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二章 白玉京
章节列表
第十二章 白玉京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韩饮冰这边得到了阿刃的讯息,又是委屈又是高兴,正想问他身在何处,没想到突然间信号断了,听着电话里嘟嘟的忙音,女孩恨得连连跺脚,心中念头一转,想及一事,却是更加懊恼。

她忘了阿刃的手机,忘了阿刃曾经再三告诉她,有事打电话联系。

可韩饮冰不知道的是,如果她早打电话了,连这一瞬间的通话都不会有,因为她这边打给阿刃电话,那边铃声一响,远老头就是再笨,也会先把电话从阿刃身上搜出来摔了。

如今知道阿刃总算还是安然无恙,韩饮冰心头大石落地。

她没注意到,在自己前方,一场战斗却是就要发生了。

昆达听着背后小师妹不断的跺脚懊恼,也想回身相问出了什么事,不过眼前那几个就要溜走了人影,却让他更加关注。

那几人原本摆好了阵形欲迎敌,转眼之间却又散了,一个个疾步飞退,向黑暗中隐去。

“站住!别走,我就是想问问路!”

昆达急忙高呼,他认出了眼前几人四方家杀手的身份,也没太在意,在他眼里四方家逆火杀手的实力差劲的很,在拉萨时,他一个能打四五个,眼前这几个也没被他看在眼里,起身就要去追。

他与那人影间相差不过几十米,步伐一展,转瞬便至,到了之后,昆达却是脸色一变,哈哈干笑一声,又是转身飞退。

韩饮冰还没明白怎么回事,昆达已经跑到了她的身边,伸出长臂,搂住韩饮冰,挟着便跑。

“笨昆达,你干什么!”

韩饮冰措不及防之下,手忙脚乱的挣扎。

“别动别动,后面有杀手!”

韩饮冰闻言一愣,急忙回头去看,却只见到黑茫茫一片,正欲质疑昆达的说法,却见黑暗中人影一闭,有十几个会动的影子在晃动着。

“杀手?怎么会有杀手!”

“嘿,四方家的逆火小子们,人太多了,我倒是不在乎,可怕他们伤到小师妹。”

昆达嘿嘿笑了笑,疾步飞奔中,他也是神态轻松,一是真的没在乎这帮杀手,不是怕他们伤了韩饮冰,回头硬拼也不在话下,二是天性乐观,他经历的生死危局多了去了,天塌下来都能当被盖,这点危难算什么。

昆达的豪迈背后,是无数次危险锻炼出的机警,刚才他见杀手人数只有小猫两三只,这才大咧咧的追去,见到小猫两三只背后还有小猫十几只之后,立知情况不妙,战斗起来,如果不能在瞬间秒了这帮家伙的话,肯定会危及背后的韩饮冰,与这逆火杀手交手不止一次了,他知道这帮无良杀手最拿手的便是要胁人质等卑鄙手段。

他能瞬间秒了十余个逆火杀手么?

当然不能,所以他只有跑,丝毫不拖泥带水的跑。

韩饮冰一听背后追来的竟是四方家的杀手,不禁愣了,关于四方家的记忆,她已经全部想起,虽然她自问已经不是四方家的人,但她毕竟出身于魅族,血浓于水,此刻心里乱糟糟的,也不知什么滋味。

一边跑着,昆达一边注意背后的动静。

杀手们竟是紧追不舍。

本来这只是一次偶遇而已,四方家的杀手们虽是记仇又小气,但对陌生人似乎不该如此在意,难道那匆匆一面,他们竟然认出了昆达?

不大可能吧,那么匆忙的瞬间,昆达除了根据武技路数推断出对方是逆火族人之外,连他们的面目都没看清,按照相等的功力来推测,那帮逆火小子没可能认出昆达。

难道,他看到了不得的东西了?

逆火小子想要杀人灭口?

狂奔中,昆达的脑子也在急速运转,他开始回忆自己看到的是什么,逆火小子们似乎在搬一些东西……。

是什么呢?

昆达努力回忆这些东西的形状与特点。

一个推测出现在昆达脑子里。

不会这么狠吧!

疑惑在昆达脑子里盘旋,昆达几乎想回头去与逆火小子们好好谈谈了,不过想想身边的女孩,他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喂……。”

昆达的速度越来越快,逆火杀手们被越甩越远,而先是被挟在手臂中,再因为不舒服而被背在背上的韩饮冰却是愈发的不满意,夜风呼啸而过,她刚一开口,便被灌了一口西北风,因而也就更恼怒了。

“我们要跑到什么时候?”

韩饮冰强撑着,大声喊道。

“他们不追,我就不跑了。”

急行中,昆达的声音亦是很平稳,可见其内息深厚。

“我、我已经看不到他们了!”

