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章 云飞扬
章节列表
第二章 云飞扬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面对楚仙来的凌厉攻势,阿刃有两个抵挡办法。

一,也许直冲而出是个很好的选择,也许这么做会要了自己的小命。

二,一动不如一静。

蓦得,他的身形倏然而停,停在了两团横舞的旋风之间,面前的风势,自他鼻尖掠过,带过一丝寒意,身后的旋风,割破了他的衣襟,却是没有伤到他。

好一招兵行险棋!

楚仙来在外面几乎要喝彩了。

能在那么危急的关头计算出安全的位置,除了冷静的心思之后,还要有对危险的洞察力,对武技的感悟力,眼前这小子,的确是一个不世出的武学奇才!

可惜的是,品性太差!

要说也是阿刃倒霉,天外三界中,他偏偏遇上了以正直闻名的无界界门人。无量界的弟子,俱是眼睛里容不得沙子的主,在他们看来,这世间人只分两种,一种为善,一种为恶,善要奖赏,恶需铲除,这是毫无疑问的。

楚仙来认为阿刃伤了皇甫歌,早在他额头上贴了一个需要干掉的记号,此刻正是用出了浑身解数与霹雳手段,誓要将阿刃送去阴曹地府。

既然这小子应变能力如此之强,便祭出最后的手段吧。

“安得勇士兮……。”

风势再变,阿刃突然感觉到,风与风似乎在勾连着、绞结着,似乎有将所有的风势纠缠起在一起的架式。

那将是一个方圆十丈的绞杀大阵!

阿刃额头冷汗直冒。

只好出绝招了,再藏下去,连自己的小命都没了,还有什么拙可藏!

阿刃手指微动,一点一点的探进了狂风之中,在这一刻,奇迹出现,可以割裂一切的风,却没有伤到这根指头。

他的手指上,有渐渐成形的黑色雾气萦绕着,他的眼睛,亦是变得漆黑如墨,墨色掩住了眼白,一双眼睛就像是两口深不见底的黑井,蕴藏着深不可测的神秘。

楚仙来张嘴,欲吐出最后三个字,引发最猛烈的狂风攻击。

阿刃周围的风凝重起来,像是染上了黑色。

就在这一刻,一声突如其来的喊叫,打断了一切,让一切都变得混乱起来。

阿刃没听清那个声音喝的是什么。

也许是佛经也许是道文也许是某个民族独特的语言,一个个莫名其意的音节被连在一起,由一个绵软好听的声音唱出,却带着激昂的声调,那抑扬顿挫的节奏,仿佛是古时战场上的昂扬战歌,让人听了顿有热血沸腾之感。

楚仙来正在念着剑决,这声音乘虚而入,打乱了、掩盖住了他的声音。

这声音仿佛有着奇异的魔力,它搅乱原本由楚仙来掌控的一切。

一切都乱了。

原本由楚仙来驾御着的风,突然间没了主人,原本整齐划一的节奏一下子乱了。

如此之好的机会,阿刃怎么会不把握,他亦步亦趋,顷刻间迈出十余步,延着风与风之间因为不能协调而裂开的缝隙,左冲右突,十丈之地一冲便过,出了这可以绞破一切的风阵。

既已脱困,阿刃的眼睛再度恢复如常,指尖萦绕的黑雾亦然消失,那式绝招可是他一张保命的底牌,能不用便不用。

此刻,望着近在咫尺的楚仙来,看着他有些苍白的面孔,声势如此浩大的绝技猛招,耗力必然不小。

阿刃露出一丝笑容,足下发力,骤然而动,拳脚化为暴风疾雨,瞄准楚仙来的鼻子,扑了过去。

今天非要把你漂亮的鼻子打瘪才算完!

