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九章 御风若神
章节列表
第九章 御风若神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下一刻,皇甫歌的眼睛和阿刃的眼睛对在了一起。

无法形容阿刃此刻的心情,三年的分离,阿刃总以为彼此应该生疏了,但当他看到皇甫歌的眼睛时,昔日的欢乐瞬间一一浮现在眼前,并且,那些片断,是如此轻而易举的就和此时此刻衔接在了一起,穿越了时间与空间的距离,仿佛这三年的距离根本不存在,而他和皇甫歌呢,也刚从热烈的喧闹中尽兴归来。

“丫头。”

阿刃喃喃自语。

“呀!臭小子你来了!”

皇甫歌惊得跳起了脚,似乎是想跑过来,但是她又突然愤怒起来,这愤怒的原因,小部分是因为以前阿刃对她的欺骗,更多的,恐怕是因为自己见到这臭小子竟会如此高兴吧。

她像是一只困在笼子里的小兽,不住的在地上跺脚转圈,喜欢见到阿刃,又莫名其妙的觉得自己应该恼怒,于是就为了恼怒而恼怒,却又讨厌自己这样的情绪,一时间她也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阿刃看着转到晕乎乎的皇甫歌,不禁莞尔,他了解皇甫歌,忧愁怨恨这样的情绪是在她心里停不住脚的,他也不相信皇甫歌会恨自己。

于是他推开栅栏门,向皇甫歌走去。

他知道,只要拉住皇甫歌的手,皇甫歌就会彻底忘记以前的不愉快。

而就在这时,那个身形高大的俊逸青年却微微上前一步,自然而然的拦住了阿刃,他带着极为诚挚的笑容,用让人听了心中好感顿生的语气,言道:“无量界弟子楚仙来,师兄是哪派弟子,很高兴见到你。”

“躲一边去!”

阿刃斜着眼睛,伸手赶苍蝇似的想把这碍眼的东西赶走,这小子明明是想碍着他和皇甫歌见面,想干什么?架秧子啊?找死啊!

“师兄为何出言不驯?”

楚仙来还是笑容依旧,他略一伸手,挡住了阿刃挥过的手。

“咦?身手还挺利索的,我再说一遍,滚一边去!”

两手相触时,阿刃内气连续送过,可都无影无踪的如同泥牛入海,楚仙来体中有种灿烂若日的宏大气息,把阿刃的阴极气吞噬的干干净净。

“师兄你太暴燥了,这种情绪对学武之人有害无益啊。”

一边应付阿刃的袭击,楚仙来一边悠悠闲闲的教训着阿刃。

“年纪一大把了还随便叫别人师兄,我告诉你,也就是遇着我了,要是走到大街上你敢乱叫,早叫人打成猪头模样,那就可怜你这张男女不分的漂亮小脸了。”

阿刃虽是口上不饶人,但他并没有愤怒,越是遇到对手,他的心思越是冷静与缜密,诸天化身不是白练的。

“师兄只是一个尊敬,三界五流之间源远流长,遇上五流弟子,师父交待过一定要以礼相待,无论对方是什么东西。”

楚仙来还是微笑着,神色丝毫不变,言语却是犀利非常。

二人口上较着劲,手底下也没闲着。

阿刃先是随随便便的几招甩过去,这几招,化自他自小熟习的武技沾衣八打,自从领悟了通神意境后,类似傲世四决的武学绝技他越来越懒得使,反倒是举手投足间均可伤人的沾衣八打越来越合他的意,也算是一种化繁为简反璞归真吧。

其实对阿刃此刻的身体状况来说,简单的与复杂的,入门的与高深的,这些武技使其来效果差不多,因为那些高深武技的原理都是仗着独门的内气运作,在经脉里将原本只有一分的力气化为三分,打人的时候自然就狠一些,可是阿刃现在体内的经脉状况被改造的一塌糊涂,那些高深的武技根本就没办法施展,就算勉强的使出来了,充其量也就只是一个花架子。

阿刃现在只认准两条,一是出手快,二是力气大,别的他什么都不管。

这几招就是阿刃这种认知下打出去的,楚仙来初时还能应付,一招一式更是犹如月下起舞,潇洒非常,而阿刃呢,却是越打越流氓,一开始的时候还有点架式,沾衣八打也用的像那么回事。

