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章 心若冰清
章节列表
第五章 心若冰清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皇甫超尘没看到,阿刃在转身的那一瞬间,眼神里的愤怒在顷刻间消失,一种异常冷静的玩味神情出现他的眼中。

诸天化身是精神修炼法,每一分每一秒都要保持清澈如水的心理状态,是最基本的要求,如果皇甫超尘知道这一点的话,就一定会对阿刃刚才的过激反应,甚至还不顾一切的用诸天化身对付他而心生怀疑。

可惜的是,皇甫超尘不知道。

阿刃也很满意自己刚才的表现。

嘿嘿,连自己都给骗过了。

自欺欺人。

诸天化身三十六技之一。

很奇妙的一个法门,欺已方能欺人,如果一个人连自己都能骗的话,这世上就再也没有他骗不到的人了。

从遇上凤凰的那一刻,阿刃就知道自己又落入了别人算计之中,凤凰如何找到他的,他也心中有数,只要派个人监视着阿刃爷爷的墓地,就一定能碰见阿刃,这个方法,阿刃知道,熟悉他性格的人都知道,阿刃既然不加遮掩的去祭拜爷爷了,也就根本没打算避开那些势力,想来的就躲不掉,他不是怕事的人。

一看找到他的是凤凰,再从凤凰口中得到皇甫歌危险的信息,阿刃就知道,想从他身上图谋点什么的这个人,有百分之八十是皇甫超尘,剩下的可能性,落在皇甫立人皇甫立言这一对孪生兄弟身上,总之是跑不出医家上下这个范围。

可是凤凰抛出诱饵阿刃又不能不吞,皇甫歌遇险,他是一定要做点什么的。

既然如此,那就走着瞧吧。

阿刃已经不再是三年前的那个阿刃,谁要想再利用他做点什么的话,都要考虑一下自己要拿什么东西来换。

“阿刃,你笑得好像黄鼠狼啊。”

韩饮冰在一边,瞧着阿刃的笑容,给出了一个极为形象的比喻。

“胡说,黄鼠狼会笑么?”

阿刃急忙收敛心神,摆出一副正儿八经的沧桑模样。

“会呀会呀,我看过一个动画片,那里面黄鼠狼给鸡拜年的时候,就是这么笑的。”

一听这话,阿刃差点没一个跟头跌在那。

“阿冰,以后不许你再看动画片了,给我看世界名著!”

阿刃吡着牙吐出几个字,韩饮冰的脸色顿时晴转多云。

这时,二人已经跨出了皇甫超尘居住的院子,守在门口的皇甫凌,见这两人均是表情奇怪,不禁有点疑惑。

“你们?”

“没事,是这样的,皇甫老爷子让你带我我去见你父亲。”

“哦。”

皇甫凌有点疑惑,不过,他还是依阿刃之言,带着两人去见了皇甫平泽。

片刻后,皇甫凌把阿刃和韩饮冰带到了皇甫平泽面前。

阿刃说出了皇甫超尘的意思,听到这个消息,皇甫凌一愣,皇甫平泽倒是没什么反应,仍然是那副淡然自若的模样,仿佛一切均在他的掌握之中。

阿刃越看眼前这家伙的神气越像那个老狐狸的皇甫超尘,心道济世医家和天命林家差不多,只不过一个直接一点,一个收敛一点,他们都觉得自己能掌握一切。

这时,皇甫平泽已经用很冷静的语调安排好了一切,包括让皇甫凌带阿刃和韩饮冰去见皇甫歌等事。

今天天色不早,要等到明天再起程。

要皇甫凌安排阿刃两人今天的住处之后,皇甫平泽便摆出了送客的手势。

说实在的,阿刃和皇甫平泽,两个人看对方都不怎么顺眼,皇甫平泽送客,阿刃也没道别,转过身,拉着韩饮冰就走了。

皇甫凌为阿刃两人安排了住处,是相邻的两间客房,其实呢,一间就够了,因为到了一个陌生地方,韩饮冰是无论如何不敢自己独睡一间的,理由很无敌,她怕鬼。

韩饮冰就算是思想上再小孩子,她也已经是个大姑娘,三年前她的体质还略显单簿,三年后的今天,可是很不一样了,该圆的地方圆,该翘的地方翘,每当韩饮冰扑到阿刃身上时,阿刃总是一阵无法忍耐的心猿意马,幸好诸天化身的精神修炼法练得就是力挽狂澜,练得就是冷静,可以说,阿刃的诸天化身异术进展如此迅速,韩饮冰也起了不小的刺激作用。