对于楚仙来屡屡以武力压人的举动,阿刃非常不满,如今逮到楚仙来势弱的机会,自然不能放过。

楚仙来现在的确是很虚弱,一是刚才那式「逆野风起」,本就是耗力颇巨的招式,二是招式未成,便被那人用音术破开,劲力反噬,受创不小。

面对着阿刃疯子一般的攻势,楚仙来暂时没办法应付,他也不用应付,有人替他代劳了。

「铮」。

一个异常尖锐的声音突然出现,猛得刺进了阿刃的耳朵。

这个犹如撕裂琴弦的崩断之声,犹如一柄大锤,敲在了阿刃心头,阿刃骤觉心头一震,四肢无力,这拳头,是无论如何也打不下去了。

是音律惑人之术!

阿刃心头一醒,此术与诸天化身之术有异曲同功之妙,都是袭击人精神领域的异术。

想及此处,他立即长吼出声,声若狼嚎,凄厉狠劲。

诸天化身三十六术之「百兽」!

吼声出口,阿刃骤觉脑中一片清明,那种缚手缚脚的重压感消失不见。

然而就在这一个耽搁之间,楚仙来早已退后几步,立于皇甫歌的楼门之前。

只听他怒声道:“自瑶,你做什么?!”

他在吼谁?

阿刃心中疑惑,随即答案便出现了。

一个倩影出现在自小楼而出,现于二人面前。

是个瘦瘦弱弱的身影,和一张灵秀的脸,初看到这个女孩,你不会觉得她有多漂亮,漂亮这个词,不适合她,她就像是一眼泉水,一处秀丽的小山峰,甚至是一轮皎皎洁洁的月亮,自自然然的站在那里,就像是上苍在创造大千世界里,用天工大手,留在人间的一分美妙。

她的眼睛略大,却透着灵气,她的面目略显苍白,配上殷红的嘴唇,却让人骤觉这两种颜色原来能调和出如此一份惊艳。

她很瘦,她的长像也不完美。

可是把所有的一切凑在一起,看着她,任何人也挑不出一丝毛病来,就像看着一幅风景绝佳的山间掠景,那是大自然的创造物,是超越一切美丽的和谐之作。

她的美,是一种灵秀,是一种超越平凡的感动,只有聪慧的心灵才能体会到。

阿刃看着她,竟是恍惚了一下。

那是一种能够安抚心灵的美丽啊。

听着楚仙来的吼声,女孩神色不动,只是把那双大大的眼睛在阿刃身上深深的停留了一下。

阿刃把眼睛迎过去,他知道这就是那个阻止了楚仙来又阻止了他的人,让他惊讶的是,她的年轻,瘦弱的身影,和白净的面容,她也许只有十**岁?

然而,当他和她的视线接触到一起时,他便不这么想了。

那是一种若有所思的剔透眼神,像是明白了一切,又懒得告诉你,阿刃在她的眼睛里找到了一分慵懒与不在乎。

就像是屋顶上晒着太阳的猫,聪明绝顶,自已自足,不希望任何人打扰。

拥有这样的眼睛,即使是她的年龄真的如外表所见的那么年轻,她的心智,一定是早就成熟了。

“哥,皇甫歌没事了,不是他做的。”

女孩言道,几句话之间,把自己为什么这么做交待的清清楚楚。

楚仙来听了这话,愣了一下,随即望向阿刃,阿刃咧着嘴恶狠狠的盯着他。

“对不起。”

楚仙来拱手道,他错了,他道歉,坦坦荡荡,没有丝毫遮掩。

阿刃没想到这楚仙来是如此相信他的妹妹,这个被称为自瑶的女孩,究竟有什么力量能让楚仙来如此信服,只是一句话,就让楚仙来道歉了?

想到这,阿刃又深深的看了那个女孩一眼。

那女孩却没在看他。

“错怪了何兄,仙来有错。”

楚仙来又言道,一边说着,一边撮指成刀,在自己肩膀处一刀划下,洁白的衣袍被划破,血顷刻间便涌了出来。

“喂!”

阿刃被吓了一跳,这小子干嘛?

“这一刀抵了何兄身上的伤,如果何兄仍嫌不够的话,仙来再赔给你。”

楚仙来正正经经的言道,他的语气他的表情让阿刃知道,那绝不是虚言。

这小子还真是光棍的可以!

