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章 一根神针
章节列表
第七章 一根神针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轻微的地震,这只是一个小意外,医家诸人也没放在心上,一阵慌乱过后,依旧过着他们无忧无虑的日子,阿刃估计就算是皇甫老头查觉到有什么不对,也不会去查古阵里的金针究竟是几根。

七道天心变六道了。

哈哈。

若干年后,某个黄帝传承者来到古阵破阵取针时,恐怕会狠狠的吃上一惊吧,不过那也不知道是何年何月的事了,而且,对于是否会出现这么一个人,阿刃都抱着怀疑的态度。

其实,阿刃也只是苦中作乐罢了,他的阳极炉毁了,以后四方生死鉴极阴气反噬时,用什么来压制呢?

阿刃摸着口袋里阳极炉的碎末,暗自猜测着不知道吐服有没有效果。

外敷转内用的话,想来效果也未必太好。

真是亏啊。

毁了阳极炉,只换来一个觉得自己是只蜜蜂的破针,这买卖,做得可是亏大了。

唉。

阿刃长叹一声。

虽然有意外发生,但预定的行程没有改变,一大早,地震刚过,皇甫凌便来找阿刃,带着二人吃过了早餐后,几人踏上了出谷的路。

阿刃记得自己前次是从地道出去的,这次可有点不大一样。

看着落在空地上的直升机,阿刃愣了一下,随即想起上次离开时和皇甫歌一起在荒野里坚苦卓绝的途步旅程,不禁开始暗恨皇甫超尘这老家伙藏着好东西不拿出来。

“医家子弟在离开医谷时,是不允许使用任何交通工具的,这是为了锻炼医家子弟的意志以及肉体。”

仿佛是看出了阿刃的念头,与他一同起程的皇甫凌解释着。

“哦。”

阿刃点头。

“有病。”

这就是阿刃对这一规矩的评价。

乘着直升机,几个小时后阿刃三人就到了最近的城市机场,然后转乘飞机。

机场的安检处,遇到了一点小麻烦。

初时是阿刃经过安检口时,机器发出刺耳的鸣叫声。

阿刃确定自己已经拿下了身上所有的金属物质,可那鬼东西还是叫,正要按着机场的规定进行脱衣检查时,阿刃突然想起一事,便退了几步,让皇甫凌先过。

因为他听到了隐约的嗡嗡之声,想起来身上的确还有个金属东西……,不过,那七道天心是金属制的么,在传说中,不是黄帝采天外飞来的奇石,砭制而成?

早上的时候,阿刃将这根金针骗进了屋子里,然后对着它发呆,他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才能把它藏起来,然后,他就开始试验,金属的盒子被一穿即透,玻璃也阻挡不了神针的锋芒,木头就更不用提了,最后,还是一桶强力胶解决了问题。

那时这根性格活泼的神针,似乎喜欢上了这种阿刃拿出东西,它再把这东西毁掉的游戏,当阿刃拎出一桶强力胶时,它便一头扎了进去,结果便再也没出来。

阿刃嘿嘿笑着将胶桶切开,看到了被强力胶困成琥珀状的神针,把这个琥珀挑出之后,再非常小心的把其收藏在一个锦盒里。

这就是你的家了。

阿刃拍拍盒子。

金针非常不满意的嗡嗡抖动着,这声音在出门时,惹起了皇甫凌的怀疑,不过阿刃硬说是自己养了一只蜜蜂在口袋里,这理由虽然荒谬,但阿刃一口咬死了,皇甫凌也无可奈何。

阿刃的蜜蜂一直在响。

响就响吧。

阿刃也无可奈何。

可他没想到的是,除了带来噪音之外,这神针还给阿刃带来了其他的麻烦。

就在阿刃退后几步,皇甫凌走上安检口时,怪异的事情发生了,那台探测金属物质的检测器,在皇甫凌踏上之后,也用非常响亮的声音鸣叫起来。

皇甫凌皱了皱眉,退后。

可是,那东西仍在叫。

机场的客服小姐立即找人去叫维修技师,并且带着亲切的笑容向各位旅客道歉。

不过这歉意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比如那个叫得越来越响,片刻后已经凄厉如防空警报的金属检测仪,那鸣叫声之响,令人怀疑它是不是发了疯。

