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章 一日十年
章节列表
第四章 一日十年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阿冰!”

阿刃惊得几乎摔倒,但他还是顷刻间做出了反应。

扑身上前,抽出他的本命针,几针定在手腕的穴位上,封肌止血,偷天针决果然神效,阿刃又是全力施为,那泊泊流淌的血,几秒钟后已经断流,只余一个婴儿小嘴似的伤口,翻在女孩的手腕上,阿刃看着又是一阵纠心似的疼。

他急忙从行囊中掏出一个小瓶子和一卷纱布,从瓶中倾出一点淡蓝色的药沫,这是药王亲手调制的外伤灵药,要知道隐世药门以药为名,所产之药稀世难求,此次阿刃外出,药王千万个不放心的给他带了一大堆药罐子,这种淡蓝色的药沫,是其中最为珍贵的一种,一敷上韩饮冰的伤口,那处裂开的肌肉,竟有缓缓的回缩愈合之像,果是神效。

阿刃再轻轻将伤口包扎好。

倾药、包扎伤口,这一翻举动本就不费什么力气,阿刃却迸出了一脑门子的汗。

是着急、是心疼、是怜惜。

眼前这个女孩,阿刃已经把她当成与自己骨肉相连的亲人了,是他在这世间仅有的几个最为珍惜的存在之一,他无法想像失去她会是怎么一个可怕情景。

一只手缓缓抬起,拭去了阿刃额头的汗渍。

韩饮冰早就清醒,虽然失血过多,但她还没有昏迷,只是因为恐惧而处于茫然的状态,现在阿刃回来,看着他为自己的忙碌与忧心,韩饮冰竟然挣脱了心中的害怕,甚至有点高兴起来。

“阿冰乖,别动,乖,你失血太多,需要静养一阵子,来,这是药王爷爷亲手调制的补气回血的药,吃了它。”

阿刃拿出一颗赤红小药丸,放进女孩嘴里,女孩听话的吐了下去,甚至没用阿刃喂水,要知道以前让她吃药是难如登天的啊。

“阿冰,告诉我,是谁伤的你?”

阿刃静静的问着,怒火却在心里堆积着,他发誓,无论是谁却了韩饮冰,他都要将其碎尸万断!

“是阿冰自己。”

韩饮冰笑了,笑容中竟有一丝得意。

“啊?”

阿刃愣了。

“阿刃不要阿冰的话,阿冰就去死,我以前跟你说过的呀。”

韩饮冰用很天真的语气说着恐怖的内容。

听了这话,阿刃如吞黄连,苦得透不过气来,他记得有某个女孩跟他说过同样的话,如果你骗我的话我就杀了你,那个女孩做到了!眼前这个,又是这样!老天爷啊,你不如一道炸雷劈死我吧!

“阿冰,你听着,我不会不要你的,所以你永远不许再伤害自己,听到没有!”

阿刃用前所未有的严厉语气跟韩饮冰说着话。

要是以前,韩饮冰恐怕会被阿刃吓哭,可是现在,眼前这个女孩竟然笑了。

“阿刃,阿刃做了一个决定哟!”

韩饮冰突然神神秘秘的言道。

“嗯?”

“我决定要长大。”

阿刃没注意到,在这句话里,韩饮冰已经不再自称阿冰,而是说了一个我字,意识到自己的存在,这是不是一种成长呢?

“长大这种事是要慢慢来的,不急不急。”

阿刃仍然用哄小孩的语气哄着韩饮冰。

“刚才有人教过我了,我可以用三天的时间来长大。”

韩饮冰得意的耸耸鼻子。

“有人?”阿刃一惊,想起一事,随即面色转冷,“他不是还教了你自杀吧?”

“是啊,他说如果我死不成的话,就能长大了。”

“他是谁?”

阿刃的语气森寒。

“他穿黑衣服,两只眼睛不大不小的,鼻子很挺,和阿刃差不多呀,笑起来很好玩啊,最奇怪的是,他手上脚上都带着铁链子,好像犯人一样!”

这倒是一个很奇怪的人物,特别是手上脚上带着链子,一眼就能认出来了,当然,前题是韩饮冰说得是真的。

阿刃如此想着。

“他说帮了我要拿点报酬,我就让他自己挑,他就把那个装着小蜜蜂的盒子拿走了。”

韩饮冰继续打击着阿刃。

“什么?”

阿刃急忙去翻自己的行囊,那个装着七道天心的盒子果然不见了!

妈的!

阿刃把拳头攥得咯吱咯吱直响,欺负人欺负到老子头上了,咱们等着瞧!

这下阿刃真是阴沟翻船,麻烦缠身了。

不但皇甫歌那边一团乱,就连韩饮冰这边也闹得不可收拾。

自杀啊。

阿刃真想不出哪个王八蛋会这么无聊,来这里教一个女孩自杀。

别叫我逮到你,逮到你我扒你的皮抽你的筋把你的脑袋割下来做夜壶使用!

