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九章 身陷囹囫
章节列表
第九章 身陷囹囫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刚才的那一幕清清楚楚的被他看在眼里,他看到那猴状老人,正在凝神静气准备施展某个手法,就在这个关键时刻,那小子猛得起身,脑袋划着一条优美的弧线,准确无比的一头撞在猴状老者的额头上。

然后,猴状老者便一头栽倒在地,哼都没哼一下的倒在那,像一座年久失修的而且是豆腐工程的大桥,推金山倒玉柱的躺在那,半响,都没有一丝生气。

他可是是猿宗弼十力啊!他可是五老中在通神之境中走得最远的那人啊!他可是……。

远老张大嘴,呆呆的看着这一切,没办法反应。

“我说远老,你也看到了,我不是故意的,你看我一觉醒过来,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对不对?你老人家快救救这位老人家吧,地上凉,躺久了对身体不好,我先走了,有什么事发e-mail通知我,就这么说定了,我走了!”

一边在口中絮絮叨叨着,阿刃一边轻移脚步,准备开溜。

如果是在平常,阿刃伤了人自然要负责到底,可是在目前这个状况么,还是开溜为妙。

他也不傻,也知道自己不会在睡觉时梦游一般的游到此地,那自己在这里一定是有原因的,这个原因么,应该就是那个头型怪异的远老头。

阿刃当然还记得在第一次昏迷时,这位远老是偶然碰上的,就对自己大有兴趣,又是抽血又是喂药的,那今天呢?这个老家伙这么远把自己弄过来,那还不得把自己活撕了下酒吃啊!

阿刃可不愿当他的白老鼠,可打又打不过,远老的实力阿刃清楚,这么一想就明白了,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拦住他……。”

一丝微弱的声音自躺在地上的老人处发出,远老这才如梦初醒,忙一展身形,向阿刃逼去,阿刃这时也猛得身形前纵,二人双双奔出了茅草屋。

不多时,屋外便传来了叱咤打斗之声。

猴状老者从地上缓缓爬起,右手捂头,脑子仍旧浑噩,内气几经周折,才冲开了脑中被阻的气脉,神智这才清醒过来。

好狠的一撞。

猴状老者恨得龇牙咧嘴,他刚才也是疏忽了,可那小子的一下起身,无论是劲力运用还是袭击角度,都堪称完美,如果在战斗中突然来这么一下,猴状老者知道自己虽然能够应付,但也要伤点脑筋,所以在匆忙之中遭到袭击,他这才会被撞得闭过气去。

这小子一定是故意的!

猴状老者恨意猛涌,听屋外打斗之声仍然未消,一甩衣袖便跨出门去,他要好好教训教训这个阴险小子。

他刚刚跨步出门,便猛见一道身影向自己冲来,猴状老者仍是何许人也,那是宗师一级的人物,济世医家之主皇甫超尘见了也要拱手称一声前辈,刚才阿刃那一下是取了巧了,如若正式开打,三个阿刃也未必是其对手。

此刻的情势虽是电光石火的转折飞快,但猴状老者匆匆一看之下,便明白了阿刃的困境。

远老正守于下山的山道之前,山道狭窄,只容一人通过,远老可说是一夫当关万夫不开,何况阿刃只有区区一人,见那边无法冲破,而身后猴状老者又再度出现,阿刃心中微惊,这老头醒得如此之快,恐怕实力至少与那远老头在伯仲之间,一个自己都料理不了,何况两个?阿刃心念电转,匆忙回身向茅屋奔去,仗着茅舍为掩护,至少没有两面受敌的窘境。

猴状老者一眼顾去,便将阿刃的尴尬处境尽收眼底,他嘿嘿一笑,迎着阿刃疾冲而来的身影,挥掌,如猴儿搔爪,姿势虽丑,但看在阿刃眼中,却是上上下下的封死了自己前进的任何一条线路。

高手一伸手便知不凡。

阿刃猛得发现眼前这个竟比背后那个还强上几分,不禁心中叫苦不迭,可他素有急智,一见前有阻敌,后有追兵,竟是身形猛停。

这类似四方家绝技浮云落的奇异身法,阿刃再度用出,已然不像前次那么狼狈不堪。由于是纯婴之体,体内气脉大为不同,不但融为一处,而且坚韧度大大增加,更何况阿刃的经脉自从七道天心之气入体后,屡遭磨难,现在已练得皮糙肉厚,内气急停时,除了气血有些翻涌,倒无大碍。

阿刃一停,猴状老者微微一惊,随即化守为攻,其间的转折自然而然、流畅无间,没有一丝滞碍之处,足见其武技修为之深已达从心所欲之境。

阿刃神色一惊,挥拳,似欲猛攻。

猴状老者面带讥笑,手上劲力又加了几分。

而就在这时,阿刃没与他硬碰,那一拳竟是虚招,猴状老者的拳头攻近之时,阿刃的身子已然急升而起。

原来在急停之时,阿刃已然脚下出力,挥出的拳头没有丝毫劲力,纯是虚招,拳头挥出,猴状老者应之,阿刃的身形却已然跃起足有三丈,一跃而至茅屋顶上,随即脚下用力,哗然破裂声中,人已进了茅舍。

