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章 阴气反噬
章节列表
第十章 阴气反噬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久别重逢、几乎生死两分的情侣,见面时会是怎样一个旖旎场景。

花前月下,卿卿我我,柔情蜜意的能让月色染上一丝羞红,浪漫音乐声中,花辨如雨落下,两人凝视着,目光犹如磁铁的正负极般腻在一起,接下来……。

“唉呀呀!疼啊,死丫头你干什么!”

阿刃想像中的前半部分还对,等到皇甫歌走到他身边,用那充满着柔情的手指恶狠狠的拎起他的耳朵时,一切甜美的梦就都碎了。

好一个大杀风景的丫头!

“教训你呀!你知不知道你多可恶?你知不知道你错在哪?”

皇甫歌很明显不是电视剧中的痴情女子,当她的感情积蓄了很久,发泄的方式不是柔柔的哭上一小会儿,而是暴力。

她的情商或者只有幼儿园大班孩子的水准,你看那些喜欢小女孩的小男孩们,表达的方式不就是只有两个字——欺负么?皇甫歌也正是如此。

“我哪里可恶哪里错了啊?”

阿刃嘴上辩解着,欲挣脱皇甫歌的猫爪子,没想要皇甫歌拿捏的颇紧,手中劲力凝而不泄,看样子这三年里功夫大有进境。

“还不承认?!快说自己错了!”

皇甫歌张牙舞爪的犹如一头小老虎。

“好好好,我错了我不对我该死。”

好汉不吃眼前亏,阿刃急忙道歉,虽然他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但他知道,若是再不服软的话,耳朵可能就没了。”

“态度不好,重来。”

“丫头!”

………。

一翻鸡飞狗跳的疯闹,除了让阿刃了解了皇甫歌近年来武技上进步很快外,也把二人久别重逢的有些甜蜜也有些尴尬的气氛闹没了。

挣脱了皇甫歌的手,阿刃突然有种恍惚感,似乎又回到了以前,那些两人在一起应对困难与危险、一起没心没肺的恶作剧、一起毫不在乎的哈哈大笑的日子。

他看皇甫歌的眼神,也柔软起来。

这样的眼神,其中藏着的浓浓情意,就算是不开窃如皇甫歌也能查觉得到。

皇甫歌心中亦升起一种缠缠绵绵的东西,她有些期待的望着阿刃,很想听阿刃接下来说出的那句话。

然而就在这时,阿刃骤觉心头一紧,一种冰凉刺骨的寒意自丹田处猛得冲起,直上脑际,冰得他脑袋嗡嗡作响,浑身打颤。

糟了!

阴极气反噬!

“丫、丫头,我有事先走,明天再来找你……。”

强撑着说完这句话,阿刃猛得跃起身形,三窜两跳投进了夜色之中,惶惶然如丧家之犬。

皇甫歌等来了这么一句话,不禁愣了,再看阿刃逃命似的奔走,愤怒之意自心中猛升。

“臭小子!!”

清脆的叱咤声,回荡在夜空。

阿刃听到了皇甫歌的怒吼,也知道下次见面她不会善罢干休,可是他实在是不能继续待下去了,因为他知道接下来自己将会给身边的人带来危险。

生命的危险。

一丝丝的寒意自丹田内四散而出,渐渐布满了阿刃的身周经脉,这些寒气让阿刃的动作更灵活,力量更大,精神也更敏锐,阿刃知道在这样的状态下,最高峰时自己的力量与速度将会有三倍以上的提升。

可是这有什么用,寒气正在一点点的侵入他的脑子。

待意识完全被寒气占领时,阿刃将变为一个六亲不认的暴徒,他那惊人的破坏力,将不分敌我的发泄在所有人身上。

这就是四方生死鉴的反噬,四方生死鉴,这个古时流传下来的神秘物体,它的属性介于固态与气态之间,它可以通过变化自身的形态将自己融入人类身体,世间绝不会自然生成这样的神奇物质,四方家的史志之中亦曾隐约提到,说这四方生死鉴乃是取自某个奇异生命的身体。

