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济世神针

一张符纸打造出另类修真。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幸运。令人羡慕的美女艳遇。拍拍脑袋玩...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三章 被困白玉京
章节列表
第十三章 被困白玉京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是朋友啦,这位朋友高姓大名啊?”

许仙的笑容依旧灿烂。

“我叫昆达。”

昆达抱拳示意。

“如此深夜,两位还有兴致四处游玩,真是雅兴不浅,我身后这白玉京,也算是园子里的一处盛景,不如两位进去瞧瞧?”

许仙再次邀请,盛意不减。

昆达略一思考,既然韩饮冰说他是朋友,进去坐坐倒也无妨,毕竟如此漆黑夜里,他迷路在此,也是无处可去,不如等到天明再作打算。

如此想着,昆达用眼神询问了一下韩饮冰,女孩心中想了想,既然已知阿刃无恙,倒也不必在外四处寻找了,眼前这家伙虽然诡异的很,但是也没对自己做过坏事。

“好吧。”

韩饮冰点头。

“那好,二位请了。”

许仙异常的高兴,仿佛能请到两人去楼中一游,实乃莫大的荣幸。

昆达韩饮冰随在那许仙身后,漫步在廊桥之上,这桥的造型玲珑别致、曲处生奇,韩饮冰不禁多瞧了几眼。

“这桥,连同前面那幢小楼,都是按着擎天阁五楼中的烟暖阁所造,只是小了一号而已,来日有空,真该请二位去那擎天之界,瞧瞧五楼十二城的盛景。”

许仙这么一个既和气又懂得客人心意的主人家,实在是不可多得,话中的详详暖意,让人听了心中顿生好感。

韩饮冰倒是对他生出了几分好感。

“许仙,你现在说擎天阁景致好,刚才为什么又说擎天阁是王八蛋呢?”

感觉亲近了,许多问题也就能问出口了。

“唔。”

许仙摸摸鼻子。

“景致好的确是景致好,但天地灵秀的景致里,也会生出许多恶人来,这恶人称之王八也并无不可,所以呢,擎天阁就是一个漂亮的王八蛋,孵出了许多王八来。”

听得这一翻歪道理,韩饮冰不禁莞尔。

“既然那处那么多的坏家伙,你还邀我们去玩,坏人可是会害好人的呀。”

韩饮冰和许仙胡扯起来。

“好人?”

许仙上下看看韩饮冰,“你可称不上好人哟……。”

一听这话,韩饮冰有点不满,不过许仙的下一句话,顿让她心头一乐。

“你只称得上美人。”

女孩子哪有不喜欢听别人夸奖的。

看这二人打趣聊天聊的高兴,昆达却仍是心头不安,这许仙,总让他觉得有点诡异,于是他开口问道。

“许兄,能问问你手上和脚上的东西,是怎么回事么?”

此刻三人已经临近小楼,近了才看到这楼的材料均是石质,看起来通体乳白,是因为石上涂的漆料,而莹莹的微光,却是从石缝中发出来的,想来是其中藏着光源,这小楼似塔似楼,上下共四层,造型很是别致,除了一楼有道门以外,这小楼,竟是没有窗子,如此奇怪的小楼,倒是与牢房无异,真是值得一观。

许仙正上前开门,听到这问题,动作不禁僵了一下。

接着,他仍是推开了小楼的门,回首笑道:“进屋坐下再谈。”

进得屋来,左右一瞧,这屋内的摆设真是……糟糕的可以!

以这楼的古雅造型,屋内应放置的带点古风的家俱才相配,看那红木桌椅、屏风古画,应是主人原来就是按照仿古格局布置的,可偏偏在这些古式家俱中间,又摆了几张宽大沙发、许多家用电器,这一下弄得不中不洋,不古不今,就像是一卷写意山水画之上出现了几辆现代汽车,任谁一眼望去,都会生出不搭调的违和感。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看出了二人的惊讶,许仙急忙解释。

“那些木头家伙摆在那是很漂亮,坐起来就不舒服了,我这人只求安逸舒服,对别的倒没什么要求,就又弄了点舒服的家俱,看起来的确乱了点,不好意思。”

“没事没事,看起来挺好的。”

韩饮冰摆手示意,心道你的家你怎么摆弄和我没一点关系,难不难看,我也管不着,这也要道歉?礼数太多了吧。

“呵呵。”

许仙笑着,伸出手示意二人去坐,三人相继落坐。

“对了,刚才这位仁兄问我什么?”

许仙向昆达笑着。

“我也就是随便问问,你手上和脚上的东西是怎么回事,有没有可以帮忙的地方?”

“这个东西呀。”

许仙晃晃手腕,铁链哗啦作响。

“是我的长辈看我不听话,就弄了这个家伙来管教我。”

许仙用随随便便的口气说道,听得昆达和韩饮冰一愣。

“你的长辈也太严厉了吧!”