旅客们纷纷掩耳,连客服小姐也捂着耳朵皱着眉头看着这发疯的鬼东西。

在如此强大的怨念之下,这台金属探测器在嚎叫了三分钟,其声线已经提到了一个令人咋舌的高度后,碰一声,如大家所愿的爆掉了。

在同一时刻,阿刃感觉到胸口处锦盒里疾速抖动的金针也停了下来。

不会是……?

阿刃脑子里冒出一个不妙的猜测。

像是在证实阿刃的猜测,那金针,用有一下没一下的频率,震了几次,仿佛是在窃笑。

看看向外喷着白烟的金属检测器,再摸摸胸口的锦盒,阿刃有将这鬼针放生的冲动。

麻烦啊。

眼看金属探测器爆掉了,旅客们以为这下不用检测就能上机,正要一哄而上,却被客服小姐拦了下来,客服小姐用最亲切的笑容告诉大家,这是规定,必须检测过后才能登机。

那怎么办啊?

客服小姐要旅客们去另一个安检口,阿刃眼巴巴的瞅着那个安检口,心中惴测着再弄爆一个该怎么办?

不过,这次安检倒挺顺利的。

这个金属探测器是在阿刃安检过后才爆的。

听着身后传来的爆炸声,阿刃得出了一个结论,怀里这鬼针能控制金属探测器,要它叫就叫,要它叫多大声就叫多大声。

是不是很神奇?

这一路上,阿刃不断回忆自己学过的知识,试图给这种现象一个解释,这努力以无果而终。

那就归类为神迹好了,反正他身上发生过的神迹也不是一个两个了,所谓虱子多了不咬,古古怪怪的东西多了,也许是件好事呢。

阿刃如此想着。

经过了将近八个小时的飞行,和半个小时的车程后,阿刃韩饮冰皇甫歌三人到他们想要到的地方。

一个很奇怪的地方。

“这里其实是一间学校,一个很特别的学样。”

皇甫凌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学校?还是很特别的?

阿刃想着这三个字,打量着眼前这所谓的学校,它位于这座南方城市的远郊,据说再向南几十里外,便是大海,此处地广人稀,森林繁茂,可算得上幽静,再看那学校,红砖绿瓦的掩在林木之中,围墙高耸,厚重结实的黑色大门给人一种难以进入的感觉,估计里面的人也会感觉难以出来吧,这学校应该是不许随便出入的,倒像是一座监狱,学校一般都和监狱差不多,这倒是并无特殊之处,若说与众不同,大约也只穿过围墙向远处望去,依稀可见有处高峰山峰立于不远处,似乎被圈在了学校范围之内,如此的话,这学校内的景致应该相当不错。

另外一个特别之处,这所谓的学校没有名字,没有任何标示出它是学校的牌子。

“有什么特别的?”

“因为有资格来这里上学的都不是普通人。”

皇甫凌一边说着,一边用力敲着那厚厚重重的大门,看那大门足有三米高五米宽,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皇甫凌狠狠的一掌拍上去,只听到嗡的一声闷响。

“资格?什么资格?”

阿刃注意到了皇甫凌话中的重点是这两个字。

“凡是八道中人,才有的资格。”

“八道?”

“三界五流,合称八道,你不知道?”

皇甫凌一脸「这是常识啊」的表情。

“我当然知道。”

阿刃一撇嘴,其实他是真的不太知道,五流他熟,三界这名字只是听过,包括哪些东西就不明白了。

两人说话的时间,皇甫凌已经敲了不下二十次的门,可直到现在,厚重的大门也没有要开的迹象。

“这死老头,又睡觉去了!”

