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章 五流英雄会
章节列表
第七章 五流英雄会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崎老听了,心中一愣,要知那厚重大门是实铁所铸,能将其敲出这样的清脆响动,敲门那人,大不简单啊。

崎老来到门前,缓缓的打开大门。

门外一整队的黑色轿车映入了他的眼睛,而立于他面前的,一位是身形笔挺的青年,和一个长发披肩的漂亮女子,这二人身后,是一个全身包裹在黑色斗蓬里、连面孔也未露出的神秘人物。

“济世医家皇甫仁见过长老。”

那青年向崎老抱拳,笑而言道,崎老看他神气内敛,便知这青年武技修为不浅,刚才敲门的就应是他。

“天命林家林紫宁也见过长老了。”

那漂亮女子也向崎老笑着,她的眉如远黛,眼若秋水,笑容如花绽放时,嘴唇微微一翘,有几分含蓄几分娇俏,一种古香古香的优雅和美丽,就如那画卷上的宫装美人。

而那个立于二人身后的神秘家伙,却是连个招呼都没打。

“这是邀请函,请长老过目。”

说着,林紫宁把一张黑色的纸柬捧给崎老。

崎老扫了一眼,那是他亲手眷写的,没有错。

没有这张邀请函,任谁也不能把大批的人马带进这个园子里去,有了就不一样了。

“天命家和医家的小娃子……。”

崎老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这三人,目光扫去,却是把注意力留在了那个黑袍罩面的神秘人身上。

这三人中,林紫宁不会武技,崎老看得出来,所以他没有在意。皇甫仁武技修为不浅,应是天资不错,后天也努力修行了,但仍未超过应有的水准,也就是说,不是天资惊人之辈,崎老这一生见过很多惊才艳绝的少年小辈,以皇甫仁的成就,仍不够他为之动容的。

而那个穿黑袍的家伙,看他的站姿身态,也像是不会武技,但是……,崎老却能从他的身上感觉到一种奇怪的神秘气息。

至于他的穿着,遮住了头脸,不愿见人,也许这不是故弄玄虚。

看着那黑袍人的穿着,崎老脑中浮现出天命林家特有一种人物来,应该……就是那个了吧。

那个传说中能知一切过去未来,甚至能改命换运的神奇人物。

圆命师。

“那个小家伙是你们林家的圆命师吧?”

崎老指着那个穿着黑袍的家伙,言道。

听着这个称呼,林紫宁和皇甫仁俱是一愣。

林紫宁受林成一所嘱,带这个有些奇怪的家伙来此处,林成一让她千万不可与有过亲的举动,甚至不可与之交谈,这个要求很奇怪,但看着林成一郑重其事的目光,林紫宁还是答应了。

至于什么圆命师,林紫自然更是不晓。

皇甫仁也是如此。

这一路上,那个神秘家伙从未开口与林紫宁说过话,独乘一辆车,独睡一间房,尽量不与任何人有接触。

直到到达目的地的那一刻,他才从车中走出,与林紫宁皇甫仁一起立于大门前,也不知他此刻露面是为了什么。

不过,听了崎老的问询之言,这神秘人倒是开口了。

他掀开罩帽,现出一张清秀的脸,这时林紫宁与皇甫仁才知道,原来他竟是一个少年。

这少年有张白得近乎病态的脸,眉眼都很清淡,眼神异常的清澈,崎老在与他对视时,竟有种被看透了的感觉,不禁心中一凛。

“小子言盟,见过崎老。”

少年微微垂首。

听到少年喊出了他的名字,而不是和那两个小娃一样喊他长老,崎老笑了。

“都说圆命师通晓一切过去未来,老夫真是见识了。”

少年一笑,深深的看了崎老一眼,这一瞬间,他的眼神清澈得不滞一物,甚至有种空灵剔透犹如水晶的异样感。

崎老的眉头不为人知的皱了一下。

“小子告退。”

少年再度垂首,随即转身,上了其中一辆轿车。

莫名其妙!

在旁观看这幕对话的林紫宁冒出这样的念头。

“好了,你们进去吧,林家的区域在哪你们知道么?”

“我们有领路的人,不劳崎老费心。”

林紫宁微微称谢后回到了车里,崎老打开大门,在车队行进的那一刻,崎老见到了林紫宁口中的那个引路人。

那辆车的车窗被摇下,那个青年坐在车里,对崎老微微一笑。

林海?

崎老认出了这人,数年前,林海曾在此处修行过武技,对于他的天份与勤勉,崎老是非常欣赏的,可此人一向极重礼数,怎会不下车向他问好呢?

