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章 妄为之祸
章节列表
第六章 妄为之祸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当一个预料中的结果没有发生时,人们总是提心吊胆的等待着,即便这结果是坏的,也会希望它早点到来,毕竟,时刻都处在心惊胆颤的等待中,这是比一个最坏结局更让人觉得不安的事。

阿刃现在就处于这样的状态中。

他不明白这是怎么了。

就算他已经整个人走进了七道天心的禁区,那七根金光闪闪的危险玩意儿,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就像是冬眠中的蛇。

不会是睡死过去了吧?

阿刃有点郁闷。

这次他来医谷,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七道天心而来的,自从那四方生死鉴不请自来的融入了他的身体之后,他就再也召唤不出七道天心的针影了,药王推测,七道天心的灵气极有可能是在化解四方生死鉴的阴极气时消耗掉了。

阿刃听了顿时一惊,他还没替药王治病呢,这针就没了?

这三年里,药王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阿刃此次出来,医谷的七道天心是他最重要的目标之一。

他把自己想像成一个能充电的手电筒,只要再来这古阵里补充一次灵气,就能让七道天心的灵气在手中再现。

可是,原本极度危险的七道天心现在就如同七条死蛇,这可如何是好。

阿刃站在古阵中心发了一会儿呆,然后下了个决心。

他小心翼翼的向那七根凭空悬浮的金针靠近,几米的距离,他走了好一会儿,在手指碰到其中一根金针之前,阿刃有点惨不忍睹的闭上了眼,并且在心中重复着当日在皇甫超尘口中听到的过程。

七道天心可能会将他活生生的撕裂……。

闭目等了一会儿,预料中的疼痛没有来临,倒是一个轻轻碰触感将阿刃唤醒,那种仿佛是小鸟用嘴轻啄他的感觉。

阿刃讶然睁眼,便看到了一幕很奇妙的景象。

他触到那根针,长约五厘,较粗,此刻正如一只好奇的鸟,飞在他的手指左右,不时的轻轻的用针尖碰他一下,碰一下之后,又立即飞走,飞又不想飞远,就在左近盘旋着。

阿刃愣了一下,下意识的想要用手去捉住那根针,他的动作已经够快了,那根针却是更快,以超乎想像的速度躲了开去,它的针芒,甚至在阿刃眼里留下一条曵影。

躲开之后,这根针凑到了针堆里,左拱一下,右推一把,将零落散在空中的其他六针全部搅乱。

于是,这七根针好似全部醒过一般,有几根安静的留在原地,针芒忽闪忽灭,似乎在抻着懒腰,还有几根刚被碰触,就开始没头没脑的乱飞一阵。

好有趣。

阿刃脑子里掠过这个念头,这念头一过,他便开始自嘲的笑了起来,应该觉得诡异才对,为什么会觉得有趣呢?

可是,面对着这七根犹如小蜜蜂一样的针,他就是提不起戒心来,在直觉上,他更是感觉到它们一点危害都没有。

七根金针乱七八糟的折腾了好一会儿,才又凑在一起。

这时,阿刃初时碰到的那根针,它的针芒,开始有节奏的闪烁起来,一边闪,还一边配合着动作,它不住的在空中画着圈子。

很……活泼的一根针。

阿刃又冒出这么一个古怪念头。

这根针似乎在向它的同伴传递着信息,七道天心有灵性,这一点阿刃早就知道,可是通灵通到如此地步,竟然还能发明出他们自己的语言,这就未免有点太夸张了吧。

过了一会儿,它们话似乎说完了,于是,七根闪闪发亮的漂浮物,都凑到了阿刃近前。

阿刃一阵紧张,七道天心的破坏力他亲自品尝过,那可不闹着玩的。

不过,当这七根针摆出了一个姿势后,他的戒备,立时抛到了九霄云外,并且在心中升起了一种哭笑不得的无力感。

一根针,在空中循环往复,曳出的流光,划出了一个圆,其他几根针,用同样的方法,在个圆上添砖加瓦,两条弯弯的弧线出现在圆的上半部,接着,弧线的下部是两个小圆,再来一条笔直的,下边又是一个较大的圆。

顷刻间,这些针用不断高速运动产生的流光画出的东西已经成形,阿刃惊讶的看到,这分明是一张脸。

一个没有头发的脸。

噢,不对。

有根针,就是那个五厘长,较粗的那根,似乎忘了自己的位置,左顾右盼一翻之后,想在嘴上边划出一抹胡子,结果被划嘴的针和划鼻子的针同时挤飞,飞到了眉毛上边,这时它才想起自己应该干什么,于是它卖力的抖动起来,一趟趟的循环往复,短短的金色头发便出现在这张脸的上方。

你们想做什么?

