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一章 谁更痛
章节列表
第十一章 谁更痛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推开屋子,阿刃就看到韩饮冰坐在竹塌上,发着呆,看她头发蓬松,眼神朦胧,眼眶边还略微带着点红肿,阿刃就知道她哭过。

听见推门声,韩饮冰转过头来,眼神正和阿刃的眼神相交,在这一刻,阿刃还以为她会哭出来。

没想到韩饮冰只是愣愣的瞅着他,洁白的牙齿直咬嘴唇,委委屈屈的,模样更让人心疼。

“阿冰,你醒多久了?”

阿刃上前几步,笑着,习惯性想去抚摸韩饮冰的头发,结果女孩狠狠的甩过头,把脸别到一边,不理他。

“我有事出去了一会儿,好了,别生气了。”

阿刃以为韩饮冰是为了醒来时他不在而生气,可没想到韩饮冰一听这话,突然转过脸,冲着他大叫起来。

“你是不是讨厌阿冰了?是不是不想和阿冰在一起了?”

“哪有的事啊。”阿刃瞅着韩饮冰激愤的样子,心中纳闷,以前她可不是这样的,“不是说过么,阿刃会永远和阿冰在一起。”

“那你为什么叫她来欺负阿冰!”

韩饮冰继续喊着,像一只受了欺负的小狗,想用叫声把心中的委屈发泄出来,并且,眼眶也红了,几滴泪珠在眼眶里转着,欲滴未滴。

“谁欺负你了?”

阿刃一愣。

“她……。”

韩饮冰哭了,一边流眼泪一边用手指着一个方向。

阿刃向她手指的方向看去,结果只看到一张矮脚桌,这张桌子摆在窗子旁,上面放着笔墨纸砚等东西。

“它欺负你?”

阿刃哭笑不得,一张桌子欺负了韩饮冰?

天啊,是他的教导方法出错,还是这女孩的智力会永远停留在这个阶段了……。

阿刃摇头苦笑。

“在桌子上面,你去看呀!”

韩饮冰哭哭泣泣的,委屈至极。

嗯?

阿刃走到桌子近前,便看到桌上有张纸,纸上有个字,这个字写得龙飞凤舞,没有丝毫章法可言,但依稀能够看清,这是个「死」字。

看了这个字,阿刃呆了足有一分钟,这才以手抚额,仰天长叹,叹声中尽是无奈苦恼。

是皇甫歌的字。

这丫头写得一手极其古怪的毛笔字,她没临过贴子,也不遵古代各大书法家的笔意,写字全凭感觉,练了十几年下来,写出的字倒是别有一翻景致,乱到了极致,乱中透着秩序,字迹非常好认,阿刃绝对认得出。

她写了一个「死」字送给阿刃。

东窗事发。

阿刃脑子里只剩这四个字。

韩饮冰和皇甫歌,这两个女孩终于见面了,阿刃可以想像当时的情景,皇甫歌脾气暴躁,韩饮冰懦弱胆小,恐怕皇甫歌都不需要动手动脚,只要大喝一声,就能把韩饮冰的小胆吓破了,可是……,阿刃摇摇头,皇甫歌绝不会这么做,他了解皇甫歌,正如他了解自己一样,他和她从来都不欺负弱者的。

阿刃也可以想像皇甫歌的愤怒,这么想着,他不禁摸了一下自己的耳朵,并且想起了皇甫歌那超大的手劲,一丝寒意自心底凉嗖嗖的冲到了脑子里。

阿刃在发呆,韩饮冰哭了一会儿,也不在哭了,走下竹塌,来到阿刃身后,轻轻的抱住了阿刃。

“她、她没有对你怎么样吧?”

阿刃一醒,轻声道。

“阿刃,我是不是很不懂事啊?”

韩饮冰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阿冰不乖,阿冰也不懂事,阿冰总给阿刃惹麻烦,可是,阿冰保证,以后一定不这样了,会改的,阿刃,阿冰一定改,你别扔下阿冰好不好?求你了……。”

女孩抱着阿刃,用从来没有过的语气说着哀求的话。

韩饮冰虽然对人情世故懂得不多,但凭着一种女性的直觉,她知道今天早上来的那个女孩对她有威胁,对她此刻的幸福生活有威胁,那个女孩会抢走她的阿刃,她感觉到了这一点,所以她很怕,很怕。

听了韩饮冰的祈求,阿刃反而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他此刻心中一片茫然,两个女孩,他都舍不得放弃,真到了选择的那一刻,他该如何面对?以前他总是有意识的回避这一点,不愿意去想,可是如今没办法躲了,他该怎么办?