皇甫凌恶狠狠的一脚踢在门上。

皇甫凌在那边跟门较着劲,阿刃这边的韩饮冰却等得不耐烦了。

“我困了,阿刃,我想看动画片。”

韩饮冰眨着眼睛,眼巴巴的瞅着阿刃,像是一条可怜的小狗。

“那么,你究竟是困了,还是想看动画片呢?”

阿刃为难的看着韩饮冰,感觉到女孩句子中的逻辑混乱后,深深为自己语言教育上的失败而自责。

“也困,也想看动画片。”

鱼与熊掌兼得之,一向是韩饮冰的努力目标。

“这个么……。”

被困在这个什么学校外边,没有床,也没有电视,韩饮冰两个要求无疑都是得不到满足的。

阿刃瞧瞧那边貌似已经放弃敲门的皇甫凌,问道:“我说小凌啊,这门能不能敲开了?”

“那老头睡醒了就会来开了。”

皇甫凌回头,无奈的摊开了手。

“这看门的这么嚣张?”

“那老头的确很嚣张,不过他可不是看门的,他是五流共推的长老之一。”

“五流共推?还有这回事?”

“以前五流之间的交流很频繁的,还有个长老团是负责调解五流纠纷,那时候的能耐不小,到了现在,也就只能教教书了。”

皇甫凌解释着,语气不是很尊敬。

“哦。”

阿刃点头,这事他以前也听药王提及过长老团这回事,药王对其的评价是,爱管闲事可又管不了的废物们。

“我来试试。”

阿刃嘻嘻笑着,上前几步。

“嗯。”

皇甫凌让到一边。

“用力点,敲响了那老头就能醒了。”

“没问题。”

阿刃走到铁门前,气凝丹田,随随便便的一掌拍出,也无招也无式,慢悠悠的,皇甫凌在一边看得直摇头。

一掌拍下,拍到了铁门上,连个响声都没发出来。

“阿刃你……。”

皇甫凌话音未落,一个奇异的景象让他把剩下的句子吞回了肚子里。

只见那铁门,慢腾腾的向后仰去,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轰然响声中,皇甫凌张大了嘴。

皇甫凌揉揉眼睛,再次确认自己看到的东西,没错,只见那高三米宽五米的大家伙,此刻正平静的躺在地上,仰望苍天。

“你?”

皇甫凌看看阿刃,再看看那惨遭不幸的大门,说不出话来。

“手劲大了点,不好意思。”

阿刃笑得很坏。

铁门的确很厚,想实打实的把它拍碎还真要费点力气,阿刃体内内气走的是极阴柔的路子,拍碎铁门,不如用真气腐碎了它的支撑物。

阿刃刚才一掌下去,真气四散而出,顷刻间便无声无息的震碎了八个焊接点,于是,门就躺下了。

至于为什么一定要把门弄倒呢,阿刃现在就是想这么干,没别的理由。

而且,这不是进去的最简单法子么?

皇甫凌把震惊写在了脸上,他知道阿刃武功不错,可没想到高到了这种程度。

“现在可以进去了吧。”

阿刃和韩饮冰肩并肩,走进了这个所谓的学校,皇甫凌看着阿刃的背景,现出一种混杂着敬佩与不甘的神色,接着便快步跟上。

进了学校,才发现这里占地面积极广,一眼望去,只见毗连的建筑物密密麻麻的向远处延伸而去,看不到边际。

脚下是青石板铺成的道路,两侧有造型别致的路灯,向前看是一个很大的广场,广场最中央是座石制雕像,雕像约在五十米以外,以阿刃的眼力,能看清这座雕像是个身着戎装的中年人,那棱角分明的面孔,带给阿刃几分熟悉的感觉,似乎在哪里见过他。

“这是谁干的?!”

