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章 胭脂无泪
章节列表
第五章 胭脂无泪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药王所调制的生肌灵药,果然灵验无比,刚才的一翻缠绵之中,阿刃还担心会碰触到韩饮冰的伤口,待云雨过后,他便懊恼的去检查韩饮冰的伤口,结果发现那处伤口已然愈合,韩饮冰手腕上,只留下了一条淡淡的红色疤痕。

虽然伤口愈合了,但女孩子的身体上,留疤自然是不好看的。

“药王爷爷给了我一种药膏,涂上去就可以去掉疤痕,你手腕上的伤疤很浅,估计几天就会看不到了。”

“不要。”

韩饮冰却一口拒绝。

“是它把你赢回了我身边,我要留着,我喜欢这道疤,如果需要的话,它还可以再变成伤口一次呢。”

韩饮冰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盯着自己的腕上的伤痕,再抬头望向阿刃,目光中,是近乎狂热的爱恋。

阿刃悲哀的发现,眼前女孩心智上虽然成长了,但在和自己有关的事情上,还是有那么一点疯狂的偏执着。

“我绝对不允许你再伤害自己,我也不会离开你,阿冰,我向你保证,你也要向我保证,好么?”

阿刃压低语气,看着韩饮冰的眼睛。

韩饮冰嘻嘻一笑,举起右手。

“我保证,只要阿刃不离开我,我绝不会自杀。”

“阿冰……。”

阿刃有叹气的冲动,“这世界上每一个人的生命都是自己的,每一个人都是自由的,你将来面临的选择会有很多,我不会是最好的那个,你也不用把自己交到我手里……。”

“不对!”

韩饮冰打断了阿刃的话,“我只有阿刃,阿刃也只有我!”

阿刃真的是在叹气了,眼前这个占有欲如此之强的女孩,还是那个他熟悉的阿冰么?

“阿刃,你看。”

说着,韩饮冰在竹塌上站起身来,身上的簿被轻轻滑落。

她是完全**的。

如果说三年前她还是一朵含苞的花,那现在,她就是那朵为最爱的人绽放开来的玫瑰,她羊脂白玉般的身体,她的头发,她的唇,都绽放在最旺盛的那一刻,每个女孩一生中,都是最美丽的一刻,韩饮冰的,就是现在,她美得令人心醉。

她好美,阿刃由衷的感叹着,也许在他见过的所有女孩子中,韩饮冰不是最漂亮的,但是现在,阿刃却完完全全的被她迷住了。

因为这是为他绽放的美丽,只给他一个人欣赏,只属于他一个人。

韩饮冰轻轻的转了一个圈,曼妙身姿,暗室生香,她再从床上跳下,拥着阿刃。

“阿冰的一切,都是属于阿刃的。”

她是如此的执着,如此的不顾一切,她的热情,她的爱,是毫无保留的。

在这一刻,阿刃心中没有任何人,只是心甘情愿的沉溺于韩饮冰潮水一般的爱意之中。

时间如果可以在这一刻停顿,让这一秒种变为永恒该有多好。

良久。

韩饮冰突然开了口,她犹犹豫豫的。

“阿刃,我想……。”

“怎么?”

“我想去看看皇甫歌。”

“嗯?”

阿刃愣了一下。

“我那天不小心伤了她,我要收回自己的异术,再跟她道歉。”

韩饮冰咬咬嘴唇,眼里满是愧疚。

“丫头已经没事了,有人救了她,不过,不知道她恢复的怎么样了,的确应该去看看她。”

阿刃一边说着话,一边心头暗喜。

看来阿冰果然懂事多了,会想到去看皇甫歌,她再不是以前那个任性的小女孩,值得庆祝。

事情会如此简单么?

当然不会,作为一个女人的韩饮冰,占有欲比一个小女孩时更强,可以说,她的生命中只有阿刃,阿刃是她生命中仅存的、唯一能够把握住的东西,除了爱情,韩饮冰更把阿刃当作父亲当做兄长当做了她生命中的一切,她绝不会把阿刃分给任何人。

她用女人聪慧的领悟力查觉到了,此刻提出去看望皇甫歌,有很多好处。

第一个好处已经体现出来了,阿刃看她的眼神中,有了更多的欣赏与爱护。

之后二人打点行装,梳装打扮又花了将近整个小时,其间韩饮冰像个女人一样抱怨了许多东西,比如什么化妆品都没有,甚至连镜子都没有,阿刃给她弄来一盆清水,给她当镜子,并向她保证明天给她弄来。