韩饮冰直乍舌。

“不是,只有对我才会严厉,我是不一样的。”

许仙现出有点落寞的表情,好像一片乌云掩住了他常挂在脸上的笑容,让人看着心情一黯,不过他又立刻振作起来。

“现在好了,我终于碰到和自己一样的人了,我觉得我们应该能和得来。”

“什么?那人是谁?”

韩饮冰黝黑的眼眸里写满疑惑,眼前这许仙谈话的跳跃性也太大了吧,这又扯到哪去了?

“嗯,对了,我在这里放置了许多食物,二楼是餐厅,三楼是卧室,四楼还有许多好玩的,你们可以自己去找。”

又是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韩饮冰疑惑之余,顿生郁闷,和这种人说话也太累了吧!

“许仙你是什么意思呀?”

“哦,没什么没什么,我看你们似乎也是累了,不如去休息休息,三楼就有客房。”

“……。”

韩饮冰的确有点累,不过,她可不愿意莫名其妙的睡在一个不安全的地方。

看着许仙,韩饮冰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而许仙也没说话,垂首,似乎在想些什么,昆达呢?自从进了这个屋子,话就很少,他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许仙身上,眉头微皱,似乎很是奇怪。

气氛一时变得有点沉闷。

盯着许仙的韩饮冰,脑子里有点闪烁的灵光,似乎自己忘了一点东西,而一时又想不起来。

“啊!对了!”

韩饮冰骤然想起一事,叫了一声。

“怎么了?”

昆达沉声问道。

“许仙,欠我的东西还来!”

说着,韩饮冰走到许仙面前,伸出白嫩的小手,气乎乎的。

“都说那东西是我的酬劳了,小妹妹你也太小气了吧,送出的东西还往回要?”

许仙摸着鼻子尴尬的笑。

“那时候我还小,不懂事,让你占了便宜,阿刃还在怪我呢,你快点还回来!”

两人的话,听得昆达一头雾水,什么酬劳,什么还小不懂事,怎么回事?

“唉,好吧好吧。”

许仙无奈,“真是个不讲礼的小女孩!”

说罢,许仙起身,向门口走去,言道:“我这就给你拿来。”

“什么东西啊?”

昆达这才出声问道。

“一根像是蜜蜂的针。”

韩饮冰回答的简单扼要,却听得昆达如堕雾中,茫茫然不知所措。

不过,昆达注意到了一件事,既然是取东西,那许仙为什么要向门口走,难道要去外面捉那根像蜜蜂的针?

这时,许仙已跨出门口,走出后,他又慢慢的将门关上,由于他的动作流畅自然,一时间屋内二人还没想到什么,待想到时,已然晚了。

“不好!”

昆达脸色一变,急忙跨步向前,向门口冲去。

“怎么?”

这边韩饮冰惑然出声,那边昆达的拳头,已经打在了门上。

‘砰然’一声巨响,那看似木质的门,竟然坚硬无比,昆达这一拳足以力开青石,打在门上,除了响动巨大之外,那门却是丝毫不动。

“铁的?”

昆达愕然,触手的感觉告诉他,这门竟是实铁所铸,还非是一般的凡铁。

这时,门外传来许仙悠悠的声音。

“别费力气了,除非你有通神的功力,要不然这门是破不开的。”

“你是什么意思,想把我们困在此地?”

昆达乍逢惊变,却是冷静无比,想想刚才许仙说过的话,什么食物充足之类的,他的意图便可猜到一二。

“没错,昆达老兄果然机警。”

许仙在外夸了昆达一句。

“记着,二楼厨房,三楼卧室,四楼有好玩的,嗯,外面这段日子会乱得很,你们在这里安心住上几天吧,虽然憋屈了一点,但是至少还很安全。”

许仙的声音慢慢远去,竟然是要走了。

“站住!”

昆达不禁高呼,好莫名其妙的一个骗局,也无怨无仇,为何这许仙要将他二人困在此处?

许仙没有理他。

就在这时,韩饮冰的声音响了起来。

“许仙哥哥,你干嘛要走啊?”

这声音绵绵软软,自韩饮冰口中发出,听在耳中,仿佛一股暖流,直冲五脏六腑,身上十万八千个毛孔都被甘露洗了一遍,说不出来的甘甜畅美……。

“唉哟!”

外面许仙一声痛哼。

“冰妹妹,你明知道我有三寸光阴,就别拿这魅惑之音来催眠我了,割自己一刀好痛的,真是……。”

抱怨声中,许仙的声音消失不见。

韩饮冰顿足不已,那许仙有破除万象直接人心的宝贝小刀,这媚惑之术,也的确是起不了什么作用。

哼,想困住我?作梦!

韩饮冰这次是第一时间想起了自己还有现代化的通讯工具,她急忙掏出手机,看了看,却是一惊,竟然没有信号!

“没用的,这附近肯定有信号屏蔽装置,手机没信号。”

昆达无奈的声音响起。