车队经由崎老面前只有短短一瞬,而林海将车窗也只是摇开了一个空隙,但以崎老的锐利眼光,仍然看到了林海缺了一臂的事实。

可惜了。

望着车队的烟尘,崎老微微一叹,一个五流杰出弟子的武技生涯,就这样结束了,失了一臂,对于武者来说,就等于失掉了全部,以后即便是他再天资超卓再努力不懈,也只能事倍功半。

不过也无可奈何。

身为世家子弟,要承担的凶险比之寻常人等要高出好多,普通人不会担心有一天会在打斗中失去臂膀甚至生命吧,世家子弟却常有这样的风险,虽说享受了优于常人的环境,但也同样承担着凶险,世家这两个字,真不是能够轻易担在肩上的。

崎老不知道的是,林海的这条胳膊,却不是损在外人手中的。

“老头!”

崎老正在叹息着,身后一个豪壮的声音却让他吓了一跳。

他惊了一下,能够无声无息的走到他的背后,此人的功力,大不寻常啊!

崎老急忙回身,便看到了一个高高大大、满面胡子的汉子,正在那朝他微笑着。

“老头,你这是临海路一千八百七十六号吧?”

那汉子用一口流利的、但是一听就知道是后天学来的普通话,向崎老问着。

崎老一时间有点晕,想了半天,才想起这里的确是所谓的临海路一千八百七十六号。

五流共建的学校或者说是八道共有的擂台,此处虽说不是寻常之地,但也有个在市政规划内的门牌号,只不过这个地址很少有人提及,崎老几乎就是不记得了。

“这里就是,你……。”

崎老的话还没有说完,那汉子已经跨过了他的身边,大步冲冲,向内走去。

“站住!”

崎老怒喝,虽说他在这里看门看了十几年,但没人对他如此无礼过,五流长老这个词的概念让那些身家不凡的五流弟子俯首贴耳,更别说那些普通人了。

崎老的厉喝,听在大汉耳中,却没进得了他的心里,他‘哦’了一声,转回身来,也没瞅崎老,而是从怀里掏出了一张地图,左看右看的,浑没把崎老看在眼里。

“你是什么人!”

“昆达。”

那汉子应了一声,再度埋首于地图之间。

“你!”

崎老气极,上前劈手一把夺过那张纸,他的动作极快,几十年的功夫果然不是白练的。

“老头,你干什么啊?”

昆达不满意的瞅着崎老。

“我倒要问问你想干什么?”

崎老上下挥舞着手中的纸,他的脾气本就暴燥,汉子的态度也比较气人,若不是近些年来年纪大了涵养好了些,他早就挥拳头开扁了。

“这什么态度,明明是你们请我来的!”

汉子也吼了起来,他从怀里掏出一张黑色的纸片,向崎老掷了过来。

崎老一愣,甩手接过,一看,竟是他亲笔写下发给隐世药门的那张邀请函。

若说五流中哪一流派最不讨他的喜欢,就是非隐世药门莫属了,他们的那个门主,那个家伙,简直是个飞扬跋扈无法无天的流氓,而且还是一个拥有强大实力的流氓。

他的斑斑劣记崎老一想就觉得脑袋发涨,任何一个和他同一年纪的五流弟子,大劫过后,头脑冷静下来了,都会开始懊恼为什么自己会和他生在同一时代,就算是喜欢热闹的崎老,一想他掀起的那场轰轰烈烈的大战都会觉得胆寒。

幸好那时他已经隐退至此处,要不然被席卷了进去,能否留一条老命下来都是未知数。

眼前这人,是他的弟子么?

老流氓果然教出了小流氓,崎老盯着眼前这个汉子,心头有无名之火在向上涌着。

“你是药门的代表?那个家伙的徒弟?”

“老头,告诉你,我是我师父的徒弟这没错,可我不是药门的代表,药门的代表是我的小师弟……,嗯,对了我正想问你,你有没有见过一个黑黑的,大约这么高,头发很短,脸长的很嚣张让人想揍他的一个混小子?”

崎老听着昆达的形容词,越听越是心头发沉,这么多天以来,符合他的形容的只有那一个。

那个武技惊人的小子,他本以为是济世医家的传人,难道他竟是药门的人?

“他打起架来很厉害的,比我还厉害那么一点。”

昆达接着形容,一边说还一边摸着自己的脸,似乎那里被某人的拳头光顾过。

“……没见过,自己找去!”

崎老冷哼一声,转身走了。

“你倒是把地图还我啊!”

簿簿的一纸地图,被崎老随手一甩,划破空气,利箭一般向昆达射来,昆达急忙一手抄过,同时对眼前老头的身手大为讶然了一翻。

药王早知昆达在此必然举目无亲,因此在来这前,特意给昆达手绘了一张地图。

半小时后,一个小时后,两个小时后……。

可怜昆达拿着地图,四处摸索着。

与此同时。

阿刃仍在香甜睡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