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章 冬眠
章节列表
第八章 冬眠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阿刃一觉睡着,没有七八小时是不会醒来的,韩饮冰一直奇怪他究竟是不是在冬眠,可就是算是阿刃有冬眠的习性,这季节也还没到啊,更何况这家伙前两天还好好的,怎么一转眼就有了这样的毛病?

百思不得其解。

两手驻着下巴,韩饮冰呆呆的看着阿刃,心头越发的烦恼,此刻已是临近傍晚,夕阳的淡白色光芒被窗棂打散,斜斜的撒在阿刃的脸上。

韩饮冰已经研究这张脸研究了一个小时,得出的结论是,这家伙太……黑了。

如果忽略这一点的话,这张脸会显得很俊俏,瘦削清秀的双眉,直挺的鼻梁,形状漂亮的双唇,脸部的轮廓也很完美,可他实在是黑得可以,以至于人们第一眼看到他,都会注意到他的颜色,而忽视了他也有一张堪称漂亮的脸蛋。

“嘻嘻。”

韩饮冰用手指划过阿刃的脸。

“你说,你究竟是不是非洲人呢?”

现在的阿刃,没有嘻嘻哈哈的笑容,没有飞扬跋扈的神态,没有满嘴的胡说八道,倒是安静的不像他了。

阿刃自然是没有反应的。

然而就在这时,有个声音传进了韩饮冰的耳朵,‘嘭’一声,是竹门被踢开的响声。

韩饮冰一愣,还没回头去细看,便有一个身影猛得出现在她的面前。

“原来在这!”

那人喊了一句,声音苍劲老迈,像是个老人。

这就是韩饮冰对掳走阿刃那人的全部印象,接下来,又是人影一闪,那人便不见了,并且顺手带走了竹塌上的阿刃。

韩饮冰呆了几秒,随即惊呼出声,惊恐的看着空无一人的竹塌,急忙回身去追,却已经是追不及了,洞开的竹门,宛如一张大开的嘴巴,无声的嘲笑着她。

她奔出屋外,只见淡淡夕阳下,一道人影向北方迅速逸去,去势飞快,顷刻间便消失在韩饮冰的视线里。

韩饮冰虽是身负着四方杂家那迷惑人心的奇功异术,但她却是丝毫不会武技,乍逢异变,爱人被夺,除了满心的惊慌,实在是拿不出什么可以应对的法子。

她连那人穿的什么衣服都没看清啊!

想及此处,她不禁双腿无力,软蹲在地,惊慌转为绝望,咬着嘴唇,泪珠在眼眶里转着,却是没有滴落。

没人看,哭有什么用?

半响后,韩饮冰缓缓站起,模样虽然仍旧凄凄惶惶的,但眼中已现坚毅之色。

而在这一边,挟着阿刃在田野里疾迅奔驰的,的确是个老人,阿刃若是清醒着,便会认出,这老人就是那位居于山中茅舍的老人,那个能将疯狂中的阿刃打昏的远老。

可惜即便是被人挟着飞奔,阿刃却仍旧在熟睡中,也许用冬眠来形容他的状态更加恰当一点。

实在是很诡异的状态,可那远老却没有注意这些,阿刃这个身高一米八重八十公斤的身体,在他手里,就犹如纸糊的一般,没有丝毫负担可言,只用了十几分钟,他便挟着阿刃到了山脚下,随即攀爬上山。

到了那处建在半山腰的茅舍,远老踢门而入,人还未进,口中便嚷开了。

“猴老弟,人拿来了!”

话声中,远老人已进屋,屋中还是当初那副摆设,不过长桌上的瓶瓶罐罐多了许多,屋内各处的也摆满了各样的奇异材料,似乎最近几天里,这位远老忙得很。

“带来了?”

这声音很尖锐刺耳,循声望去,便可看到一个长相有些奇怪的干瘦老者,世人常用尖嘴猴腮来形容某个人的不堪长像,可是说出这几个字的人,若是亲眼见了眼前这位老者,才会明白什么是尖嘴猴腮。

尖而短的脸,眼睛是正常人的大小,放在这张脸上,却显得大了一点,再配上那大嘴,和他那不时转动的眼球,活生生一个猴子脸。

偏偏这人身材还极为瘦小,双臂却长,此刻坐在椅子上,也是一副坐不安稳的模样,动作神态之中,也有了猴子模样。

怪不得远老称他为猴老弟,这称呼也的确是恰当的很。

“你好好看看他。”

说着,远老一把将阿刃扔在床上。

被人摔了一下,阿刃只是含含糊糊的嘟囔几句,转个身,又继续睡去了。

“这小家伙怎么了?”

猴状老人走到阿刃近前,上下打量一翻,首先问出的却是这个问题。

“在睡觉吧。”

远老随便应了一句,然后神色急切:“猴子你看什么呢?我不是跟你说了,他身负四方生死鉴还没丧失神志么!你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笨蛋!”

