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章 三界五流
章节列表
第八章 三界五流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三界是无量界、擎天阁、紫府仙宗。

在很久以前,这里这个很久,是以百年为基数的时间单位,那个时候,三界五流代表着整个世界的主流,就像是跨国财团于今天这个世界的意义,三界五流的门人行走在世间,或者锄强扶弱行侠仗义,或者投身官场保家卫国建立一翻功业,也有向富贵折腰助纣为孽的不肖子弟,侠骨柔肠,恩怨情仇,一幕幕只可能发生在今天小说里的情节,在那时以神州大地为舞台,轰轰烈烈的上演着。

三界五流起源不同,秉行的宗旨也不同,三界讲究的是出世,要求门人子弟不要过于深入的干涉俗世的纷争,只有在关乎种族生死存亡的时刻,他们才会出现在相对正义的一方,而五流世家却是混杂在尘世里,自从有了五流这个名词以来,任何一个王朝的兴衰成败都有这几个世家的影子在背后。

三界看不惯五流操纵历史的作为,他们认为过于强大的力量对人类而言是一个毒瘤,必须清除掉。

两方各持理念不同,在处事的过程中,难免会有一些冲突,初时只是一两个小冲突,接着呢,就演化为日久积深的仇恨,当这仇恨在所有人心中生根时,一场袭卷一切的战争,便开始了。

那是很惨烈的战斗,双方的势力,已经扩展到神州大地的每一个角落,扶持国家、废立君主、朝代的兴替,都在他们的掌握之中,这样的两个势力打起战争来,其结果,岂是血流成河四个可以形容的?

战争持续了很久,双方或胜或负,有时候一方可以占据压倒性的优势,但另一方,总会生出几个可以力挽狂澜的英雄人物,扶大厦于将倾,改变局势,绝地求胜。

就这样托了下去,由明争转为暗斗,由大张旗鼓的战争,转为暗地里的势力争夺,毕竟那时候双方已经没有能力再控制这块大陆上的一切。

虽然实际上双方都没有赢,但应该说,是三界赢得了这场战斗,因为那个时候,五流的势力已经没办法再操纵这块大陆的历史。

可是三界仍不满意这样的结局,或者说,他们已经忘了最初引起战争的原因是什么,他们只希望将五流这个名字抹去,五流中人也是同样的心理。

于是战争继续着。

乱世出英雄,持续了几百年的乱世,将会出现一个令众人伏首的眩目英雄。

这个英雄走遍了三界五流,用他超卓的武功和无与伦比的人格魅力,将三界五流拖到了谈判桌前。

谈判的结果是用另一种方式来决定胜负,双方各派出几名年轻弟子,进行一对一的比试,胜者为王,败者寇。

谈判有了结果,和平到来了。

而那个英雄的下场,却是很惨淡的。

当时在他的手下,三界五流有了一个统一的名字,便是八道,实际上,那时他已经是八道公推的盟主,只要他有一点私心,甚至可以推翻当时的朝廷,坐上天子之位,但是他没有,他没有一丝一毫的私心,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别人。

于是其他人便向他要求更多。

你的武功太厉害,有一天如果你反悔了,想要一统八道、一统天下,我们根本无法抗衡。

于是他自废了武功。

你也不能收徒弟,你虽然无欲无求,但你不能保证你的徒弟也和你一样。

于是他的绝世武功便再没有传承下来。

你在八道中的威望太甚,不用你出面,只要你的儿子女儿或者其他亲人登高一呼,这个世界就又要变天了。

于是他终身未娶,无妻无子。

你……。

这些人终于无话可说,他们替他建了一个塑像,尊其为创师。

阿刃在门口时看见的那个塑像,便是他的,不过那个是仿制品,真正的那尊,立在一个隐秘的地方。

“这家伙也实在太………。”

阿刃听了这蠢到极致也伟大到了极致的英雄故事,真是觉得难到置信。

“他是个蠢到了伟大的英雄。”

