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章 迷路二人组
章节列表
第十章 迷路二人组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天色已经完全黑下了来了,一弯冷冷清清的残月在天际挂着,星星的颜色更黯,偌大的天地间,竟无一丝可供温暖的光明。

韩饮冰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夜色下,看远处灯火闪烁,却总也走不到那里。

阿刃不知去向,也不知身在何种凶险之地,她一个弱质女子,在这举目无亲的陌生之地,又能向谁求助?

当她想及此处时,绝望几乎淹没了她,随即,一个代表着希望的人影浮现在她心头。

对了,她可以去找她。

皇甫歌。

这个女孩和阿刃之间的关系很微妙,虽说几天前韩饮冰与她之间有那么一点小磨擦,可是相信阿刃有难,她绝对不能不理。

韩饮冰立即动身,向皇甫歌的住处寻去。

她的住处,与皇甫歌的住处,相距并不近,前次是阿刃带她去的,这次韩饮冰自己寻找,加上又是在漆黑夜里,走了一会儿,韩饮冰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迷路了。

若是在白天,倒是有几个在这里工作的勤杂人员可以问路,可是如今韩饮冰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看着黑漆漆的夜,无助悲伤等黑**绪在心头堆积着,韩饮冰又有哭泣的冲动,不过她咬了咬嘴唇,倔强的将眼泪逼了回去。

不哭,就是不哭!

韩饮冰选定了一个方向,解下手腕上的七情六欲链,这东西是个异宝,上面的红宝石在夜间也能微微闪烁,仗着这点红光,她迈步向前走去,头也不回。

“喂……。”

就在此时,一个呼喝声从后方传来。

韩饮冰微微一愣,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等一下!”

声音接近了,是个很粗壮的声音,有点熟悉的感觉,韩饮冰愕然回身,只见夜色中,一个模模糊糊的身影逐渐变得清晰起来,此人奔跑的速度颇快。

“小妹妹,等一下,跟你问个路!”

那人先看清了韩饮冰是个女孩,随后,韩饮冰也看清了此人的壮硕模样。

这么高的个子,好熟悉……?

韩饮冰咬着嘴唇,想将记忆里越来越清楚的那个影子和某个名字对上,在这个大个子奔到她眼前的时候,这种努力立即有了成果。

“昆达?”

韩饮冰临此绝境,却骤然遇到了一个可供依靠的熟人,不由得生出了难以置信的感觉。

“昆达!”

女孩终于认清了,确定自己没在做梦之中,她猛得高叫起来,声音中满是欣喜与意外。

那奔来之人正是昆达,在辨认方向的能力方面有一点缺陷的康巴族汉子。

他是药王收的大徒弟,此次五流之会,药王挑人参加的时候,昆达一力举荐自己,说自己武功高心地好反应机警,实在是相助阿刃的不二人选,如此厚脸皮的无耻自夸功夫,昆达是跟阿刃学的,这三年中,这师兄弟二人实在是相处的不错,药王想及此处,便允了昆达的请求。

阿刃与药王有私底下的联系,将自己的行踪报与药王之时,也会向药王问一些问题,关于这次五流之会,阿刃看出了许多不合理的地方,在药王眼中,它更是诸多蹊跷之处。

药王有个猜测,不过这也只是猜测,药王并没有告诉阿刃,而是派出了昆达,做为防范某种意外的后备力量。

只有昆达一人,并没有多派人手,其他四流对于药门的忌惮,药王心知肚明,为了保证阿刃不招人所忌,还是收敛一些为好。

可是知徒莫若师,昆达的迷路功夫药王亦是知道,所以特绘了一张图纸于昆达,告诉他进了那处,就按地图寻找。

没想到昆达竟然还是迷路了,从下午进得此园,到此时残月西挂,昆达已经在此处转了足有四个小时,一边诅咒着没事闲着把这里盖这么大干嘛,一边四处寻找有没有可供问路的好心人士。

原本倒是有的,那些修剪花草的、清洁卫生的、打理维护各种施设的后勤人员并不在少数,可那时昆达自认一定能找到正确地点,也没心情询问,等到了知道以自己的能力恐怕很难从迷路的困境中解脱出来时,已经天色渐晚,各种勤杂人员,已经各归各处,下班休息去了。

昆达懊恼了一会儿,便也不放在心上了,他这人乐天开朗,寻思着顶多也不过就是幕天席地的对付一晚,包里有干粮,饿不着,此处景致也不错,有的欣赏,倒也是一件美事。

就在他准备在某棵树下安然高卧的时候,突然看到远处有红光一闪,昆达是练武之人,级数还不低,目光之锐利不是普通人可以比较的,漆黑夜中也能视若白昼。

看到人影,昆达急忙起身追去,心中想着敢在如此之黑夜晚行走,肯定是对此处很是熟悉的灵通人士。

可他万万没想到竟然碰到了熟人,还是一个同样处于迷路状态中的熟人。

昆达瞪大眼睛,同是难以置信的看着韩饮冰。

“小师妹?!你怎么……?”