在种种机缘之下,阿刃将这东西纳入体内,并且将其融成了自己的内气之源,可是四方生死鉴已经积蓄千年的灵异力量岂是他几年间能够吸纳干净的。

只要他从四方生死鉴内提取的阴极气超过某个限度,四方生死鉴便会活跃起来,它想要把自己的力量全部传递给阿刃,阿刃却没有办法承受,待身体完全被阴极气充斥时,阿刃便受控于阴极气那邪恶的本源力量。

阳极炉恰恰是这种阴极气的克星,一阳一阴,相互制衡,阿刃的神志可在夹缝中保持清醒。

可如今阳极炉已在医谷地下古阵时毁坏,剩下的粉末,也被阿刃收藏于箱中,并不在身边,他有心回茅舍去取,一转念,却又打消了这个念头,阳极炉的碎末也不知能否缓解他的症状,若是无效,他再在茅舍内失去神志的话,韩饮冰可就危险了。

绝不能冒这样的险。

他不该动用万流归宗之术的,那是通神之技,可面对着楚仙来同样级别的招数时,他又无法可用。

楚仙来拟气成形的招数实在是不凡,阿刃在那招之下,的确是身临险境,皇甫歌的一声惊呼,让他知道了楚仙来不会为难他,也让他下定了拼命的决心。

如果他何刃是一个靠女孩子求情才从对手手下生还的废物,他还不如第一时间去买块豆腐撞死,与这种奇耻大辱相比,区区反噬又算得了什么。

十成十的力道,用出了万流归宗。

硬撼风莲剑歌。

其时,楚仙来一式「牧野风守」的气势已至最强,却因迟疑不放以至于失了锐气,此消彼长之下,阿刃的一拳,不但破了这式以防守著称的「牧野风守」,更因归字决的特效,吸纳了不少风之气息,一拳过去,楚仙来应声而退。

而四方生死鉴是某会活跃起来的界限,便是通神级别的内气使用量,练气级别的招数,诸如傲世四决之流,每次施用起来吸取的内气对四方生死鉴来说微乎其微,只有上达天意的通神之术,才会激起它的反应。

也就是说,只要一用万流归宗这个通神之技,阿刃就要面临四方生死鉴的反噬。

反噬的时间长短与阿刃动用的内气量有关,这次豁尽全力的用出万流归宗,反噬来得出乎意料的快,阿刃估算着,根据以往的经验,这次反噬将持续一个小时左右,之后他体内泛滥的阴极气有一部分会被他吸收,另一部分将渐渐消散。

其实这也是增长阿刃实力的一个法门,在拉萨时,阿刃有时便会故意引得阴极气反噬,然后在无边草原上尽情发疯,疯狂过后,阿刃的内气容量会有一定的增长,平时能动用的阴极气而不惹出反噬的界限便会向上提一点。

可自从他借着缓缓不绝的阴极气与诸天化身的玄妙,习了万流归宗,入了通神之境后,无论怎么提升,一施万流归宗之术,总会引来反噬,药王说可能是通神之术上达天意,阿刃修炼的时间尚短,内气虽然从量变积累出了质变,但纯度不够,反噬也是很正常的。

阿刃现在需要寻一个无人之所,安静的挨过这段时间,并打定主意回去一定要把阳极炉的残骸带在身边,无鱼虾也好,阳极炉能压制阴极气反噬,它的碎末也应该有点效果。

此时已经入夜,四周远远近近的,都有些灯火在闪烁,应是有人居住的,阿刃在意志未灭之前,挑了一个灯光较少的方向,发足狂奔,速度越来越快,气势越来越惊人,片刻后,已迅若奔雷。

与此同时,一点点阴冷之意也浸满了他的思想。

待意识完全冰冷之时,阿倏然住足,仰天一声高呼,犹如对月狼嚎,凄厉嚣张。

之后发生什么,阿刃便不太记得了。

似乎身到了某个都是石头的地方,因为拳脚击上去的感觉很硬。

似乎有人想阻止他,结果被他打得抱头鼠窜。

似乎他被人暴打过,所以浑身疼痛不已。

唔……。

好痛。

阿刃的意识渐渐回归,第一个感觉便是周身上下无处不痛,连大脑好像都被人用重锤敲过,嗡嗡的余音还回荡在耳际。

该死,谁揍我了?

