冰小孩子一般的话语,阿刃面上笑容仍在,心中却是在叹气,已经三年了,距把韩饮冰从偃无双手里救出已经足中有三年,却只能把韩饮冰恢复成这个样子,她现在的智商,或许只有十岁吧,仍然停留在被偃无双夺走意志变成木傀儡的那一刻。

其实,这已经是很好的结果了。

魅族的傀儡术近乎无解,在试了数十种方法后,药王和阿刃终于明白了这一点,面对着疯狂的韩饮冰,两人束手无策,心痛的几乎在滴血。

最后,药王提出了一个异想天开的办法,那就是用傀儡术来对付傀儡术,意思就是用一个更强力的傀儡术来抹去现在韩饮冰疯狂的记忆。

这是一个几乎不可能实现的主意,偃无双是魅族百年难逢的天才,她的傀儡术本就难以抗衡,在化身为厉鬼后,借着四方生死鉴的灵异效能,傀儡术的威力又大了几倍,这样的异术谁能破?

更别说魅族每代只传一人,上一代的偃无双已死,这一代的韩饮冰就是那个病人,又去哪里找一个精通「诸天化身」的魅族圣女来救治韩饮冰呢?

那个精通魅族异术的人就是你,你能救阿冰。

药王对阿刃言道。

什么?

阿刃第一个反应是药王在开玩笑,片刻后,他就明白了药王的意思,药王是要他现在开始习练魅族异术,待功成后就能救得了韩饮冰。

我能行么?

阿刃怀疑自己的能力,那种迷惑人心的法术,他学得会么?

事实证明,他学得会。

以后的两年多时间里,阿刃的异术不是小成,而是大成,他也不明白为什么,练习过程中的许多难点,无论是多么困难的地方,他都是一看便通、一通便会,短短两年时间,他已经拥有了可以迷惑人心的能力。

药王为了以防万一,还特地选了几个聪慧机敏的弟子与阿刃一同练习,一段时间后,药王便知道他多虑了,在其他弟子还在原地踏步的时候,阿刃已经跑到了他们看不见的远方。

这样的资质,已经不是天才两个字可以形容的了,而是奇迹。

阿刃也不相信自己会聪明的如此过份,但事实就是事实,那种对整个术法了如指掌、知道哪里有陷井哪里需要绕弯哪里冲过去就可以的感觉是如此的真实,好像他曾经练过这东西一样。

最后药王推断,极有可能是融进阿刃身体的「四方生死鉴」带着偃无双的一部分知识,所以才会有这样的状况发生。

阿刃也有点相信这个解释,毕竟「四方生死鉴」还带给了他其他东西,一些很麻烦的麻烦,一些很牛叉的能力。

可即便是阿刃可以在短短时间里学会「诸天化身」,他的能力还是没办法抗衡偃无双的傀儡术,他只能用一段相当长的时间,用尽各种方法,一点点的抹平韩饮冰身上的戾气,把她变成了那个没有杀伤力的木偶,然后,再一点点的灌输进种种个性给她。

什么时候该笑,什么时候该哭,什么时候说什么样的话,阿刃和药王就像是在教导一个婴儿一样,希望将韩饮冰变成一个正常的女孩。

这种努力有了一点结果,他们依照药王记忆里那个十多岁的小女孩的模样,成功的还原了韩饮冰的性格。之后,阿刃不想再继续下去了,他想让韩饮冰的性格自由发展,慢慢的成熟起来,而不是通过外力强行灌输进去,那样的话,和偃无双的作为又有什么不同,药王同意了阿刃的意见,对韩饮冰的治疗从此告一段落。

时间也已经过去了三年,这三年,外面的世界变成什么样子?自己熟悉的人们又怎么样了?阿刃的心思有些蠢蠢欲动,年轻人是耐不住寂寞的,药王也看出了阿刃有些不安份,便让阿刃出去走走,并言道什么时候累了有麻烦了,就回药门来,什么事都有药门给你抗着。

阿刃动身离开,并且带上了韩饮冰,毕竟韩饮冰需要他来照顾,而且到外面的广阔天地去,对韩饮冰的个性成型也有好处。

他们的第一站,便是阿刃长大的那个城市,祭拜过爷爷后,阿刃来到了他在那里生长了十年的孤儿院,他对于自己的身世很好奇,自从知道自己身上的种种异常之后,他就一直想来调查一下,却没得到空闲,现在终于有时间了。

二人迈进了孤儿院的大门,进门后,是个很大的院子,院里有秋千、木马、翘翘板等许多娱乐设施,不少孩子正在这里玩耍,对于阿刃二人的来到,他们抱以天真好奇的眼神。

“容妈妈,有人来了。”

其中一个小女孩大声招呼,清脆的嗓音就像是一只小黄鹂。

容妈妈?

阿刃一愣,他记得负责照顾孩子们的是那个老巫婆啊。

从孤儿院逃出后,阿刃一直生活在这个城市里,偶尔的,他也会回来瞧瞧,孤儿院的变化都被他看在眼里,也常常能看到那个虐待他的老巫婆。

随着孩子的呼声,一个面目和善的中年女子出现在阿刃的视线里。

看到阿刃和韩饮冰二人,被称为容妈妈的中年女子一愣,来孤儿院的人士中,有一部分是来捐助的,一部分是来领养孩子的,这些人大多数都是中年人,像眼前这两个这么年青的可是少见。

“两位,有什么事么?”

