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章 通神之境
章节列表
第四章 通神之境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二人进了院子,便见那那株参天槐树下的石桌旁,坐着干干瘦瘦的老头皇甫超尘,皇甫超尘面前石桌上摆着一局残谱,黑白棋子虽是只有寥寥几颗,但看他的专注神情,似乎这是一个很难的难解之局。

也许是太认真了,阿刃二人的来到,丝毫没有惊动皇甫超尘。

“咳!”

走到皇甫超尘身这的阿刃干咳一声。

“性急的小子……。”

皇甫超尘叹了口气,抬起头来看着阿刃,一眼扫过之后,眼中现出惊奇的光,他也没掩饰自己的情绪,像是观赏一个奇迹似的,上下左右的打量着阿刃。

阿刃被他看得颇不自在,不禁不满的叫着:“看什么看,没见过武功么高的帅哥啊。”

“武功高倒是未必,帅哥就更谈不上了。”

皇甫超尘摇头,“我惊讶的是,涤寰果然手段高明,三年里,竟然能把你变成这个样子,看你精气神内敛不现,眉间三花却是张扬外露,是修了「万流归宗」之术吧。”

精气神,统称三宝,练武者外练筋骨,内练的就是这三宗东西,精者,人体日常行动之源,气者,体内养成的点点超越寻常之机,凡是武者,能练到内气这一层境界,也就算是登堂入室,远超寻常诸人,而神者,却是与内气完全不同的一种东西,练神者,也称为练势,领悟了这层玄奥之境,对敌时,讲究的不再是以蛮力取胜,而是利用种种形势,比如若是天降大雨时,这雨在敌手看来是障碍,在神机已动的高手这里,却是如鱼得水,一方势衰,一方势增,胜负自然不言而喻。

阿刃所练功法中,伏养心决是练精,怀抱天下是养气,而皇甫超尘所言的万流归宗之术,却已经是通神了。

可惜的是,阿刃虽然的确是练了万流归宗之术,但距神机初动的至高境界,还差了不止一星半点。

皇甫超尘所言的「精气神内敛不现、眉间三花张扬外露」,正是练神者的表现。

三花,指的亦是精气神,不过,这三花与三宝的不同之处于,三花乃三宝之根,普通人一生中眉间也不可能三花绽现,只有得道的高僧,或者累世行善的信徒,才能上通玄机,有三花聚顶之象。

三花不是天神仙佛的恩赐物,它是一种玄而玄之,超乎世人想像,无法用任何手法来测量的一种规则之下赋与品,要知世间一切皆遵循着一个名为「道」字的规则,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这话非是虚言,累世的功德,上感天道的苦行,这些举动都能让人更加接近这个「道」字,欺人为恶者,规则下亦有他的报应。

天道迢迢,因果不爽。

武者的三花绽现,不是代表着功德,而是表示他已经踏入了练神之境。

武者的通神之术若是有成,他便明白了世间万物运行的规则,明白了「道」这个字在武技中演化的规则,仗之以应付敌人,自然是无往而不利。而且,在这种境界下的武者,行事已经不可以用常理度之,因为他的行事规则,只会遵守着自己心中的「道」,要明白,这种规则不是行善积德,天生万物,亦杀万物。

武者,亦杀万物。

这万流归宗之术,是直达通神之境的秘法,阿刃所习的,只是一个残篇,大约只有五分之一的份量吧,其他的五分之四,分别存与其他四流之中。

药王亦不知道这个残篇的确切来历,也不知道它为什么会被分成五份,并分藏在五流之中,这些都是千余年前的辛秘了,药门传下的资料中,只是大略提及,似乎是有意掩饰,其中,恐怕是有什么秘密吧。

不过往事不可追,更何况是千年前的往事,其中的真像,谁也不会知道了。

“对了,说起万流归宗,皇甫老头,把你家的那份拿出来吧。”

一边说着,阿刃一边伸出了手,态度之随便,好像他向别人的不是别人视为珍宝的秘芨,而是一本三流的武侠小说一样。

皇甫超尘看看阿刃的手,再看看他的脸,有点错愕,半响才失笑道:“阿刃小子,你的脸皮之厚,可说是前无古人了。”

“嘿嘿。”

阿刃嘿嘿笑着,他对此种评价的态度,只有四个字,「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于是他继续道:“老头,给不给?”