可是打来打去,阿刃是越打越没章法,拳拳脚脚打得是散乱不堪漫天飞舞,什么欲进先退欲拒还迎这些基本的武学常识都被抛到了九霄云外,他这模样,更像是街头的无赖青皮混战八方的架式。

皇甫凌在一边看得直摇头,心道沾衣八打用成这样真是丢尽了医家的脸,他更觉得如此乱来的阿刃肯定会被楚仙来一脚踢飞。

可是二人交手几招,却是打得旗鼓相当,甚至在声势上阿刃胜出了那么几分,当然,在姿势上就没法比了,见过野狗啃月亮么,现在就是那番景致,阿刃是那只无法无天的狗,想把楚仙来这个漂亮的月亮啃掉。

楚仙来长袖舞动,潇洒中透着飘逸,飘逸中带着灵秀,灵秀中更显露着风情,可是,他却是有苦自知。

眼前这小子看上去是玩命的架式,顾头不顾脸,招数散乱不堪,可是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对着这么一个对手压力有多大。

没有招数就没有套路,楚仙来完全无法预测阿刃的招数走势,往往只有在他的拳头快要攻击到自己上时,他才知道他的目标是哪,这么乱来的手法普通武者使出来是在找死,可是这小子却兼具了两个普通武者没有的优势,快和狠。

楚仙来一招异常精妙的招数递过去,看出这招非同寻常的对手都会想办法破解,可是阿刃不破,阿刃会用最狠的力气,最直接的角度,最近的路线一拳打回去,精妙的招数还没使到一半,阿刃的拳头就到了,这叫楚仙来如何不郁闷。

这小子是高手,楚仙来看阿刃的目光凝重起来。

以拙破巧,以慢打快,以不变应万变,这些都是颠覆不破的武学真理,武者均熟知这些道理,可是能做到的又有几个。

想用拙破巧,你先要把巧练到了家,然后巧中生拙,这样的拙才能破得了巧。想以慢打快可以,可是慢怎么打快,如何打快,说得出来你做得到么?不变是根基,万变是演化,这根基要多粗才能盖得过扑天盖地的变化。

那几乎可以说是单纯武技的极致了。

楚仙来绝不相信眼前这小子已经达到了那种境界,他看得出来,阿刃现在倚仗的只是蛮力与速度,他体内的内气也是惊人的,禁得起这样不顾一切的消耗。

既然如此,就把这变化再上一层楼,看你的蛮力如何应付。

楚仙来微微一笑,袖袍猛得一甩,神情中现出几分萧索。

随着这一抖,一股有些凄凉之意的磅礴之气涌至阿刃身前,阿刃正欲挥拳逼上,却感觉这股气劲浩大无边,只得运起体内真气,一振双拳,抵消了这股气劲。

“我欲乘风归去……。”

楚仙来突然高声吟起了诗,阿刃一愣,却见楚仙来一边念着诗,一边悠悠闲闲的向他走来,他的身周,似乎真的有风兴起,吹得他袍袖衣襟飞舞而起,颇有几分乘风的意思。

这小子疯了不成?

阿刃正欲出言讽刺,突觉四周气氛不对,他凝神细查,只觉这刹那间,四周的气压竟是平空降低了许多,有种风雨欲来的压迫感。

“又恐……。”

吐出这两个字时,楚仙来已经走到阿刃近前,他的星子一样闪亮的眼睛里,带着嘲笑。

这两个字,也仿佛是一屡微风,吹过了阿刃身边,仿佛是一丝凉气掠过了阴云满天的闷热天空,那种有点沉闷的气压,就此狂燥起来,一瞬间,阿刃如同身在风口,这一团旋风,将他裹在其中,吹得他衣襟四散。

借气凝形!

奶奶的,竟是通神高手!

达到通神境界的武者,可以将天地万物化为自己的武器,当然,理论上是这样,传说中那些可以呼风唤雨的神就是修练至最高境界的武学高手……,这个嘛,大家都知道,传说总是不太靠谱的。但是阿刃也已经踏入了通神之境,他知道的确可以通过与万物气息的交流将它们化为自己武器。

那就是通神。

武者梦寐以求的境界。

眼前这楚仙来无疑就是这么一个高手,他拟风为刀,将阿刃困在其中,阿刃知道自己不能轻举妄动,在通神级别的招式里,有太多玄奥,不是用道理可以说得通的,也许他此刻强出手,将一步踏入这个招式的陷井,引发它的最强攻击状态。

面对从未面对过的招数与危险,阿刃的心却冷静如冰,他在等待着。

“琼楼玉宇,高处不胜……。”

这八个字念过,楚仙来已经悠然漫步似的在阿刃身周转了一圈,阿刃身边的旋风,已然锋利如刀,一抹风声自阿刃脸旁掠过,如同真实的刃口一般,划出了一道伤口。

皇甫凌在一边看呆了,他从来没见过世间竟有如此神奇的武技,不,这不是武技,这是魔术魔法什么的诡异东西,这绝不是武技!