熟透的果子,却吃不到嘴,这是一件很无耐的事情。

阿刃自问不是坐怀不乱的阳萎圣人,他有时还自称流氓,或者穷凶极恶悍匪甲,可是呢,假如真的对心理年龄不到十岁的韩饮冰做了什么,那种罪恶感,也绝对是足以令流氓或者悍匪崩溃的,和**发生关系,那是只有畜牲才能干出来的事。

“阿刃……。”韩饮冰软绵绵懒洋洋的声音传进阿刃耳朵里。

“怎么?”

“为什么我一抱你,你就闭眼睛呢?你害怕我啊?”

“当然不是。”

阿刃睁开了眼睛,结果,他有点后悔。

韩饮冰此刻正趴在他身上,宽松的睡袍,掩不住诱人的春色,两团雪白晃花了阿刃的眼,胸口上感觉到的温柔压迫令人血脉贲张,她的脸蛋嫩得能捏出水来,因为刚刚洗过澡,一抹红润攀在其上,柔柔嫩嫩的,好像一朵娇滴滴的雨后海棠,那双眼睛黑黑亮亮,天真的看着他,眼睛里有几分孩子式的调皮和探寻。

孩子式的天真和成熟身体的诱惑,这两种感觉掺杂在一起,掺成了一杯足以置任何男人于死地的美酒。

喝下去吧……。

心里有个声音在诱惑着阿刃。

阿刃伸出手去,慢慢的,抚摸了一下韩饮冰柔顺的黑发。

“睡吧,明天还有事。”

……。

韩饮冰睡着了,阿刃轻轻的,将身体从女孩的怀抱中抽了出来。

他悄悄走出门去,活动活动手脚,长长的呼吸了一口秋夜的微凉气息,感觉一阵轻松。

每次都是诱惑,每次都要抵抗诱惑,从以前的勉勉强强,到现在的不动声色,阿刃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进步。

情绪,只不过是一种精神波动,每个人脑子里面都有一片海,高兴时它风和日丽波光磷磷,不高兴时这片海便狂风大作波涛如怒,阿刃脑子里的这片海,现在却很难再起什么波澜。

这是修炼诸天化身的必然结果,他可以抛开情绪,去理智的分析每一件事。

现在,黑夜笼罩中的医谷,静悄悄的犹如一座不设防的城市,如今医谷之门大开,外人随时可以闯进来,医家不可能没有任何的警备力量。

那么,有没有必要冒着风险去做那件事呢?

阿刃想再去探一探医家地下的古阵,那阵法中藏着太多的秘密,七道天心究竟是怎么回事,药王爷爷的那个分析究竟对不对,他想好好的看一看,这也是他这次来医谷的目的之一。

阿刃在心里犹豫了片刻,便下了决心。

第一他自信目前自己的武技水平,医谷之内除了皇甫超尘与皇甫平泽外,余子他都不放在眼里,二是他认为即便是这行动被人发现了,皇甫超尘也不能把他怎么样。

心意一定,阿刃便身形一展,向医谷北侧掠去。

黑夜掩饰着他的身影,阿刃行走在黑暗里,就如同一滴水融进了大海,你无法分辨出他与黑暗有什么不同。

阿刃所住的客房在医谷西侧,从西到北,阿刃这一路上的确是遇到了几个值夜的医家弟子,不过看这些人哈欠连天的精神状态,这警备能起到多少作用就很难说了。

有点奇怪。

医谷内的防备太松了反让阿刃觉得不安,他更加的小心翼翼起来。

内息急速运转,借着周围的各种气息,阿刃的感知能力四周伸展,各种感观能力都得到极大的增强,方圆一里内的种种声响,都被他尽收耳内,每个生命气息,都逃不出他的心神触角。