事实上,只要列出一份清单递出去,韩饮冰所要的东西,都会在最短的时间里送来。

当然,完全是免费的,五流,这五个世家每一个均可用富可敌国来形容,而五流共同支撑的这个学校,它的资金,是近乎无限的。

这个学校方圆百里,每天用来维护环境所花费的资金,以及给常驻的、数千人的后勤兵团发出的工资,加起来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就说阿刃现在所住屋前的小桥流水,这样美妙的景致,如果没人看护的话,不出三个月,便会溪水断流,杂草横生。

还有,阿刃的屋子前,自从他入住后,每天都会有一张订餐单,只要在上面写上你今天想吃的东西,无论是怎么样珍贵的菜肴,都会按时出现在你的门口。

如果你不点的话,营养师会按照你的年龄以及体形,调配出最适合你的营养大餐。

每一个进入此处的人都被登记在案,虽然看起来此处空旷无人,但不知道有多少双手在劳作着,只为给你一个最舒适的居住环境。

其他诸如医疗卫生供水供电等一切生存系统,这里都有,都有专人维护着,这里可算是一个自已自足的小王国。

再算算看,八道世家,在此处恐怕有上千间屋子,上千个独特的景致,为了让这一切在没人住的时候保持原样,在有人住了之后能够恢复原样,需要各式各样的专业人才精心看护着,这个人数,是很惊人的。

这些人之中,大部分是世代在此居住的,优厚的薪金与待遇,让他们不舍得离去。

最核心的工作任务由五流弟子承担,以免机密外流。

它有自备的电力系统,自备的饮水以及食品供应链,甚至连武器防御系统都有,一切的准备,都是为了在人力不能抗衡的天灾人祸时,最大限度的保持整个生存环境。

阿刃是在皇甫凌的介绍中得知这一切,当时他感叹着五流的实力的确是深不见底。

药王也隐约跟他提过这里,不过,由于药王对于五流之事的心灰意冷,并未多说,实际上那三年里,药王除了教导他的武技之外,很少提起有关五流的事,倒是与阿刃韩饮冰三人围炉暖坐、促膝谈心、高声大笑的时候居多。

药王也许是希望阿刃就在那处天高云淡无名无利的地方安老一生,不过他并未提出来,阿刃也想陪着药王,可是有理由让他不得不离开。

世间还有许多他牵挂的事,阿刃还渴望另一些东西,五流世家的争权夺利给他留下了太深的印象,那种翻手为云覆手是雨的无边权利,亦让他心生神往,男儿在世,怎能不成就一翻功业,有了药门在后的倾力支持,他当然可以做些什么。

药王在阿刃眼中看到了野心,也没说什么,只说阿刃放手去做,累了就回来,一切都有爷爷给你担着。

七八十岁的老人,什么都经历过了,他风光过,他没落过,至今已然看开,也看懂。药王也走过了那个年龄,当然理解飞扬少年的想法,这老人是非常人,不会强加自己的思想与儿孙身上,只会在后鼎力相助,直到儿孙自己悟透。

就算悟不透,也没关系,人活一世,就要活得轰轰烈烈精精彩彩。

药王也看到了阿刃不是平常人,麻烦或者说是机遇,将会永远跟随着他,所以药王送了他一句话,只要不违心,便放手去做。

这句话阿刃长记心头。

如今一出世,果然是麻烦缠身,三界五流的争斗又将他席卷在内,这麻烦,又是不是机遇呢?

阿刃虽然被两个女孩的事情搞得焦头烂额,但他心中,仍然在不断的异常敏锐的判断着整个局势。

三界传人太强,如果五流中没有可以抗衡之人,那五流中必会有人求自己出头,到时候,便有机会可言。

阿刃不是不想出头,不是不想风光,他是在等一个机会。

繁乱心絮中,阿刃与韩饮冰一路走至皇甫歌的蘑菇房。

此刻已是傍晚,群星闪烁,月亮将温温柔柔的光撒在那栋童话般的房子上。

韩饮冰看了不禁小小的一声惊呼。

“好漂亮啊!”

她欢快的跑到院子前,贪婪的看着,似乎想将一切都收在眼底放进心里,再也不拿出来。

阿刃轻笑着,上前几步,推开篱笆门,拉过韩饮冰,直向小楼走去。

一个身影在蘑菇房楼上的灯光中,冷冷的看着一切。

阿刃敲门,等了半响,无人理他。

“丫头不在?”