可这的确是武技。

“楚仙来!”

皇甫歌骤然尖叫,在楚仙来与阿刃的比试时,她没有阻止,她不是寻常女孩子,不是那种见了打斗见了血就会哇哇大叫的矫情女子,对着阿刃和楚仙来的比斗,她根本不会阻止,甚至是用欣赏的眼光来看的,她想看看这臭小子这几年有没有进步。

此刻见阿刃被困,皇甫歌猛得明白了阿刃竟是处在生死关口,她不禁惊叫出声。

楚仙来看了皇甫歌一眼,皇甫歌此刻脸上的愤怒与紧张是显而易见的,他看了,一丝莫名的失落涌上心头。

她如此紧张他……。

唉。

楚仙来长叹一声,握紧的拳头又松了开来,他知道此刻他只要再吐出一个「寒」字,拟物成形的锐利风刀将切过那小子的每一寸肌肤,虽然强度不会致命,但也足以让他皮开肉绽伤筋动骨,可是,他也知道,如果他伤了那小子的话,皇甫歌必定会上来找他打上一架。

不,也许是拼命呢。

楚仙来没未见过皇甫歌如此紧张某一个人。

算了。

楚仙来正欲凝神将风刀散掉。

异变骤生。

“哈哈!”

一声嚣张笑声自狂风袭卷处传来。

“也不过如此!”

一只脚,踏出了那团旋风,奇怪的是,锋利如刀的风势竟没有割伤它,仿佛那里出现了一个真空的洞。

楚仙来一愣,第一个反应是这不可能,这一式「牧野风守」是风莲剑歌中以防守著称的招数,剑决有一句为牵一风而全身动,意指若是敌人老老实实的呆在风圈里还好,一时片刻不会有太大危险,若是冒然动了,将会提前引发至超乎平常攻击力两倍的攻击模式中。

怎么会没有攻击呢?

楚仙来惑然不解,而下一刻,他也不再有心情思考这一切了。

阿刃一只脚迈出后,没有浪费丝毫时间,就把一只拳头送向了楚仙来的脸,这一拳,不但是没被风势所伤,还隐约缠绕着风,仿佛是把那暴风的威力吸收了。

楚仙来大惊,但他反应够快,衣袍舞起,身形转动,一式精妙绝伦的守式施出,若是阿刃平常打出的一拳,毫无疑问是肯定会被化解的。

可是这一拳不同,有狂风在拳头上肆虐着,这些风,带动阿刃的拳势,让他的拳头比平时快了一倍。

楚仙来没有躲开,至少是没有完全躲开,这一拳,击在了他的肩上。

阿刃得理不饶人,拳头击在楚仙来身上的同时,连借来的狂风带着四方生死鉴的阴极气,阿刃能送出多少就送多少,统统塞进了楚仙来的身体里。

楚仙来一声闷哼,抽身飞退,身形如同御风而起,一瞬间,退了足有十米开外。

阿刃站在原地,吹吹自己的拳头,笑呵呵的。

“好身手。”

楚仙来还有心情夸奖阿刃,阿刃也知道自己并没有伤他太重,内气侵入他体内时,被一种灿烂若阳光的气息化解掉了大部分。

“你也不错。”

阿刃不得不承认眼前这小子的身子绝对不比他差,自入通神玄境以来,他以为天下大可去得,没想到初次动手就碰上了这么一个高手,看这小子年龄也不过二十四五,这种年纪就能领悟通神之境,三界传人果然是非同寻常。

楚仙来从容一笑,拱手道:“我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皇甫师妹,那个约定明天再说吧,今天你似乎有事。”

“也好。”

皇甫歌干干脆脆的答应着。

楚仙来转身走了,他的背影,显得有点萧索。

现在这里只剩下阿刃和皇甫歌,识像的皇甫凌早就在第一时间消失无踪。

“丫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