以后几天里,阿刃只要一得空闲,便会狠狠的咒起那个王八蛋。

实际上,他空闲的时间很少,这几天里,他无时无刻不守在韩饮冰身边,照顾她的起居饮食,看着她的情绪,一步也不敢离开,真怕韩饮冰这傻丫头又以为自己不要她了,再玩自杀的把戏。

皇甫歌那边是暂时没时间去了,阿刃只能通过不时来看他的皇甫凌,知道了皇甫歌那边也没什么大事。

皇甫凌晓得了韩饮冰因为阿刃离开而自杀后,对阿刃不能离开韩饮冰左右去看皇甫歌一事,也表示了谅解与精神上的支持。

那时他拍拍阿刃的肩膀,也没说什么,可是一种男人之间的了解与同情,已经传递到了阿刃身上。

阿刃情不自禁的开始苦笑。

齐人之福,或是齐人之祸,谁能明白呢?

与此同时,一些奇异的变化发生在韩饮冰身上。

用一日三变来形容这个女孩,绝不过份。

第一天里,她已经懂得柔柔弱弱的跟阿刃喊自己哪疼哪疼,再满意的看着阿刃在她身边忙得四脚朝天,露出满意的笑容。

第二天,她看着忙碌的阿刃,会现出心疼的表情,两人间,嘘寒问暖关心备至已经不是阿刃的专利,韩饮冰对阿刃的关心,也是无微不至的。

第三天,她会温柔的看着阿刃,也不说话,但眼中现出的情意,足叫阿刃心惊,那绝对不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会拥有的眼神。

这事情,实在是太诡异了!

虽然理智上阿刃不相信一个人的心智会在三天内成长到如此地步,但事实就在眼前,他又如何能够颠覆事实?

“阿冰,那个人究竟是谁?”

“我真的不知道。”

韩饮冰的语气完全是成人的,她知道阿刃的苦恼,也费力去想过,却总是不得要领。

“那你、你究竟感觉怎么样?”

阿刃看着韩饮冰,听着她的话语,再想想以前那个孩子般的任性女孩,如同坠入了一个离奇的梦中,茫茫然不知所措。

“吓到你了吧?”

韩饮冰嘴角现出一丝笑容,这笑容,还是阿刃熟悉的那个,这让他心安了一点。

“阿刃你别害怕,我还是那个阿冰,那个完完全全属于阿刃的阿冰,这一点永远不会变。”

一句爱意绵绵的情话,从女孩口中吐出,俏脸微红的她,眼睛中却闪亮着如同星子一般的光。

“阿冰……。”

阿刃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问我的感觉,怎么说呢,就像是我面前原来好多层黑厚的帘子,这三天里,它们都被一层层的掀掉了,我一点点的明白了一切,懂得了很多以前不懂的东西,那些思想和感受,仿佛原本就是摆在那里的,只要一伸手,我就能拿起来……。”

韩饮冰喃喃自语的她的感受,听得阿刃如堕雾中。

他实在不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细追源头的话,也只能把帐算在那个唆使韩饮冰自杀并且偷了他的七道天心的家伙身上了。

这家伙所谓的,死不成就能长大,莫非是真的?

是神奇的法术么?

这世间自己没有接触过的神奇事物还真是多啊。

阿刃感叹着,有点无力的感觉。

“阿刃……。”

韩饮冰抬起头来,小脸向着阿刃,眼里泛着绚烂的光,某种感情让这个女孩子一下子容光焕发起来,因体虚而泛白的面容,在这一刻艳光四射,美得惊人。

“我喜欢你,阿刃。”

女孩梦话一般的喃喃说着,“到我身边来好么?”

她的话,犹如一阵吹过阿刃心头的热风,吹得阿刃心头燥热起来。

阿刃站起身,慢慢来到韩饮冰所卧塌前,坐下。韩饮冰将两条柔软的胳膊,放在阿刃的脖子上,她的眼睛,静静的看着阿刃的眼睛。

一只名为情欲的小情灵,正在空气中飞舞着,并且洒下了嫣红色的动人气味。

阿刃的呼吸急促了,毫无疑问,他是一个真正成熟的男人,而眼前的韩饮冰,却是与他有过肌肤之亲的女人,这三年里,为了遵守自己的准则,对着如同孩童一般的韩饮冰,阿刃从来没有动过任何坏念头,即便是有,阿刃也会努力把它掐死在萌芽状态。

现在却不一样了。

他是一个男人。

而她呢,是一个女人。

不知道什么时候,阿刃发觉自已已经把嘴吻在了韩饮冰的唇上,他的手,也在韩饮冰柔软的躯体上抚摸着,一种燥热至极的冲动,漫延在他的神经线中,让他的心跳加速皮肤滚烫,怀中的女孩,亦是如此,两具滚烫的身体纠缠在一起,热力四射,足以融化世上的一切。

就在此时,阿刃突然一醒,韩饮冰身上可还是有伤的!

“不行,阿冰,你的伤。”

“不要离开我,不要……。”

韩饮冰用海难中人搂住最后一块船板的力气与狂热在拥着阿刃,不肯放手。

阿刃被她融化了。

满室生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