阿刃此刻真想把这个疑问问出口,不过,他还是忍住了,对一堆针说话是很蠢的举动。

由金针划出的脸,自然不能像照片那样清晰,阿刃只能看出这是一个中年人,由于眼耳口鼻等一切器官均由金光组成,颇有几分出尘脱俗的意味,仿佛一个神仙。

下一刻,这张脸上的嘴动了起来。

阿刃也张大了嘴。

他是惊讶的。

虽然没有声音发出,不过,看嘴唇的开合角度,阿刃试着把嘴张成同样的弧度,连续几次的开合,分明是「听好了」这三个字。

我的太阳……。

阿刃惊讶的无话可说,难道是几千年前黄帝显圣?

接下来的事情让阿刃没心情继续惊讶下去,因为这张嘴,在以飞快的速度张开,像是在念着一连串的口决。

阿刃不知道他想说些什么,不过呢,不管那是什么,肯定是极为重要的东西,这信息有八成的可能是七道天心的真正主人,那个神奇的华夏之祖黄帝他老人家传下来的,只是想想这一点,就足以让阿刃兴奋的了。

阿刃现在只恨自己没学过唇语,看那上下翻飞的嘴唇,阿刃有吐血的冲动。

没时间一个字一个字的研究他说的是什么了,阿刃开动强迫记忆法,在瞬间催眠自己,把现在的一切情景烙在脑子里,这是永远不会遗忘的记忆。

就像是把影像录在了脑子里,但不掺杂任何情感,脑子现在就是一台录影机,录下来的东西,随时可以翻阅。

这就是强迫记忆法,催眠术的一个基本应用。

对精神修炼者来说,这是一个很危险的举动,因为此刻阿刃的精神是完全不设防的,他的脑子,会把周围的一切信息如实的记忆下来,如果有怀着恶意的人在旁边,即便是没有修炼过精神异术的人,也可以通过反复的重复自己的意图,在阿刃的精神里加上一道枷锁一个命令,就像是对着一张白纸随意涂抹那么简单。

如果不是身处在空无一人的地下世界,阿刃绝不敢用出这么危险的催眠术。

由于催眠了自己,过程阿刃无法记住,那要过后释放记忆时阿刃才能知道自己记忆了什么。

只感觉像是晕眩了一瞬间,然后,眼前的金色脸庞便破碎零散,重新化为七道左右穿行的金针。

这绝对是意外的收获,阿刃心中兴奋不已。

不过,他来此地的主要目的还未达到呢。

仔细观瞧着眼前犹如穿花蝶舞般满天乱飞的金针们,阿刃终于忍不住开了口。

“我说,那个……兄弟们,有没有兴趣跟我出去转转?”

阿刃觉得自己像个精神病,不过这也是不得已的举动,既然七道天心见到他时不像上次表现的那么狂暴,他也就没办法重复上次吸取七道天心灵气的过程,想要捉住这几根家伙,更是不可能的工作,它们飞的太快了。

除了好言好语的商量它们,阿刃真是想不出别的办法。

只希望这帮家伙进化的足够聪明,聪明到能够听懂人类语言的地步。

听到阿刃的话,这些针果然有了反应,不过这反应有些消极,只见大部分针左右晃了一晃,便缩回到原来所处的位置,针上的金芒黯淡下来,似乎要重新进入安眠之中了。

唯有那根阿刃第一次碰到的金针,还留在阿刃左右,身上金光闪啊闪的,似乎对阿刃的提议很感兴趣。

阿刃看了心中一乐,既然能够交流,那就有百分之五十的成功希望。

“你想跟我走?你把你的兄弟一起叫来好不好?”

阿刃开始游说起这根心动的针来。

那根针金芒一闪,便飞回到其他针聚集的区域,身上金芒左闪右闪,还不住的空中划着圈子,像是在努力劝服着其他针。

其余的六根针初时静止不动,到后来似乎实在是被这家伙烦得不行了,便齐齐的泛出一道粹灿金芒,这金芒犹如实质,波浪一般,将那针异常活跃的针推开,推到了禁区边缘,下一刻,这根针连带着些许残余金光,像是遇到了一层无形而且弹力极好的屏障一般,被猛得推了回来。