一个极为愤怒的声音打断了阿刃的思绪。

循声望去,只见个眉毛胡子一片花白但精神不错的老头站在那里,吹胡子瞪眼睛,指着地上的铁门,愤怒至极。

“我。”

阿刃指着自己的鼻子,笑嘻嘻的言道。

“你怎么敢这么干?你是哪派弟子,你家师长是怎么教你的!”

老头跳着脚开骂。

“这老头好像一只老猴子耶……。”

韩饮冰越看这老头越有趣,不禁在阿刃耳边嘀咕起来。

老头的怒气,看样子很难感染到无法无天的阿刃和异常迟顿的韩饮冰。

“别理他,他是神经病。”

阿刃下了这个评语,然后也不理那老头,搂过韩饮冰,转身就要往里面走。

“臭小子!”

那老头怒极,一步跨出,这一步跨的有名堂,三米的距离,一步即过。

阿刃看似蛮不在乎,实际上早已心中戒备,一听背后风声起,便知道老头按捺不住要出手了,而这老头的本事,也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只见这老头右手虚按,按向阿刃的肩膀,这一下连抓带扣,一式间暗藏着七八个变化,阿刃无论如何反应,都在他的变化范围之内。

这一式擒拿手下,老头不知道抓过了多少傲气齐天的世家少年,从来都是一抓即着,可是这一次,他却失了手。

阿刃右肩微沉,甩手一掌,其势极快无比。

下一刻,老头右手已与阿刃的左掌交在一起。

老头骤觉一种腐骨融肉、带着很强侵蚀性的气息从阿刃掌中传出,仿佛无孔不入的硫酸,顺着他手臂的气脉通道便爬了上去,老头一惊,急忙甩脱手掌,退后一步。

“你是谁家弟子,从哪学得这些旁门左道的功夫?”

“旁门左道。”

阿刃眯起眼睛看着这老家伙,“老头,听没听说过万流归宗,这是五流最高武技,万流归宗,你懂不懂啊。”

“万流归宗?”

老头眼神一亮,仔仔细细的打量起了阿刃,随即,一丝震惊之色在他眼中泛起。

“通神……,你学的是万流归宗?你已经领悟了通神之境?”

“切,没心情跟你解释。”

阿刃看把这老头唬住了,心头直乐,他是学过了万流归宗没错,可他刚才并没有用万流归宗的任何一个法门,那侵蚀性的内息,是他体内四方生死鉴生出内气的附加属性。

这老头武功也不差,他故意挑畔老头,就是想试试这个所谓的五流长老的实力如何,如今一试之下,阿刃暗自比较,若论起真实功力,恐怕还要比自己高上那么一点,一个看门的老头就有如此能耐,阿刃已经开始对这个学校生出一丝兴趣了。

“打不打?不打我可要进去了!”

阿刃叫嚣着。

“你是哪家子弟。”

老头的神色平静下来,问话声中,他左右环顾,一打眼便看到了正在那抱着膀子看好戏的皇甫凌。

“皇甫凌……。”

他眼中现出了然之色,再看看阿刃,言道:“医家说的那个新来的学生就是你?”

“差不多是吧。”

阿刃点点头。

“嗯,那你进去吧。”

老头出乎意料的放了行,阿刃本来以为还有一场架好打,不禁有些意外。

“这个女孩……。”

老头把目光放在了韩饮冰身上,仿佛看一件稀奇物件儿似的眼光看得韩饮冰直往阿刃怀里躲。

“看什么呢?”

阿刃搂着韩饮冰,不满的盯着这好色老头。

“呵呵。”

老头竟然呵呵笑了,“四方家的魅族圣女,已经有将近二十年没见过四方家的人了,这下人总算齐全了点。”

听着老头的低语,阿刃疑惑顿起,什么叫人总算是齐了点?

“崎老。”

这时皇甫凌才凑到老人面前,恭敬的见了礼。

“你这小子,总是唯恐天下不乱,哼!”