“现在不行。”

皇甫超尘摇头。

“那就算了。”

阿刃也不强求,虽然他现在体内有点麻烦需要五份万流归宗残篇合一才能解决,但现在他只有一份,医家的那份再给他也就只有两个,离集齐全部还远着呢,所以他也不急。

“那个,老头,皇甫歌那丫头是怎么回事?”

说起皇甫歌,阿刃的脸色凝重起来。

“怎么了?没怎么啊?”

皇甫超尘有装傻的嫌疑。

“还说没什么!”

阿刃有点沉不住气,“你让她学「傲世四决」,还让她去闯那个鬼阵,那会要人命的!你知不知道!”

没错,阿刃从凤凰那里得到的消息,就是皇甫歌这三年在修行「傲世四决」,不但学了,而且进展神速,之后,皇甫超尘向医家诸人公布了重开试炼之地的消息,准备让皇甫歌,以及与皇甫歌同时修行「傲世四决」的几个年轻子医家子弟一同参加试炼。

阿刃得到这个信息之后,震惊之意不在话下,该死的,那鬼阵会要人小命的!

面对阿刃的严声厉色,皇甫超尘却如清风拂面,根本不为所动,慢条斯理的解释起来。

“你不也闯过么,现在不是还好好的活着。”

“我不一样!我、我……。”

「我」了一会儿,阿刃却没我出个所以然来,他能起死复生,能将七道天心的灵气纳入体内,能用身体收了四方生死鉴,能借着四方生死鉴的九阴气、阳极炉的纯阳气还有七道天心灵气的吞噬功用,在短短三年内将万流归宗残篇练成,达到了通神的初段境界,他根本就不是寻常人,也超乎了普通意义上的天才所能达到境界,他也不知道用什么话来形容自己才好,难道说自己是个怪物?

“你能从古阵中生还,其他人也未必不能,医家的试炼之地已经寂寞了三百年,也该让它重新开放了……。”

“少说那些糊弄鬼的胡话!老头你究竟打得什么主意?!”

阿刃怒不可抑,在他看来,皇甫超尘这老头的理由根本就扯蛋,睿智如他,绝不会不知道那鬼阵闯进去便会有死无生,也不会不知道自己体质的特异之处,而他坚持让皇甫歌去送死,一定有什么图谋。

“唉,小子,你跟我喊是没用的,十五丫头已经打定了主意要去闯阵,你知道,那丫头出了名的不听劝,我也没有办法啊。”

皇甫超尘无奈的言道,表情很是无辜。

“我不信!”

阿刃才不相信皇甫超尘的鬼话,可他也知道,如果想从眼前这老家伙口中套出真象来,不亚于痴人说梦。

既然如此……,哼哼!

阿刃心念一动,脑中上识气海中气机猛转,一种奇妙之极的感觉浮现在他脑中,精神上的感知能力,在一瞬间被千百倍的强化,甚至溢出体外,借着无形的气机通道,向皇甫超尘延伸而去。

这正是诸天化身中「洞若观火」之术。

诸天化身共有各色异术三十六种,应着不用的情势与环境,种种异术均有妙用,阿刃前次迷惑凤凰的,用的是侵袭能力较强的「蛊惑」之法,而对着医家之主皇甫超尘,他绝不敢那么托大,而是用了重在探测的「洞若观火」,这一法,可以借着目标散在体外的气息获得一些残留信息。思想,也是一种能量,一个人想些什么,他的思维能量会留下某些痕迹,能量越强的人,留下信息越明显,这「洞若观火」之法,便可以截取这些信息。

阿刃虽然觉得自己已经足够小心,但接下来的事情告诉他,他仍然犯了一个大错。

千条精神感知触角都与阿刃灵识相连,猛扑过去之后,却仿佛击在空处,什么东西都抓不到,他犹如平地里栽了一个大跟头,无处着力的郁闷感觉让他几乎吐血。

明明眼睛能够看到皇甫超尘,可是却感觉不到他的存在!