阿刃晃晃脑袋,想让自己清醒一点,好半响头晕脑涨的感觉才减轻一点,接着,他张目四顾,便看到了一间摆满了奇怪东西的屋子。

屋子正中央,应是一口大鼎,鼎的右边是一个长桌,长桌再往后就是阿刃此刻躺的这张床。

这屋子里除了这三样阿刃认识外,其他的他一样都不认得。

有乌黑的好像树根一样的东西,摸上去却柔软若绵,有一只动物尸体制成的标本,似狸又似狗,阿刃绝没见过这种生物,一块玉摆在长桌上,温温生辉,碰上去才知道它冰凉沏手,似乎是会发光的冰。

长桌还有一排的试管,试管里有的装着粉末,有的装着液体,是什么阿刃更不晓得,他在林氏大宅里的化学课程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其中一个试管里装着鲜红的液体,好似是血液,阿刃看着这一试管的血,接着又看到了自己手腕上有个包扎处,一种不妙的感觉涌上心头。

在屋内转了一圈,阿刃放弃了猜测这是一间什么屋子的想法,转而想起自己的遭遇来。

自己现在在哪呢?

照理说自己刚才阴极气反噬,发力狂奔十几分钟,跑不出这个所谓学校的范围,至于发狂后,阿刃知道自己发疯时一般是懒得动地方的,在哪里发疯就在哪里疯完,逮着什么就破坏什么,什么都逮不着的时候就和空气练武,乖的很。

不管怎么样,出去看看就知道自己在哪了。

阿刃摇摇头,放弃推理,选择了最直接的办法。

这个屋子并不大,向外走几十步就能出去,推开门后,看着微微的阳光散落在门口,阿刃突然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

什么不对劲呢?

直到阿刃走出屋子,看着初升的朝阳,和山下那一片星罗棋布的房子之后,这才想起来。

他被阴极气反噬时明明是晚上,此刻却是清晨,他晕了一晚?

衍生出的问题是,究竟谁下黑手打得他,打得好狠,让他晕了这么长时间。

阿刃知道自己不可能发一晚上疯的,隐隐作痛的身体和破破烂烂的衣服告诉他,昨天晚上他和某人打过架,而且还没打过那家伙,在阴极气反噬清醒之前,他就被打晕了。

啧啧。

好家伙。

他发疯的时候有阿刃乘三那么厉害,能在这种情况下打昏他,需要的能耐可是不小。

微冷的秋风吹拂着阿刃的面孔,阿刃所立之处是一块宽阔平石,平石前后上接山崖下连峭壁,毫无疑问,他此刻是在山上,向山下望去景物清晰可观,可见他所处之地并非太高,距平地约有一两百米,但回头仰望,此山还有数十仞之高,山石陡峭,直抵云霄,一派险峻难攀之意。

阿刃记得他似乎见过这一座山,那山距皇甫凌为他安排的住处不过一两里路,就不知道这一座是不是那个,想到此处,他张目在山下的房屋中寻找,片刻后,皇甫歌那漂亮的蘑菇状房屋就入了他的眼。

果然没错。

阿刃想了想,结论是昨天晚上有人和他打架,打昏了他,并把他搬到了这里。

谁这么无聊?

阿刃回身在屋子里又转了一圈,当然是仍没有发现人迹,出屋后他又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下这间房子,除了纯木质结构外,搭得如普通房屋差不多,模样倒是没什么特别之处,可是建在这里就有点不一般。

这屋子只有几十平米大小,建在平整的岩石上,岩石平滑犹如刀削,似乎不是天然而成。

谁会好端端的在半山腰削石成基,建这么一座木屋呢?

想不通。

想不通就不想了。

阿刃摇摇头,抬步向山下走去,心想此时韩饮冰应该快起床了吧,应该回去看看。

一条人工凿成的山路在阿刃脚下延伸,这山路宽约一米,在山体上蜿蜒盘转,且只容一人上下,所以当拐过一个弯,看到一个老人出现在面前时,阿刃只得停下了脚步,侧着身子等那老人先过。

可那老人在看到阿刃的时候,骤然停步不前,现出戒备的姿势,同时,一种含而不露的凌厉气息便从老人身上显露出来。

竟是个武技高手?

