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章 血光之灾
章节列表
第三章 血光之灾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阿刃口中的处理伤口,就是用针在可以止血的穴道上扎那么几下,再随便扯块布包扎包扎,也就完事了。

他的偷天针决对于内伤或是顽疾什么的灵验无比,但碰上了外伤,却是没有太多办法应付。

楚仙来看着自己被阿刃缠得乱七八糟的肩膀,再看看正在费力给自己裹伤的阿刃,不禁有些哭笑不得。

楚自瑶在一边,笑眯眯得看着这二人,却没有丝毫要动手帮助的意思,像是在看一场好戏。

“好!”

阿刃包完最后一个伤口,大功告成,拉起楚仙来,直奔而去,目标呢,自然是四方杂家在此处的聚居地。

实际上,阿刃刚来此处不到一天,对这里的地形晕得一塌糊涂,也不知道自己要往哪里走,最后变成了楚仙来领着阿刃向四方杂家那处走去。

路上楚仙来言道自己已经在这里待了月余,所以对此处地形还算熟悉,他只待五流人马凑齐,便开始约定的那场比斗。

阿刃听了心中惑然,忍不住开口问道。

“你真的相信如果你赢了这场比试,五流世家就会乖乖的避隐山林、不理世事?”

“当然不相信。”

楚仙来微微一笑,“而且我的目的也不在此。”

哦?

阿刃心中疑惑更大。

楚仙来说他的目的并不在此,那么,无量界此次重覆人间,究竟是为何?

“我要做的,是一件对五流甚至三界都有好处的事情,何兄,你相信么?”

楚仙来回过头,盯着阿刃。

说实在的,在这一刻,阿刃真的有点相信了,因为这双眼睛是如此的坦荡清澈,不含任何杂质。

可是,阿刃的理智与经验告诉他,在这世间,任何一个人都有私欲,任何一个人的行为,都有着利已的目的。

“我相不相信,重要么?”

阿刃用反问着楚仙来,“我不会参与你与五流间的争斗,所以我是否相信,无足轻重。”

楚仙来摇摇头,言道:“何兄,这世上有很多事是身不由已的,既然你此刻来到了这里,无论你是否愿意,都一定会有某个理由让你站到我的对面……。”

说到这,楚仙来笑了,是一种带着玩味之意的笑容。

“本以为五流已经末落,没想到竟然有何兄这样的惊世之才,小小年纪,已然领悟通神之境,我还以为五流无人,仗着自己的武技,可以横行一次,没想到啊。”

楚仙来表面上叹着气,阿刃却可以听出他那棋逢对手似的兴奋之意。

“我的确是不世出的习武天才。”

阿刃一张老脸不红不白的夸奖着自己,听得楚仙来一阵愕然。

“可是你,仙来兄弟,虽然你比我差那么一点,但也是非常不错的了,你这不是在拐着弯的夸自己么?”

脸皮超厚加大言不惭,看来阿刃这小子的确不知道羞愧两个字怎么写。

“我不一样。”

楚仙来摇头,“我的武技纯是苦修得来,是从几十载暗无天日的闭关得来……。”

最后一句已如轻叹,阿刃没有听清,他的注意力也不在楚仙来的话上,眼前的情景,将他吸引了过去。

这是一片灰色调的建筑区,所有的房子,都是灰色的,统一的建筑风格,统一的高度,看起来就像是一片兵营。

这就是四方家在此处的势力范围,四方家的四系,是**小偷杀手情报贩子的集中地,他们代表了一个社会的最阴暗面,估计这也是他们把房子盖成这样的原因。

让阿刃惊讶的,倒不是眼前建筑物的稀奇古怪。

而是,这里竟然有人迹。

几辆黑色的面包车,停在了一处宽敞所在,再细看地上,轮胎印、凌乱的脚印四处皆是,恐怕不止是来人了,数量还非常的不少。

真是四方杂家的人来了么?

“应该是昨天晚上到的。”

楚仙来上前几步,蹲在地上看看脚印,若有所思的言道。

真是巧啊,阿刃心中感叹着,他为了保护韩饮冰,将楚仙来的视线转移到四方杂家身上,这虽是掩耳盗铃之举,但也只好如此应付着,没想到来到此处,竟然真的碰到了四方杂家人马在此,而且是刚刚来到。

四方杂家应是就在他与韩饮冰之后到的,是巧合,或是精心安排下的结果呢?

“进去瞧瞧。”

五流之中,天命济世隐世三家阿刃全有接触,神鬼一流只是闻名未曾见面,只有这四方杂家,处处皆以敌人的身份出现在阿刃面前,三番几次的要取阿刃的小命,有几次甚至就要成功了。

此刻用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几个字来形容阿刃的心情有点过,但非常想找个四方杂家的杀手出来练练拳头是一定的。

楚仙来也是一般的心思,两人遂快步上前,凝神以待,缓缓的推开了那几辆车附近一幢房子的门。

屋里的摆设极为简单,一张床,几件简单的家俱,却是没有人。

楚仙来与阿刃对视一眼,确定彼此都没有感觉到人迹。

两人又连闯了十余间屋子,俱是空空如也。

“奇怪。”

阿刃嘟囔着。

“这帮家伙都躲哪去了?”

楚仙来也是满面惑然。

这也算得上是个灵异事件了,看那车行人迹,应是足有几十人的四方杂家人马来到了此处,两人搜索半天,却连个鬼影子都没摸着。

这四方杂家,还真是诡异的很。

等等,四方杂家,魅族圣女,阿冰一个人……。

阿刃脑中迸出几个词,额头上冷汗就冒出来了,他想得是,既然四方杂家的人马是紧跟着他与韩饮冰来到此处的,那么,消失的四方杂家门人,会不会对阿冰有企图呢?

阿冰又是一人在那!

越想越是心惊胆颤,阿刃的脸色难看起来。

“何兄,你没事吧?”

楚仙来在一旁问道。

“没事,我有事先走,丫头那边,你帮着照看点啊。”

话声中,阿刃已经纵跃远去,楚仙来愣在当场,不知道阿刃又发什么疯。

心急火燎得往自己的住处狂奔时,阿刃郁闷的发现自从自己来到这个鬼地方,就总是在不停的赶场子,从这里到那里,从那里再到这里,种种突发事件把一切弄得一团糟,本是报着来看好戏的心态,却发现事态渐渐不受控制,他被一步步的拖下水去,再这样继续下去的话,恐怕又难免会完完全全的掺和进去,这一切,是不是有人在背后搞鬼呢?

阿刃很郁闷。

不过,在他推开竹门的那一刻,他的心中,只剩下了惴惴的不安,他嗅到了一丝不详的气息,一丝刺鼻的血腥气。

“阿冰!”

他忍不住高声叫了起来。

一阵嘤嘤弱弱的啼哭声传进他的耳朵,阿刃顿时松了一口气,是韩饮冰的哭声,他急忙迈步进了内室。

看到了情景,却让他大大的吃了一惊。

是血。

一滩殷红的血流在地上,刺眼的红色,聚成了一个小水洼,水洼上方,血迹仍在流淌,滴滴嗒嗒的,犹如一帘断断续续的小溪,从一只手腕上轻轻滑落。

手腕是韩饮冰的手腕,她现在斜靠在竹塌上,双眼紧闭,脸色苍白如纸,一只手紧紧的捂着另一只手腕上的伤口,轻轻的哭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