哦。

“是这样的,我有个自小失散的兄弟,我查到他似乎在这所孤儿院里生活过,能不能查询一下相关的资料。”

阿刃单刀直入的撒着谎。

“这样啊,我带你去见院长吧,他那里有全部孩子的资料。”

对于阿刃的理由,容妈妈倒是不觉得惊讶,来找孩子的也不在少数,孤儿院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孤儿们更好的生活,让他们亲人团聚自然是最好的结局,有人来查资料的话,他们会尽量给予方便的。

一路上,阿刃不断的与容妈妈谈着话,不经意间,问出了他想问的问题。

“在这里照顾孩子们的一直是您么?”

“哦,不是,原来是另外一个人,我是刚刚接任的。”

“她退休了?”

“不是退休,大约半年前,她出意外,去世了。”

“意外?”

阿刃一惊。

“嗯,就在孤儿院门口,下班的时候,被一辆车撞到了。”

“……。”

死了?

阿刃不禁有点失望,也有点惋惜。

这时,容妈妈已经带着二人来到一间办公室门口,敲门后,屋内有个苍老的声音喊了一声「进来」,三人便推门而入。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坐在正对着他们的大办公桌后,擦拭着自己的眼镜。

“院长,他们是来查一个孩子资料的。”

容妈妈言道。

“嗯。”

老人把眼镜重新戴上,上下打量了一下阿刃和韩饮冰,点点头,“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容妈妈依言走了。

“那个孩子是什么时候入的孤儿院,是男是女,有没有什么特征?”

老人站起身来,一边问着这些话,一边走向墙角的大书架,书架用红木制成,漆面班驳,看来是用了许久的,架中有许多档案袋,密密麻麻的摆满了整个书架,这应该就是孤儿院曾经收留过的全部儿童档案。

“都在这里。”

阿刃递给老人一个文件夹。

老人接过打开。

“性别,男,入院年龄,一岁,入院时间,八五年十一月四日?好详细的时间,你要找的是你什么人?”

“是我弟弟。”

阿刃眼神里适时的流露出一丝沉痛,似乎是因为想起自己那个丢失的弟弟而伤心,老人看了,现出怜悯的神情,也没多问,便回头在书架上开始查找档案。

一点对人心理因势利导的小技巧而已……,阿刃无声的笑了笑。

噫?

找了一会儿,老人突然轻噫出声,语气有些惊讶。

“怎么?”

有麻烦了?阿刃皱起了眉。

“八五年的档案不见了。”

老人转回身,面带惊疑之色,向阿刃展示着他手里空空的档案夹。

“不见了?”

阿刃讶然。

“应该都在这里的,怎么会呢?”

老人疑惑的摇头头,他走回办公桌旁,拿起电话:“喂,老徐么,帮我叫小赵……哦,不,是叫小容来我的办公室一下。”

放下电话,老人自嘲的笑笑。

“人老了,记忆力就差多了,小赵是上一任的管理员,半年前出车祸去世了。”

呵呵。

阿刃笑笑表示理解,他也记得那个老巫婆姓赵,还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赵落雁,可惜心肠太坏,糟蹋了这个名字。

片刻后,带着阿刃来到院长办公室的容妈妈来到房间里,老人向她循问关于档案的事,容妈妈说不知道,这事依然没有结果。

“奇怪了。”

老人坐在椅子上想了一会儿,然后便开始翻起自己的抽届,翻出一堆笔记本。

“我有记笔记的习惯,这是我这些年的工作日志,里面的资料虽然不是那么详细,但总会有一些帮助的。”

“那就麻烦您了。”

阿刃微微欠身,表示感谢。

“八五年,八五年……。”

老人一边在嘴里念叨着,一边一本本的翻起笔记来。

“这里……。”

老人翻到某一页后,叫了一声,仔细读下去后,他脸上现出一种很奇怪的神色。

“没有记载么?”

阿刃的心悬了起来,这个本子也就是他查找身世的唯一线索了,如果没有相关的记录,那以后的调查工作可真如茫茫大海捞金针,一点头绪都没有了。

“有是有,不过……,你自己看吧。”

老人把本子递过来,阿刃接过,仔细观睢,见那本子上是铅笔写的标准小楷。

记录如下:

一九八五年十一月四日晚,大雪。

小赵刚才说在门口看到了两个婴儿,我责问她为什么不立刻抱回来,她说天冷,那两个孩子又什么都没穿,就被人那么狠心的扔在雪地上,连哭声都没有,应该是已经被冻死了。

我要她立刻把孩子抱回来。

小赵这个人精明有余,却没有多少慈悲心。

小赵回来了,只带回一个孩子,她很奇怪,说刚才明明看到有两个的,怎么变成一个了?

也许是她看错了。

小孩很健康,现在的气温是零下三十四度,一个刚出生的小孩居然没冻病,真是个奇迹,也许是他被扔在外面没多久吧。

……。

嗯?

两个孩子?

阿刃看完这个记录,心中一愣,难道这说的不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