天视地听之术,达到通神境界的武者,才有能力施展这种几乎超出武技范畴的玄妙之法。

阿刃还记得那时他躺在医院里,大病初愈但武功尽失的那一刻,得到了异常敏锐的五觉,其实那就是天视地听的雏形。

耳中听不到异常,除了几个巡夜的脚步声,加上屋内熟睡人们的呼吸声之外,没有任何人为的声响,但奇妙的精神感知能力向外延伸时,却发现了诡异之处。

有几个极为强大的气息潜伏在角落里,阿刃的精神窥探,差一点惊动他们,幸好这源自诸天化身的精神感知能力有着极为优秀的伪装能力,阿刃心念一转,想起了疾空掠过的飞鸟,心神再一抽而退,那几个强大的气息略一犹豫,倒是没有追踪过来。

野兽有自然赋与的感知能力,这种能力,其实与武技高手后天获得的精神能量有异曲同功之妙。

诸天化身三十六术之中便有一法名为「百兽」,便是用来模仿野兽气息的。

这短短的接触,让阿刃一惊,他发现医谷中至少有两个已达通神之境的高手。

济世医家,果然深不可测。

以前功力未到的时候,阿刃看济世医家除了钱够多年头够远外,也没什么稀奇之处,现在功力到了,能看出别人的厉害之处了,才发现这千年世家果然不是省油的灯,那达到通神之境的高手,满世界的想找一个都困难,医谷里却随随便便就能碰到两个。

阿刃收起了自己的轻视之心,他小心翼翼的摸到了医谷北端的宅院,再小心翼翼的感觉到了其中没有任何人迹时,阿刃以最快的速度,人影一闪,便已经溜进了那个祠堂。

地下那巨大的洞穴他去过一次,也算轻车熟路了,循着记忆中的路,阿刃一阵疾奔,虽是跑得飞快,但由于气含丹田,一步步落地无声,倒也不担心声音太大惊动了外面的人。

十几分钟后,阿刃重新来到了这个呈圆形、和地上医谷同样面积的奇迹式空间。

那个碗状的玉色光罩还罩在古阵的正中心,一切都静悄悄的,完全没有阿刃第一次来到时的声势浩荡。

阿刃加快脚步,一头扎进了光罩,眼睛一花,便见到了久违的黑白世界。

再往里走了几步,他看到,七根流光溢彩的金针,凭空悬浮在最中心处,很安静,仿佛是在熟睡。

这几根金针的样式很熟悉,阿刃虽然已在心里推断了他体内的金针影子就是这几根金针给他的,但此刻亲眼见到,还是不免有些激动。

和胆怯。

阿刃真的点怕,因为他此刻要做的事,很危险。

他深吸了一口气,浑身肌肉崩紧,内气运行速度加快,整个就如同一只对着危险的豹子,随时可以爆发出最大的力量。

然后,他慢慢的,将手向那方圆三丈之地探去,那个吞噬了无数条性命,并且曾经杀过他一次的禁地。

这三丈之地,是属于神物七道天心针的,任何接触它的人,都会遭到无情的攻击。

除非是黄帝的传承者,否则,有死无生。

空气中似乎有一层透明的障碍,很簿,阿刃一伸手,它便破了。

当阿刃把手伸进去时,他的身体与精神都处在最紧张的状态下,就如同一张紧崩的弓,只要有一点意外发生,阿刃都能在顷刻间做出反应。

仿佛是几秒,又像是几天。

阿刃等待着,却没有等来任何异常,谨慎的打量了一下四周之后,阿刃心中冒出一个猜测。

难道?

难道要整个身体都进入才能触发它?

阿刃揣测着,然后,他一步一步,用最谨慎的步伐,走进了那三丈之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