被称为崎老的老人板着面孔训了一句,随即挥手,让皇甫凌带阿刃他们进去。

皇甫凌笑了笑,他刚才没有出声阻止阿刃的挑畔,的确是想看看阿刃的功夫能不能应付崎老,结果这翻比试一触即分,好像还是崎老吃了点亏,这让皇甫凌对阿刃的评价又上了一层楼。

这小子是怎么练的?

看着阿刃,皇甫凌心中有点不甘心的承认,他的武技的确比自己强,强了很多。

“阿凌,这个「学校」,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阿刃感觉这地方有点名堂了。

“它很久以前就有了,起初这里是为了某个比试搭的擂台,那时候五流之间交流频繁,现在已经不在世间行走的三界门人,也会出现在这里,五流三界,算是两个不同的阵营,他们之间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次比试,听说赌注还挺大的,不过我不知道他们赌什么。”

“擂台越盖越大,毕竟是五流合力弄出来的,谁都想把自己住的地方弄好点,慢慢的就形成了规模,后来三界门人逐渐不在世间行走,那比试也就不了了之,再后来这里就变成了五流前辈们的养老院了,这帮老头呆在这里觉得没意思,就要求本家把未成年的子弟送到这里来培养,这里就是五流的大学。”

“这里这帮老头都老得成精了,一个个最起码有上百岁,就刚才把门的那个,看到没,他说自己一百三十多了。”

唔。

阿刃回头看了一眼,恰好看到那老头很轻松的掀起了那扇被他踢倒的门,再把门推起来靠在墙上。

“不信。”

他直摇头。

“见多了你就信了。”

皇甫凌为阿刃安排了住处,韩饮冰看到床比什么都亲,扑在床上就去见了周公。

阿刃替韩饮冰盖好被子,出了屋子。

这是一间类似古时茅舍的屋子,共有两间,比邻而建,竹篱笆环成个院子,院内植着一些花奔,推开竹门,便是座小桥,桥下有流水潺潺,溪水下游,有栋小楼,那是皇甫凌的住处。

此处的风景是绝美的,即使是阿刃这种没有任何艺术感的家伙,在夕阳西下的此刻,扶桥临水,也能感受到几分「采菊东蓠下、悠然见南山」的美妙意境。

“这地方不赖吧?”

站在院外的皇甫凌笑道。

“相当不赖了。”

阿刃衷心称赞,环顾四方,能看到很多不同风格建筑零零散散的落在这片区域里,就像是一个古时的小村庄,鸡犬相闻,道路阡陌,皇甫凌说这方圆三里的区域都是医家的范围,这附近的建筑呢,也都是医家历代先人这里修筑的,这就好像是一个五流共同的度假圣地一样,什么时候累了,都可以来这里歇歇。

而只进了这里,任何恩怨都必须放下,若是有意图不轨者,五流共讨之。

以前也不是没有发生过意外,不过,当杀人者或者伤人者所得到的利益不足以添补他付出的代价时,便没有人去破坏这个规矩了。

“带我去见丫头吧。”

阿刃关心的,还是这件事。

“好,她最近在苦练傲世四决,现在这个时分,应该已经出关了吧。”

“我听说你们家族最近选了几个人练傲世四决,其中不会也有你吧?”

阿刃突然想起了这个问题。

“没错,有我。”

皇甫凌回答的很痛快。

“不会吧!你不知道学这个鬼东西就要去闯那个阵么?”

“知道啊。”

“知道你还学?那东西会杀人的!”

阿刃没想到皇甫凌也在预备的死亡名单里,皇甫超尘这老家伙疯了么,想把医家这代的杰出弟子一网打尽么?

“也没办法,毕竟我是济世医家的子弟,这个名字比性命重要。”

皇甫凌淡淡的答道,唇边甚至还一丝笑意,对于世家子弟来说,家族的名字真的这么重要么?

“……。”

阿刃无语,半响才又问出一个他最想知道的问题。

“究竟是什么事逼得你们要去学傲世四决?”

“三界门人又来挑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