这一下,甚至连笼罩这整个空间的白色碗形光罩,都被涨得膨胀了一下,随即缩回。

那根针被弹得晕头转向,开始在空中转着圈子,片刻后,才打着旋转飞回到阿刃近前,身上光芒明灭不定,很沮丧的模样。

古阵是个牢笼,七道天心被困在其中,谁也逃不出去。

它们是个意思。

阿刃看到这幕情景,咧嘴一笑,从怀中取出一个白玉小鼎,就是药王的阳极炉。

现在就要看药王的推测是否属实了。

药王近年来一直在研究五流渊源,据他说,五流在上古时期,应该是有过极深的交流,但后来又横生变故,以至于五流的祖先都不愿意将这段交流过程记录下来,但既然有交流的过程存在,肯定会留下支言片语的痕迹,这在一些历史记录上就能找出来,而且,几乎每个流派,都有要后代一统五流的志愿,这说明五流若是合一的话,一定会有很有趣的事情发生。

五流有过交流的痕迹,甚至能从医谷下的古阵上推测出来,这古阵,药王年轻时也曾经偷溜进去仔细的研究过,他说这古阵的黑白两种能量,很可能源于药门的阳极炉和四方家的四方生死鉴。

别的阿刃倒是兴趣不大,但是这个说法,让他生出了一个想法。

现在他拥有阳极炉,体内也四方生死鉴,能不能借着这两个东西的能量,把七道天心从古阵里偷出来呢?

这就要试一试了。

阿刃向那根针挥挥手,一扬手中的阳极炉。

“进来,我看看能不能带你出去。”

那根针有些犹豫的阿刃左右徘徊着,阿刃向它微笑,努力传达着自己的善意,并且觉得自己像个白痴。

片刻后,那针终于相信了阿刃的善意,针影微动,一头扎进了白玉小鼎里。

阿刃用手指在鼎口划动,速度很慢,似乎很吃力,他的手指过处,有如同一条条如同黑线的东西遗留在空中。

这是四方生死鉴的阴极气,也是阿刃体内的内气,四方生死鉴自从融入他体内后,那阴气就被他一点点化掉,在这个过程中,阳极炉的阳极气、四方生死鉴的阴极气和七道天心的吞噬灵气,把他的身体弄出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所有的经脉气穴均被改造的无影无踪,他现在身体里只余一个容纳四方生死鉴的丹田,和一道道从丹田出发,直指身体各要穴的气脉通道。

那时阿刃一点点的看着自己身体的变化,有点悲哀的承认自己的确是个怪物了。

药王虽然见多识广,也绝未看到过这样的情形。

那四方生死鉴是一种介乎于物质与非物质之间的奇异东西,所以在传说中它有勾通阴阳两界的奇妙效用,若是普通人引其入体,顷刻间就会被其中蕴藏着的阴极气冻毙,像阿刃这样的,不但身体无恙,反而把这东西化做了身体里的内气之源,简直是令人难以置信的灵异事件。

药王可以肯定的是,这绝不是坏事,阿刃的身体被改造后,有点接近武者在达到通神的最高境界时,引先天之气入体,将身体改造后的「纯婴」之体,事实证明,这副身体也更适宜习武,短短时间将万流归宗残篇练成就是最好的证明。

一层层的黑线将白玉小鼎的鼎口罩住,犹如一个密密实实的盖子。

阿刃划出最后一道黑线,满意的打量着这个东西,也算是微型的简陋法阵了吧。

接下来,就是闯阵了。

阿刃右手持着阳极炉,走前几步,先把左半边身子探出禁区外,只留右手在禁区内,果然没受到任何阻碍,然后,他一点点的试探着将右手往外面抽。

一点一点的。

在阳极炉碰到那层无形的簿簿护罩前,阿刃没有预料到结局是什么样的。

结局发生在一瞬间,由于速度太快,阿刃只有事后回忆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用一个简单的比喻,就像是把一盆凉水倒进了热油滚滚的大锅里,或者是把点燃的火柴扔进了一大桶火药里。

在那一刹那爆发出的响声与火光,炸得阿刃目瞪口呆。

「轰隆隆」的巨响,回荡在空旷的地下世界。

白色光焰骤然翻腾,伴着狂暴的呼啸声,仿佛是狂风袭卷着的海面,而身处震荡中心的阿刃,犹如被飓风卷着的大锤猛得锤在身体上,还没来得反应,他便被这巨大的力量掀飞,这真是无可抵御的力量,像是大自然狂怒时的天威,袭卷一切,碾碎一切。

「噗」。

阿刃一口鲜血喷出,散落在空中,他被这股力量扔飞了足有十米开外,摔到地上后,他知道自己伤得不重,也没心情去查看自己的伤势,只是看向自己的手,看着那里的白色粉末,他张大了嘴,眼中尽是惊愕,难以置信的惊愕。

不、不会吧。

他手中的东西是什么?