“他们还在,不过是被落下了。”

昆达知道这帮杀手是以毅力残忍卑鄙三样并称的可怕家伙,被他们盯上的猎物,有大部分是被磨死的。

不过,再难缠的杀手面对着如同兔子一样难追的敌人时,也只能望着空气兴叹。

半个小时后,昆达的耳朵里再也听不见背后的脚步声,他还是不放心,转过弯又奔出十分钟,这才确定已经安全,放下了韩饮冰。

此刻韩饮冰已是脸色煞白,她有在呼啸的列车车厢上迎着风坐了半个小时的感觉。

“小师妹,你、你没事吧?”

昆达看看她的脸色,有点慌。

“暂时死不了……。”

韩饮冰虽然知道昆达是为了救她,但也没给昆达好脸色看,像是一个受了委屈的妹妹责难着自己的哥哥。

在拉萨的三年里,昆达阿刃还有韩饮冰这三个人常混在一起,昆达年龄最大,他就像是阿刃与韩饮冰的哥哥,除了总与阿刃打架之外,韩饮冰对他也没什么不满意的地方。

所谓的打架么,在昆达眼里,前一年叫打人,中间的这一年是比武,最后的那一年就变成了挨揍。

无论打人还是挨打,昆达与阿刃均是乐此不疲。

“这里是哪啊?”

昆达举目四顾,这才发现一通狂奔后,他们到了一处更加让人迷惑的地方。

最显眼的应是那处小楼,一座通体乳白晶莹、有若白玉雕成的小楼,小楼立于湖中心,左右尽是碧澄湖水,在黑沉夜色中,小楼的散出的微微莹光将四周的潭水映成深碧色。

有条弯弯曲曲的廊桥通向这座小楼。

而在桥的这边,那块石碑上,亦是用温温如玉的字体写下了三个字。

白玉京。

“咦?”

看到这三个字,昆达一愣,随即从怀里掏出药王手写的地图,掏出一个手电筒,仔细观察,旋即便从地图上找出了与这名字相符的势力。

“竟是擎天阁的地界儿。”

昆达喃喃自语。

“擎天阁?那是什么东西?”

韩饮冰问着。

“哈哈。”

一个爽朗笑声自小楼处响起,接着,这声音又道。

“擎天阁可不是什么东西,擎天阁是个王八蛋!”

随着这个声音,一个人从小楼处,延着桥向昆达与韩饮冰漫步走来,在他的步伐中,有种奇怪的响动,是一种金铁交加的碰撞声,似乎他的戴着镣铐在行走一样。

到了奇怪的地方,遇到了奇怪的人,昆达不禁心中警惕。

而片刻后,走过了廊桥,出现在他面前的这个人,却是满面的亲切笑容,一种像是见了亲人的亲切笑容,而他的手上脚上,却是就如昆达猜测着,锁着镣铐。

那镣铐颜色乌黑,锁于他的双手和双脚之上,两处镣铐各有一条细细的铁链相连,铁链颇长,所以他还有余暇活动。

这人很是年轻,眉目中透着一种别样的精神,上下打量之后,昆达突然有种错觉,眼前这人和阿刃长的好像!

“是你!”

看清此人的面容之后,韩饮冰愕然一惊,脸色大变,如见鬼魅,情不自禁的退了几步,昆达立即上前一步,将其挡在身后。

“小妹妹,我怎么说也算是帮了你的忙啊,你干嘛这么怕我呢?”

那人不禁有点失望,他用手摸摸鼻子。

“本来想去找你玩的,可是你自己来了,那更好了,有没有兴趣进我家去玩玩。”

说着,那人伸手做恭请之势。

“你是谁?”

昆达沉声问道,对着此人,他有种极为奇怪的压力,逼得他不由自主的做出一副警戒模样。

“对了,我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许仙,嗯,你们别那副表情,我没有白蛇当老婆,这名字也是暂时的,以后叫什么我还没想好。”

这家伙莫不是有病吧?

昆达听了他的自我介绍,冒出了这个念头。

“小师妹,他是什么人?”

昆达转过头,小声的问着韩饮冰。

“他……。”

韩饮冰一阵犹豫,想起刚才自己的反应,她也有点奇怪,为什么自己那么怕这个许仙的家伙呢?那似乎是一种本能的反应,就像是见了蛇,就是害怕,本能的害怕!

她的确见过这许仙,那天拿着名为光阴的小刀,将她的手腕划破,说是以血破咒,让她恢复本来面目的就是他。

“他……,我见过他,他是……。”

正犹豫着,韩饮冰忍不住看了许仙一眼,她看到了一个灿烂若花的大笑脸,那种如同看到毒蛇的感觉也没有了。

“算是、算是朋友吧。”

韩饮冰下了一个这样的定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