“我不会离开你的。”

阿刃只有像往常一样保证着。

听了这话,韩饮冰的神情晴朗起来,她用嘴唇轻轻的触了一下阿刃的脸,这是她感激时候的习惯动作,然后,她又有些犹豫。

“阿刃,有一件事我说了你不许生气……。”

“说吧,我不生气。”

阿刃对韩饮冰,从来都是忍让的。

“我、我用……。”

“什么?”

阿刃愣了一下,似乎是没听清韩饮冰在说些什么。

“我说我用了那个,对付、对付了那个姐姐……。”

一听这话,阿刃大惊,他双手按着韩饮冰的肩,声音不由的大了起来:“你怎么可以用异术,你不是答应过我和药王爷爷不在用么?”

“我、我……。”

看阿刃语气严厉,韩饮冰又怕又惊,连哭都忘了,只是畏缩着,像是要把自己缩成一团,来抵挡阿刃的怒气。

“没事没事的,我太心急了,你用的哪个法决?用了几成力?”

阿刃一看韩饮冰的表情,就知道自己失态了,这么问是什么都问不出来的,所以他只好再把语气放温柔,强忍心中的急切。

韩饮冰所谓的「那个」,就是四方魅族嫡传的诸天化身异术,别看韩饮冰的记忆被厉鬼偃无双清零了,但是诸天化身异术,却牢牢的刻在了她的记忆里,这是偃无双的杰作,从某种角度来说,韩饮冰这个人,是偃无双十几年来的最高成就。性格可以随心所欲的改变,记忆可以随便涂沫,但是诸天化身这个技能却像是本能一样,永远跟随着韩饮冰。

如果说诸天化身在阿刃这里只有三分的威力,在韩饮冰那里,就有十分。

一个智力程度不高,白纸一样的女孩,却拥有可以改变人心的能力,这是一件多很危险的事,就像是把核武器交给一个顽童,随时有可能造成难以想像的灾难。

于是阿刃和药王百般叮嘱,要韩饮冰绝不可以使用异术,除非是性命危急的关头。

可是如今她竟然用了,还是对着皇甫歌用的。

这叫阿刃如何不急。

“是、是太上忘情,我用了全部力量……。”

韩饮冰结结巴巴的说道。

天啊!

阿刃脑子嗡一声,几乎没晕过去。

那是令人忘掉一切感情的恶毒法决!

“你怎么、你怎么可以用这么狠毒的法决!”

阿刃虽然竭力压抑自己的怒气,但是他说的话几乎是在怒吼了,阿刃甚至不敢去看韩饮冰的眼睛,他怕自己眼睛里的凶光吓到了韩饮冰。

她是个小女孩,她是无心的,她不会这么恶毒……。

与其说阿刃是在心里为韩饮冰辩解,还不如说阿刃在安慰自己。

“我我我……。”

韩饮冰还是被阿刃的怒火吓到了,阿刃待她,从来都是和颜悦色百依百顺,何曾有过这么严厉的时候,她被吓得忘了哭,脸色煞白,身体抖得如同秋风中的残叶。

这女孩真的被吓坏了。

阿刃感觉到了韩饮冰的颤抖,一丝怜意涌上心头。

她还是个小孩子,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阿冰别害怕,我不是有意凶你的,我也知道阿冰不是故意的,好了,现在你在这里等一下,我要去看看那个姐姐,我看她有没有事,等下就回来。”

阿刃安慰了一下韩饮冰,转身就要走,却感觉一只手拉住了自己的衣角。

“阿冰,没事的,我一会儿就回来。”

阿刃强忍心中的急切,温言劝道。

被太上忘情之术控制的人,在中术后的两个时辰里,她的感情会渐渐的泯灭,过了这段时间,救治起来将是千难万难,所以阿刃这么急。

“阿刃你别走……。”

韩饮冰拉着阿刃的衣角,她看阿刃要走,一种要失去阿刃的恐惧感觉瞬间涨满了她的脑子,她怕极了。

“我真的一会儿就回来。”

“你别走……。”

女孩的手紧紧的拉着阿刃的衣角,攥的是如此的用力,几根手指都没了血色。

衣衫破裂声。

阿刃聚气在手,手掌锋利如刀,挥手割破了自己的衣服。

“阿冰你别急,我会回来的。”

阿刃留下这一句,三两步出了门,身形急纵,向皇甫歌的住处赶去。

韩饮冰向前扑了一把,没捉住阿刃,整个人都扑在地上。

手划破了,膝盖也破了。

她没感觉到痛,因为她的心更痛。

手里狠狠的抓紧了那片衣角,女孩颤颤站起,苍白如纸。

世界都没了颜色,处处皆是无情的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