“昆达你怎么在这?”

韩饮冰打断昆达的话,劈头问道,不过问出之后她才想起此事也不是重点,阿刃不见了这事才重要,急忙再道。

“昆达阿刃不见了你快带我去找他……。”

这边昆达更是诧异,他曾与这小师妹相处三年,她以前是什么模样昆达心里清楚,可如今分别一月不到再见面,竟是说话说得条理清楚语能达意,这不禁让他惊讶非常。

“小师妹你的病好了……?”

在昆达看来,韩饮冰以前所犯的是某种病,而如今似乎已是病好,不禁让他欣喜非常,想想视小师妹如心头肉的师父,听到这个消息不知会有多高兴。

“别说这些你快带我去找阿刃,诶?你不会也迷路了吧?”

韩饮冰绝处逢生,第一件事就想到了阿刃的安危,想让昆达带她去寻阿刃,又想起见面时昆达喊得话,难道他也迷路了?

“呵呵。”

昆达尴尬笑着,“我是在找路,不是迷路……。”

“你这笨蛋!”

韩饮冰猛跺脚,也不想想如果迷路的就是笨蛋的话,她不也算是其中的一只么?

两人牛头不对马嘴的相互喊了一会儿,这才让对话进入了正常的逻辑状态,彼此道明了迷路的事实,两人相对无言,然后韩饮冰的眼泪就下来了,她一边哭一边说着阿刃被抢的可怕经过,昆达听了也是一惊,急忙安慰韩饮冰说什么祸害活千年让她不用担心,结果挨了韩饮冰一顿粉拳。

然后韩饮冰劈手抢过昆达手里的地图,研究了一会儿,便自信满满的向某一方向走去,现在这个时候,找到一个熟悉此处的人最为要紧,皇甫歌在此地住了很久,自然是首选。

两人摸索着前进,不多时,便来到了一个有着奇异建筑的地方。

那处全是低矮平房,在黑暗中像是一处处的坟茔。

“咦?这是哪?”

昆达一愣。

“我怎么知道!”

韩饮冰怒气冲冲,对阿刃的担忧和焦急让她的脾气越发的不好,对韩饮冰的态度,昆达倒也不太在乎,要他说呢,以前这小姑娘要比眼前恶劣多了。

若阿刃来到此处,便可知道,这正是那天他与楚仙来搜索过一翻的四方家区域,此时这里可不像是阿刃来到时那么冷清,昆达可以看到,有几个身影正在忙忙碌碌的出出入入,也不知在忙些什么。

“下去看看就知道了,有人,就可以问路了。”

昆达大咧咧的把事情简单化。

“好吧。”

韩饮冰看来也是只有这一个办法了。

昆达在前,韩饮冰在后,二人向前走着,他们的脚步声渐近,几个黑影警觉的注意到了有人来到,立时四散,虽是并未退出多远,还在昆达的视线里,不过这几人摆出的架式,让昆达感觉到了一种很明显的敌意和……杀气?

昆达皱皱眉头,心道这好像要把自己大卸八块的感觉似乎熟悉的很,前面这几个家伙,不会是那帮软蛋杀手吧?

想及此处,昆达仔细一看,看前面那些人的身法脚步,诡异的很是熟悉,与四方家杀手打过多次交道的昆达,稍一留心,便看出了眼前几十米外的黑影们,确实是正宗的四方家逆火杀手。

大半夜的不好好睡觉,这帮家伙又在弄什么阴谋?

在昆达印象里,似乎牵扯到这群家伙便没有好事,而如今他们又在这里搞什么?

在临行前,药王才将五流的渊源告诉了昆达,那时昆达才明白一直以来在拉萨活动的杀手,竟然都是与他的师门同属一源的诡秘宗派。

药王也言道在此处他有可能碰上这帮家伙,碰上了也不用客气,像以前一样处理就好。

嘿嘿。

昆达冷笑出声,迈步向前,正欲抓一个来问路。

那几个四方家的神秘人士也似乎是列阵以待。

战斗一触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