皇甫超尘的眼睛里现出一丝嘲笑之意,接着,他嘴唇微绽,一个“咄”字轻吐出口。

这个字,皇甫超尘虽是悄声道出的,但听在阿刃耳中,却如平地升起了一个旱天雷,在他的心底嗡嗡作响,放出的精神力亦如潮水倒卷一般,轰然回归。

糟了!

精神反噬!

阿刃大惊,急忙神凝上识气海,竭力压制犹如波涛一般汹涌澎湃的精神力量。

诸天化身之法是异术,是直袭敌人精神的便利之法,使用它,就好像利用一柄匕首去捅敌人毫不设防的软肋,捅着了自然能给敌人带来超乎肉体伤势的伤害,可如果敌人练得一身好本领,连这软肋都能修炼的铜皮铁骨的话,阿刃这柄并不太锋利的匕首,受到的反挫之伤,也足够他喝一壶的。

眼前这个皇甫超尘,就是那个把精神修炼成铜皮铁骨的可怕家伙,阿刃想用异术对付他,这个念头闻上去,有找死的味道。

旁门杂技,用着虽然舒服方便,但如果遇上了无法想像的对手,异术无功而返,甚至是被对手将攻击反弹回来,带来的后果将是非常可怕的。

也幸好阿刃还算聪明,没用过于强力的招数来试探皇甫超尘,一个「洞若如火」之术,带来的精神反噬不算强大,阿刃还能应付。

精神上的波动渐渐平息,阿刃皱着眉头看着皇甫超尘,心道这家伙真是个老怪物。

皇甫超尘和阿刃,这一老一少面对面的站着,看起来像是两人都在发呆,可只有身在局中的二人,才知道刚才的一切有多么的惊险。

“四方家的诸天化身。”

皇甫超尘喃喃自语,眼光一刻都没离开过阿刃。

“这奇门异术,对武技修行有害无益,涤寰没有教过你?”

涤寰,指是的皇甫涤寰,也就是药王。

“有教过,不过他老人家也说过,武者的通神之界,与这诸天化身似乎有异曲同功之妙,如果没有修炼诸天化身经验,我也很难在三年里将万流归宗残篇练成。”

的确,万流归宗虽是通神之术,但五流世家能修炼它从而达到通神境界的武者,几乎都是以十年一个的极低频率向上增长,想领悟通神之境,勤力机缘天赋一个都不能少,这三样,只要拥有一个,就足以在俗世里成就一翻事业了,三样都有的可称为豪杰,在乱世里是足以雄霸一方的英雄人物,这样的人,自然是少之又少。

“哦。”

皇甫超尘点头,“涤寰的见解,果然与他的一惯风格相符。”

二人的这几句话,像是探讨起了武学,刚才那个精神上的攻击与反击,就此揭过不谈,似乎从未发生过一样。

皇甫超尘的话表示出他是看在药王的面子上,而阿刃,得到的教训也足以让他收敛一下自己的锋芒。

药王也曾经告诫过阿刃,这诸天化身之法再厉害也是旁门之法,能不用就尽量不用。阿刃当时虽是口头上答应了,但实际做起来,却是很难,就如一个小孩子拿到了一个新奇有趣的玩具一样,怎么能忍得住不去试一试。

对付凤凰是手到擒来,这让他信心大增,再想来对付皇甫超尘时,却踢到了一块硬得吓人的铁板,他这才重新考虑起药王的告诫,心中立即警醒。

沉迷于此道,必然荒废武技,舍本求末,乃庸者所为,此道的凶险,也远远大于武道修行的风险,舍全求险,更是蠢行,切记。

药王的话回响在耳边,阿刃额角不禁有一丝冷汗划过。

“诸天化身也算是一条令辟蹊境的武学之路,可惜失之偏颇,难登大雅之堂。”

皇甫超尘感叹着,阿刃听了,心中有点不服,心道如果你知道诸天化身的最高境界木傀儡可以给人带来多大的伤害,你就不会这么说了。

不过,这话当然也不能明说,韩饮冰被木傀儡控制一事,还算是个药王与阿刃之间的秘密。

这么想着,阿刃看了被石桌上棋局吸引,正老老实实的坐在石凳上研究棋局的韩饮冰一眼,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

“丫头她,究竟是怎么想的?”