皇甫凌说道,然后,他又继续讲了下去。

要比武,自然要有擂台,这个擂台就是那是搭建的,这一大片范围里,有五流共有的区域,也有三界门人临时的住所。

初建时,这里应该是极其热闹的,擅长武技的五流族人,和擅长奇门杂术的三界门人,他们在一起比武斗法、争奇斗艳,那时候许多武技还没有失传,许多传说中的异术也能见到。

可惜到了今天,不但五流中的鬼神一脉已经数百年不见,连四方杂家隐世药门的门人子弟,也已经有几十年没出现在这里,三界,更是变成了湮灭在历史长河里的一个名词。

三年前三界门人重临世间,并且下了战书,要重开百年一次的比武擂台。

而五流中能支撑大局的,也只剩天命济世两家,医家之主皇甫超尘重开地下古阵试炼,正是为了应付这次比试。

“唔。”

阿刃终于明白了,原来这就是皇甫超尘想让他来这个所谓学校的原因。

皇甫超尘有意让他介入这场比试吧。

所谓的住上一月,就是想让他做点什么吧。

可是,五流的兴衰,和他有什么关系?

药王爷爷早已没了雄心壮志,他在拉萨教授门人弟子,只是为了把药门传承下去,再没有任何争霸世间的意愿,这一点药王爷爷跟他再三提起过。

三界与五流间的赌注,他也可以猜到一二,大不了也就是要五流归隐,不介入世俗的争斗。

隐世药门早已如此做了,再输又有什么关系。

而且,他也不信一个几百年以前的赌注还能约束今天的五流世家,那时候三界有着对等的实力,这样赌约才能成立,可是如今三界在人间消失已久,此次突然出现,就算他的门人子弟再强再厉害,他们也不可能拥有与五流相近的势力,到时五流输了,不赴行约定又能如何?

这件事,和自己无关。

阿刃在心底有了这样的认知。

他现在担心的只是皇甫歌,这傻丫头果然练了傲世四决,练了傲世四决,就要进行古阵试炼,怎么办呢,不如劝她脱离济世医家远走高飞吧……,嗯,这想法不太现实。

咦?

有点不对劲。

如果按照皇甫超尘的说法,练成了怀抱天下心决便要进行古阵试炼的话,那岂不是练成的所有医家弟子都会在第一时间挂掉,那还怎么去和三界门人比试?

时间上有问题,假如说不限制时间的话,那就好解释了,练成怀抱天下心决后,可以随便挑个时间去闯古阵,等七八十岁的时候也可以。

……自己不就白担心了么?

好个皇甫老头子,又上他的当了,怪不得他在医谷的时候不告诉自己这个比试的真像,原来是这比试与他口中的说法一比较,便能看出相当大的破绽。

要说一句夹着九成真话的谎言是最容易骗到人的,那么一句全都是真话却忽略了某个要素的谎言简直能骗过任何人。

阿刃脑子里掠过无数个念头,可这些都是猜测,事实是否如此,还要等当事人来解释。

“到了。”

皇甫凌停步不前。

阿刃刚才沉浸在自己的思絮里,也没注意身边的景物,至到皇甫凌开口,他这才抬眼仔细观瞧,一看之下,顿时一愣,心道自己不是闯进了童话吧?

眼前这栋房子……,嗯,阿刃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称呼它为房子,在这里看去,暮色下,它就像一只蘑菇,没错,就是一只蘑菇。

粗大的圆形基柱约有四五米高,用乳白的漆料涂成,没有任何窗户,这就像是蘑菇的柄,再往上是个伞状的大盖子,这盖子直径约有十余米,高两三米,呈拱形,毫无疑问,这是一间小屋子,它涂成了红色,上面开着一个又一个圆圆的小窗户,昏黄的灯光从里面透出来。

盖成蘑菇状的房子?