猴状老者守招挡空、进式击空,不禁一愣,即便是恨意满心,也不得不在心中赞了一句。

这小子真是好快的身手、好妙的心思、好机警的反应。

从遇敌被阻到另觅出路,挥拳是虚,甚至面上现出的惊讶之情也是虚,要知高手对敌以查颜观色为主,猴状老者正是迷惑在了阿刃脸上的表情上,所以才被阿刃一晃而过。

人在屋中的阿刃,却是心头大畅,这一翻回避动作是他至今以来在武技上的巅峰之作。

那个惊讶表情,源自诸天化身中的自欺欺人之法。

能在战斗中将诸天化身心法与武技融为一炉,是他一直以来追求的目标。

刚才那一刻,后有远老头,前有瘦老头,两人都是不逊于他的高手,阿刃焦急之中,心思却变得清明无比,一切的形势变化都在他的脑海中。

自己的种种优势长处,在眼前一一掠过,每一个动作,每一个反应,都出自本能,却又像是深思熟虑的结果。

他有点明白了,打斗之中,力大者未必赢,力弱者未必输,运用巧妙,存乎一心,胜败,也只看谁的招法巧妙,谁用尽了自己的优势,而不是在力气大小。

对武技的理解与手中力气的强弱是相辅相成的,两者均是致胜的必要条件。

这个道理在初习武技之时他明白过一次,此刻又明白了一次。

可是这种道理要遇上了楚仙来纯以威势伏人的风莲剑歌,或是其他的通神绝技,又当如何?

阿刃这边临战悟道,那边猴状老者与远老却是等不及了。

远老奔至猴状老者身边,望望猴状老者,再望望茅舍上的大洞,脸上的表情有点难以置信。

他不信匆忙间的交手,竟是猴状老者落在下风。

“哼!我们进去追他,瓮中捉鳖!”

猴状老者怒哼。

的确,阿刃的急智,只让他的处境变好了一下,却没解释根本问题。

远老点头,正要推门而入,却听得里面一声尖叫。

“你们别进来啊!敢进来、敢进来我就……。”

“你就怎么样啊?”

远老啼笑皆非,屋里这小子不会是想玩自杀威胁吧?

“嘿,敢进来我就把这些东西摔了!”

猴状老者闻言,略一思索,随即大惊,急忙拨开远老,推门迈入屋内,看了阿刃怀中所抱之物,不禁心痛如绞。

只见那黑小子怀中抱着一堆瓶瓶罐罐,脚下还踩着许多奇样东西,嘴角的笑容奇坏无比。

“你、你把东西放下!”

猴状者者怒喝。

“放下?干嘛要放下呀?”

阿刃占了优势,嘻皮笑脸的表情就又回来了。

“你这些瓶子里装得是什么呀?教教我好不,我一点都不认识,不过脚下这堆我可认得一点,啧啧,这个东西莫非是七个枝叶的曲叶幽兰,十年一抽叶,七叶就七十年,真是好东西啊!我爷爷那棵才五叶,唉?怎么不小心被我踩掉了一叶,这下只有六十年的效力了,真是罪过罪过,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就把这些东西都踩碎,心疼死你!”

阿刃的嚣张叫声犹如一把刀子在猴状老者心头割着,远老也是面色惨白,百十年来收集种植的灵药,本是待阿刃这味身怀异物的主材料来到,再酌情调配,以成金丹的,而如今灵药却全跑到了阿刃脚下,这叫他们如何敢动。

“你把东西放下,万事好商量。”

远老急忙安慰阿刃,至于猴状老者,却已是气得说不出话来,只是瞪眼,瞪得阿刃笑容更欢。

“当我白痴啊,放下你们还不生吞活吃了我?”

“不会不会……。”

远老急忙摇手。

“算了,懒得跟你们啰嗦,你们让开道,让我出去……。”

阿刃趁热打铁,立即提出下一个条件。

“不可能!”

远老头立即摇头。

“不可能?”

阿刃眯起眼睛,“信不信我把你这些宝贝都踩烂了?”

“踩吧。”

一直不说话的猴样老人开口了,声音尖锐中透着冷静。

“你是最主要的那味材料,你若是走了,其他的灵药一点用都没用,你说我们会放你走么?”

“靠!想拿老子炼药!你们这两个变态无耻卑鄙恶毒下流……!”

阿刃一听有人想要活活把他烤成药丸子,不禁炸了,一连串的恶毒语言天女散花似的扔了出去。

“好好呆着吧,别想走。”

猴状老者扔下一句,转身退了出去,远老急忙跟上。

身后是阿刃连串的咒骂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