看着韩饮冰,阿刃就想起了皇甫歌,既然没办法证实皇甫超尘所言之事是否属实,那就当真的来听好了,皇甫歌执意要闯那鬼阵,究竟是怎么想呢?

“我也不大知道啊。”

皇甫超尘老狐狸本像又现,圆滑的推着太极。

“不知道?”

阿刃明明白白的表示出了他的怀疑。

“你应该自己去问她。”

皇甫超尘提议着。

“问就问。”

阿刃胆气颇壮。

“丫头在哪?”

“她啊,不在医谷。”

这个问题的答案,离阿刃预计中相差很远,阿刃听了,不禁一愣。

“不在?”

“没错。”

“她在哪?我要见她。”

虽然不知道自己能否做些什么,可是,至少要去尝试,阿刃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皇甫歌去送死。

“想见十五丫头的话,我可以安排人带你去。”

“谢了。”

阿刃大咧咧的道着谢,语气中可没有几分谢意。

“你去吧,不过呢,你到了那里,最好在那里待上一段时间。”

皇甫超尘说了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话。

“为什么?”

阿刃皱起了眉头,这老头在打什么鬼主意?

“你记不记得天命林家的夺嫡之战。”

皇甫超尘突然问道。

“当然记得。”

那个尽是阴谋与欺骗的回忆,阿刃如何能忘。

“是我让皇甫立人帮你的,为此,我还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皇甫超尘不动声色的言道。

果然是这样。

阿刃对那次的事情,有着许多猜测,其中一个就是皇甫超尘在幕后推动着局势的发展。

“只是为了帮我?我的面子有这么大么?”

阿刃笑了,“你敢说你和我义父之间没有任何协定么?”

无利不起早。

世家间的分分合合,究其原因就是一个利字,如果说是皇甫超尘善心发作,帮助处于弱势的林成一一方,而且不收取任何回报的话,阿刃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呵呵,阿刃你的确聪明。”

皇甫超尘笑了,“可是,你欠我一个人情,这一点你无法否认吧?”

“要债来了?”

阿刃眯起眼睛,上下打量着皇甫超尘,“你富可敌国,还掌握着那么庞大的医家势力,我真怀疑有什么我能帮得上忙的。而且,你为什么总盯着我不放呢?这次又借着丫头的事情把我弄来,还跟我玩这些玄虚,皇甫老爷子,您究竟想要什么啊?直说好不好?”

“我要你在那个地方住上一月。”

皇甫超尘平静的言道。

“只是这样?”

事情不可能如此简单,绝不可能。

“只是这样,那里风景不错,带着你的小女朋友,去住上一个月,有空再去劝劝十五丫头,我说阿刃啊,人太花心可不是好习惯,你应该收敛一点了。”

说着说着,皇甫超尘的话锋一转,开始念叨起阿刃的花心来了。

阿刃听了有点哭笑不得,他不是花心,也没想惹这么多的情债,可是事到临头,身不由已的时候居多,他根本没办法选择。

“你好自为之吧。”皇甫超尘哼一声,声音中透着不满意,此刻他只是一个为自己孙女的幸福担心的老人。

“呵呵。”

阿刃干笑。

“去找平泽,他会安排一切的。”

皇甫超尘又道。

“好吧,阿冰,咱们走了。”

这时,两人才把注意力放到韩饮冰身上,只见她拿着一颗颗的黑白棋子,往棋盘上放着。

“小丫头,你弄乱我的棋了。”

皇甫超尘言道。

“嘻嘻,我解开了。”

韩饮冰抬头笑笑,笑容中尽是洋洋自得。

阿刃不懂棋,此刻也没心情去懂,他扶起韩饮冰,两人匆忙离去。

皇甫超尘走到石桌的棋局旁,看着桌上已经摆得密密麻麻的棋子,再抬头看看韩饮冰的背景,眼中掠过一丝惊疑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