阿刃看看自己身上横七竖八的十余处伤痕,虽然数目不少,但论起伤势,都不如楚仙来割自己的那下来得狠。

阿刃只欣赏和佩服敢作敢当的汉子。

虽然看楚仙来非常不顺眼,他的相貌,他的武功,都让阿刃看不顺眼,但他的胆识与担当,却让阿刃有那么一点佩服了。

阿刃虽然非常想说我想要你的脑袋,你赔给我吧,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眼前这小子,够爷们!

“算了。”

阿刃无奈摇头,“咱们两下扯平。”

楚仙来一笑,指着那个女孩言道:“这是舍妹楚自瑶,是她发现了皇甫歌,就在你的住处不远,而且当时皇甫歌口中还念着你的名字,所以我才会错以为是你害得她。”

听了这话,阿刃心头一热,一种酸酸的感觉直冲鼻头,几乎落下泪来。

受太上忘情之法所害的皇甫歌,知道自己的处境,她口中念着的,恐怕就是她永远也不想忘记的一份感情吧。

“丫头现在怎么样?”

阿刃望着楚自瑶,忙问道。

“还行,她应该自己躺上一会儿。”

一个含含糊糊的答案。

阿刃听了这话心中更急,他索性也不问了,迈步就要往楼门闯去。

“何兄。”

楚仙来笑着拦住了他,“舍妹说还行的时候,就是事情已经解决了,皇甫歌中的应是名为诸天化身异术中最恶毒的一个法门,无量界中有种可以克制这种功法的术决,舍妹正是精通此道,你不用担心。”

哦。

听了楚仙来的话,阿刃心中一畅。

无量界也精通攻心之道,这他早就知道,而那种可以克制诸天化身的术决,应该就是那个吧。

说到这,楚仙来突然面色一整。

“何兄,皇甫歌就在你的住处附近遇敌,关于这个敌人,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线索?”

“这个嘛……。”

阿刃心头一凉。

绝不能说是韩饮冰干的,阿冰那么柔弱的身子,可经不起楚仙来的通神大招。

“我也不太知道,最近这里五流中人来得不少,其中龙蛇混杂,要查出这人的话,还要费一翻功夫。”

“不必!”

楚仙来面色转寒,“世间精通诸天化身异术的,只有四方杂家一门,哼!我定要向他们讨个公道!”

“……。”

阿刃无奈至极。

楚自瑶静悄悄的看着他,唇边绽开一丝笑意。

阿刃看到了这个微笑,这个仿佛知道一切的笑容,不禁心绪一乱。

“那个,自瑶妹妹,你觉得呢?”

阿刃试探着问道,妹妹这个称呼叫得异常顺嘴,倒是非常的自来熟,楚自瑶却也没在乎。

“我觉得是个女孩子做的。”

楚自瑶笑意更深。

啊?

阿刃惊了一下。

“你看啊,皇甫歌中的是一种名为太上忘情的法决,这太上忘情之术,其实并不会对人造成任何伤害,只会让中术者忘了所有的感情,什么人会有这种招数对付一个女孩子,当然只可能是另外一个女孩子了,其中的原因,肯定是一个男孩子……。”

楚自瑶的声音清清脆脆的,咬字吐声之中,却与寻常人稍有差异之处,好像是循着一种特异的节奏,这种满不在乎而又清亮的语调,有种无法言喻的魅力。

本应是很好听的声音,内容却让阿刃心头冷汗直冒。

咳!

阿刃一声干咳。

他想起什么似的,面容愤怒,挥着拳头:“仙来兄弟,我们这就去找四方杂家报仇!奶奶的敢害丫头,他们活得不耐烦了!”

“可是我觉得舍妹说得有理……。”

“不对,定是四方杂家干的,我们去揣了他的老巢!”

“何兄,你不必拉我,你看咱们是否应该先处理一下伤势,你的伤口在流血,我的也在流。”

“不用,我是医生,我能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