如果把画面回放到上一秒的话,那些东西是一个完整的白玉小鼎,是隐世药门的宝贝,能把普通的酒化为绝世美酿的奇珍异宝,而在这一秒,这奇珍异宝变成了一堆粉末。

阿刃呆了足有一分钟,这才回过神来。

诸天化身那清静如水的镇定心态早已消失无踪,现在阿刃直想哭。

传承了千年的宝贝,就这么毁了?

阿刃欲哭无泪。

这时,又一阵轰然巨响将他从沮丧中拉了出来,因为这声响,似乎来自于……,头上?

阿刃愕然抬头,上方空间依然是黑沉如故,这黑色谁也无法看清,是否出现了震荡也看不出来,不过,下一刻,从空中落下,打在他脸上的小石子,告诉他医谷的确是发生一些事情。

地震?

阿刃自欺欺人的想着。

这震撼来得如此之巧,有两个备选答案可供解释。

一,地壳变动,传说中的沧海桑田奇观又将出现,二,是阿刃刚才的举动带来的后果。

答应是哪个呢?

现在的应对方法只有一个了。

开溜。

此时正是清晨时分,熟睡中的医家诸人,骤然感觉一阵大地颤抖,房屋内的摆设被震的七凌八落,人们被惊醒后立即跑出屋子,看着正在抖动的医谷,再看看周围镇静如常的山峦,发现奇怪的震动只出现在医谷,似乎是医谷下面有条巨大的蟒蛇,它在睡梦中翻了个身,又继续安睡。

奇怪的地震只出现了十分钟左右,随后,又恢复如常。

医谷内的建筑倒没有遭到什么破坏,这震动也就相当于普通地震的余震程度,但是人们的好奇心与危机感却被挑动起来了。

医谷不会突然塌了吧?

有个少年提出了一个猜测,随即迎来了众人的怒视。

要知道自有记载以来,医谷就从未发生过地震,这里一年四季气候宜人,是块龙穴福地,就算天崩地裂,也能够庇护众人的。

一个深知医谷来历的老者言道。

对啊对啊。

众人连声附和。

这众人中,就有阿刃和韩饮冰。

韩饮冰在睡梦中被惊醒,睡眼朦胧的寻找阿刃,却没找着,正想委屈的开哭,便看到阿刃闯进门来,拉着穿着睡袍的她,跑出了门,聚在人堆里。

幸好跑得快,阿刃抹了一把汗。

也幸好他反应机敏,知道医谷因为他在地下胡搞而弄出了事故后,他急忙用最快速度逃出了地下,出了那个院子里,他便感觉到几道异常强大的气息逼近那里,应该是排除了地震的原因后,有人查觉到了意外的源头可能是地下古阵。

没被抓个正着,这就值得高兴了。

可是,阳极炉被毁了啊。

阿刃很难高兴起来,医谷的地下古阵怎么会有如斯的威力,同是上古遗物的阳极炉,竟然如此轻易的便被毁了,这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怎么对药王爷爷交待呢?

阿刃有仰天长叹的冲动。

“阿刃阿刃,你身边有只蜜蜂啊!”

韩饮冰突然拉着阿刃的衣服,惊讶又兴奋的叫着。

“哪会有……。”

阿刃叹着气,向下一看,大惊失色。

这哪里是蜜蜂,分明是一根凭空悬浮的金针!

老、老天爷。

阿刃第一反应便是脱下衣服,猛得向那金针一罩,将针笼在其中。

左右看看,还好人人都在议论地震事件,没人注意他。

这针是什么?是贼脏啊,如果被医家之人发现他身边这根针,不就坐实他小偷的身份么?不仅是小偷,还把医谷弄得差点地震,这事无论怎么看,也不值得骄傲。

头疼啊头疼。

正头疼着,阿刃听到身边韩饮冰的娇笑声,循声望去,便见到一幕令他想要吐血的场景。

那根倒霉针,正在韩饮冰左右乱晃,韩饮冰看着它,很是开心。

对了,这东西异常锋利又疾快无比,谁能困得住它?

阿刃念头一转,急忙拉着韩饮冰向屋内奔去,心道你跟着过来就能把你藏住,你要是不过来,被人发现了和我也一点关系都没有,谁知道你是怎么偷溜出来的。

进了屋,那根针果然也跟着进来了,阿刃舒了一口气。

此刻已是清晨,太阳在东方冒了个头,散出白亮的光来,看样子又是一个好天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