阿刃搔搔脑袋,自言自语着。

“灯还亮着,怎么会不在呢?”

韩饮冰指指头上,阿刃抬头望去,看到一个孤单的影子立在窗前,一个人,孤孤单单的,他突然心中一颤,意识到自己是来错了。

他不该来的。

可是已经晚了,看到阿刃注意到了自己之后,楼上的人,按动了一个按钮,阿刃面前的那扇门,「嗄吱」一声向内打开。

楼内是一条小小的向上盘旋的楼梯,乳白色的灯光在两边照耀着。

阿刃有点畏惧。

韩饮冰却拉起了他,快步向楼上走去。

这时,韩饮冰是微笑的。

没错,她应该笑的,在和楼上那个女孩的战斗中,她赢了,她赢来了爱情,此刻她是来道歉的,她可以用最诚挚的心态来道歉,皇甫歌打她骂她,她都不在乎,因为无论怎样,都抹杀不了她是一个胜利者的事实。

还可以绝了皇甫歌对阿刃的思念。

阿刃不理解女孩子的心事,他只是隐约的查觉到了,这次来,对皇甫歌来说,可能是一次伤害。

这个认知已经晚了,他想到这一点时,人已经站在了皇甫歌的对面。

这屋子内的摆设很童话,特别是居中的那张大圆床,更仿佛是一千零一夜中阿拉伯公主拥有的家什。

屋内除了皇甫歌之外,还有另一个女孩,是楚仙来的妹妹,楚自瑶。

这个充满灵气的女孩,在看到了携手而来的阿刃与韩饮冰时,唇边就又绽开了一丝笑意,是嘲讽的笑,然后,她上前一步,站在了皇甫歌身边,握住了皇甫歌有些发凉的手。

聪明的女孩啊,在一瞬间,她已经明白了这是一个胜利者与失败者之间的不公平会面,而阿刃,直到此刻才明白。

他真是不该来的。

“对不起。”

韩饮冰先开口了,她表达了她的歉意。

皇甫歌在咬着她的嘴唇,在这一刻,阿刃甚至不敢去看她的眼睛。

“如果道歉有用的话,还要警察干嘛!”

皇甫歌说出一句自电视剧里学来的流行语,她想像往常一样不在乎的笑,可是嘴角却僵硬着,不能动弹。

她不明白这是怎么了,那个臭小子,那个一直和她在一起的臭小子,那个曾经和她一起去死的臭小子,为什么会牵着另外一个女孩的手,还牵得那么自然,仿佛他们之间,已经有了最深的默契。

阿刃看到皇甫歌愣愣的盯着他和韩饮冰握着的手,他觉得有点不自然,想要放开手,韩饮冰却更紧的抓住了他。

“你好。”

楚自瑶插话了,她彬彬有礼的向韩饮冰点点头,“我是楚自瑶,是那个救了小歌的人,我一直想知道她是被哪个恶毒女人下的咒,现在一见才知道,原来是这个恶毒模样啊。”

楚自瑶明显是站在皇甫歌那一边的,她的话,让韩饮冰有些脸色发白。

“愚蠢的男人,你带你的恶毒女来干嘛?炫耀么?”

锋利的话语又指向了阿刃。

阿刃有些慌。

“不,不是的,阿冰是来向丫头道歉的,她也很抱歉那天会伤到丫头,要知道那时候她还是个小孩子,不懂事,那是本能的反应,丫头,你别放在心上。”

皇甫歌的脸色难看起来,与此同时,她看到一丝笑容自韩饮冰嘴角绽开,她终于明白了,也终于愤怒了。

“不放在心上?我当然不会,我要放在手上!”

说着,皇甫歌一步迈过来,伸手就要去掐韩饮冰的脖子。

楚自瑶在一边看了皇甫歌的冲动,气得直跺脚。

这样会把那个男人更加推向她那一边啊,你这个笨蛋。

果然,阿刃看到皇甫歌竟然动手了,急忙伸手招架住她的拳头。

“丫头你别这样,阿冰她不会武技,你会伤到她的。”

“那她伤到我怎么算?!”

皇甫歌气极,拳拳脚脚没命似的朝阿刃打过去,阿刃也不敢还手,他怕伤着皇甫歌,他也不敢挪步,韩饮冰在他背后。

即便如此,皇甫歌也伤不到阿刃,这三年中,皇甫歌虽然武技进境飞快,但阿刃前进的步伐更快,两人之间的差距,仍是不小。

阿刃也惊讶于皇甫歌招式中的内气之澎湃,那怀抱天下之气,共有九层,看皇甫歌拳脚中的威势,恐怕她已经练到了三四层了吧。

“丫头,你别闹了,别打了好不好?”