看着老人的姿势,阿刃心中奇怪,不由得多看了他几眼,结果越看越是奇怪。

这老人哪里都很奇怪。

他应该是年龄很老的了,这从他满头的白发就能看出,可是他的皮肤却很光滑,几乎少有皱肤,他的头发也很奇怪,明明是白的,头根部却又乌黑,如果根部乌黑尾部花白是自然现像,可是老人头发正好反了过来,难道他的头发是越长越黑,而不是越长越白?

更奇怪的是,这老者的脸上紫青了一块,约莫有拳头大小,正好盖在左眼上,这让他看起来有点滑稽。

难道……?

一个猜测出现阿刃的脑子里。

老人接下来的话,证实了他的猜测。

“你怎么醒了?”

些许的戒备之意出现在老人的声音中。

不会吧?

难道昨天晚上自己是和眼前这老人打的架?阿刃心中暗暗叫苦,这……,欺负老人家本来就不对,如果反被老人家欺负,被打昏了,这脸岂不是丢大了!

“老先生。”

阿刃急忙略一拱手,面带亲切笑意:“昨天晚上我痼疾发作,神志不清了好一会儿,是不是您老人家制止的我?”

“当然是我!”

老人气乎乎的大叫,指着自己的眼睛:“臭小子你看看,老子我已经二十年没被人揍过了,昨天晚上算是开了荤,身上伤痕没个十处也有八处,还有这眼睛,你看看你看看,都是你干的好事!”

见阿刃果然清醒了,不似昨晚那样莫名的狂暴,老人顿时火冒三丈。

这老人家真是活力四射……。

看着老人跳脚直骂,阿刃开始苦笑,既然是自己不对,被人怎么骂都认了。

“是我不对是我不对。”阿刃急忙道歉,随即又拍起了老人的马屁,“老人家您真是武功高强,我痼疾发作的时候力量会大增,这样都被您制住了,老人家您的武技真是一等一的强。”

这话倒也不是虚言,阿刃知道自己发起疯来有多厉害,那种时刻的他,阿刃想不出谁能制得住,也许皇甫超尘可以,其他的人么,通通不在话下。

“老子武功高强那是不用说的,想当年……,嘿嘿。”

老人的性情挺天真的,被阿刃一捧,就忘了刚才的不愉快,面露得意之情,正要说些什么,却又好像想起什么似的住了嘴。

“不知老爷子高姓大名?”

阿刃拱手问道。

“姓什么叫什么?”老人瞪起眼睛瞅着阿刃,仿佛这个问题阿刃不该问,两人大眼瞪小眼的对视了一会儿,就在阿刃也觉得自己问得不对的时候,老人这才摸摸脑袋,有些为难的言道:“我忘了。”

阿刃一愣,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竟然有人能忘掉自己的名字,真是稀奇。

“已经好多年没有人问我叫什么……。”老人回忆着,“似乎以前有人叫过我远先生,你也这么叫好了。”

“远老。”

阿刃再次拱手。

“远老,我还有事,多谢昨天晚上远老的出手相助,我这就告辞了,日后一定再来拜谢。”

说完,阿刃就要向下走,经过老人身边的时候,却被这老人一手拦住。

“我还有问题要问呢,你这小子怎么这么没礼貌。”

远老皱着眉头,满脸的不高兴。

“我的确有事。”

阿刃心中惦记着韩饮冰,这女孩毫无生活能力,此刻身处一个陌生地方,醒来时一定会害怕,他要回去照顾她。

阿刃虽然语气急切,远老却像是没有听出一样,一把拉住正经过他身边的阿刃,阿刃被这远老屡次阻拦,不由得心生恼怒,正要加重语气再拒绝老人,老人一连串问出的几句话,却让他一愣。

“唉呀呀,真麻烦,我挑几个简单的问题问好了,你是不是吞了四方家的那个宝贝?你是不是已经领悟了通神之境?你的身体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几个问题问出,阿刃如同被五雷轰顶,顿时愣住了。

四方生死鉴在他体内,这是他的最大秘密,全世界也就药王与他两人知道,药王还特嘱咐过他,让他谨守这个秘密,四方生死鉴实在不是什么好东西,以前有人利用这东西造过不少的孽,若是被人知道他拥有这东西,难免会遭人嫉恨。

可如今这个秘密被眼前这老人若无其事的揭开了,这让阿刃如何不惊。

“您怎么知道的?”