不止这样,这蘑菇房四周被一圈栅栏圈了起来,组成栅栏的除了木片外,每隔几米,就是一只一只蘑菇样的灯柱,栅栏围的是鲜绿的草坪,红色的和黄色的花开在草地上。

这一切,红与白,绿与黄,都是最鲜明的色彩,被柔柔的灯光一映,色彩斑斓,鲜活异常,简直如同从童话里搬出的奇妙世界。

“嘿嘿。”

皇甫凌笑着,“十五妹的恶趣味,每次看到这房子,我都知道她不太正常。”

“这房子是丫头建的?”

阿刃从惊讶中恢复过来,暗想如果是丫头的手笔,也就不足为怪了。

“应该说是她设计的,那年医谷有个前辈有资格入长老团了,五流长老团就在这里给他批了一块地方,十五妹知道了非要由她来设计,那个前辈喜欢十五妹喜欢的不得了,就答应了,嘿嘿,听说房子建成后那位前辈看到了差点没晕过去。”

“嗯,这种设计也算是一种天才吧,虽然不太正常……。”

阿刃从另一个侧面欣赏皇甫歌的天才。

“我们进去吧,十五妹应该在家,灯亮着呢。”

阿刃点头,两人走了几步,正要推开那两扇被设计成唐老鸭和米老鼠的木栅栏门,这时,阿刃听见了一个久违的声音。

这声音清清脆脆活活泼泼,好像山隙里冒出的叮咚作响的山泉,一连串的滚出来,听得人心中一畅。

丫头。

阿刃心中一热,望过去,果然看到皇甫歌活蹦乱跳的身影从蘑菇房下方的一个椭圆小门里冒了出来。

三年不见,皇甫歌还是老样子,头发长了许多,挽成一个马尾乱糟糟的扎在脑后,她好像还是不太会扎辫子,阿刃记得她以前习惯单数日子扎一个辫子,双数就扎两个,逢年过节是三个,记不得是什么日子了就胡乱扎,其实还是胡乱扎的日子居多。

现在,皇甫歌的人出来了,脸还朝着后面,叽叽喳喳的不知在说些什么。

阿刃正欲开口叫她,紧跟着皇甫歌出来的一个人影,让他住了口。

那是一个身形高大的青年,由于身材很高,出那扇小门时不得不弯着身子,待他站直身形时,阿刃撇撇嘴,评价是长得人模人样的一个臭小子。

岂止是人模人样啊?

看这青年在月色下长身而立,一袭月白长衫被他穿得潇洒飘逸,这件已经少有人穿的旧时衣装衬的他好像一个月下弄笛的仙人。

“十五妹怎么和他混在一起了?”

皇甫凌看了也是一愣。

“什么来头?”

阿刃皱着眉头问道,直觉告诉他皇甫歌和这家伙关系非浅。

“就是来挑战的三界门人,无量界的,好像叫什么楚仙来。”

“楚仙来?好臭屁的名字,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鸟!”

“的确不是好鸟,又不是靠脸蛋吃饭的,长那么好看干嘛。”

“没错,是小白脸。”

“嗯,吃软饭的。”

阿刃和皇甫凌议论着八卦着诽谤着。

诽谤过后,二人对视一眼,同时惊觉,其实二人都知道,恶毒语言的背后往往是嫉妒,眼前这小子长得太帅了,看他面若凝脂,唇若朱点,如剑双眉下的那双眸子,犹如九天上灿烂的星,此刻临风而立,卓然不群,一眼望去,好一个剔透晶莹不沾人间烟火的漂亮男子!传说里的嫡仙人什么样?也就这个样子,那种飘逸出尘的气质,简直让人觉得他不应该被这个尘世玷污,他应该生在九霄之上的无尘仙境才对。

这种因嫉妒因失语的状况是不符合一个有思想有作为的四有新人的身份的,查觉到这一点后,两人不约而同的咳嗽几声,把这一篇若无其事的翻了过去。

两个的干咳声,已经惊动了皇甫歌和那楚仙来,两人同时向这边望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