阿刃好声劝着皇甫歌。

阿刃身后的韩饮冰,看皇甫歌拳脚猛烈,而阿刃又只挨打不还手,也不禁心头慌乱,生怕那暴力女一个不小心把她的阿刃打坏了。

“别打、别打了,是我的错,你们别打了好不好啊?”

韩饮冰哀求着,眼圈一红,几乎哭了出来。

这时,皇甫歌霍然住手。

她站在那,死命盯着阿刃,看得阿刃心头发虚。

“丫头……。”

“别叫我丫头!”

皇甫歌大吼。

“从今以后,你是你,我是我,咱们一刀两断,谁也不认识谁!”

这句话,皇甫歌说得很冷静,冷静的近乎残忍。

她心中弥漫着一种绝望般的愤怒,她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她的心很痛,但她没有哭,她已经为眼前这个男人流过一次眼泪,她不想再重复一次。

眼前这个女孩是如此的坚强,她自己生活在这世上,不需要任何人的安慰。

韩饮冰嘤嘤的哭了,她在阿刃背后,紧紧的抓住了阿刃的袖子。

身后这个,就不一样了,她的世界只靠阿刃支撑着,没了阿刃,就没了一切。

阿刃在这一刻明白了,他该如何选择。

软弱战胜了坚强。

“丫头,对不起。”

阿刃终于也向皇甫歌道歉了,这声道歉犹如一柄刀子,狠狠的扎进了皇甫歌的心。

“我们还是朋友,生死之交,对不对?”

无意义的废话,阿刃不想多说,伤害了她再去安慰她,那是一种多么可耻的虚伪,阿刃只是觉得他们也许还可以是朋友,一次次的生死磨难,都是她与他一起渡过的,难道这一切都会随着那撕裂的缘份而烟消云散么?

因爱而生恨,这样的剧情转折在世间也不知上演了几千几万次,这次会不一样么?皇甫歌虽然有着颗晶莹惕透一尘不杂的心,但首先,她还是一个女孩子。

女孩子面对这样的情景,只会有一个反应。

“走开,我现在不想看到你!”

皇甫歌转过身去。

“丫头……。”

“走!”

皇甫歌大吼。

阿刃神色一黯,拉过韩饮冰,颓然而去。

听见下楼的脚步声渐渐远去,皇甫歌终于撑不住了,她双腿一软,无力的坐在床上。

“小歌。”

楚自瑶来到皇甫歌的身边,搂着她,不知道说什么好。

那个叫何刃的小子真是艳福不浅,皇甫歌这么一个什么都不在乎的女孩子竟会那么在意他,还有,他身后的那个女孩子,那个如同水做的一样的女孩子,她流泪的时候,也真是楚楚动人,楚自瑶都有点可怜她了。

这两个女孩,一个烈如火,一个柔若水,为什么会同时喜欢上那个黑炭头呢?

他究竟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

不过,在爱情的世界里,真是没道理可言啊,坚强的就一定要受欺负,就因为软弱的那个会更可怜么?

楚自瑶摇摇头。

好没道理。

“我和他一起死过。”

皇甫歌突然悠悠的冒出这么一句话来。

楚自瑶听了一愣。

“我杀了他,也杀了自己,在那一刻,我们的血流在了一起,所以我现在很痛,因为他把他的血从我这里拿走了。”

皇甫歌指着自己的心。

“但是我不会哭,我已经为他哭过一次,皇甫嫣然说如果你为一个人哭了两次,那就代表你将会永远失去自己,变成他的奴隶,她就是因为不愿为那人哭第二次,才离开的他,所以我不会哭,因为我自己一个人,也能活。”

皇甫嫣然,皇甫歌的母亲,虽然两人相处在一起时倒像一对冤家,但是,无论皇甫歌承不承认,皇甫嫣然对于她的影响是无法抹去的。

而在楚自瑶印象里,皇甫歌从来都是无法无天乐呵呵的,她从来没见过这种类似忧伤的情绪会出现在她脸上。

这也是她最后一次见到了。

皇甫歌回头,给了她一个如花般的笑脸。

“瑶姐你说对不对?”

“当然对了!”

楚自瑶更紧的搂住了皇甫歌的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