猴状老人大骂。

“他要是突然醒了怎么办,你长没长脑子!”

“醒了就再把他打昏……。”

远老闷哼,却是惧于猴状老人的威势,也不敢多言。

那猴状老人骂完远老,伸手在阿刃身上摸索了一会,突然起手撮指在阿刃胸腹处疾点,他手法极快,一路点至阿刃的喉头,接着双手拇指按住阿刃的太阳穴,内气缓缓而入。

远老在猴状老人身后看得两眼冒光。

这是截脉!

猴状老人独有的绝技,远老一生中见过的奇技杂术也算不少,但每次见到猴状老人施此绝技,却仍是咋舌不已。

这截脉绝技施用起来妙处无穷,可限制人体内的气血流动,使人处于气血凝滞的僵硬状态,而且轻重随意,轻了只让人昏迷不醒,重了却能让人体血气干竭而亡,若是反向施为,更能起沉疴疗旧疾,是治病救人的一门绝学。

这并非是古时传下的技艺,而是眼前猴状老人融医术与武技于一体,创前人之未创,想前人之未想,自行研究出的一门绝技。

实在是高明无比。

远老正在这感叹着,忽闻猴状老人轻噫了一声。

“纯婴之体?”

猴状老人语声惑然。

远老听了一愣,急步上前,也是语气愕然。

“这小子已踏‘梦蝶’之境?!”

说眼前这小子是通神初段,远老还勉强相信,毕竟他与阿刃交过手,那天的惨痛回忆还在心底,知道这小子难对付。可这纯婴之体却是梦蝶之境的通神高手才能炼成的奇特体质,那种境界的通神之人,传闻已然可以身化风雨,藏于万物之间,一意起雷,一念化雨,与陆地神仙无异。

这小子……,怎么可能!

“你还说自己曾在他身上取血,就没有注意到?”

猴状老人尖锐的声音中透着讽刺。

“我、嗯、我光顾着取他的血了,实际上是打架的时候,我发现他的血是黑的,刚好又听你说过最近正在研究四方家的那个宝贝,这种体态你也提过,我就拿那个药去试了试,结果还真的成了,没想到这小子又说他根本没疯,我就……。”

远老尴尬的解释着,取血之时,竟然忘了一探阿刃身体的经脉状况,实在是个天大的疏漏。

猴状老人没在乎远老的解释,他沉吟片刻。

“这小子不可能那么厉害,推算下来,只有一种可能。”

“什么可能?”

远老不爱动心思,既然问题有了答案,他只要张口询问就好了。

“四方生死鉴入体,身体就会变成纯婴之体。”

“啊?”

远老一惊,随即言道:“就是说,只要我们拿到四方生死鉴,就可能突破眼前的境界,就可以……。”

“不是那么简单的。”

猴状老人摇头,“过程要复杂很多,结果更是难以预料,一步一步来吧。”

说着,猴状老人右手抚住阿刃的额头,即是纯婴之体,体内气脉通畅无阻,任何手法也不可

能阻得住他的气血流动,只好把功夫下在他的神精系统上。

幸好他还有一招可以专门麻痹神经的截脉手法。

就在这时,异变突生。

实际上呢,在阿刃这边看来,此意外也不算是意外。

他只不过是睡饱了,自然而然的醒来。

醒来时体内气机充盈,起身的时候力气稍微大了一点。

结果刚一挺身,就感觉脑袋撞在了一个非常非常硬的东西上。

“好痛!”

阿刃捂着脑袋大呼小叫。

半响他才缓过劲来,一边在心诅咒着谁他妈的没事拿东西砸老子的脑袋,一边左右四顾。

结果一看之下,顿时大惊。

首先他注意到这不是住自己的住处,四周的环境有点熟悉,一时之间却想不及在哪见过。

第二个值得注意的地方,就是他看到了仰面躺在地上的一个干瘦老人。

此人就躺在他所卧之床的旁边,看这位老人家额头青肿,双眼紧闭,阿刃立即想到了自己为什么会感觉这么痛,再摸摸自己脑袋上的肿块,阿刃立时心中一凉。

难道是自己把这位老人家撞昏……甚至死了!

阿刃知道自己的力道有多大,身体有多硬,自己都感觉这么疼了,那么……。

怎么办?

毁尸灭迹么?太不负责任了吧。向老人的家属坦白呢,他们不会把自己送进警察局吧?不知道有没有人看见……。

阿刃左右一看,不由得心中又是一凉,一个看起来很面熟的老人正在那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

匆忙间阿刃也认得他,这老人由白变黑的发型实在是很怪异,阿刃一看就记起来了。

杀人灭口么?

好像不一定能打得过眼前这老头。

阿刃这边正苦恼着,那边的远老更为惊讶,惊讶的下巴都快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