阿刃震惊过后,立即恢复平静,他盯着这个若无其事的老人,眼睛中带着一丝寒意。

“嘿嘿,你老爷子我见过的事情多了去,你这点猫腻一眼就看穿了。”

远老洋洋自得的笑着,丝毫没有在意阿刃眼中的敌意。

“这么说这事就您一个人知道?”

阿刃也笑了,他心中其实在想着药王在嘱咐他时的说过的话,药王说此事一旦暴露,济世医家倒没什么,他倒是有可能成为天命林家的眼中钉,天命林家对这东西忌惮至极,理由不得而知,但几百年来,只要是四方生死鉴这宝贝一现世间,天命林家绝对会想尽办法来消灭它的持有者,行为之疯狂,像是林家全体上下都着了魔。阿刃在心中惦量着,为了掩盖这个消息,要不要对眼前这老人做点什么,或者利诱,或者威逼,杀人灭口倒不至于,以眼前老人昨天晚上表现出的功夫,那样做的风险太大。

“好了好了,别废话了,快跟我上去,给你看一样好东西。”

远老拉着阿刃,急不可耐的向山上木屋奔去。

阿刃发现这老者的手劲还真大,但是这力气中却没有感觉到内气的存在,似乎老人只是身体强壮到生出这些力气,真是有点奇怪。

两人进了木屋,老人扑到那张长条桌前,伸手拎起一个玻璃试管,献宝似的拿到阿刃面前,晃了晃。

“猜猜里面是什么?”

老人的笑容颇有几分天真之意。

阿刃看看,这试管他曾经注意过,也曾猜过里面会是血液。

“是血吧?”

“没错,那你再猜这是谁的血?”

老人的表情更加兴奋。

既然老人要他猜,阿刃就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

“是我的吧?”

“对了!”

老人大叫。

阿刃皱着眉头看着老人,趁别人晕倒的时候割脉取血,这种行为可不值得炫耀。

“您这是什么意思?”

“你看这血啊?你不明白?嗯?你看它的颜色?”

老人似乎对于阿刃的迟顿很恼火,可是阿刃的确不明白。

“是红的,血液都是红的,这有什么特别的?”

“可你不一样啊,你是极阴之体,你的血不应该是红的啊,哈哈,看样子是我的药起作用了,一下子就把你治好了!”

老人高兴的手舞足蹈,阿刃却被他弄的糊里糊涂。

“等等等等,你说什么极阴之体?什么意思?”

“极阴之体就是……。”

老人解释了好半天,阿刃才从他的话里理顺出了逻辑,结果,老人说的话却把他吓了一大跳。

老人说所谓极阴之体,是用四方生死鉴植入体中,待阴极气充斥这人全身之时,此人就拥有了极阴之体,此时这人除了没有自己的意识之外,几乎就是个完美的武者,不论在被植入前他有没有习过武技,在植入四方生死鉴后,他都会在最短的时间里直达通神之境。

这四方生死鉴,就是四方杂家用来练制武功高手的容器。

“不可能!我根本就没有失去意识!”

阿刃立即反驳,他把自己的状况一一说出,语气确凿,不由得老人不信。

“真的?”

“当然是真的。”

“那你昨天晚上?”

“我都说了是偶尔失控了!”

浓浓的失望笼上了老人的脸,老人喃喃自语着。

“原来我的药没用,没用……。”

“你昨天晚上给我吃什么东西了?”

阿刃心想怪不得自己一晕就是一晚,原来是吃了乱七八糟的东西了。

老人却没有理他,仍然在那自语着,随即又从角落里翻出一堆破破烂烂的书,一本接一本的翻看着,一边看一边自言自语,完全是个疯子模样。

阿刃又跟他搭了几句话,却如同石子扔进大海里,连个回声都没有。

再等了片刻,阿刃终于忍不住走了。

真是奇怪的家伙。

下山后,望着隐藏在山壁之下的木屋,阿刃心中的疑惑越来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